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伯║王华民

2020-10-03 01:38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蝶语兰心1265期
我的大伯
我的大伯跨鹤西去已经四十又一年了,但我对他的思念却没有被岁月的尘土所掩饰,也没有让时光的流水所冲淡,依然像九曲一样悠长,像大海一样深邃。斩不断,理还乱,他老的音容笑貌,行为举止,经常浮现在我的脑际 ,挥之不去,拂之又来。 大伯个头不高,秾纤合度。黑红面皮,慈眉善目。我们本该住在一起,由于避壮丁而被迫分开。他家住在临潼交口,我家原住在华阴上村,一九五九年迁徙到渭南蔺店,相距一百余里。十多岁以后我经常去大伯家,晚上和大伯伯母住在一起。他老在昏黄的煤油灯下,一边手摇纺车抽棉纺线,一边娓娓地给我讲说苦难的家史。大伯一家织布用的棉纱,基本上是大伯一手纺成的。他老白天在田间流血流汗,晚上还要为一家大小的穿戴熬眼操劳。从他老口中我知道了民国元年时,爷爷和奶奶用车推着全部家当,携儿带女,从山东范县,沿门乞讨来到陕西。据说根基本不在山东,可能在爷爷的爷爷手里,从苏北辗转到那儿的。 开始时在华阴上村落脚,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大伯排行老大,他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为了替爷爷奶奶分忧,十三岁起就给有钱人打工。随着年龄的增长,又踏过轧花车,带上几个弟弟曳过船,钉过秤。干遍了重活累活,吃遍了人间的苦头。因为曳船,举家在三河口住过。也是因为曳船,上世纪四十年代初来到交口念杨西庄子定居。三十余年颠沛流离,萍踪浪迹,总算依靠大伯的努力,有了一个固定的住所。 大伯还有一个姐姐,逃难来陕前已经出嫁,没有随爷爷奶奶一道讨饭。他的妹妹比他小三岁,十七岁出阁,因看不上女婿而患抑郁,二十岁那年夭亡。长兄若父,尽管家里很穷,无房无地,还是勒紧裤腰带,供父亲读了一年多书。在父亲读书那段日子里,每逢天阴下雨,大伯便背着小他十三岁的幼弟接来送往。大伯对他的几个弟弟关爱有加,呵护备至,一辈子都没给父亲耍过脾气。一事当前,先替他们打算,无微不至地关心和爱护他们。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叶,还在兴平武功一带钉秤买秤的大伯,有一回回家时引了两个姑娘(当时那地方遭了灾,花几个钱买的穷人家逃活命的孩子),一个给他三弟做了媳妇,一个给他四弟(我的父亲)做了媳妇。上世纪四十年代,可怜的父亲接连被抓了两回壮丁,都是大伯花钱斡旋,这才被放了回来。可以说没有大伯,就没有我们一家。自我记事时起,我家一遇到困难,就去找大伯帮忙。尤其是在缺吃少穿的艰苦岁月里。我家经常一年缺几个月口粮,无可奈何时就去求大伯。从大伯那里用自行车带过玉米,带过小麦。大伯家也不宽裕,堂兄虽然挣一点工资,但要养活四个孩子。一家人肚里挪口里攒,都要节省点儿周济我家。我家盖房的时候,伐过大伯家几棵正在成长的树木。一九六五年我考上了高中,是大伯给了我十元钱,交了九块五毛钱的学费,才让我能够继续读书,避免了中断学业遭遇。说到这里,我十分感激我的堂嫂,不管大伯给我们什么东西,堂嫂从来没有半句怨言。每当我们第二天要回家的时候,堂嫂先一天晚上深更半夜地给我们烙半匝厚的锅盔,让我们带上路上吃。堂嫂今年已经八十五岁了,但愿她老人家延年益寿,长命百岁。 大伯勤劳节俭,总是起早贪晚,手脚不闲的干这干那。有年暑期我去了大伯家,晚上拉张席睡在门前。不远处有一口井,醒来几次都听见格咛格咛轳辘的响声。那是大伯在用桶汲水,浇那旱得拧绳绳的自留地里的包谷。一直到第二天黎明,才喝了口水去参加生产队集体劳动。七十多岁以后,只能干一些轻活儿,出工挣工分之余,把收获的玉米杆,棉花杆,不厌其烦地剁成短节节,在大门外边码成一座小山,便于烧锅。大伯压根儿是不抽烟的,也没有见过大伯闲坐在那里悠然自得地品茶饮酒。当大妈大嫂做饭的时候,只要大伯没啥事儿,总是坐在灶火前里拉风箱。临老的前几年大白跌了一跤后,患上了老年性痴呆,脑子不够用了,还是闲不住,丢下饭碗就拿上爪子到地里去搂柴。堆了好大一个柴积,够几个冬天烧炕用。堂嫂担心他的安全,劝他别去了,如何拦挡得住。无奈只好把爪子藏了起来,急得大伯团团转。不知道他是怎样找见的,又拿在手上搂柴去了,搞得堂嫂哭笑不得。 大伯虽不是五大三粗的壮汉,一辈子不惹事,毫无损人利己的行为,一贯的与人为善,乐于扶危救困,接济遭遇不幸的人。前多年门前来了讨饭的,也可能是因为他也有过相同的经历的缘故吧,他即使只有一碗饭,也要倒给人家半碗,哪怕只剩一个馍,也要和人家二一添加五。但也从来都不怕事,如果谁有意欺负我们,他会不畏权势,据理力争,非要讨回公道不可。所以地痞流氓见了他也退避三舍,不敢轻易招惹。据说有一个不像啥的人在我们本家一位年轻媳妇跟前耍叼,大伯知道后义愤填膺,有天晚上用扁担把他教训了一番。致使他腿骨折断,却自知理亏,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言。 我是我们家男孩子里面的老大,可能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为春吧,大伯特别喜欢我,总是给我讲这说那,应急我的吃喝穿戴。他老七十岁以后,每当我回家的时候,大伯总是把我送到路边,我回头向他告别,常常看到他老泪纵横。觉得自己年龄大了,有今没明的人了,这次一别,不知啥时才能见到。也说不清有生之年还能不能相逢。惹得我也偷偷地擦眼泪。在他老弥留之际我前去探望,堂嫂问他我是谁,他马上回答说:“我华民来了。”堂嫂笑着说:“大你就是偏心眼,别的亲戚你认不得,连我姐(我堂姐)你都不知道是谁,就光认得你华民” 我无比怀念我的大伯,永远!永远!!!
感谢阅读
作者简介
王华民,男,临渭区吝店镇人,1948年二月生,大专文化程度,退休公务员曾在有关刊物上发表詩歌,赋,对联若干。
图:网络
主编:刘莉萍
投稿邮箱:499918885@qq.com
投稿形式:文稿(原创首发)+作者生活照+作者简介
您看此文用
·秒,转发只需1秒呦~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14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