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盈兰┃救 赎

2020-10-15 14:29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喂,你妈妈现在情况怎么样?好点了没有?全面检查的结果出来了吗?”
“我妈妈现在在重症监护室,高烧、昏迷不醒。全面检查的结果是高血压、慢性阻塞性肺炎。”
“那你要多加注意啊,患上慢性阻塞性肺炎,老人的身体慢慢就开始走下坡路了,不行了。我妈妈,就是因为得的这种病而离开人世的。”
这是我和同学胡则红的一段对话。
妈妈生病住院后,我给远在老家的表哥打了电话,表哥很快赶了过来。他仔细观察了妈妈的病情后,很不乐观地对大家说:“姑姑这次病得不轻啊,即便出院了,身体也再回不到从前了,提早准备后事吧。”
我婆婆来医院看望了我妈妈。她离开医院回去的时候,把我叫到一边吩咐着:“我看,你妈的鼻子有点歪,脸有点肿,很虚弱,怕是时日不多了,记着,把老衣拿到医院。”
大嫂也带着孩子来了,嘴里不停地念叨着:“看奶奶来了......”嫂子临走的时候说道:“妈的手在不停地乱抓、乱刨,一般情况下,手乱抓乱刨,预示着人不行了。”
妈妈回到普通病房的第一个晚上,大哥说:“大家都回去睡吧,今天晚上我陪妈妈。”二姐说:“从明天开始,白天由我陪护妈妈,别人陪护我不放心。”我也想第一天晚上陪妈妈过夜,因为排行小而未能如愿。
第二天,我和大哥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聊天,大哥抬起头,望着远处一棵郁郁葱葱的枣树,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唉,再茂盛的树也有落叶、枯竭的时候,我们很快就没有妈妈了,看来我们过去在妈妈的看护问题上存在弊端啊。”我转过脸去,打了个寒颤。“真的吗?”我问着自己,一股少有的凉意浸透了我的心——不能啊,我们不能没有妈妈!“吃了没有?”“穿了没有?”“睡了没有?”看似平常、朴素简单的话语在我耳边又一次响起来......其实,生活中,妈妈并不希望我们做子女的日子过得多么大富大贵,而是希望我们能健康、平安和快乐。
妈妈的病牵动着大家的心。
二哥刚离开家还没有回到西安,妈妈就病了,没几日,又返回来了。在医生那里,他详细了解和分析了妈妈的病情,做出了两项大刀阔斧的决定:首先,给妈妈调换了一间单人间大病房,这样,病人和陪员都能休息好;其次,把兄弟姐妹叫到一起开了个会,统一了思想,不惜一切代价,全力以赴救赎妈妈,并且要求我制作一张白班夜班看护值班记录表,将妈妈的进食次数数量、用药情况、大小便情况及睡眠情况都列了进去,要事无巨细地观察妈妈每一天一点一滴的新变化。
有一次,妈妈两夜一昼沉睡不醒,我和值班的二哥真着急啊!
怎么办?看着妈妈沉睡不醒的样子,我便在她的耳边不停地呼唤“妈妈”,一直和她说话。说着说着,奇迹出现了——妈妈吃力地睁开了眼睛......一棵似乎就要毁灭的大树又渐渐复苏了、变绿了-。妈妈在生与死的夹缝中又挣扎着活了过来。值班记录的备注里是这样补充记录的:下午睡醒后,语言正常,能认识人,能自己翻身,能侧着睡了。后来,又如此记录着:能自己下床、喝水吃饭......
妈妈住院的这二十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犹如做了一场梦。
妈妈,就是家的温度,妈妈在,家就在,我们要珍惜妈妈呀!
生活中,虔诚的佛教徒们舍近求远,不惜重金跋山涉水,去仰望已久的神圣庙宇殿堂三拜九叩心中的“佛主”,表达自己向善、救赎灵魂的虔诚之心,殊不知,身边的父母,才是需要我们用一生来尽孝的“佛主”啊!
胡盈兰,女,1965年生于兰州。英语本科学历,擅长英语,喜欢文学,于2014年开始文学创作。曾在《兰州晚报》《兰州日报》发表文章《兰州瓜果》《庆阳刺绣》《仁寿山》;并于微信公众平台二月风文学社、陌上草根等发表文章《妈妈的针和线》《No.24》《你好,旧时光》《牵牛花》《馒头里的哲学》《我的老师刘洤》《触摸春天》《同学情》《再聚首》《庆阳香包》《妈妈的油布雨伞》《年味》《庆阳素描》《指缝里穿梭的美》《2017年,我丢失了一颗钻石》《妈妈的葬礼》《宁“让”三分不”抢“”一秒》《一毛钱的朋友》等。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74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