袁静┃老 杏 树

2020-10-18 04:50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1924年春,爷爷出生在寨子河寨子脚下,根据史料记载,寨子河寨子(宋时胜羌堡)由来已久,乃北宋和西夏对峙时期为抵御西夏侵袭和巩固战略而建,依山傍水,四面城墙环抱,地理位置险要,易守难攻。虽经千年风蚀雨琢,依然屹立在群山之间,立于此处,大有登高望远之势,群山隽水一览无遗,遥望远处山峦叠起,延绵不绝,俯瞰田园农舍、堤坝溪流,犹如一幅画卷。
1937年,全民抗战爆发,硝烟四起,那一年,秋雨绵绵,十三岁的爷爷在遥远的一处山头冒着雨小心翼翼地带回来了一棵杏树苗,秋雨打湿了他的衣服,泥土沾满了他的鞋子,他把它栽在了寨子的崖端。爷爷稚嫩的脸上写满了期盼,小树苗也在风雨中扭动着,也好像在期盼着什么……
待它初长成的时候,爷爷就可以与他青梅竹马、从小就被订过娃娃亲的那个三寸金莲的小表妹成亲了。在那个战火连天、饥寒交迫、食不果腹还又封建的年代里,女儿家从小就被寄养在婆家,童养媳屡见不鲜,能待成年之后成一门表亲那可是上天已有好生之德了,意味着不被欺凌,亲上加亲。男儿家也一样,有钱没钱的孩子都得早当家,爷爷也不例外,两年之后就去参军了,这一去就是十年。期间爷爷参加过抗日战争,当过八路军,在县里的警卫连当过班长,也当过时值县长的随身警卫。当它在风中真的站成了一棵树的时候,奶奶被娶进了门。后来,爷爷因伤复原后和奶奶在杏树旁开垦了一片空地种些时蔬杂粮,时常也会帮杏树做些简单的修剪和松土,累了就依偎在树下小憩,喝口水,听蝉鸣鸟叫,看蜂飞蝶舞,偷享轻松一刻。
五十年代后期,大跃进运动与人民公社化运动以及连续三年自然灾害接踵而至,饥荒三年,颗粒无收,使原本不堪重负的家更是雪上加霜,饥饿充斥着每一个角落。裸露的土地,贫瘠的山峁,就连野菜都像采取了隐蔽作战计划一样,无处搜寻。瘦骨伶仃的奶奶拖着沉重的脚步带着姑姑们在各个山峁仡佬搜寻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几度昏厥,几度又被哭喊的姑姑们叫醒。实在找不到吃的时就去捋树上的树叶,刨树皮、扒树根吃,运气好的话能找到一些棉蓬(一种草,籽小颗粒多),然后拿回家磨成面粉给孩子蒸几个馒头吃,能吞糠咽菜那已属奢侈。
冬去春来,那棵杏树傲然挺立在寨子崖尖,春风吹过,杏花满山,染红了寨子山畔,染红了孩子们的天!最是那一树杏花,如风中精灵,山畔仙子,在山巅翩翩起舞,婀娜多姿,如织如画!春末夏至,杏树挂满了橙红橙红的果子,红扑扑黄澄澄的,从寨子脚下望去宛如天边的一团火烧云,让人如痴如醉。这是一棵甜杏树,不光杏肉香甜可口,就连杏仁都饱满香脆,一时间杏香满山,引得蝴蝶翩翩起舞,引得蜜嗡嗡歌唱,引得野雀叽叽喳喳,引得童叟蜂拥而至,引得奶奶几经驱逐,生怕被别人或野雀偷了去。要知道,这可是一年之中唯一不用挨饿的日子,除了留一些自己食用或晒成杏皮(杏脯)以外,其余全部由爷爷挑着扁担翻山越岭地带到二十里之外的县城里去卖,换几个零碎钱好给孩子们换点吃的以度连年饥荒。可这一挑就是二十多年,收成好的时候还有盈余,既贴补了家用还可以还换些羊蹄子等好吃的改善生活。正是这一树杏果救活了祖辈父辈,帮他们度过了那些忍冻挨饿的悲情岁月。望着这棵枝繁叶茂的大杏树,爷爷欣慰的笑了。
文革期间,家里更是一贫如洗,于是便将大姑早早出嫁了,出嫁那天,大姑哭着骑上了前来迎娶的毛驴,刚下硷畔,随着哇哇的哭声,爷爷的第七个孩子,也就是父亲来到了这个平常院落。老来得子又添一喜,爷爷奶奶嘴角扬起了久违的欣喜。然而命运并没有照顾这个饱经风霜的男人。文革时期的批斗犹如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因被冠以富农的帽子,长达八年的批斗岁月,一次又一次地抽痛着这个家,抽痛着爷爷的每一根神经。风里来雨里去,爷爷忍受着那些捆绑、吊打、罚跪、打骂,甚至脖子上挂碾盘顶火叉等令人发怵的折磨。每每疼痛过后,爷爷总会去大杏树下坐一坐,掏出他的老旱烟袋子和烟锅子抽上几口闷烟,一坐就是大半天。记忆中爷爷的手背胳膊上一直都有淤青的血色瘢痕,总以为那是老年人都会有的,不曾想那是岁月留给爷爷的斑斑血迹。平反后,爷爷又一次站在了杏树下,望着遥远的山峁长长舒了一口气,良久,寨子山畔响起了“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响彻山谷,穿透了云宵,划破了父亲儿时的记忆……老杏树春去秋来一如既往地茂盛,一圈圈年轮,将各种心事都封存,密密麻麻的全是爷爷的自尊!
文革结束后,四位姑姑也依次出嫁了,父亲和自家大伯以及小姑姑终于迎来了命运的撑舵手,他们仨背上贴着红色五角星的军绿色帆布挎包去上学了。送他们仨到大路口,奶奶爬上了寨子,站在杏树下望着走出村口的他们哭的像个泪人,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仿佛在轻声吟唱。从杏树到窑间的这段路,是奶奶一生走过最长的一段路,风风雨雨直至暮年花甲。而今,每每跟随父亲驱车回到村口就会看到大杏树巍然伫立在寨子山畔,仿佛又看到了杏树下那个头戴白布帽子、脚踩三寸布鞋、娇小瘦弱的奶奶在不断地向村口张望着。
岁月带给世间万物的机会是等同的,有时悲有时喜,但寨子上那棵饱经风霜的老杏树用了七八十年的时间终于活出了自己幸福的模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老杏树用自己的方式养育了父辈,也以自己的方式站成了风景。如今,在爷爷百年之后,依然挺立在寨子山畔,守护着子子孙孙……
七零八碎地拾掇岁月的纷纷扰扰,如痴如醉地静守着岁月的悄然无声!最是那一树花开,醉了春红醉了柳绿;最是那一树苍葱,醉了纯真醉了亲情;最是那一树风姿,醉了流年醉了期盼!也最是那一树甘甜,醉了岁月醉了生命!
袁静,女,就职于吴起县司法局,从事法律援助工作!性格文静内敛,爱好写作,闲来小作以自娱!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87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