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春║刘莉萍

2020-10-02 06:23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955
清晨忙完手头工作,推开窗户远眺。那塔吊、那塬、那树,全笼在浓厚的雾霭中。心也跟着阴沉起来。
如何是好?走出去,把春请进室内,请进心里。
说走就走。下楼,顺着宽敞的人行道,溜进公园,寻找。细碎的腊梅,已奄奄一息,黄色小脑瓜垂头丧气,像犯了错的娃娃。灰沉、迟暮,缺少生气和活力的风物,从来不是我心仪的主儿。
继续前行。园还是前几日的园,黄绿的地毯,灰绿的长青树,干枯青黑的枝条和躯干……稍显不同,多了些匆匆行人和晨练者,还有几条大大小小的狗,黄的,白的,全叫不上名儿。
无兴趣打狗,便不用看狗主人的脸。越过夜月桥、站北桥、西潼高速桥、南小桥,从东边窜到西边,上高台,下塘坳,几番折腾,几遭寻觅,也没找到报春的花。隐约记得,高速桥北面,曾有一土堆,往年,进入三月,便开放着一大簇一大簇泼喇喇的金色小花,仿佛小喇叭一样,吱吱唔唔地叫喊着:“春来了,春来了!”今儿,迂回往复来来去去竟无踪。内心里,不由恨起李清照来,说什么“物是人非事事休,未语泪先流”。又是一年春三月,还在去年“旧亭台”,人似当时,花似当时否?
郁郁辄返,沿河畔而行。眼前一亮,柳,那不是柳么?也许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岸边柳不像园中柳那般焦黄,却是蠢蠢欲动,已有依依态势。下垂的柔条泛出新意,一颗颗芽孢次序井然地匍匐在柳条上,自下而上,像一群精灵古怪的未绽槐花,只等春风那一把剪刀,裁开蜷拢的娇躯。
此刻,不管这柳是从灞桥处啼啼怨怨移植而来,还是柳公巧笔挥毫而就,还是柳陌花衢的新声巧笑按管调弦堆砌而成,甚或是纤柔腰肢耸眉怒目柳下惠不解风情翩翩而至,甚或五柳先生再世羡湭水天然质朴而居,全不在意了,只把它作了春。倏忽间,心田如注入一股清流,润泽了许多,明朗了许多,畅快了许多。
就是园丁佝偻的身影也能入眼了。只见他持着剪刀,“咔嚓咔嚓”几下,树下便一地柔条。心“咯噔”了下,疼疼的,蹲下,弯腰捡起,轻轻吹嘘柳条切口处的泪花。老者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边干活边安慰:“姑娘,觉得可惜了吧。剪掉一部分,从剩余的半截上就生发出无数枝。整个树形,才叫个美。何况,柳条太长,碍了许多事。”
世间的许多美景,原来是用他物的牺牲造就的。活着,不能一味顾着自个,还得给他人留有余地。懂了老者一番话的深意,仍于柳惺惺相惜,难不成是“柳”“刘”谐音的缘故,让多情总被无情伤?小心翼翼捡起十多根柳条,向老人征询:“我可以带走吗?”
攥着十几根柳条,依着河边红色跑道徐行,全都是春天了。河中央打捞垃圾的船夫,划桨的动作优美娴熟,身旁枯苇丛里透射出的一丝丝光芒,驱散了水面上那层冰布。河腰水坝上,健硕的护桥工用木棒捶打着拖把上的布条。“咚咚咚”的节奏,紧张有力地回响。眼前不禁浮现出妇女们笑着闹着,在河边,溪流旁,石槽侧,用棒槌捶打揉搓衣服的一幕幕,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亲切,诱惑着一双双炽热而充盈的眼眸。岸边的浮萍,凭着一丁点的绿意,撺掇得河水暖暖的,漾着涟漪。重重叠叠的水环跟着微风晕开来,粼粼闪光,散在行人的心里。
转而行走公路边,平日里撒进人群再找不见的我,今儿却“鹤立鸡群”,招惹了不少“是非”。罪魁祸首就是那一把柳条。
“你要这干啥用?”一个高高胖胖的老头好奇。“插花!”
“好折吗?”正漫步的几个阿姨按捺不住了。“老枝条容易,新生的柔韧。”
“啊,柳条发芽了,怎么不报告我,就自作主张醒了。”
“唉,怎么就绿了呢,一年又过了,一年又来了。我还没做好准备呢。”
……
走着走着,稀疏的雨星飘落。再往前走一阵,再走一阵,金辉又铺天盖地倾泻在路上、石桥上,水面。进了屋,插柳成花,冒着天下之大不韪,篡改了北宋词坛老儿坡翁的妙句,吟唱起“春河水暖柳先知”了。
柳报春了。心若苏醒,春也常在了!
2019年3月2日于兰苑
作者简介
刘莉萍,中学语文教师。陕西省编剧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渭南市作协会员,渭南市诗词学会会员,临渭区作家协会副秘书长。《蝶语兰心》版主。
主编:刘莉萍 副主编:陈剑波
本期小编:陈剑波
投稿邮箱:499918885@qq.com
投稿微信:499918885
图片来源:网络搜索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06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