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禾】上树

2020-10-03 21:38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蝶语兰心第226期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上 树文 / 一禾
黑娃上遍了村子周围的树。
黑娃自己都不知道从啥时学会的上树。柳树和榆树,树皮粗糙,树身上有疙瘩,比较好上。
家门口有一颗榆树,每到三四月份,是黑娃最得意的时候。从学校回来撇下书包,就出溜出溜爬上榆树,摘几把榆钱下来,坐在门口吃。榆钱鲜绿,味道甘甜,有一股说不出的清香,每每惹得一圈孩子围着他,涎水流着说,黑娃哥你上树真厉害,给我们吃点吧。他总是给大家分的匀匀的,说不够了再上树摘。在那物质贫乏的年代,门口这棵老榆树给黑娃和他的小伙伴们带来了快乐。
饲养室门口是一排大柳树,刚一接暖,柳枝抽出嫩芽,随风飘动,风里有鲜牛粪、炊烟的味道。黑娃上树折了柳条,小心翼翼的扭动树皮,把柳枝从柳皮中慢慢的抽出来,白生生的。他把抽出的柳枝放在嘴里抿一抿,甜甜的,涩涩的。褪下来的柳皮筒子用来做哨子,刀子把柳筒两头切齐,轻轻削掉大的一头最上面那层薄皮,用牙咬扁,柳哨就做成了。“哔哔、吱吱”柳哨只能发出简单的声音,黑娃在柳哨上刻了一排眼眼,像竖笛一样呜啦呜啦竟然能吹出《射雕英雄传》的调子。虽然音不准,但是他很得意自己的杰作。
芳兰家门口有一搂粗的皂荚树,黑娃始终莫敢上过。皂荚成熟了,绿里泛黄的时候,芳兰经常坐在门口做活,不让别人打皂角。黑娃曾经偷偷拿砖块打下来几个,晒在窗台上。婆喜欢用皂荚洗衣服,晒干的衣服上有一股极淡的清香。
每当芳兰打皂荚的时候,树下会围一群人,都称赞今年皂荚结的多么多么繁,洗衣服多么多么干净,为的是芳兰收拾的时候会给每人送一把。皂荚树枝丫很密,总有打不到的皂荚,在风中噼啪噼啪的挑衅着她。别人就笑说,芳兰你外皂荚熟干了跌下来就叫旁人捡去了。
“黑娃,过来,给婶上去把剩下的打下来!”
“我不,我嫌扎。”皂荚树上长着许多黑刺,又硬又尖。
“打下来,归你,快些!”
黑娃为了显摆自己爬树的本事,跐溜跐溜上了树,拿着杆子把剩下的皂荚全打了下来。
芳兰在树下拾完直接撂进笼里了。
“婶,你说话咋不算数?”黑娃在树上看见大喊。着急下树的时候裤子挂都烂了。
“瓜娃,婶子给你多拿些。”
黑娃搂着一大撮皂荚,像英雄一样走回家。
“裤子咋烂了?又上树去了?”婆拿笤帚就要打。
“婆、婆,看这啥?”黑娃撂下一堆皂荚跑了。
秋季天不下雨,地里光秃秃,渠沿光秃秃。没有草割,几只羊饿得“咩咩咩”叫,是黑娃最烦的时候。他盯上了村西头水渠边的两溜大杨树。其实他最不爱上杨树,全是十几米高的大树,树干又高又直,树皮光溜溜的,离地五六米没有枝丫,上起来很费劲。最要命的是,自从没有草割,老丁头每天下午都牵着羊在渠边看着,有人上树折树叶,他骂到祖宗三辈以上。
天麻麻黑,老丁头回去了。黑娃拿了绳悄悄溜到渠沿,提了提裤子,紧了紧裤带,准备上树。树干很粗,树皮又光,黑娃夹紧双腿,一点一点往上爬。树皮滑得出溜出溜,闹得他想尿,停住,打个冷噔,憋住了。爬到大枝丫的地方时,胳膊发麻,两腿打颤。他用脚使劲踩断几个大树股,“咔嚓、咔嚓”的声音淹没在风中,树枝带着鲜绿的叶子哗啦的掉到地上。
第二天老丁在村道骂了一上午,最后提了一大桶猪粪,齐齐给树身抹了。羊跟饿疯了一样吃着树叶,黑娃踢了一脚,“叫你吃、吃!害的你爷挨骂。”
下午,黑娃提着空笼割草去,看着被自己折得只剩光梢子的几棵杨树,心里挺不是滋味。剩下的杨树上都抹满了猪粪,臭的他再也不想上树了。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22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