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的才、识、毒、义

2020-10-05 04:59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一入红楼,终生难醒红楼梦赏析持续重酬征稿中……,详情点击→征稿
作者:王学良 来源:红楼梦赏析(ID:hlm364)在《红楼梦》中,王熙凤是一个特别的角色,除她之外,鲜有角色能让我们生出如此强烈的又爱又恨之感。一言以概括之,笔者敬王熙凤之才,惜王熙凤之识,叹王熙凤之毒,又赞王熙凤之义。王熙凤之“才”在“协理宁国府”一节中已表露无疑,其思路之清晰、手段之凌厉、分工之明确、赏罚之分明为历来读者所赞叹,诺大的宁国府,阿凤在几日之内便让其井然有序,不可谓不能矣。故而曹公亦对其赞叹有加:“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其才可敬,然其识可惜,简而言之,王熙凤乃有才无识者也,虽然有才,但缺乏大局观念。论起齐家之“术”,贾府裙钗中未必有人能及得上阿凤,但论起长远之“道”,可卿和元春都远胜阿凤,前两者是能够在烈火烹油时看到“衰荣无定在”的“大观”者,与之相比,王熙凤之才智只能算作小聪明。可卿自不必说,其魂对阿凤说的一番话实乃金玉良言,她说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也不过是瞬息的繁华,一时的欢乐,此时正是为将来“衰时的世业”谋划之时。可卿提出的策略有二,一是增祭祀之田,二是重学塾之教,前者可保后代经济无忧,后者则是再次振兴贾府的根本之图。可惜阿凤在清醒之后将此忘得一干二净,如果能依可卿之言而行诸一二,贾府也未必落得个树倒猢狲散的下场。
元春之识又不亚可卿。我曾著文探讨“大观园”中“大观”的意思,大体言之,“大观”有两层意思,一是景象盛大、蔚为壮观之意,这与范仲淹《岳阳楼记》中“此岳阳楼之大观也”之“大观”同一意思。而“大观”的第二层意思是富有远见,这也是为历来读者所忽略的一层意思。贾谊在《鵩鸟赋》中有云“达人大观兮”,意即达人乃是富有远见之大观者也。陶渊明也在一首饮酒诗中写道:“衰荣无定在,彼此更共之……达人解其会,逝将不复疑。”其大意是说,人事与天道都是盛衰无常、循环往复的,而富有远见的大观者能够认识到这个道理。在《红楼梦》中,元春是大观园的命名者,她感慨此园“天上人间诸景备”,故而“芳园应锡大观名”。看似是大观的第一层意思,但我们也不要忘了元春观赏大观园的第一反应:“且说贾妃在轿内看此园内外如此豪华,因默默叹息奢华过费。”在红楼梦十二曲预示元春命运的一曲中,也有这样一句:“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对奢华过费的担忧、“退步抽身早”的告诫,尽皆显示元春也是一位能够“大观”的达人,她将园子命名为“大观”,未必没有隐含着一丝劝诫之意。反观王熙凤,时常恃才而逞能,以耍弄心机、手段为能事,对于贾府的根本之图却视而不见,可见其有小聪明而无大智慧,这也是她“聪明反被聪明误”的重要原因。
至于王熙凤之毒,想必无须赘言,贪财、害命、破婚、欺下而媚上,如此种种未可胜举,兴儿作为贾府的下人,这样评价王熙凤:“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客观来说此论不谬,阿凤之恶几乎是无可辩驳的,也难怪近代以来众多红学家将她目之为反面人物。就连俞平伯也说:“我们觉得《红楼梦》对凤姐的批评似乎还不够……此盖由于作者悲惋之情过于责备之意……”曹公对王熙凤的确充满了同情和惋惜,细读属于阿凤的红楼梦曲,一唱三叹,其惋惜伤感远多于责备。兹将“聪明累”一曲摘录如下,请诸君细品:“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这段唱词之中,几乎没有一句责备之语,由此可知俞平伯所言不虚。曹公之所以对阿凤惋惜多于责备,我认为原因有二:第一,要理解《红楼梦》中的“女性崇拜”。贾宝玉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见了女儿便觉清爽;男人是泥做的骨肉,见了便觉浊臭逼人。”但在品读王熙凤这一角色时,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明明是个女儿家,但曹公常常将之写成男人,和宝玉的女子写法形成鲜明对比。比如阿凤不识字,偏要说当成男儿教养,还取了学名“熙凤”。作者为什么要这么写?
合理的解释是,曹公认为清净的女儿是不应该这样“坏”的,之所以作恶多端,主要是因为沾染了男子的浊臭,这是作者不得不将王熙凤写得像男子的原因。就好像是说,本该莹润如脂的一块美玉,因为外在因素变得暗淡无光,的确是很令人惋惜。当然,我们绝不能误解曹公,认为他有一种性别上的歧视,要从形而上的角度来认识《红楼梦》中的“女性崇拜”,这种崇拜的实质是在尊崇一种真诚和同理心。第二,除了毒辣之外,王熙凤还有另一个面向,那是一个体贴、主持正义的面向,是更重要的一个原因,也是本文所要叙述的王熙凤之“义”。阿凤在大观园之外的世界算不上正面人物,但在大观园内,她是一个纯粹的正面人物。首先,她是木石前盟的坚定支持者,细数前八十回,阿凤绝对是宝黛之间的一个出力人物。比如第二十五回王熙凤和黛玉之间的互动,虽是调侃之语,但其中隐含有亲昵和支持:林黛玉听了笑道:“你们听听,这是吃了他们家一点子茶叶,就来使唤人了。”凤姐笑道:“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其次,阿凤对大观园内的人物向来照顾有加,至少有两件事可引以为证。一是阿凤加入大观园诗社,李纨说:“我且问你,这诗舍你到底管不管?”阿凤回答说:“这是什么话。我不入社花几个钱,不成了大观园的反叛了,还想在这里吃饭不成!” 二是阿凤怜惜邢岫烟的贫苦,因此“比别的姊妹多疼他些”。
“不成了大观园的反叛”这几个字值得一提再提,这或许表示王熙凤身在江湖而心存魏阙,她对自己的定位始终是大观园中人。在王熙凤的才、识、毒、义中,“才”与“识”是一对概念,二者属智,我们的结论是阿凤有才而无识,聪明而无远见;毒与义也是一对,二者属德,王熙凤的性格张力在这一对概念中得以完全彰显。那么,为什么阿凤在大观园中就变成了清净的女儿,在外边就成了世故的浊物呢?换句话说,为什么她在大观园中具备真诚和同理心,而在大观园外,就心硬如铁?虽说人是非常复杂的生物,但在阿凤身上,这种行为模式的地域分野何以如此明显?对比又何以如此激烈?这种矛盾应该如何理解?有的读者可能会说,这种行为模式的不同是因为大观园的居民们与阿凤没有利益冲突,故而善待之,若有利益冲突,即便是亲如贾琏,也一样要耍些心机手段。这种说法很难自圆其说,如前所述,曹公对阿凤的同情和惋惜多于责备,完全用“利益”二字来分析她的行为,一不符合曹公对他的惋惜,二不符合“水做的骨肉”这种设定。三来,纯以利益揣度,阿凤也没必要对邢岫烟青眼有加了。我认为这种明晰的分野是有其原因的,这是一种艺术上的设置。在《红楼梦》中,存在着两个世界,一是大观园的世界,二是大观园外的世界,两个世界各自拥有自己的性格,可以说前者的理想性强一些,而后者的现实性强一些。我们知道,大观园是太虚幻境的现实版,在大观园试才题对额一节,宝玉在游览时曾有似曾相识之感,这毫无疑问是一种暗示,暗示着宝玉曾在梦中游历过的太虚幻境,书中还有很多论述可以为此论作证,在此不赘述。换而言之,大观园是艺术构造中的“人间仙境”,是曹雪芹理想世界的缩影。这个世界的核心就是“情”,也即真诚、体贴、性灵。
不做大观园的反叛是王熙凤最重要的宣言,即表示其内心之中始终存有理想世界的火种,其精神深处的认同也仍在大观园中。可以说两个世界的分野,导致了阿凤“义”和“毒”的明晰分野,当然,这也只是一种猜测。在笔者看来,阿凤性格的张力也寓示一种悲剧:如果不像宝玉那样,对理想界的气质有着自觉的体察和追求,那么就难以逃离被污染的命运。凤姐即是显例,虽是清净女儿身,但因为缺乏自觉的体悟,最终被现实世界同化。这应该也是大多数人的常态。想起马伯庸《长安十二时辰》中张小敬的一句话,他这样评价长安城:“在长安城,如果你不变成和它一样的怪物,就会被他吞噬。”这里的长安城显然指代惨痛且黑暗的现实,联系到宝玉和凤姐,宝玉永远不会被“长安城”接受,他一旦走出大观园,结果就是被吞噬,这是一幕令人痛心的悲剧。而凤姐与宝玉相反,她已经被现实世界所接受,并开始逐渐变成“和它一样的怪物”,这同样是一出悲剧。“不做大观园的反叛”不止是她最重要的宣言,也是曹公送给阿凤最重要的一点温柔。有的读者可能会问,尤二姐难道不是在大观园中被王熙凤所害吗?没错,但那个时间点的大观园已经与之前的大观园不同,尤二姐之死有很深刻的寓意,这代表着大观园作为理想世界已经开始崩塌,慢慢走向毁灭。使大观园成为理想世界的核心要素是“情”,使其毁灭的最重要因素也是“情”(因情生嫉),若要详述又是另外一篇文字了。总之,尤二姐之死,无害于阿凤在大观园中的“义”。
往期精彩
1、惜春:缁衣顿改昔年妆,她这么做真的对吗?2、《红楼梦》中立下救主之功的老奴焦大何以命运悲惨?3、晴雯:怎样做一个没有奴性的人4、《红楼梦》:饮食之中窥群芳5、谁是《红楼梦》中奴仆界的人生赢家?-作者简介-作者:王学良,读者原创投稿。本文首发于红楼梦赏析(ID:hlm364),如需转载,请联系小编(夕瑶:13824393166)。 红楼梦赏析
一入红楼,终生难醒
与君相逢,平生之幸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35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