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的人称:“我们”引发轩然波,“你”“他”打翻五味瓶

2020-10-06 03:29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一入红楼,终生难醒红楼梦赏析持续重酬征稿中……,详情点击→征稿
作者:康天杰 来源:红楼梦赏析(TD:hlm364)
晴雯为什么无情嘲讽袭人?夏金桂为什么敢和薛姨妈大吵大闹?平儿为什么说晴雯“不害臊”?现代最常用的人称代词“我”“你”“他”,在《红楼梦》里特定的环境氛围中,就能反映出人物微妙的内心世界,引出一场轩然大波。
一个“我们”耐咀嚼
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中,晴雯跌折了扇子,和贾宝玉拌嘴,袭人来劝架,被抢白了一通,又恼又愧,又不好发作,“少不得自己忍了性子道:‘好妹妹,你出去逛逛儿,原是我们的不是。’晴雯听他说‘我们’两字,自然是他和宝玉了,不觉又添了醋意,冷笑几声道:‘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叫我替你们害臊了!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些事,也瞒不过我去。不是我说,正经明公正道的,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得起“我们”来了!’袭人羞得脸紫涨起来,想想原是自己把话说错了。”这是宝玉房中丫鬟们矛盾冲突最厉害的一次,也是级别最高的一次。由晴雯对宝玉不满引发,转化成了晴雯对袭人的攻击,而袭人和晴雯是宝玉房中两个最重要的大丫鬟。
一个“我们”为何会引发晴雯如此激烈的反应,说出如此刻薄的话?这还真是耐人咀嚼。
首先,晴雯和宝玉怄气,根子应在宝玉对袭人太好,她内心不平,跌折扇子只是她发泄不满的触发点。明是说:“二爷近来气大的很,行动就给脸子瞧。”马上就带出袭人:“前儿连袭人都打了,今儿又来寻我的不是。”看是在为袭人抱打不平,实则是前面宝玉因误会踢伤袭人后,对她精心服侍,引起了晴雯的嫉妒。因此,在袭人来劝说时,晴雯不近情理的把矛头转向了袭人:“因为你伏侍的好,为什么昨儿才挨窝心脚啊!我们不会伏侍的,明日还不知犯什么罪呢?”可以看到晴雯本来就对袭人有所不满。袭人急于分辩,一不留心说出了“我们”的话。
其次,“我们”暗含着尊卑等级,晴雯难以接受。在那个等级森严尊卑分明的社会里,称呼上要特别突出主子的地位。袭人应该把自己和宝玉区分开来,称宝玉为“二爷”,用“我们”自然把自己放在了和宝玉平等的地位,无形中就把自己地位放在了晴雯之上。袭人和晴雯都是贾宝玉的大丫鬟,都来自贾母处,应该说地位是一样的。但袭人在贾宝玉屋子里丫鬟中地位又确实有些特殊,排名第一,本来就容易引起其他丫头不满,这时她又用“我们”显示出了优越感,敏感暴烈的晴雯自然不能接受。
再次,“我们”暴露了袭人和宝玉特殊的关系,引得晴雯醋意大发,这也可能是最重要的原因。“我们”暴露了袭人内心真实的想法,暗示着她对自己未来的定位和期许。袭人与鸳鸯不同,她是愿意作妾的,也是向宝玉的妾的身份努力的,“我们”就是她愿意自己和宝玉的关系更亲密些的自我流露。晴雯则是矛盾的。她“心比天高”,却又“身为下贱”,对宝玉的爱一点也不比袭人少,但她的爱更为纯洁,她不愿与宝玉做苟且之事,可又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爱情是自私的,她容不得袭人这样亲密的表达,就抓住袭人的漏洞,毫不犹豫的对她无情嘲笑。这也是晴雯内心喜爱宝玉的真实反映。
“你”与“你们”味不同
五十五回《辱亲女愚妾争闲气欺幼主刁奴蓄险心》中,平儿帮着探春处理了赵姨娘闹事风波,来报告王熙凤。王熙凤嘱咐她:“千万别想着怕我没脸,和他一强就不好了。”平儿不等说完,便笑道:“你太把人看糊涂了!我才已经行在先了,这回子才嘱咐我。”王熙凤挑理了:“这不是你又急了,满嘴里‘你’呀‘我’的起来了!”
平儿称王熙凤“你”而没有称“奶奶”,显然没有突出王熙凤的主子地位,对于习惯了高高在上的王熙凤,当然听起来不顺耳,要表达自己的不满。不过这是在自己屋里,平儿又是自己的心腹(也可能是唯一的心腹),所以这种责怪是笑着说的。
表达的是不满,却在嗔怪中透着一种亲近感。也正是读懂了其中的善意,平儿才敢说:“偏说‘你’!你不依,这不是嘴巴子,再打一顿。难道这脸上还没尝过的不成!”平儿非常聪明,她撒娇装痴,通过直爽甚至抱怨的话来翻翻前账,表示自己和主子没有二心,关系不一般,获得更多的信赖与宠爱。王熙凤也通过看似不满表达了对平儿的宽容,透着偏爱和拉拢之意。“你”字看似表达的是不满与指责,实际传达出的是亲密和融洽。
平儿和王熙凤的“你”是一场和风细雨,薛姨妈和夏金桂间的“你们”则是一场狂风暴雨。
八十三回《省宫闱贾元妃染恙闹闺阃薛宝钗吞声》中,夏金桂和宝蟾闹矛盾,薛姨妈来劝道:“你们是怎么着了,又这么家翻宅乱起来,这还象个家吗?矮墙短屋的,难道都不怕亲戚们听见笑话了么?”现在听这话,没有什么不妥的,但夏金桂一下子就找到了毛病,马上反驳“我倒怕人笑话呢!只是这屋里扫帚颠倒竖,也没主子,也没奴才,也没大老婆,没小老婆,都是混帐世界了。”
宝蟾本来是夏金桂带来的陪嫁丫鬟,本应象平儿对王熙凤一样,是夏金桂的心腹。但她个性要强泼辣,特别是作了薛蟠的妾后,大有和夏金桂分庭抗礼之势,她们关系很僵。薛姨妈说话时又没有分出“奶奶”“宝蟾”,只称“你们”,模糊了尊卑关系,夏金桂更感觉自己没有得到尊重。再加上她和薛姨妈关系也极其对立,因此借题发挥,骂薛家“都是混账世界了”。用错了“你们”,非但薛姨妈下不了台,连一向能言善辩的薛宝钗也只好忍气吞声。
“你”与“你们”虽然都没分清尊卑关系,但因人物间感情有着本质不同,它们引发的风波也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一个“他”字几多情
“他”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词,在特定的环境中称人为“他”,会意味深长,显得关系特别微妙。原来思想还比较守旧时,农村女青年称未婚夫往往不称名字,用“他”字来代替。男青年去未婚妻家,嫂子问小姑子谁来了,小姑子往往很羞涩的说是“他”,嫂子就逗小姑子:“‘他’是谁?”姑娘说“‘他’就是‘他’吗!”嫂子还装糊涂,接着问:“‘他’到底是谁?”姑娘最后说:“‘他’不就是孩子他姑父吗!”近似的称呼在《红楼梦》中也有。
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死金丹独艳理亲丧》中,平儿过生日还席,来怡红院请众人,听说昨晚他们喝酒喝的热闹,就开玩笑抱怨没有请她。晴雯就说:“今儿他还席,必自来请你,你等着罢。”“平儿笑问道:‘“他”是谁?谁是“他”?’晴雯听了,把脸飞红了,赶着打,笑说道:‘偏你这耳朵尖,听着真!’”晴雯显然犯了和袭人一样的毛病,不留神通过一个“他”字,显露了她对宝玉特殊的情义。在有外人的场合,晴雯应该称宝玉“二爷”,用“他”字不只是模糊了尊卑关系,更显出一种亲昵,有种特殊的情味:爱恋、亲密、甚至还带有几分的暧昧。难怪平儿会调侃她是“不害臊的丫头”。
不过,晴雯对宝玉的感情,是真诚而纯洁的。正因为自己纯洁无瑕,她才敢嘲讽袭人,说袭人“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得起‘我们’来了”;嘲讽麝月,说“交杯盏还没吃,就上了头了”;嘲讽碧痕,说她“打发你洗澡啊,足有两三个时辰”。这嘲讽是妒意,更是浓浓地爱意,只不过她是一株高傲洁白的芙蓉,不愿陷于泥淖罢了。但一个“他”字还是显露了她对宝玉欲说还休的复杂感情。
特定的场合,说“我们”是有忌讳的,稍不慎就会引发一场轩然大波,用“你”“他”也要谨慎,不留神就会打翻五味瓶,暴露自己的内心想法。
往期精彩
1、《红楼梦》中最像林黛玉的人,竟是她!2、王熙凤这样的敛财高手,她后来的钱都去哪了?3、尤二姐香消玉殒:一步错,步步错4、《红楼梦》:宝钗比黛玉适合当老婆?5、《红楼梦》中常常被人忽视的暖心小举动
-作者简介-
作者:康天杰,自号蓬蒿留香,喜爱诗文,喜读《红楼梦》,闲暇间也偶写自身感悟,或以自娱,或炫耀于学生。现任教于通许县第一高级中学。本文首发于红楼梦赏析(ID:hlm364),如需转载,请联系小编(夕瑶:13824393166)。 红楼梦赏析
一入红楼,终生难醒
与君相逢,平生之幸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44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