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哲┃七 月 杂 谈

2020-10-15 16:54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昨日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将这个有些神经兮兮的夏天又浇灭得无影无踪,雨后的清凉伴有阵阵寒意,让人瞬间模糊了这是入伏天还是秋霜冻。季节的轮回更迭和该有的样子在这个夏天颠覆了经验和时令,显得有些不伦不类。这糟糕的天气让人穿着短袖浑身起鸡皮疙瘩,裹着厚衣又湿汗淋漓,只有那暴戾的广场舞音乐下的舞者忘我地摇头扭胯,浑身抖擞着残存的青春和多半辈子储存下的脂肪,哪管它春夏秋冬。
雨后的天空湛蓝如洗,几缕云丝毫无章法地自由游走,时而聚拢时而消散,随意切换出莫名其妙的图像。山峦叠翠,浓厚稠密的植被紧紧裹着黄土地起伏连绵,青山与天角儿连接,仿佛把巨大的天幕割裂成不规则的画布。山山洼洼上升腾着薄薄的青雾,像一卷画轴徐徐收缩,又似一袭纱裙轻舞飞扬,雾气弥散,给山洼染上了灰蒙蒙的颜色,似有水墨轻轻泼淋。河畔上,柳枝如丝绦垂立,微风吹过,枝叶沉重的像沾湿了翅膀,只是偶尔抖抖垂头丧气的枝条,摔落那密密麻麻的雨滴。洛河水浑浊,像裹着泥浆的绸带缓缓蠕动。空气清洁如新,一种温润缠绕人的周身,丝滑而又零星的雨丝儿裹挟着亲切的土腥气迎面而来,干净的栈道散发出木屑儿独有的腐败气息,伴随着两边不知名的花草芬芳挥洒在这座小城街心的公园角落。
我独自坐在公园的石凳上,静静地望着拾阶而上的胜利山,思绪不断地飘散,心思无处可去,只好坐在这里,任凭风吹雨打,只当是孤独的守望着属于七月的记忆与哀伤。
七月,这个时节我并不喜欢,甚至有些厌恶。不仅仅因为夏秋交际那份燥热令人烦躁,更多是不愿意提及往事,那四五年前的点滴就如刀子镌刻般的封存于心,从来不想碰触也不想回忆。如果大脑能选择性地删除,我将义无反顾毫不保留地这样做,可每每到这个时节,不想碰触的内心总是有意无意地撞击着脆弱的神经。心如杂草丛生,草丛中潜伏着一条恶毒的蛇吐着猩红的信子,但凡丝丝缕缕的风吹草动就会发起致命的袭击。谁也不想招惹它,可它就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存在。这或许成了一种习惯,一种应激反应,尽管自己在努力克制,不愿提及,可这时的心绪难以平复,易怒,暴躁,敏感,心火如被扯掉面具或者揭穿真相般爆发,为了那点可怜的自尊心,情绪总在奔溃的边缘,翻一页书都觉得沉重,听一曲歌都觉得讽刺,喝一杯水都觉得矫情,说一句话都觉得虚伪,觉得什么都不对,全世界都不对。喝酒,发牢骚,含着眼泪笑骂众生,有时候觉得自己像个女人般惺惺作态,矫揉造作,总活在过去被摧残被凌辱的破烂日子里。有时候又觉得大概是赋闲得太久,生活过分安逸,无聊得快疯了,过去的事情有什么?你还是你,何必在意别人眼中的自己,每年都有七月,每年都要痛苦一次?有时候又自我安慰,小日子过的不错,几个孩子都在努力成长,比别人差的也许就是心境了——这糟糕的七月。
大概从外地来的人生活的都很孤独,或许这是真的。同学之间各有各的生活不便打扰,同事很多却在赋闲后渐行渐远,朋友少的可怜,能谈的来的经常去叨扰也丛生了自知之明的念想,经常去图书馆也几渐兴趣索然,只是偶尔坐在电脑前,敲打几行字,发发牢骚,写写日常,现在竟也懒得动笔。总感觉自己就像飘在空中的风筝,一颗躁动的心无处安放。有时候站在胜利山巅,翘望东方,想一想黄河岸边的那个小村庄,那个小院落,泪水不禁溢满眼眶。许多人曾问过我后悔不后悔,我无言以对,我从不轻言后悔,我只知道后半辈子交代到这里了,至少这里有个家。
我是个穷苦人家出生的孩子,来这里时一穷二白,我受够了贫穷带来的灾难般的生活,可现在贫穷依旧。尽管不再为吃穿犯愁,可口袋里空空如也,有时候甚至要借助信用卡,这几乎成了一种习惯,习惯了就好。在别人调侃我有车不开骑个电驴时我自我解嘲般的辩解道:“我的车在车库里,开出来怕粘上灰,轮胎怕碾上土了”。曾经为了让别人看得起,吹嘘自己一年能挣多少钱,现在想想多么可笑,别人不会因为你开辆什么车,买了几套房,存了多少款,当了多大官而对你高看一眼,如果真是那样的人,也不值得交往。人啊,踏实点,不要搞那虚头巴脑的事。我想我真正拿出手的积蓄也就是名下几个正在健康成长的孩子和一身颤巍巍的肥肉膘了。
现在,话已不多,偶尔和熟识的人开开玩笑,跑去讨杯茶水喝,已不在随便向任何人吐露心声了,因为你的伤疤给别人揭开,别人不一定能体会你的疼痛,说不定还当成笑话一样听。
孩子马上放学了,按照家庭分工和领导安排,我负责辅导孩子作业。说实话这是个苦差事,每次坐到她们跟前,我总是不断提醒自己,要克制脾气,她们俩是亲生的。可看着她们的作业和写作业的态度,火气开始升腾,血压开始飙升,语气开始发毛。仿佛她们是有血海深仇的对手,恨不得立马动手扇耳光,吼叫时伴着拳头砸桌子,求爷爷告奶奶甚至自我调侃,自己骂自己,可每每看见她们委屈的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儿,心也渐渐沉寂下来,有时候自己吹胡子瞪眼的样子惹得两个女儿哈哈大笑时自己也无可奈何的笑了出来,转身出了书房。辅导作业绝对不是好差事,一不小心就会得高血压、躁狂症、肝病、气胸等等,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可现在的孩子哪能体会到这些,你给她们讲父母上学时背着干粮翻山越岭一个周回一次家时,她们回答那你们耍美了,不用天天回家写家庭作业;你给她们讲父母挣钱多么辛苦时,她们回答钱是银行产的,没了就去取;你给她们讲着她们怼那,总是顶嘴缭牙,还好都是亲生的。不论她们期末成绩如何,她们已经很努力了,这就足够。
闲来无事,心绪烦乱,坐在电脑前,听着李宗盛的《凡人歌》,随意敲打出这篇草作,心情似乎略有好转,好在七月马上结束了,期待余下的时光静好。
你我皆凡人 生在人世间
终日奔波苦 一刻不得闲
既然不是仙 难免有杂念
道义放两旁 利字摆中间
多少男子汉 一怒为红颜
多少同林鸟 已成分飞燕
人生何其短 何必苦苦恋
爱人不见了 向谁去喊冤
问你 何时曾看见
这世界为了人们改变
有了梦寐以求的容颜
是否就算是拥有春天
你我皆凡人 生在人世间
终日奔波苦 一刻不得闲
你既然不是仙 难免有杂念
道义放两旁 把利字摆中间
多少男子汉 一怒为红颜
多少同林鸟 已成了分飞燕
人生何其短 何必苦苦恋
爱人不见了 向谁去喊冤
问你 何时曾看见
这世界为了人们改变
有了梦寐以求的容颜
是否就算是拥有春天
惠哲,陕西延川县人,1982年生,现在吴起县白豹镇政府工作,公务员!爱好文学,偶有草作,聊以自娱!出身农家,活的简单!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74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