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盈兰┃忆故人——怀念我的公公李海兴

2020-10-16 05:57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如果有记者这样采访我:“2015年,你最高兴的事情是什么?”我的答案是:我最高兴的事情莫过于我的文学作品在《兰州晚报》上发表了。那么换句话说,这一年,我最悲伤的事情是什么呢?——莫过于我公公李海兴的去世了!
我曾经千百次地问,一场爱恨情仇怎来得这样猝不及防,没有任何征兆?纵然有万千种假如——假如他在看电视,假如他在散步,假如他在说笑,假如他在聆听婆婆的唠叨,假如他在叮嘱儿女们下雨天出门要携带一把雨伞,假如他膝下绕孙......也假如不到他老人家会在住院三天后撒手人寰,总感觉那三天过的是和平常一样的日子:他做完常规性体检后再住院观察几天,接着走出医院,然后按部就班,其乐融融地重新回到我们这个快乐而温馨的大家庭里来。然而事与愿违,老人家的生命于2015年6月27日,一个凉风习习的夜晚戛然而止。
老人家去世的第二天,他生前的工作单位十里店新华书店便派来了慰问代表,同时拿来了单位已经草拟好的吊唁文章。我先生的同学师志诚看完文章后把我叫到一边研究起吊唁内容来,我俩字斟句酌地认真修改,直到满意为止。
就在出殡的那一天凌晨四点左右,我突然觉得《李海兴生平》这个吊唁文章的题目拟定得太司空见惯,干巴巴的,枯燥无味,我一反常态地想换一下题目,让它更趋于感情化生活化,为老人家再做一件事情。于是,我脱下孝衣孝帽,夹在咯吱窝底下匆匆回了家,打开电脑重新把文章的题目修改为《沉痛悼念,深切哀思李海兴同志》。等到早上八点半左右驱车来到华林山殡仪馆时,前来参加追悼会的书店代表再次阅完悼文后满意地笑了。
从此,曲终人散,我们终究是阴阳两重天了。
十里店保安堡十八楼那一个温馨的家永远消失了:我几乎每一次一进门,甩下包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爸,爸”喊两声,然后慢条斯理地等待着他的回应;有时候,我能听到他痴呆的、慢吞吞的应和声;有时候,等上半晌也等不到一丝的回应,即便是这样,我仍然坚持一遍一遍地呼喊“爸,爸”,希望痴呆的他可以慢慢地恢复到他以前的生活状态上来。
我的公公生前是一位优秀的老党员、老主任、老经理,工作上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至始至终都工作在新华书店,可以说他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我国的新华出版发行事业。在家里,他上有老,下有小。他是四个孩子的好父亲,通过他的言传身教,使孩子们个个走上了正确的人生之路;他是妻子相濡以沫的好丈夫,将家里大大小小的家庭琐事安排得妥帖顺当。待他退休后本可以过几年清闲的日子,却偏偏又遇上了我和我先生开了一家文具店,他起早贪黑地帮着我们打理文具店的生意,这一干就是十年,十年不算短啊,一个人能有几个十年呢,现在想来真是有愧于他老人家,真心想说一声谢谢“爸爸”。后来,随着斗转星移,他的岁月不再年轻,身体越来越差,逐渐患上老年痴呆症,手脚不听使唤了,脑子也没有以前灵光了。说起公公的病来,我想起了一件事情。一天,我去婆婆家里时正碰上一位邻居串门,婆婆口口声声地给来访者例数着公公患有老人痴呆症的囧事,待那人走后,我严厉地批评了婆婆道,“以后,你和家里人谁也不能当着我爸的面说我爸患有老年痴呆症,我爸啥都清楚呢,他一点不糊涂,大家要好好提醒他,引导他,鼓励他才行。”那天,婆婆觉得我说的话有道理,以后便再也没有当着别人的面提起过公公患有老年痴呆症的事情。
如今虽说他人去楼空快三年了,可是他的音容笑貌一直清晰地活在我的心里,我时常会想起他,怀念他。有一天我整理衣柜时,目睹了他穿过的一件羽绒衣,本想拿出来送人,可拿到手里却沉甸甸的,仿佛能嗅到他老人家当年的气息与温存,不由地又放回了原处留作念想。在他去世后的这三年时间里,我一直小心翼翼地坚守着家乡人去世后不能制作油炸食物的习俗,生怕伤及他老人家。此生,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老人家曾在我装修一新的房子里度过了他最后四年的美好时光。
一辈子,匆匆而过,珍视亲情,刻不容缓!
谨以此文怀念我的公公李海兴。
胡盈兰,女,1965年生于兰州。英语本科学历,擅长英语,喜欢文学,于2014年开始文学创作。曾在《兰州晚报》《兰州日报》发表文章《兰州瓜果》《庆阳刺绣》《仁寿山》;并于微信公众平台二月风文学社、陌上草根等发表文章《妈妈的针和线》《No.24》《你好,旧时光》《牵牛花》《馒头里的哲学》《我的老师刘洤》《触摸春天》《同学情》《再聚首》《庆阳香包》《妈妈的油布雨伞》《年味》《庆阳素描》《指缝里穿梭的美》《2017年,我丢失了一颗钻石》《妈妈的葬礼》《宁“让”三分不”抢“”一秒》《一毛钱的朋友》等。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77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