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语兰心】拾麦子的时光║刘莉萍

2020-10-02 10:23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点击上面蓝字关注我们
蝶语兰心1353期
拾麦子的时光
提起白居易的《长恨歌》《琵琶行》,人们津津乐道。也许因为生于农家长于斯,我唯喜欢吟诵其《观刈麦》。“右手秉遗穗,左手悬敝筐”、“家田输税尽,拾此充饥肠”等诗句,常让我不胜唏嘘,思绪万千……
(一)
七十年代出生的我们,差不多是拾麦的最后一代人了。
刚学会走路,逢夏收大忙,便跟在大人身后,在路边、渠畔,在“解放了”的麦田,寻寻觅觅一番,小手捏起一根麦秆甚或一个麦穗,东张西望,非等大人瞅见了,说两句表扬的话,才肯放进笼里。脚上穿一双塑料凉鞋或者布凉鞋。麦茬划得脚丫子伤痕累累,疼得扯开嗓子铺天盖地地哭。第二天,照样还是被大人牵到田间地头。哭着哭着,一年一年长大了。
小的时候,常听人盼着麦田赶紧“解放”,自个却是一片茫然,不知“解放”为何物。稍微长大,才明白,大人们忙忙碌碌,割麦也罢,碾场也罢,晾晒粮食也罢,都是挣工分。放了忙假的学生,在学校一位老师的带领下,挎着篮子提着竹笼,给生产队拾麦。上上下下半个多月,甚或时间更长些,忙得差不多了,生产队里便把麦田放开,允许私人进地捡拾麦子,俗称“解放了”。麦地要“解放了”,家家户户能出动的人都出动,拿着大笼、麻袋,来到某畛地头,只等队里干部喊一声“解放了”,摩拳擦掌了半天的人儿,像下饺子,纷纷落进麦田里,扑腾开来。这时候,一只手比一只手麻利,一条腿比一条腿换得快。都巴不得自己占有的那一片地,没有旁人捡拾,可以独享。有的人,端直冲向田间某方位,那里有拉麦时故意漏装的麦子,或者那里麦垄,割麦的留下了一两镰。田野里沸沸腾腾,像七八月里正午的太阳。如此,无非因为此时此刻捡拾的每一穗麦子,都不再姓“公”,而姓“私”了。
青黄不接的年月里,一颗麦粒,一个麦穗,一片土地,姓了“私”,让家人能痛痛快快咥一碗燃面,吃几个白面馒头,哪个人不愿意火起来?
广阔的天地,就像一团燃烧的火焰,也灼烧着贪玩、无拘无束、追求自由的孩子。从前常常惹哭我的田野,如今却成了向往。可是,长大了的我,因为“长姐”的身份,夏收时,被勒令在家看管弟弟。看着比我长点的大哥哥大姐姐,三人一伙、五人一群,一起赶往集合地点,准备捡拾麦子,而我只能闷在家里,抱娃做饭,特不舒服。一天午间,邻家小姑姑挎着竹笼,在村道里吆喝着“拾麦走了”。她的长辫子像雨刷一样,在屁股上刷来刷去,刷得我心痒痒。当时,觉得弟弟咋样看都不顺眼,特别恨他,甚至产生了把他扔到院落猪圈里让老母猪看管的想法。终究不忍,猪圈里臭烘烘的,咋样说,都是亲弟弟。
不甘心,不停地寻思着咋样能安顿好弟弟,跟着他们去拾麦。突然,看见了堂屋的竹床,一阵窃喜。翻箱倒柜,找出一条长围巾,给靠近竹床的地上铺一张旧网套,把弟弟抱在网套上,用长围巾拦腰拴在床腿上,扔了半块馒头,挎了个篮子,锁上门,旋风一般,冲向田野。
场院,田间地头,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我穿梭在由大大小小学生组成的拾麦队伍里,如脱笼之鸟,欣喜不已,惹人满身臭汗的太阳,也不觉得厌烦。
黄昏,唱着歌刚跨进家门,突然意识到坏了,两只脚戛然而止,又后退几步。还不等溜出去,母亲的的苕帚把已一下接一下落在背上、屁股上。父亲出来阻止了母亲。知道自己闯祸了,灰不溜溜地走到里屋。弟弟挥着手,嘴里“哇哩哇啦”,想要我抱抱。定神望去,他肉嘟嘟的脸蛋上红肿着。我不敢想象弟弟被我拴在床腿上如何撕心裂肺地痛哭,如何挣着摆脱束缚,如何蹭得满脸伤痕……那一刻,我后悔莫及。
从此,我乖乖地坚守在家,抱娃做饭,羡慕着外面的世界,渴望着弟弟快快长大。
(二)
时间不管不顾地向前跑,土地也承包到户,大锅饭彻底被打破。农民的劳动热情空前提高,干劲分外足。农业社时偷懒溜套的现象,似乎一夜间就从大地上消失。农忙季节,更是全家齐上阵投入农业生产,老少病残也不例外。弟弟可以跑了,我上学了,参与见证着家里每一季庄稼的作务。尤其放忙假时,割麦、拉麦、碾场、晾晒、下种、锄麦茬、施肥……样样不落。毕竟当时年龄尚小,被分配拾麦的时候多些。
农业社时拾麦,是在麦子收割拉运完毕,为落实所谓的“颗粒归仓”而进行的。土地责任到户后,大人打发我们拾麦,是给自家拾,收麦伊始就拉开了序幕。
先是忙活着收割捡拾自家麦子。大人一边割,一边装车拉运。女人孩子跟在后面用铁耙来来回回搂,把遗失的麦子搂成堆,装上车,完后再捡拾一两遍。大人说,一个麦穗都不能放过。有时,车轮碾过的麦穗散落在地,用双手从地上“铲”起来,吹吹泥土杂物,放进笼里。给自家搂麦、拾麦,小孩是老大不情愿的,多单调呀。
丝缠软磨,大人烦了,嫌我们绊腿,就放我们出去拾麦。年龄相仿的几个,拿着剪刀,提着笼,就出发了。指望着我们到田间地头一本正经地拾麦,大错特错了。
提着个笼,左瞅右看。这家的麦子还没有割倒,四下里打量没人注意,走到地头,“唰唰唰”剪几把麦穗,扔到笼里,头上冒汗,心跳加速,赶紧撤离。再找一片地,再剪,再跑。有人了,装模作样地在路边仔仔细细地捡拾。有麦车过来,我们互相递了递眼色,放下笼,跟在车后,从车上扯下一大把麦子,夹在腋窝,追着继续扯。车子跑远了,或者主人停车骂了,抱着麦子撒腿就跑。麦车过后,挂在草间树枝上的麦子,也不放过,跳跃着也要抻下来。当然,也有运气不好的时候,偷麦时被抓,整笼麦子被没收,还得低声下气求饶着要回竹笼和剪刀。遇到难说话,被揪着耳朵见家长,挨一顿臭骂,再无奈地吃一顿父母“赠予”的肉包子、皮面条。
“捡拾”的麦子够一大把,我们便停下来,麦穗一头,麦秆一头,整整齐,抓几根麦秆从麦穗根部缠几圈,余下的麦秆头塞进麦秆。一大捧举起来,像未燃烧的火炬,像一束花。搁现在,插进花瓶,摆弄一番,真是别致的插花了。有时整整齐,用剪刀顺着麦穗根部剪下去,看着金黄色的麦穗哗啦啦掉进笼里,心里熨贴得很。这可能就是所谓的“麦非偷不能乐也”吧。
(三)
捡拾麦子,一方面父母督促得紧,另外有勤工俭学的任务,况且还寄托着来日换西瓜换桃的念想。
忙假收假后,按规定,要给学校上交一定数目的小麦。年龄小点的学生,最喜欢得到老师的表扬。看父母把干瘪发霉的麦子装进布袋充数,坐在地上大哭大闹,不依不饶。眼睁睁看着大人换成金灿灿的麦子,还要看着父母的秤杆翘得高高的,再添上一两碗,才破涕为笑,高高兴兴背着麦袋子去上学,邀功领赏。鬼点子多的孩子,先一天晚上看父母装劣质麦子,不哭不闹,顺事地脱衣睡了。第二天清晨,不等大人醒来,起床穿衣,悄悄默默倒了袋子里的赖麦,换上家里的好麦,还要比原来高出一截子,屁颠屁颠上学去了。
人越长越自私,真是话糙理端。初中的学生,多数不用父母交代,瞅着那一堆麦子质量差点,有时还掺点麦糠,装进袋子,挂在秤钩,保证秤锤不掉到地上砸了脚面即可。完后,提着麦袋子去上学。
暑假时,我们就可以享受捡拾麦子的香甜。午间,村子里一片死寂,偶尔传来几声小孩的嬉闹。村道里一声“换西瓜了”,或者“换桃了”,就像打仗时的冲锋号,调遣来几十人,午休的爬起来,抓知了的扔掉竹竿,玩耍的弃同伴而去,先是跑到瓜车桃笼跟前瞅几眼,然后回家拿出杀手锏:一缠二磨三哭四闹,不信大人不动心。不一会,大人小孩围了一大圈,讨价还价,称麦称瓜果,吵闹麦次麦好,沸沸人声遮住了狗吠,掩过了知了啼鸣,整个村子都活泛了。久卧病床的老者,也颤颤巍巍爬起来,拄着拐杖,老远地看着,嘴巴蠕动着,面上含笑。
粮食,自古以来是农民的命根子。换一次两次瓜果也就罢了,次数多了,就是喜欢吃瓜果的大人也不乐意。毕竟粮食还有更大的用处。一家人的口粮不说,粜一些买回穿的用的,用于门户差事,就指望着那点粮食。怎么也不会为吃嘴付出太大的代价。孩子却不懂过日子的艰难,只图一时的快活。趁大人睡着了,或者不在家,偷!掀开瓮盖,舀几碗麦子装到袋子里,快快地溜出家。个子低的,钻进去,个子高的,硬挤进去,争着先把瓜果换到手。生怕父母发现,过不上嘴瘾。
大人发现了,免不了一顿责骂,严重的还有拳头、皮带、苕帚“伺候”。骂完了,给麦瓮麦柜里插上筷子,撒点面粉,麦袋子打上特殊的结,作为记号。物质还较匮乏的年代,记号多数是形同虚设。哪怕换来一顿暴打,还是扛不过瓜果对味蕾的挑逗。
感谢您的阅读
作者简介
刘莉萍,中学语文教师。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编剧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渭南市作协会员,渭南市诗词学会会员,临渭区作家协会秘书长。出版散文集《晴日雪兰》,《蝶语兰心》版主,《湭河》文学社主编。
图:网络
主编:刘莉萍
投稿邮箱:499918885@qq.com
投稿形式:文稿(原创首发)+作者生活照+作者简介
购书热线:
《晴日雪兰》是刘莉萍的第一部散文集,由陕西新华出版传媒集团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收录各个时期、各类题材散文近百篇,共分六辑。刘莉萍,中学语文教师。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编剧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渭南市作协会员,渭南市诗词学会会员,临渭区作家协会秘书长。
购书电话:15877438122
购书微信:15877438122
购书流程:微信支付书费60元(外地加5元邮寄费),短信或者微信留地址和联系电话,会送书上门。
扫码支付送书上门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08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