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第一次见面就去开房(1)

2020-10-05 06:44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 点击蓝色关注@海那边山里人▲▲
“我有酒,你有故事么”
--冥冥之中把酒和故事联系起来了
坐在咖啡馆靠窗的位置,我实在不敢相信,对面这个妆容精致、犹如繁星般璀璨的女人就是我的相亲对象。
据小姨说,对方是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十分朴素而且从来没有谈过对象。她还给我发来照片,照片中的确是个十分秀气的女孩子。无论怎么看,都和面前这个女子判若两人。
女人眼睛望着窗外,神色中无喜无悲。我虽然看不出她对我是否满意,但也知道,像我这样平凡到放人堆里挑不出来的男生,肯定入不了她的法眼。所以我十分局促,总是找些不合时宜的话题尬聊。
“你看我这杯咖啡中间还有个心形图案,你那个就没有。”
女人瞥了我一眼,淡淡地说:“这叫拉花,拿铁一般会拉花,卡布因为奶层太厚,所以很少拉花。”
“哦……你懂得真多……”我为掩饰尴尬,赶紧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大口。
女人也抿了一口咖啡,说:“我叫章萍,在A集团做HR。”
“我叫王潇,是个程序员。”
章萍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看你这身格子衫我就知道了。
“走吧,速战速决,我赶时间。”章萍说完,扔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我,拎起包走出了咖啡馆。我急忙追出去,章萍像在竞速走似的,我得小跑才能跟得上。
“你有事先回去吧,以后还能约你吗?”虽然我知道自己没戏,毕竟这种段位的女人,可不是我这种人能拿得下的。
尤其是在上海这个地方。
章萍突然站定,我差点撞在她身上,还是扶了一下她的手腕才站稳。
“不好意思……你怎么突然停下了……”
章萍看了我一眼,然后拽上我的胳膊,硬拉着我走进旁边的大楼里。我头脑发昏,一时搞不懂这姑娘到底在干什么。直到进去之后,我才发现这是家酒店。
没有经过前台,章萍直接将我拽进了电梯。我蒙头转向地问:“那个……章萍,你要干什么?”
章萍冷淡地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但是手却没有放开。电梯停下后,拽着我走出去,穿过长长的、极为亮堂的走廊,然后才用门卡打开最尽头的一间房门。
走进房间,顺势将我推倒在床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骑上了我的身体,开始一件件将自己的衣服褪去。
我头皮发麻,喉咙干燥,整个身体都僵硬住了,根本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我就跟做梦似的,大脑一片空白。眼睛只是盯着章萍光洁的小腹,出神地望着那里的一幅青蛇纹身。
直到朱唇锁上我因惊讶而微张的嘴时,体内埋藏的猛兽才突然爆发。我将章萍翻过来压在身下,迫不及待的探索进那柔软的秘境。
“啊——”章萍皱着眉,吃痛地轻叫一声。我吃惊地低头一看,下面流了血。
章萍用力搂住我的肩膀,祈求般的语气道:“不要停!”
她的身体开始生涩的律动,她小腹上的青蛇随着腰肢扭动而扭转,极为妖冶诱人。我忍不住这香艳的刺激,于是也不顾她初尝禁果,开始猛烈进攻……
云雨之后,章萍起身走进浴室。我听到里面哗啦啦的水声,这才感觉原本的我回归了身体。
我干了什么?这才是第一次见面啊,到底是怎么了?刚刚那个禽兽果真是我?我怎会对第一次见面的女孩子,做出这种事?而且连“套”都没戴,万一……
进入贤者模式的我,开始不由自主的自责起来。这时我看到章萍的红色小包放在床头,拉链拉开一半,里面露出一角药盒。我将药盒掏出来,只见上面写着“盐酸氟西汀胶囊”。
我从未见过这种药,所以有些好奇,可我刚要翻过药盒看时,卫生间的门突然响起来,我赶紧将药重新塞了进去。
章萍身上披着浴巾,若隐若现,让她更加撩人。她没再理我,而是独自走到阳台,坐在躺椅远望黄浦江。
洗完澡后的章萍,犹如出水芙蓉,美丽中又带了一丝空灵宁静的美。但这份美却是不真实的,仿佛一枚气泡,轻轻触碰就会破碎。
我走出去,看到章萍的手臂上,满是刀划的伤痕,让人胆战心惊。我下意识的不去提及这些伤口,只是说道:“坐在这里会被人看到的。”
“看到又能怎样?”章萍面无表情,她不知从哪里变出了香烟,用打火机点燃之后,抽了两口。谁知却被自己呛的咳嗽起来,我连忙拍她的后背,直到眼泪都咳出来之后才渐渐停下。
“你不会抽烟又何苦抽呢!”
“要你管,你当你是谁?”章萍恶狠狠地看了我一眼。我手足无措地站在那,此时冷淡的章萍,和刚刚犹如烈火般的她,根本就是两个人。
我转头看了眼床单上鲜红的一小滩,不禁问道:“你是第一次?!”
“是又怎样?”章萍又抽了口烟,这次只轻轻咳嗽两声。
我不知道再找什么话题,只能傻愣愣地站在她的身边。一根烟很快就吸完了,然后章萍很自然地将烟头抿在了左手手背上。
滋——
我瞪大眼睛,看着倒吸凉气的章萍,有些不可置信。
“你这是干什么?”
“看狼叔用手灭烟头,一直觉得很酷。果然还是很疼。”
我蹲下身,拉过她的右手,连连吹气:“赶紧用冷水冲洗,这样会留疤的。”
谁知她甩开我的手,一幅毫不在意的样子站起身,任凭浴巾从身上滑落。她走进屋内,开始穿衣化妆,很快就恢复了在咖啡馆里那副盛气凌人的妆容。
“没事我先走了,以后不要再找我。”说完,她头也不回的拉开房门。我冲上前,将房门推合,急切地问:“你是什么意思?和我上床,又不让我找你。你是在玩我吗?”
章萍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充满了厌倦。这份厌倦,让我的心直坠下来。
“你们男人不就喜欢这种不用负责的?”
“我……可是,为什么是我?”
“你?呵呵,因为你是我父母介绍的。怎么样,这个解释你可满意?”
我的手微微颤抖,一种屈辱的感觉蒙上心头。章萍却不顾我的反应,将我推开,猛地拉开门,迈开大步,头也不回地走了。
……
(未完待续)近期阅读
比尴尬更尴尬的事意外之财大白兔奶糖
偷情
白月光
深夜,女朋友死在我怀里争宠
他的第一次
出轨恋上一座城,爱上一个人
美丽的邂逅
大多数校园爱情不是死于无爱,而是死于出场顺序我很怂,唯有爱你这件事使我勇敢相亲是一场买卖
海那边山里人(ID:techie8185)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36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