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红楼梦·对月有怀》赏析问题的研究

2020-10-06 02:44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对《红楼梦·对月有怀》赏析问题的研究
[内容提要]对《红楼梦·对月有怀》一诗的理解,在知人论世上,要注意文章当下的时代背景和人生经历,不能以延后经历作为分析的依据;对脂批的运用上要一分为二,不必盲目崇拜;引进国外批评方法应持慎重态度。撇开成见,该诗真实地反映了青年才子贾雨村沦落风尘之际对娇杏真挚的爱恋之情和自己渴望能够摆脱困苦命运的理想和愿望,具有较高的艺术审美价值。
[关键词]《红楼梦》 《对月有怀》 贾雨村 鉴赏方法
“诗无达诂。”本来对一首诗、一篇文章的赏析,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无须过多置喙。但是,我在学习到有关对《红楼梦·对月有怀》中的“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闷来时敛额,行去几回头。自顾风前影,谁堪月下俦?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这几句诗的赏析文章的时候,发现人们对该诗在赏析方法及解读内容方面似乎有值得进一步商榷的地方。

对《红楼梦·对月有怀》的解读,可谓夥矣。 在这里,仅举一些有代表性的例子:
例一:贾雨村“面对当空皓月,他遂口占这首五律,把自己见娇杏的非非之想以及急于攀附显贵以往上爬的贪欲暴露的较为充分。”1
例二:穷儒贾雨村见甄家婢女娇杏回顾他两次,就自作多情,引为知己;中秋月夜,他对月思念娇杏,为她吟了这首诗。……雨村日后成为阴险、贪婪、狠毒的统治阶级上层人物,但他贫贱时对娇杏尚有真情。另外,此诗写出一般怀才不遇而野心勃勃的“才子”的相思俗调,这对刻画贾雨村的性格亦有所帮助。2
例三:贾雨村偏把自己的歪念头硬加于人,以为对方是有意于他,还“自为此女子必是个巨眼英豪,风尘中之知己”,真是想入非非,可笑之极。他愁眉苦脸,自惭形秽,恨不得马上金榜题名,高官厚禄,以便博得一个女子的欢心,满足自己的欲望。诗歌活画出这个穷酸儒生的卑劣心地。3
例四:心理学家认为,任何人的最深层的心理动力都可以概括为“消除自卑、追求优越的欲望”,人正是在这一欲望的推动下不断望高处走的;不同的环境中,人们又沿着不同的轨道前进。雨村的性苦闷固然强烈,但仅是附在“三生愿”上的附加成分。在这首诗中苦苦思念的并不全是娇杏,更主要的可能是她在那短暂的回顾中给他带来的一丝优越感。娇杏只是个丫鬟,甄家只是小康人家,并无楼阁,而贾雨村却在想象中把她变成“玉人楼”中上的小姐,通过抬高她来增大自己的成功,更充分地满足自己消除自卑、追求超越的欲望,可见娇杏只是满足他的优越感的一个条件。所以,贾雨村对娇杏的思念并不仅是一种爱情的追慕。他在那个畸形的社会中形成了极端自私地追求优越感的畸形性格,这使他不可能有健康的爱情,也使他不可能成为尽职的官员,或忠诚的朋友。……真切地写出了人的正常欲望如何在畸形的制度下,发生畸变的。4
例五:这首五律,是贾雨村穷困落魄的“酸儒”,寄居在葫芦庙里写的。这个落魄的酸儒见甄家丫鬟娇杏回头看了他一眼就想入非非,作起英雄穷途遇美人的好梦。在中秋月下吟下了这首歪诗。贾雨村对一个婢女,是根本不会产生什么爱情的。他一心往上爬,向往着升官发财,飞黄腾达,这才是他的“三生”愿望。5
读这些赏析片段,可以发现有许多相似的地方:第一,认为该诗对贾雨村持否定态度。例一以为该诗较为充分地暴露了贾雨村的非非之想以及急于攀附显贵以往上爬的贪欲;例二以为贾雨村自作多情,诗歌写出一般怀才不遇而野心勃勃的“才子”的相思俗调;例三认为诗歌活画出这个穷酸儒生的卑劣心地;例四认为诗歌真切地写出了人的正常欲望如何在畸形的制度下,发生畸变的;例五认为贾雨村这个落魄的酸儒,想入非非,作起英雄穷途遇美人的好梦。第二,在对贾雨村的相思情的理解上,除例二认为贾雨村对娇杏尚有真情外,均认为贾雨村没有健康的爱情观,对娇杏缺少真情。第三,在鉴赏方法上,很明显,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知人论世法、脂批等的影响。其中,例四还受到国外心理批评方法的影响。
由此,引起我们深思的是:为什么这些人对贾雨村的看法十分相似?他们在方法运用上是否存在问题?贾雨村对娇杏的思念是正常的爱情萌芽吗?理清了上述问题,也许才能恰当地解读《对月有怀》。

上述理解中出现的趋同现象,可能与知人论世法、脂批的运用以及现代批评方法的运用不当有关。
(一)对知人论世法的运用
知人论世法来源于孟子。孟子说:“一乡之善士斯友一乡之善士,一国之善士斯友一国之善士,天下之善士斯友天下之善士。以友天下之善士为未足,又尚论古之人。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是尚友也。”6孟子这句话主旨是谈如何“尚友”,友今人之不足,进而友古之人。而古之人已亡,了解古人的方法只能通过有关的文字著述,这便需要“颂其诗,读其书”,如此,还不够,要真正尚友古人,还须“知其人”、“论其世”。可见,在孟子这里,知人论世还不仅仅是谈读书方法。后来,知人论世才演化为鉴赏法,指欣赏作品要了解作者的身世和时代背景。正如鲁迅先生所说:“我总以为倘要论文,最好是顾及全篇,并且顾及作者全人,以及他所处的社会状态,这才较为确凿。要不然,是很容易近乎说梦的。”7
其实,对作品的赏析,不仅要了解作者及所处的时代,对作品中涉及到的人物,也应如此。比如,我们读苏轼的《赠刘景文》: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8如果对诗题中的刘景文的身世缺乏了解,对这首诗的解读,就可能会失之肤浅。因此,运用知人论世法,不仅要了解作者及其所处时代,而且要了解对作品中相关人物的有关材料。自然,对《红楼梦》中贾雨村所写诗歌的赏析,有必要了解贾雨村的有关情况。
穷儒贾雨村进京赶考,暂寄葫芦庙中安身。一日,雨村在甄家书房等候士隐,正在百无聊赖之际,忽见甄家丫鬟在园中撷花,又见其仪容不俗,不觉看得呆了。那丫鬟正欲离开,猛抬头看见他敝巾旧服,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权腮,心下想到:“这人生的这样雄壮,却又这样褴褛,想他定是我家主人常说的什么贾雨村了,……怪道又说他必非久困之人。”因之,不免又回头两次。雨村见他回了头,认为这女子心中有意于他,狂喜不尽,认为此女子必是巨眼英雄,风尘中之知己也,便时刻放在心上。正值中秋佳节,孤单一人,飘零于葫芦庙,不免对月有怀,遂口占了该诗。
应该说,此时的雨村心地尚属善良,其所思所想,实是一个正常的健康男子的正常所思,与《诗经·周南·关雎》中描写的男子单相思的情绪并无高雅、粗俗之分。人们之所以认为贾雨村爱情动机不纯,主要是因为贾雨村为官后的一些令人不齿的伤天害理做法。但是,知人论世,主要是将当下状态下人物的所作所为作为鉴赏的背景和依据,而不能以延后背景作为评论的依据,否则很难公正的评价人物、欣赏作品。如果我们将贾雨村起复后所作所为当作此诗的背景,自然会认为此诗表现的思想境界是卑劣的。但这种将与诗歌内容不相关的延后背景作为赏诗依据,并不合理。
事实上,贾雨村并非天生的利欲熏心、手毒心狠,也并非天生的忘恩负义之徒。他本是个豪爽、善良而有志的青年,在甄士隐的资助下考中进士,当上了知府,在得知甄士隐离家出走的消息后,还重金“答谢甄家娘子”。他上任不久即被革职,主要是因为“恃才侮上”,得罪了顶头上司,而遭到诬陷。至于后来的所作所为,乃是官场大染缸的结果。作者通过对一个原本具有同情心和正义感而最后却与恶势力同流合污的人生轨迹的展示,淋漓尽致地揭露了当时吏治的腐败和黑暗。这在写法上,也符合曹雪芹的一贯做法,彻底改变了传统的坏人天生就是坏人的人物形象塑造方法。因而我们没有必要将贾雨村从一出场就定性为十恶不赦之徒。
我们在鉴赏《对月有怀》时,看不到贾雨村写诗时的善良可爱的一面,却以他复职后的不良表现作为解诗背景,显然是不妥当的。
(二)对脂批的运用
在研究《红楼梦》时,有一个绕不开的阅读材料:脂砚斋等人的批语。在脂批中,对雨村的评价,否定多于肯定。如,在相关的第一、二回,有关语句旁就有下列批语:
第一回,“雨村不觉看的呆了”句,有甲戌侧批“今古穷酸色心最重”。“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权腮”句,有甲戌侧批“是莽操遗容”,另有甲戌眉批“最可笑世之小说中,凡写奸人则用‘鼠耳鹰腮’等语”。“雨村见他回了头,便自为这女子心中有意于他”句,有甲戌侧批“今古穷酸皆会替女妇心中取中自己”。在“雨村收了银、衣,不过略谢一语,并不介意,仍是吃酒谈笑”处,有蒙侧批“托大处,即遇此等人,又不得太琐细”。
第二回,在“至次日,早有雨村遣人送了两封银子、四匹锦缎,答谢甄家娘子”句,有甲戌侧批“雨村已是下流人物,看此,今之如雨村者亦未有矣”。在“又寄一封密书与封肃,转托问甄家娘子要那娇杏作二房”句,有甲戌侧批“谢礼却为此。险哉,人之心也”。
这些批语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到人们对贾雨村的认识。事实上,上述诗歌赏析中惊人的一致,就可以看出脂批对他们的潜在影响。
对待脂砚斋等人的批语,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种是绝对崇拜,认为句句正确,字字有来历,有依据;一种是否定脂砚斋,认为是后人伪造。目前,一般认为脂砚斋等人的批语并非后人的伪造。这样,迷信脂批的观点依然还有一定的市场。
笔者认为,对待脂批,我们应持平常心。一方面应该意识到脂砚斋等人并非超人,他们的认识不一定完全正确;另一方面,也要意识到脂批并非一人所为,他们的看法并不完全一致,有时还可能是矛盾的说法。而且,就是同一个鉴赏者,在不同时期,不同的背景和心境下,对同一个人,同一篇文章,看法也不完全一致。针对贾雨村,脂砚斋等人尚有不同的见解。如在“中秋佳节,原来雨村自那日见了甄家之婢曾回顾他两次,自为是个知己,便时刻放在心上”句,有蒙侧批“也是不得不留心。不独因好色,多半感知音。”在“今又正值中秋,不免对月有怀,因而口占五言一律云”句,有甲戌双行夹批“这是第一首诗。后文香奁闺情皆不落空。余谓雪芹撰此书,中亦有传诗之意”,此外,在写雨村不管黄道黑道趁夜进京赶考,又有甲戌侧批:“写雨村真是个英雄。” 这些批语,都体现出对雨村的正面评价。
判断这些批语是否合理,应根据《红楼梦》文本说话,不应被脂砚斋等人的想法左右,不应不管三七二十一,不假思索,随意采用他们的说法。联系第一回中贾雨村的处境和言行,应该说,上述的肯定性评价是比较准确的。
(三)对国外批评方法的运用
心理批评是从国外引进的一种文艺批评手段。心理批评方法的引进,在一定程度上为我们打开了一个新的视角,对加深有关内容的认识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应该说,适当引入国外批评方法对于改进古典文学研究是有好处的。在例四,作者引入了心理动力理论和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说来分析贾雨村写诗时的心理动机,如,说贾雨村存在性苦闷,而且“雨村的性苦闷固然强烈,但仅是附在‘三生愿’上的附加成分。在这首诗中苦苦思念的并不全是娇杏,更主要的可能是她在那短暂的回顾中给他带来的一丝优越感”,就有一定道理。
但是,真理往前走一步,就可能成为谬误。如,为证明上述看法,作者进一步解说道:“娇杏只是个丫鬟,甄家只是小康人家,并无楼阁,而贾雨村却在想象中把她变成‘玉人楼’中上的小姐,通过抬高她来增大自己的成功,更充分地满足自己消除自卑、追求超越的欲望,可见娇杏只是满足他的优越感的一个条件。”这似乎有点胶柱鼓瑟了,诗歌是艺术,强调审美性,不是生活的实录,不必那么死板的理解。在例四的赏析中,不明乎此,却又进一步推出:“他在那个畸形的社会中形成了极端自私地追求优越感的畸形性格,这使他不可能有健康的爱情,也使他不可能成为尽职的官员,或忠诚的朋友。……真切地写出了人的正常欲望如何在畸形的制度下,发生畸变的”这样的观点,似乎与诗不合,而且,也与当时雨村的情景不相符合。
这表明,在鉴赏中,我们对西方文艺批评方法的运用,应持慎重态度,要避免生搬硬套。
当然,上述趋同现象可能还与特定时代的中国政治文化的影响有关。在中国,文学鉴赏中有从社会学角度评价作品的传统,会出现从政治、阶级斗争以及伦理道德角度来简单地贴标签的现象。对贾雨村的评价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也会受到这种因素的影响,进而也就影响到人们对这首诗的认识。

在上述解读中,大都认为贾雨村对娇杏缺乏真情,他的爱情观不健康。这其实是对什么是爱情和不同时代具有不同的爱情观缺乏深入理解造成的。
爱情是男女之间在各自内心形成的最真挚的仰慕,并渴望对方成为自己终身伴侣的最强烈、持久、稳定和专一的感情,这种感情基于一定的客观物质条件及共同的人生理想和生活情趣。它是人类所特有的一种包括性欲、思想、道德等因素在内的复杂的社会情感。在爱情中,性爱尽管驱动着人们追求异性,但要受到情爱和道德的制约。因此,爱情是人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的统一,是性爱与情爱的统一。
爱情观是人们对爱情的根本看法和态度。爱情观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由于受不同的经济条件、社会制度及思想文化状态的影响和制约,有着不同的内容,并且随着社会发展而不断发展和变化。现代爱情观以男女双方的共同理想和奋斗目标为前提,以自由恋爱为基础,以共同承担社会责任和道德义务为己任,具有自愿互爱、忠贞专一、相容互补和持久强烈等特征。
据此,我们不应以现代爱情观去要求贾雨村,也不能用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观来要求贾雨村——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观也只是作者理想中的、只能在未来社会出现的爱情观。
贾雨村单相思的发生是一个未婚青年男子身上出现的正常现象。贾雨村正在百无聊赖之际,忽见甄家丫鬟在圆中撷花,那丫鬟长得仪容不俗,刹那间,雨村不觉看的呆了。这里的“雨村不觉看的呆了”自然是基于对对方的美丽产生的一种爱慕和好感,这种生理和心理现象是正常的,可以理解的。而雨村“自为这女子心中有意于他,便狂喜不尽,自为此女子必是个巨眼英雄,风尘中之知己也”,也是事出有因。那甄家丫鬟见到相貌堂堂的雨村亦是很有好感,她心下想道:“这人生的这样雄壮,却又这样褴褛,想他定是我家主人常说的什么贾雨村了……怪道又说他必非久困之人。”其所思表明,她对贾雨村是有好感的,难怪蒙府本有侧批道:“如此忖度,岂得为无情?”接着她又不自觉地回头望了雨村两次,这种“回头望”,本身就是一种信号,一种女孩子留情于身边男子的潜意识的爱的信号。这一点,读过《西厢记》的都知道:崔莺莺的回头一望对张君瑞产生的感受就是明证。加之雨村生在困窘之中,几乎无人能理解其不幸,因此,自那日见了娇杏曾回顾他两次后,便产生娇杏是知己的念头,将她时刻放在心上,实在是合情合理。
雨村对娇杏的感情做到了发乎情而止乎礼。他对娇杏的好感,自然有生理需要的一部分,但我们不能因为是贾雨村,就认为是下流、无耻;而且,在贾雨村的视野里,恐怕更多的是精神需要,娇杏对他的好感,使他感受到自身的价值和对未来生活的信心。何况,贾雨村也只是在心里头想想、在无人的地方作作诗表达自己的情感而已,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本分的读书人的比较得体的做法,可谓“好色而不淫”。
雨村对娇杏是有真情的。雨村新升为知府后见到了娇杏,兑现了他的诺言,将娇杏娶了过去。后来,雨村嫡妻染疾下世,雨村又将她扶册作正室夫人了。可见,雨村对她的爱是真心真意的。自然,有人会以当今的一夫一妻制来要求贾雨村,认为他三心二意。这种看法违背了历史的真实,在当年一妻多妾制的婚姻制度下,莫说贾雨村做不到,就是贾宝玉和林黛玉也做不到呵。贾宝玉在知道王夫人内定袭人为其小妾时并未感到有什么不妥;而林黛玉则是主动去找袭人,向袭人表示祝贺。因此,贾雨村纵有千假万假,但对娇杏的感情,并不假。
自然,有人会说娇杏并没有要嫁给雨村的想法,这还是雨村自作多情。在恋爱中出现自作多情,是很正常的,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相反,我们应该意识到,作为一个丫鬟,娇杏就是对雨村有好感,恐怕也不敢、而且也没机会,用语言表白她对这个不属于自己阶层的读书人的好感的。因此,作者追踪蹑迹,严格按照生活的本来的发展逻辑,并没有将娇杏创造成像红拂、紫烟一样的女孩子是合情合理的。

现在,我们来解读这首诗。先看两个词语意思,一般认为“三生”是用典,指“三生石上旧精魂”,表前世姻缘。其实,根据《辞海》,“三生”即“三世”,结合贾雨村的身世,实指祖孙三代;“三生愿”指的是贾雨村一家几代先人以及他本人的共同心愿。“蟾光”,一般认为指“蟾宫折桂”,其实这里是双关,又指月光,似乎隐含着贾雨村希望月光也能引起甄家丫鬟对他的思念。
再看诗歌大意:祖孙几代重振基业的迫切心愿还不知能否实现,如今,在这圆圆的月光下,又时时增添了一番相思的愁绪。苦闷无聊中,不时地皱眉蹙额,难忘那甄家丫鬟离去时几次回头。我孤单一人,风尘仆仆,在那秋风月影中顾影自怜,有谁能够慧眼识英雄,愿为我终身伴侣?月光啊,如真有情意,助我蟾宫折桂,一定先上美人楼上,向那正在月光下思念着我的甄家美人把婚求。
由此可见,《对月有怀》真实地反映了青年才子贾雨村沦落风尘之际对娇杏的那种真挚的爱情和自己渴望能够摆脱困苦命运的理想和愿望,流露了贾雨村的对爱的誓言,抒发了他的柔情大志。
从艺术水准上看,甲戌本有双行夹批写道:“这是第一首诗。后文香奁闺情皆不落空。余谓雪芹撰此书,中亦有传诗之意。”从“余谓雪芹撰此书,中亦有传诗之意”可以看出,脂砚斋对这首诗的艺术价值是持肯定态度的。脂砚斋不可能不知道曹雪芹深恶那种“不过作者要写出自己的那两首情诗艳赋来,故假拟出男女二人名姓,又必旁出一小人其间拨乱,亦如剧中之小丑然。且鬟婢开口即者也之乎,非文即理。故逐一看去,悉皆自相矛盾,大不近情理之话”的做法,但是,脂砚斋仍然这么说,表明此诗令他由衷地赞叹以及他对此诗的高度认可。从“这是第一首诗。后文香奁闺情皆不落空”可以看出,此诗所表露出的情感和后文所写的男女情思是一致的,这里所表露的真情实感是后文所“发泄”的“儿女之真情”的预演。
具体说来,该诗的艺术成就,就像蔡义江先生在评价《红楼梦》中的其他诗时那样9,该诗也是小说的有机组成部分,对于情节的推进,人物形象的塑造在一定程度上都起到一定的作用。
首先,该诗是情节发展的需要。一方面,此诗的出现,并非画蛇添足,而是情节发展的必然结果,作为小说中的过渡性串联情节发展的人物,贾雨村需要有恰当的时机显示其才情。而甄家丫鬟的所思所为,恰恰激活了他的才思,他在孤独寂寞中有感而发,出口成章,吟诗自慰,显得真实自然,而非无病呻吟。另一方面,也显露了他的诗才,为后文中写到他在甄士隐面前口占七绝,使甄士隐乐为慷慨解囊、在贾政面前以诗才赢得贾政的厚爱作好了情节上的铺垫。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就像《红楼梦》中许多诗歌那样,是一种诗谶,一种预叙,预示着后面情节的发展,此诗所写的内容也暗示了后文贾雨村中进士、娶娇杏等内容。
其次,诗如其人,作者“按头置帽”,通过此诗充分展示了贾雨村的个性特征。诗歌真切地流露出贾雨村的情与爱,揭示了他的苦闷与向往,反映出此时的雨村善良、忠于爱情而又有进取心的一面。
最后,此诗中规中矩,善用修辞。此诗合辙压韵,对仗工整自然。
未卜三生愿, | | — — |
频添一段愁。— — | | —
闷来时敛额,|— — | |
行去几回头。—| | — —
自顾风前影,| | — — |
谁堪月下俦?— — | | —
蟾光如有意,— — — | |
先上玉人楼。— | | — —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全诗四联,竟有三联是对偶,其中首联作为流水对,更是天造地设。
典故的运用,使诗歌既紧扣“月夜”,又充满言外之义。如,首联“一段愁”用李白《长门怨》
“月光欲到长门殿,别作深宫一段愁”典,既切雨村的相思愁,又暗切月光;颈联“月下俦”典,既切婚姻,又切月夜;尾联“蟾光”典,既切月光,又切“蟾宫折桂”。典中暗含双关,足见此诗艺术水准之高。
综上所述,对《红楼梦·对月有怀》一诗的理解,在方法上,如果能正确运用知人论世上法,恰当对待脂批和国外批评方法等,就有可能得出较为准确的结论,即,该诗真实地反映了青年才子贾雨村沦落风尘之际对娇杏的那种真挚的爱恋之情和自己渴望能够摆脱困苦命运的理想和愿望,具有较高的艺术审美价值。
注释:
1杨为珍 郭荣光 《红楼梦辞典》,山东文艺出版社1986年版,第165页。
2上海市红楼梦学会 上海师范大学文学研究所 《红楼梦鉴赏辞典》,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第189页。
39蔡义江 《红楼梦诗词曲赋评注》(修订本),团结出版社1992年版,第8页、第3-17页。
4李保初 吴修书 《中国古典小说卷中诗词鉴赏》,华文出版社1993年版,第163-164页。
5于舟 牛武 《红楼梦诗联语评注》, 山西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第10页。
6《孟子·万章下》。
7鲁迅《题未定草(六至九)》,《鲁迅全集》第6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年版,第344页。
8缪钺 霍松林 周振甫 吴调公等撰《宋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7年版,第440页。
(本文发表于《红楼梦学刊》)
孔凡成(1965—),男,江苏泗阳人。淮阴师范学院教师教育学院教授,苏州大学、江苏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淮阴师范学院中国语境教学研究与推广中心负责人,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逻辑学会逻辑教育委员会理事,江苏省教育学会语文课程与教学论研究中心常务理事,淮安市教育学会小学语文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中国红楼梦学会会员。《语文教学通讯》封面人物。
国内语境教学研究代表人物,其语境教学研究成果对中小学语文教学产生了重要影响。主要从事中小学语文课程与教学论、语境教学研究、红楼梦鉴赏指南等课程的教学与研究工作。发表论文50余篇,有多篇论文被人大复印资料转载或研究年鉴收录。著有《语境教学研究》《从情境到语境——小学语文课堂教学的发展走向》《中国教育名家与语境教学发展》,分别荣获江苏省第三届教育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理论创新奖”二等奖、淮安市第十二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江苏省第四届教育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理论创新奖”三等奖。编著《小学语文名师经典课例研究》《中学语文名师经典课例研究》,合作编著《淮安市中小学语境教学探索》。主持省教育厅和省教育科学规划课题6项。语境教学理论与实践研究获2017年江苏省基础教育成果奖二等奖。
敬请您关注安东之子,更欢迎您赐稿,真诚地感谢您!(赐稿邮箱:1506669337@qq.com)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44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