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志飞┃密 码

2020-10-13 21:24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他一个人默默地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雨。孤独悔恨像一条蛇一样从身上窸窸窣窣匍匐而过,心脏也越发地憋闷,就连呼吸的空气都感到是黏稠的。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孤独,悔恨,泪水又一次滑出了他的眼角……
从那遥远海边慢慢消失的你
本来模糊的脸竟然渐渐清晰
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
只有把它放心底
茫然走在海边看那潮起潮落
徒劳无功想把每朵浪花记清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风吹散在风里
猛然回首你在哪里……
手机的铃声就这样一遍一遍地响着,而他却没有去接听,是因为他的回忆在秒针转动的空隙里进行着。
这个城市里的雨总是这么多,淅淅沥沥三天两头地下个不停。要是鸽子还活着,她最喜欢这样的雨天,她总说,雨是精灵,冲刷的不止是城市和街道,还有人的心灵。可如今她死了,生活对他来说也一下子变得没有了滋味,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即便是做了,也无法来弥补对鸽子愧疚的心。
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他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一起生活了二十年的爱妻――鸽子。一个为了追求生活不惜去吃一切苦的好女人。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搬到这个城市,过得也是普通农家夫妇过的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忽然有一天鸽子对他说:咱种西瓜吧,准能赚钱哩。他摇头不同意,说:准赔。可鸽子不管,整地,刨垄,下籽,看她那架式完全是闭着眼睛啍曲子心里早有谱呢。
西瓜出苗了,鸽子为了更方便侍弄这片瓜园索性在地头搭起了瓜棚。等到西瓜快长到二斤重时就有不少瓜贩上园预订了,鸽子也总是乐呵呵地带着这些瓜贩们到瓜园里看西瓜的长势。也不知在哪个早晨还是傍晚,这个不大点的小山村竟刮起了对鸽子的一些风言风语来,这些流言就如同菟丝子那样无根,也像蒲公英那样随风飘散。
在一个云遮月的夜里,他冲进瓜棚扯起被窝中的鸽子抡着拳头在鸽子的身上狠命地打着,他要发泄出这些天里所有的屈辱,他是男人,不是流言中那个像极了赶马车人的草料包。鸽子没有哭,而是冲到瓜棚外拿起桌上的切瓜刀递给了他,说:你也相信了那些流言了?既然你相信他们说我这张脸是潘金莲的竹杆惹祸的根苗,那好,刀在你手上,砍头剁腿挖眼睛都随你。他们的争吵声吓醒了和鸽子一块睡在瓜棚的女儿,最后还是鸽子妥协了,鸽子清楚地觉得自己付出的这一切苦力在他面前都变成了负罪感。
日子又回到了以往的平静,但鸽子的心却没有让过去的困扰阻止自己前进。在一个早晨,鸽子对他说:咱也进城吧,开个小店做点小本生意,也能照顾女儿上学。沉默了好一阵后他同意了,是为了女儿。
在那年的五月末,他和鸽子在这座城市里开起了一家小小的水果店,生意不算太好但也不赖。过惯了田园生活的他猛然间融入到城市的喧闹中有了太多的不习惯。他承认,这座城市的脚步走得太快,而比起鸽子,他的脚步又慢了太多。他选择了放下,放下追赶鸽子的脚步,只有这样他才能寻找到生活。在这个网络时代发展的领头军里,他顺理成章成为了一个通宵达旦的“网虫”,除非兜里没钱了,否则他决不愿回家,不愿见她。他也明知道自己现在的这一切终归是虚幻的,但他情愿活在这种世界里,也只有在这种世界里他才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因为他可以去俯视周围那些异性青睐的眼神而不是像小丑一样去仰视鸽子。
都说雨后总会有彩虹,当真正的彩虹出现时也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很可能会是很荒凉的。鸽子开起了三家连锁店,生意也做大了,但他却不再是他了。他结交了一些“志趣相同”的兄弟,开始了赌钱,泡进了那种灯红洒绿的生活。钱没了找鸽子,赌输了鸽子还,就仿佛这一切都是鸽子理所应当来为他担负的责任。
这天傍晚,他又和几个赌友聚在了一起。一个坏透了的打算在他的大脑中萌发了,他要实行并实现这个计划,因为他已经远远不满足于鸽子只是给他钱消遣、付赌债这种生活状态,他想要的是更多。他也知道,自己这种卑鄙的手段只有无耻之徒才可以干,但他宁愿自己就是。鸽子接到绑匪的电话,要二十万来赎回她男人。她急了,对他所有的不满在这一刻全都没有了,她疯了似地冲进夜色中,汽车的鸣笛声刺进了她的耳膜,一场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他赶到医院的时候鸽子已经死了,带着对他的焦急与担心走完了她四十五年的人生历程。他抱着死去的鸽子嚎啕大哭,仿佛一切过往都是一个梦——很复杂、很长久的一个梦。现在梦醒了,可这一切却来得猝不及防,无论他怎样嚎啕大哭也无法来弥补对鸽子的愧疚了。
鸽子离开一年了,而鸽子留给他的那张银行卡的密码却始终都没有被解开。女儿生日?结婚纪念日?银行的密码提示器一次次显示,密码输入错误。
“轰隆”一声沉闷的雷声把他从伤心的回忆中拉了回来。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忙给女儿拨通了电话:妞妞,快去银行,密码是355034。
十分钟后,女儿在电话里哭着说:爸,密码正确。他挂了电话坐在了地上,像个孩子一样爬在了自己的膝盖上低声哭了起来。他没忘记,那年西瓜卖完后鸽子给他买了一条当时风靡全国的牛仔裤,还给女儿买了双红皮鞋。她笑着对他说:咱家从你三十五岁开始每年都要努力存点钱,为了鼓励你,这条裤子可是花了五十元呢。瞧瞧,这时间过得可真快,一转眼咱妞妞都能穿三十四号的鞋哩。
往事历历在目,鸽子的音容笑颜就在眼前……

高志飞,陕西定边县郝滩镇白坑村农民。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65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