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文艺】白云山新说||王义玲

2020-10-05 16:44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2020年第290期 总第483期
主管:中国西部散文学会
主 办: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山东分会
社 址:山东济南国际旅游度假区
杂 志:《黄河文艺》(纸刊)
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刊号:CN63-1067/I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5213
白云山新说
苜蓿草
在山东,到处流传着这样一个美丽的传说。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大山突然遭逢千年难遇的大旱灾。人们无奈拜祭龙王,乞求神灵护佑。然而,天上的云彩纹丝不动。正当人们绝望之际,眼前忽然飘起冉冉白云。随着轰隆隆无数惊雷声响,接着下起了倾盆大雨。雨过天晴,白云重现,云彩里竟然亭亭玉立着一位白衣白裙的仙女。她那移目夺神的旷世容颜使财主少爷心生邪念,他气急败坏地大喊:“一定要把她给我追回来……”如狼似虎的家丁们迅捷地朝仙女追去,他们张牙舞爪气势汹汹。此际,仙女秀眉一蹙,长袖一甩,顷刻间山洪咆哮,把恶少家丁变成了鱼鳖。此后,这座山天天白云悠悠如诗如画,人们给它起了个美丽的名字白云山。
时至今日,白云山因其风景秀美,天天游人如织。
话说这年秋天,白云山迎来了这样两位特殊的客人。丁艳芬三十多岁,长得眉清目秀。另一位高个男孩贺春光只有十六岁,长得高大帅气。他们一人背着一只蓝色旅行包,包里装着矿泉水、牛奶、火腿肠、面包等食品。显然,这两个人是第一次来爬山,他们很快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春光在前,丁艳芬在后,他们边走边歇。在一处绝壁旁,春光停了下来。它陡峭无比,只容一人通行。春光手长腿壮胆大心细,他小心翼翼地过去了。丁艳芬胆小,她本想原路返回,无奈春光不听她的。春光在那边还一个劲吆喝她:“妈,你只管大着胆子往前走,你只要走几步,把手伸给我,我就能在这边接应你。这二三十米的路绝对没问题。”
丁艳芬万般无奈,毅然决然地迈了出去。只走了几步,丁艳芬偷眼观瞧,只见山下乱石林立,自己就好像踩在一条麻绳上。她心里惊悚,想把身体平衡住。可是,此时的丁艳芬已经双腿抽筋,浑身颤抖成筛糠,身不由己。脚步一散乱,丁艳芬整个人像一片树叶从悬崖上飘了下去。坠崖的丁艳芬像受过重伤的母狼,发出阵阵哀鸣。山里有很多游客,他们从别的路绕到悬崖下,七手八脚地把丁艳芬给救了上来。丁艳芬浑身是血,一息尚存。人们把她送进了医院。看着丁艳芬的惨状,春光惊恐万分。在医院里,春光浑身哆嗦着给贺连武打了手机。
接到电话时,贺连武正和小虎子在春光无限超市忙得不可开交。春光的电话让贺连武惊呆了。他赶紧好言遣散了顾客,然后关了店门,开车带着小虎子往人民医院赶。他们离医院只有几里路,一会儿便到了。小虎子看着昏迷中的妈妈,哭得泪水涟涟。
丁艳芬的命是保住了,但她完全成了个无知无觉的植物人。贺连武每天忙超市,便雇了个女保姆,在家洗衣做饭,照顾丁艳芬。看着不能自理的丁艳芬,贺连武止不住地厌恶,他感到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十足的丧门星。有很多次,贺连武想把这个累赘给扔出门去。可是,这个被前夫抛弃的女人也够绝的,她父母早逝,娘家已无亲无故。能把她扔哪儿呢?春光和小虎子都跪在贺连武面前,大哭着求他不要那样做。春光还向贺连武提出来,他想放弃读书,帮贺连武做事,被贺连武拒绝了。贺连武说:“春光,你那么聪明好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我要是不让你读书,你妈妈肯定不愿意。”
一提起去世的妈妈锦霞,春光满心的酸楚。他心里大声地说:“妈妈,这个臭女人成了植物人,她遭到了报应,我们大仇得报了。都是这个狐狸精在祸害咱们家,逼得你走投无路。爸爸那么喜欢小虎子,以后会把所有的财产都给他,我会变得一无所有。妈妈,那是咱们的东西,她凭什么要不劳而获?”
春光的亲生妈妈叫锦霞,丁艳芬只是他的后妈。以前,锦霞和贺连武都在纺织厂上班,厂里人满为患,他们都下了岗。下岗后,他们两个什么样的苦和累都受过。他们的儿子春光聪明伶俐,让他们引以为傲。有了点积蓄后,他们从儿子的名字中获得了灵感,开了这家春光无限超市。超市位置好,里面货物琳琅满目且价格公道,很快生意兴隆。没几年,他们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千万富翁。外人无不艳羡贺家人财两旺。
生活过富裕了,但是锦霞和贺连武却出现了情感危机。贺连武在外面结识了小鸟依人般的丁艳芬,他被丁艳芬给迷住了。丁艳芬是个被丈夫抛弃了的可怜女人,她没有工作,还带着个幼小的儿子小虎子,她不择手段地想得到贺连武。她要求贺连武离婚,和自己结婚。贺连武权衡再三,最后向锦霞提出离婚。
锦霞是个风风火火的女人,她断然拒绝。丁艳芬瞅着超市只有锦霞一人在时,她凶巴巴地闯了进来。一见锦霞,丁艳芬火冒三丈,她像头狰狞的怪兽,对锦霞极尽羞辱:“锦霞,你这只母老虎仗着和贺连武过了几年日子,你就处处管着他,他心里早就厌恶你了。贺连武现在一眼也不想再看到你,他说他看你一眼就会恶心一天。你这丑陋无比的蠢女人,贺连武既然提出了离婚,他给你一些钱,你赶紧滚蛋就完了,可是你哭哭闹闹死活不走,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丁艳芬气焰嚣张,像个泼妇一样对锦霞又打又骂。锦霞脸上被丁艳芬尖利的指甲抓挠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很狼狈。晚上回家,贺连武又对锦霞冷嘲热讽,恶狠狠地打了她一顿。
锦霞和贺连武这对患难夫妻多年里一直恩爱有加,因为锦霞脾气火辣,大事小情贺连武都听锦霞的,这让个头矮小相貌平庸的锦霞很受用。虽然也吵架,但是锦霞认为口舌之争只是他们夫妻之间的调味品,没必要大惊小怪。丁艳芬的出现,让贺连武性情大变,他变得不可理喻,竟对锦霞动了手。在锦霞心里,一直有一个梦,那就是一家人和和美美地生活一辈子。苦苦经营了那么多年,却要被形单影只地赶出去,不准带儿子,锦霞接受不了。锦霞哭闹了半夜,她越想越委屈,万念俱灰,偷偷吃了安眠药。
锦霞一去,尸骨未寒,贺连武和丁艳芬这里便开始梅开二度。他们婚后,贺连武“牛不喝水强按头”,他命令春光喊丁艳芬妈妈,让春光一切听丁艳芬的。贺连武开始冷落春光,对小虎子疼爱有加,他让春光凡事让着弟弟。丁艳芬趾高气扬变成了富婆女主人。她感到愧对春光,对春光倒是挺照顾。春光人前强笑,背地里恨得咬牙切齿。春光感觉自己在这个家成了多余的人。春光刚上高中那年,到处兴起爬山热。春光处心积虑动员全家一起去。贺连武在超市忙抽不开身,小虎子人太小不能随行。丁艳芬要去登山,春光便假惺惺地充当护花使者。
出事以后,心事重重的春光每天玩命般地学习。以前,锦霞每次看到儿子成绩优异,总会眉飞色舞。春光要考出一个好成绩,它不仅能告慰妈妈在天之灵,也能使自己名正言顺地离开家门。这个沉闷压抑的家让春光备受煎熬身心俱疲,他总接二连三地做噩梦。春光三年后成了省“高考状元”,他如愿以偿地考取了北大。春光欢欣鼓舞地离开了家。在大学里,春光勤工俭学,节假日到处打工挣钱,他很少回家,和家人联系不多。春光考上大学那一年,丁艳芬竟奇迹般地苏醒过来不治自愈。不再疾病缠身,这让贺家人心花怒放。重生了的丁艳芬像变了个人似的,变得凡事宽容大度。
春光大学毕业走上了仕途,以后,他在家乡当了县长。春光买了房子,和老婆儿子住在一起。除了过年过节,他带着老婆孩子偶尔回家看看,平时他不怎么和贺连武来往。春光为官清廉两袖清风,深受老百姓爱戴。他现在又为民请命,请求上级拨巨款开发白云山,使那里的百姓也能安居乐业生活富裕。但是他的请求一再落空,这让春光很失望。
一天晚上,丁艳芬亲自给春光送来了钱。春光不想接受,丁艳芬说:“春光,这些钱是咱们家的,里面也有你的一份。”春光知道,在贺家,为了不让春光寒心,自从丁艳芬苏醒后,钱财一直分成四份。一份留给春光,一份留给贺连武,一份留给丁艳芬,一份留给小虎子。平时都由贺连武保管。
贺连武对金钱沾滞沉迷,他这个人一分钱也不想外捐。这次,丁艳芬慷慨解囊,她不但把春光的钱拿了出来,她还把自己和小虎子的那一份捐了出来,让春光专门用来开发白云山。丁艳芬说:“春光,我以前贪心太重,做错了事对不起你。我遭此一劫,完全是老天爷在报应我。在病床上我都想好了,只要我的身体能恢复如初,我就要善待你。对别人,我也要好心好意菩萨心肠。看着你每天闷闷不乐,我就想帮帮你。我这也是在为我自己赎罪。”
春光说:“光咱们家的钱实在是杯水车薪,它解决不了多少问题。”
丁艳芬说:“个人的力量虽然微不足道,但是我们能动员身边的每个人捐款捐物,积少成多,民间的力量不容忽视。”
春光对丁艳芬的建议大为叹服。
丁艳芬也能散财为民,也能通情达理,这让春光意想不到。春光想,自己身在家门口,却总找各种借口不回家,这是不应该的。人要学会忘记,学会原谅,学会感恩。一辈子总纠缠在恩怨是非中,活得太累了。以后自己要以身作则,多回几趟家。古人尚且能“相逢一笑泯恩仇”,自己为什么做不到呢?
在春光、丁艳芬和小虎子的大力协助下,大家纷纷伸出援手。巨款筹到后,白云山开发马不停蹄地昼夜施工。正当工程进行的如火如荼时,春光接到了弟弟小虎子的电话,此时的小虎子已经长成了一个一表人才的大小伙子。小虎子说:“哥哥,爸爸把我和妈妈从家里撵出来了,他下手很重,把妈妈打得下不了床,还发誓今生不让我们两个再回去。”
春光惊问:“为什么?”
小虎子说:“这次全是为了帮你帮的。”原来,贺连武一点也不想帮春光的忙。丁艳芬私底下动了手脚,她偷着把钱给了春光。贺连武知道后大发雷霆,他疯了一般把丁艳芬打得遍体鳞伤。贺连武已经逼着丁艳芬离了婚,他还把丁艳芬母子逐出了家门。丁艳芬净身出户,离婚后,他们母子变成了一无所有的穷光蛋。贺连武残暴地说:“只要我活着有一口气在,你们这两个败家玩意休想再进家门一步。”
听着小虎子的哭诉,春光惊愕得半天合不拢嘴巴……
丁艳芬为了自己有家难回,这让春光深感不安。他连夜开车找到了丁艳芬母子,向他们和盘托出了那个压抑自己多年的惊天秘密,春光说:“妈,我当年知道你患有很严重的恐高症,可是我仍然极力邀请你去爬山。本来我们有好几条路线可走,可是我非逼着你去走‘一线天’。当时我如果对你施以援手拉你一把,也不会把你逼成植物人,我不该对你不理不睬,对不起。”
作者简介
王义玲,女,笔名苜蓿草,山东邹平人,1974年3月生,大学毕业。当过文员、教师、会计,现为自由职业者,酷爱文学创作。
本期编辑:孔莹玉
本期编审:李 娜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40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