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创┃红 军 坟

2020-10-16 22:23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8月15日,是农历7月15中元节。这一天,是中国上古时期就已形成的祭祀祖先的节日,东汉以后,加入了佛、道 、世俗文化的的要素,成为祭祖、孝亲敬老、求神拜佛、祈求丰收的节日。吴起这个地方,川涧生活方式和习俗不同。川里人在中元节已经基本丢弃了上坟的习俗,而涧地地区却依然保留。于是,我与爱人带着孙子,去了远在周湾镇的崔涧村为妻爷、奶和五年前去世的老岳父上坟。小孙子自然是一路的雀跃,忘情于沿途的山水风光、飞禽走兽、农民的劳作与瓜桃梨枣的诱惑,尤其对周湾水库这个“大水盆子”流连忘返。到达目的地,十余年前建园时还草木稀疏的坟园,如今已经满目青翠,草深林密。只有上坟人用脚踩出的一条仅能通人的曲径,蜿蜒曲折通向坟园。我们祖孙三人有些艰难地一一在坟前拜祭完毕,爱人又拿出一份祭品,让我给坟园附近的红军战士的坟茔献祭。是的,在吴起这块红色的土地上,留下许多中央红军长征时期牺牲伤病员的遗骨。吴起人民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一样精心掩埋,并取名为“红军坟”。1971年,原吴起县薛岔公社还有组织地把散落在附近的红军战士遗骸,集中安置在了公社驻地对面的山坡上,为每位战士立了碑,建立了红军烈士陵园,供后人祭扫。如今,这个陵园依然掩映在苍松翠柏之中。
时光可以冲淡一切,但那些真正为老百姓做事,为人民抛头颅洒热血的人,却永远不会被忘记。眼前的红军坟,早已看不清坟茔的模样,甚至连个小土堆也没有留下。如今更是草木遮掩,难觅踪影。我仔细拨开树木草丛,赫然看到草丛中有一个用三块砖搭成的“供桌”。供桌前祭拜的纸灰清晰可辨。我怀着一颗敬畏的心,恭敬而又虔诚地祭拜完毕,又在坟前伫立良久。他是谁呢?为什么会孤独地长眠于这样一块陌生的土地呢?据说,他是一位西征时期的红军战士,受伤留在了当地养伤。由于当地缺医少药,最终未能康复,就长眠于这块曾经战斗过的土地。在吴起,像这样的红军坟还有很多。在我的老家白豹的老坟园旁,也有这样一座红军坟。我的老家白豹镇齐新庄村,与甘肃华池县接壤。1935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的一部分,就由甘肃华池经我老家到长官庙,再到吴起镇。父辈们经常说“过红大队”的事,儿时的我就记忆深刻。
我们的老家原本在三道川的槐树庄。我的太爷羡慕这里宽广的土地和茂密的森林,三十年代初从三道川迁居这里。在“回民起义”留下的废墟上积累了些许财富。在红军长征到达之前,先辈们常遭土匪袭挠。爷爷辈就遭遇两次土匪绑票,家产散失殆尽。“红大队”过来时,也一样早早逃入深山老林。老家村子后沟的悬崖上,有一处不知什么年代挖的窨子,多用来做“藏贼”之用。其时,应该也是派上了用场的吧!但当得知是红军的消息后自然欢呼雀跃。因为刘志丹在陕北闹革命,先辈们对于其中的缘由,红军白军的了解较多,所以才会欢呼雀跃。“红大队”过后,家族中有许多人跟着红军参加了革命。同时,家里还寄养过几位伤员,大都伤愈归队,也有两位常眠于这块土地。其中有一位年龄不足十五岁的“红军娃”,让儿时的我十分好奇。一个不满十五岁的孩子,为什么要跟上“红大队”行军打仗呢?他们的父母怎么会容许他们出去呢?听奶奶说,“红军娃”好像是江西人,因为长途跋涉,身体壮况极差。虽然全家竭力救治,但最终还是没能挽救他的生命。“红军娃”的蚊茔就埋在我家后山不远的地方。那时,坟园也同样草木不生,坟茔还依稀可辨,我们就常在坟前光秃秃的山坡上做祭拜的游戏。另外一位就埋在老坟园的附近,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渐渐地有些淡忘了。直到有一年老坟园有了说事,在阴阳先生的百般暗示之下,老人们才想起了这档子事。说来也巧,在阴阳先生的“指引”下,很快就找到了那具遗骨。先辈们又以十分虔诚的心情,恭恭敬敬迁往新的坟地埋藏,逢年过节祭祖时一同焚香祭拜。岁月悠悠,时光已流逝八十余载。今天的中国,今天的吴起,先辈们当初强国富民的夙愿已基本达成,人民过上了富足的生活。然而,那些仍然孤独地留在异乡土地上的魂灵,是否找到归宿?那些未曾见识新中国成立的无名英雄,如若天堂有知,是否得最大的慰藉呢?每座红军坟,都该是一座无字的丰碑!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齐创,1958年生于吴起。公务员,业余学习摄影。倾心于家乡的山水人文,民俗文化。本人现为延安摄影家协会理事,陕西摄影家协会会员。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81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