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文艺】闾山仰止||溪汪

2020-10-06 06:14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2020年第159期总第352期
主 管:中国西部散文学会
主 办: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山东分会
社 址:山东济南国际旅游度假区
杂 志:《黄河文艺》(纸刊)
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刊号:CN63-1067/I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5213

闾山仰止
溪汪

小亭和阳光一起立在山间,远远就看得见。一个名为旷观,且在阅读中遥想了多年的亭子,初见也很亲切很感恩,恰如与旧友不经意的相约或重逢。亭间纵目远眺,山下的城市历历在目,瞬间就获得了家园般的归属感。没想到内心的安定、旷达和怡然来得如此之快又如此简单,似乎在提示着,人生确是要有一座亭子来遮护和慰藉的。
从家乡吉林北山的旷观亭,到北镇医巫闾山的旷观亭,我走了整整三十年,从少年一直走到中年。岁月的温凉中,情怀渐渐浓郁,也终于体味到一种屡屡以好事多磨来诠释的愿望在历经百转千回得以实现后所能抵达的圆满,或者说令人欣慰进而感恩生命的心态。只要走过的岁月足够悠长,足以领悟出命运的启示,圆满也可以来得简简单单,水到渠成的自然而然。
朵云殿
三十年前的一个初秋,我在吉林北山玉皇阁下仰望一块匾,民国年间吉林名士成多禄题写的一块历史名匾——“朵云殿”三字布局精当,将魏碑糅于颜书之中,平稳流畅,刚劲饱满。由匾及人,更值得仰望的是题匾的先贤。成多禄与乡人宋小濂、徐鼐霖一同被誉为清末民初的“吉林三杰”,“或以勋业著,或以文字传”。昔日北山寺庙殿堂间,匾额和楹联琳琅满目,三杰的墨迹相映生辉,文字后面也叠印出他们雍容的身影,进而拼接出一个城市、一个时代最为丰满的文化记忆。每次上得山来,总能拾到一些缤纷的往事碎片。
对一个人生刚刚起步、对未来满怀着憧憬的少年来说,在黄叶缤纷的自然秋天去理解百味纵横的人生秋天,其难度不言而喻,但一副楹联的妙处还是比较容易体会出来的:登楼远望四面云山千家烟树;长啸临风一川星月万里江天。这是成多禄寓居京师多年后悠然归乡,应邀为北山旷观亭题写的楹联,联语紧扣“旷观”二字,纵横极目,畅怀抒情,一片壮美风光揽入眼底。北山上楹联无数,唯独此联一时无两。赞叹也赞叹了,熟记也熟记了,至于呈现的是青少年的意气风发还是中老年的胸襟旷达,竟无以分辨,只能留在岁月里去细细揣摩了。
吉林三杰
就决定从一方匾额和一副楹联开始,阅读吉林三杰的诗文,也决意在亭下出发,去追索吉林三杰从家乡延伸出去的或隐或显的遗踪和心迹。那时也真是年轻气盛,以为假以时日,我能步三杰之后,创建更“著”的勋业,写出更“传”的文字,追得上老辈的倜傥风流。
阅读与寻访的过程穿越了半生的得失与悲喜,其间一直在以先贤的勋业和文字自我励志。沈阳去过,三杰首次出山均在此城,其后又频频宦游与客居;齐齐哈尔去过,三杰首次齐聚于此城,继而屡屡掀起边城风云;上海和苏杭去过,成多禄两次游历江南,与名贤唱和,留诗留墨;京城更是多次去过,“三杰”之称诞生于京师,一时誉满文坛……街巷衙署,名园名邸,雪鸿泥爪,驿站留踪,乐此不疲时,医巫闾山并没有纳入游学的行程。
岁月蹉跎,转眼人到中年,不由对人生际遇频生感慨,始知三杰的诗书勋业、道德高风于我而言皆是遥不可及的。半生的时光有无奈有虚度,甚至有挫折有伤痛,若无三杰可以追慕,这悄然而至的中年该是多么肤浅与不堪。
旷观亭
这个心绪纷乱的寒假,这段中年后人生最苍白的时光,我又开始重温已通读过数次的吉林三杰诗文集了。许多年来人生的寂寥时刻,我都让心灵沉浸在吉林三杰的高远世界里,以往事为范本,去摹写先贤在光阴里刻下的生命痕迹。每次重读时都详略有致,从前忽略过的阅读盲点被陆续拭亮。这一次亮起来的正是医巫闾山,我忽然间意识到闾山之于三杰,尤其之于成公的悲欢意味,他们的生命都绕不过闾山。
瞬间不可遏止地动了赴闾山一拜的心思。原来这么多年来,这份心思一直都在,且从未停止潜滋暗长。恍惚中,陌生又熟悉的闾山已在文字中遥遥在望!

这就是著名的医巫闾山!在岁月中逶逶迤迤到今天,它一直携带着从舜帝时代就以北方镇山远播中原的历史声名。与五岳相提并论的五镇之一,历代帝王的望祭与亲祭,古今文人的吟哦与咏叹,都使它保持着代代相继的隆崇。但我的迟到也并非没有理由,我是担心未做足功课错过隐藏在这座北方镇山里的微妙情感——三杰昔日的吟声余音缈缈,如果时机不当和情结不彰,便无法捕捉因时而易的心绪,从而与先贤践约般地相遇。
现在我确信机缘来了,肯定是来了。还犹豫什么,带上诗文集就出发吧!闾山也在等着我中年状态的到来。中年的生命注定要清空一些事物,把大山与诗文一同装进来,撑开自己的胸襟。
医巫闾山
火车过了大虎山,闾山赫然在望!一脉蜿蜒起伏的山梁从天际间缓缓进入视野,苍茫莽荡,果真是属于东北的雄浑的山!我在车上的眺望,与晚清时节宋小濂在山下的驿路停车遥望,隔了一百二十七年光阴。即使再漫长的光阴也可以因为抵达同一空间而被缩短或忽略,我见闾山多峥嵘之气象,料宋公当年望山亦如是。
清光绪十五年年底(1890年1月),时在北疆漠河金矿局主持文案及交涉事宜的宋小濂奉委解金赴天津提炼,并请领军械。彼时交通未便,一路辗转,正月已尽才行抵家乡吉林。
继而,我就幸运地与先贤拥有了相同的起点和共同的方向。宋小濂从吉林匆匆就道,我好像紧随其后,亦在吉林匆匆登车。他奔赴天津,我驰向辽沈大地。
几个小时的车程中,我把宋小濂此行之后所撰的《北徼纪游》中的文字重温了多遍,以致倒背如流:医巫闾山者,关东之镇山也,在奉天广宁县界,距省三百里。余曩客奉时,即习闻其胜,以路远未克往游。兹因于役津门,适过此山之东,停车遥望,蜿蜒起伏,气象万千。有望医巫闾山五古一篇,诗长未录。
《北徼纪游》
奉天广宁,即今辽宁北镇,城因山而得名。宋小濂未录在这里的长诗,我翻遍藏书史料,屡寻未果。文中谈及自己将有续娶之事,就在此行期间。人逢喜事精神爽,亦乐见山水之胜。若不是公务在身,且是丝毫不敢疏忽的解金重务,焉能不一登名山为快?
三年之后,光绪十九年(1893年),成多禄与徐鼐霖等多位本乡士子一同从吉林城出发,赴京参加顺天府乡试。我与宋小濂“同路”之后,又得以与他们“同行”。也算是好事吧,有功名在前面等候,足以慰藉十年寒窗苦读。因为时间宽裕,也不急于赶路,“笑我征人无一事,且行且止且吟诗”(成多禄《晓行》)。他们走的是盛京通往山海关的驿路,千古名山医巫闾在路上打开一幅斑斓的画卷,该轮到才名远播的成多禄诗兴蓬勃了,诗题即为《医巫闾山》:蜿蜒三百里,带砺锁边疆。直控三韩影,平分五岳凉。天将石作画,人以果为粮。策马自兹去,满襟松桂香。
医巫闾山
仿佛专程为游山而来。我是,成多禄、徐鼐霖诸位先贤也是。他们把赶考之路走成了饱览山水和诗意纵横之旅。吟咏酬唱之后,一行人折而向东,“由营口附轮舶抵天津,坐风船至京”。仍是一路的从容和逍遥。“好是一船风浪静,澹烟斜日渡凌河”(成多禄《锦州道中》),“杯酒盈盈殊解意,好销尘梦醉诗魂”(成多禄《宿望海店》)。
进京之路,成多禄少年时陪自己的塾师王桐阶先生走过,也是参加乡试。老师的落第使归途黯淡,谁料久负才名的弟子这次竟也因病晕场复制了相同的结局。唯有赶考路上的春风得意在记忆里明亮如初,慰籍着一颗不甘沉寂的心。
多年来几乎与成多禄形影不离的徐鼐霖呢?我相信他在医巫闾山也肯定有诗吟出,包括同行的其他诸生,甚至吟出一个小型诗会也未可知。只不过,缤纷的诗句早已隐匿在时光深处和大山的呼吸之中。
医巫闾山
人生匆匆,三年已经是不短的时光了。即便在同一天途经闾山,若无相约,又如何巧遇得上。但我总觉得三杰之间的缘分因两个不同时刻相交于同一空间而冥冥注定了,闾山的雄浑佑护着他们,也激励着他们。尽管有辽、金、元、明、清的多位皇帝、官员、文人赋诗医巫闾山,我却独爱三杰诗文,那些附着了因缘和情感的文字使我与闾山莫名地亲近,犹如相识有年。

这次朝山之旅我途经沈阳,遍游清故宫、盛京将军府及张氏帅府,因而与三杰一而再地重逢。但他们早年在奉天,却于岁月的无情交错中彼此擦肩而过。宋小濂光绪十三年(1887年)首次出山,是在奉天军中从事文案,即前文提及的“余曩客奉”,次年追随自己的恩师、候补道员李金镛调往漠河创办金矿。此番赴津,也曾路经奉天,与昔日军中故人谈新叙旧,把酒言欢。而徐鼐霖,是1894年参加甲午战争时在奉天留下行踪,四年后又与放弃科举首次出山的成多禄同入盛京将军依克唐阿幕府。再过六年,他们三人才得以聚齐在新任齐齐哈尔副都统程德全麾下。
宋小濂
不能不说缘分之妙,妙到不可言说,连铁汉子宋小濂都不禁感慨万分:“忆光绪癸未,余应童子试,冠军澹堪(成多禄自号)适隽,选拔同出新阳朱研生先生门。曾一见之,长身玉立,翩翩佳公子也。心慕之而未及接洽……岁甲辰,余佐黑龙江军莫,适获与澹堪共事。把臂深谈,始知二十年来,澹堪之慕余,亦如余之慕澹堪也。”(宋小濂《澹堪诗草序》)
早年应试时曾经谋面,而且同属奉天学政朱以增(字研生)弟子,彼此心慕对方,只恨受业有先后,无缘得相识。而今正如宋小濂所言,“千里神交,一朝合并”,山不转水转,你说是缘深缘浅?
龙沙宦游,留下三杰一生中最为踌躇满志也最为志同道合的时光。一度,成多禄、宋小濂、徐鼐霖分掌绥化府、海伦厅、大赉厅,仕途上彼此勉励。但世事瞬息万变,东北行政和官制改革如火如荼,成多禄辞绥化知府在先,程德全辞黑龙江巡抚在后,二人相伴游历江南。又谁知,次年程德全东山再起,先任奉天巡抚,后转任江苏巡抚,成多禄再次随行,仍留在龙沙驻守寒边的宋小濂为老领导和老朋友送行。人生聚散如浮萍,悲欢离合总关情。那欣喜与伤感交集的一幕,有诗为证——《送多竹山随程中丞赴苏至沟帮车站下车作别,俄顷遂发,余亦仓卒随东行汽车而还,赋此却寄》:笑言未竟驻飙轮,闻到沟帮忽怆神。才向车前道珍重,天南地北一时分……
医巫闾山
多竹山,即成多禄,字竹山。程中丞,即程德全,中丞是巡抚一职的别称。宋小濂与他们依依分别的地方竟是沟帮子,一个至今仍不繁华却历史悠久、闻名遐迩的城镇。眼下从沈阳到北镇,仍需先乘火车到沟帮子,再换乘汽车。在视野中一路迎迓上来的,就是蜿蜒而至的医巫闾山!
再见闾山,成多禄已有了“清廉太守”之誉,且诗书才名远播;宋小濂已有了兴安立马之姿,且以外交才能称著。然而时运飘乎,“盛名所至,谤亦随之”,“宦味吟声两寂寥”的时刻也在所难免,他们的胸襟和气度因此而升华。我初拜闾山,也正值成公此时的年龄,多年来心慕笔追,生命的姿态也越来越向成公靠近。
下了火车,我在站台上多流连了一会儿,只因为这里是沟帮子。站舍外墙上钉有一块铭牌,介绍说沟帮子车站在1903年末启用,而沟帮子送行发生在1910年。道是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火车从那年一直开过来,分别的一幕犹在眼前,我像是个禁不住触动了离愁别绪的亲历者。挥别之后,宋小濂“随东行汽车而还”,成多禄陪程德全入关南下,我亦乘十分钟一次的客运专线直奔山下。
医巫闾山
春寒料峭之中,阳光格外明亮,闾山上的游人络绎不绝。入山门后,我择左路,经圣水桥、财神殿到观艺亭,又经从善如登石、大石棚抵达山腰的观音阁。与吉林北山一样,医巫闾山也是一座儒、释、道三教合一的文化名山。这里便是大阁景区的核心地带——我在行前的功课中早已熟知了这个建筑群:观音阁周边,有古佛龛、望仙亭和旷观亭众星拱月般簇拥着,处处牵绊着脚步。尽管尚有望海寺、玉泉寺和祖峰诸景未至,尽管闾山掩抱六重,绵亘四十五公里,方圆六百平方公里,我游过的不过区区一隅,但伫立于旷观亭下,我认定了我已不虚此行。不单因为它与家乡吉林北山上的旷观亭遥相呼应,尤为动人情肠的是,已有“关东诗豪”之称晚年成多禄亦曾置身亭下,并为北镇籍进士李维桢撰写的《重修旷观亭记》书丹,立碑以纪盛事。
他们在用一生的时光诠释聚散离合。民国初期,宋小濂卸下黑龙江都督兼民政长之职,徐鼐霖卸下都督府参谋长、民政司使之职,相继寓居北京,成多禄亦离乡紧随其后,日日与京师名流结社吟诗,纵笔挥毫,雍容而风雅。数年之后,宋徐二人重被起用,徐鼐霖任吉林省长,宋小濂任中东铁路公司督办,其间因事赴奉,同游昭陵,一时涌起沧桑之感,遂留诗为念。成多禄也以闲云野鹤之身游过昭陵并赋诗二首,不尽家国之思,只是又要晚上几年。那些诗,我吟读过数遍,早已耳熟能详。
医巫闾山
往返于京奉之间的火车上,闾山从未在他们的视野中缺席。闾山的心理暗示也不可或缺,它最有资格代表东北、代表故土,代表那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内心笃定和文化信仰。越到老境,见到闾山越会触及内心里最柔软的部分。至于成公留在吉林北山上的匾额与楹联,也都是他那几年释放的文化蕴积和人生感悟。
世事纷纭变幻中,人生大幕也开开合合,先贤风范点点滴滴渗入我的灵魂深处。不惑之年,我已经能够理解每个人都必然迎来的生命之秋。至于是萧瑟还是绚丽,取决于从前对时光的打磨和追摹中的修为。我研学三杰的遗书遗诗,也仰慕三杰的遗风遗德,未曾中断。寂寥也是必然有的,内心只有经过寂寥才能逐渐充实、笃定和丰盈起来。生命中有大山有先贤可以仰望,已是天赐的幸运!

四年前,我曾在深秋的杭州西湖边和苏州网师园里重寻成公足迹,追忆成公挂冠辞官后与朱祖谋、吴昌硕、郑文焯等江南名流累日酬唱的流芳往事时,我深知自己的生命已在年复一年的寻踪访迹和追思仰望中被塑造成了另外的样子。
人生浮萍一般的际遇也能被故土情结改变。入民国后一直不仕,一直沉浸于传统文化中以诗书自得也以诗书名世的成多禄,在三杰中年龄最长的宋小濂病逝后,破例做了一年奉系主政下的教育部审核处处长兼京师图书馆副馆长。我辈不才,却意外地继承成公衣钵,与书结缘,也是冥冥中的注定吧。
这一生的沧桑最终还是要浓缩在医巫闾山,定格于“旷观”这两个内蕴深厚的文字里。在生命的最后一年,也就是1928年,成多禄抱病回到沈阳,被邀为张氏帅府的座上宾。使命还有,就是为恢复萃升书院而奔走。他从京师请来旧友、国学大师吴闿生和王树枏驻奉讲学,亲手将北洋时期国学的最后一抹余晖擦拭成清新的朝霞。频繁交往中,他与督军署秘书李维桢相见恨晚且惺惺相惜,书文合璧而成《重修旷观亭记》碑。此碑静卧在闾山观音阁左侧建筑游廊中,似乎一直专注地等着我来。我在碑前轻轻俯下身去,平视碑身,以目光临摹,感慨温润如烟的往事,似乎嗅到了字的芬芳。端的是一手妙绝好字,难怪辽宁书法家、著名学者沈延毅誉其为“民国颜书之冠”!
轻诵着碑文,又忽然记起孟浩然的诗句来: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羊公碑字在,读罢泪沾襟。成多禄风流倜傥的江南留诗,宋小濂雄姿勃发的兴安立马,以及最后离开人世的徐鼐霖在日伪时期以拳拳之心坚守民族气节,都恍然眼前,难免唏嘘慨叹。东北这一方水土的文化气质和地域性格,因为他们的杰出,因为他们的放旷与达观而呈现着壮丽的姿态。
在旷观亭下合上书页,山间又有吟声隐隐传来,是宋小濂在吟诵他的五古,是成多禄在吟诵他的五律,是徐鼐霖在京师吟诵乡情。或许,还是我诵读碑文后大山反馈的渺渺回声——我将与先贤一起守住道德与人格,如同闾山坚守自己的血统与风骨。即使离开后,心灵也会留出许多个珍贵的片刻聆听吟声与回声,并且笃定地望向岁月深处、诗文纵横的“闾山”。
作者简介:溪汪,原名王力,1970年5月生于“诗县”舒兰,现居历史文化名城吉林市,北华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北华大学报》执行主编,全国十佳教师作家。在全国百余家文学期刊和报纸副刊发表文学作品千余篇(首),著有《和什么有关》《天下故人》《行走舒兰》《故人何处》等,曾获“东丽杯”全国孙犁散文奖、“金银花杯”全国教师文学奖和“普陀山杯”全国征文第一名等各类奖项百余次。本期编辑:路秀华
本期编审:孟丽华
欢迎点击二维码关注我们
山东香山国际旅游度假区位于山东省济南市莱芜区西北部的大王庄镇境内,景区面积53平方公里。东依淄博,西邻泰安,北接济南,南靠济宁。省道244线、243线分列两侧,王槐路横贯东西,交通便利,区位位置优越。
山东香山国际旅游度假区地域广阔,气候湿润,地质生成年代久远,其博大的山体内外,孕育着无尽的自然资源,旅游区内的香山和王石门天上人家是主要游览景区。香山是莱芜市第一高山,傲立于鲁中地区的连绵群山之中,主峰918.7米,因山中盛产香草得名。香山拥有玉皇极顶、香山行宫、奇伟自然造型的“仰佛观天”、“紫霞望月”等名胜。王石门天上人家的万米仿古长城石砌步游道,蔚为壮观;300亩天上牡丹,雍容华贵;万亩槐花谷,似皑皑雪原,香酽醉人;九天画廊,溪流潺潺,植被茂密,古树、奇石、飞瀑,一步一景,似漫漫展开的浓彩画卷。天潭、天池、石门湖、天峡、香潭等水库、塘坝,像一个个璀璨的明珠,碧波荡漾,熠熠生辉。
山东香山国际旅游度假区是集观光、游憩、休闲、度假、会议、拓展等为一体的生态旅游度假区。
山东香山国际旅游度假区游客服务中心是集游客服务、餐饮、会议、住宿为一体的综合服务中心,是您举办会议、商务洽谈、产品推广、宴请答谢、婚礼举办的理想选择。
游客服务大厅集景点售票、宣传推介、导游服务、医疗救助、集散换乘、咨询投诉、餐饮住宿、旅游购物、监控监管等于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大厅,是为游客提供“吃、住、行、游、购、娱”全方位、一站式服务的游客之家。
二楼餐厅能容纳200余人同时就餐,是举办婚礼、团体用餐的最佳选择。会议室可容纳200多人,装有室内无影灯,投影仪、调音台、4台大型音响等,可完成对各种图文信息(包括各种软体的使用、DVD/CD碟片、录像带、各种实物、声音)的播放功能;实现现场扩音、播音,配合投影系统,提供优良的视听效果。
景区地址:山东省济南市莱芜区大王庄镇乘车路线:(手机导航“山东香山国际旅游度假区”)公交出行:
在莱芜长途汽车站内乘坐K206路到大王庄下车转至王石门小公交进入景区。
自驾出行:
①莱芜北出口,经汇河大道,S244到大王庄镇政府驻地进入景区。
②泰莱高速杨庄出口,沿S244到大王庄镇政府驻地进入景区。
③济青南线雪野出口,房干方向行驶5公里左转沿S244到大王庄镇政府驻地进入景区。
④市内驾车经莱城大道、汇河大道、S244到大王庄镇政府驻地进入景区。
客服电话:
0634-5871999 5873736 5873738
电子邮箱:
xiangshanlvyou@126.com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45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