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园琐忆|冰糕往事

2020-10-13 01:06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摄影:大毛
在热得人头昏脑涨、渴得人口干舌燥的盛夏,最美好的享受莫过于吃一块冰糕了,咬上一口,就足以从嘴里凉到胃里,从胃里甜到心里。
卖冰糕的人把自行车扎在学校门口,下课钟声一响,他就吆喝起来:冰糕冰糕,白糖冰糕!
瞬间,他的身旁就围满了馋嘴的小学生。他们眼巴巴地看着捆在自行车后架上的白色小木箱,恨不得眼睛里长出一双手,把盖在棉纱被下的冰糕拿出来。
冰糕卖得很便宜,白糖的两分钱一块,红豆的贵些,但也不超过一毛。即便如此,能买得起的仍是极少数孩子。
他们用攥在手心里的钢镚儿买一块冰糕,剥开简单的包装纸,迫不及待地塞进嘴里,一小口一小口地嗍。阳光里,丝丝缕缕的白色寒气在他们嘴边缭绕。
吃不上冰糕的孩子羡慕嫉妒恨,扔下一句“冰糕冰糕,吃吃发烧”,头也不回地跑回校园。他们拿着颈上拴着细绳的小瓶,跑到柳树下的水井旁打水喝。
低年级的小学生,差不多人人都备有这么一个瓶子,它是当年的打水神器。蹲在井边,把瓶子顺着井边放到水里,掂着细绳轻轻一抖,瓶子就翻转扎到水下,咕嘟咕嘟灌了满满一瓶。
井水清凉,但跟冰糕还是没的比,就算往里边放了糖精,感觉仍然差得远。
卖冰糕的人为了增加销量,使出用麦子换冰糕的法子。果然,他的顾客多起来了。
麦子谁家都有,但谁家都不宽裕,如果明目张胆问爹妈要,要不到不说,指定还会挨一顿训。大家都是聪明人,自动省略了请示爹妈的步骤,直接拿,当然,是背着爹妈拿。毕竟,哪家也不会天天称麦子玩,少个三五斤,大人一般看不出来。
经常往书包里装麦子也不是办法,总是怕爹妈看见,最方便也最刺激的是到打麦场偷麦子。
中午,同学们都趴在课桌上或躺在凉席上午睡,我和芳溜出教室,直奔打麦场。
正午的打麦场像燃着火,热气从脚底板传上来,直冲脑袋顶,脸、胳膊、腿都被烤得火辣辣的。四周静悄悄的,别说人了,就连麻雀也见不到一只。
场上晾晒着一片片麦子。我俩蹲下身子,胡乱抓了两把麦子包到手帕里,然后扭头就跑,像有狼在后边追。
偷来的麦子正好够各换一块冰糕,我俩站在校门口吃完,心满意足地回到教室时,同学们正睡得香。这样的事情我俩干过两次,到底还是做贼心虚,再也不敢去了,万一被逮住了老丢人。
当然,大人们也会主动给我们买冰糕,那是在我们下地干活的时候。
放麦假了,我们都被爹妈哄到地里,割不动麦子,就捡麦穗。卖冰糕的人也转移了阵地,骑着自行车,慢悠悠地在田野间晃荡。天越热,他们吆喝得越起劲。
烈日当头,我们的嗓子干得冒烟,听到远处传来“冰糕冰糕,大新冰糕”的吆喝声,就扭过身子往声音的来处看,目光追随着卖冰糕人的身影,由远及近。
爹妈看着我们可怜巴巴的样子,不忍心,从口袋里摸出几个钢镚儿或者被汗溻湿的纸币,说,买冰糕去吧。我们便欢天喜地地去了。爹妈自然是不舍得吃的,他们拿起被太阳晒得滚烫的铝水壶,倒出一碗热乎乎的白开水解渴。
那时候最好吃也最有名的,当数大新冰糕。多年之后,康宁雪糕风靡一时,它比较贵,三毛钱一块。
如今,超市里冰糕、冰激凌四季都在卖,品牌很多,便宜的几毛钱一个,贵的几十块钱一个。吃什么价位的,什么时候吃,完全看心情。兜里有钱,就是任性。
THE END
晚报副刊精读
编辑:娜娜
审核:张丽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61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