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山笔记

2020-10-01 20:08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采山笔记
文/钱建明
逶迤的山脉如同铺展开来的画卷,错落起伏,浓淡相宜,沉静中把最让人陶醉的美惊艳地呈现出来。
山脚下就是我的家乡。大山以母亲的姿态敞开胸襟,包容着它的子民,哺育着它的孩子。一年四季,大山从不吝啬把最丰富的宝藏奉献给它勤劳的采山人。
当春风一阵阵拂过,绿意晕染了群山,就仿佛有一只小手,在撩动着人心,让人心里痒痒的,想要去山上走一走。
一踏进山里,就感觉神清气爽,清凉、新鲜的空气沁人心脾,让人忍不住大口地贪婪地呼吸,想要放开喉咙喊两声,想要撒开脚丫肆意奔跑,想要在山坡上纵情打滚……那种愉悦是从心底漫延到每一个毛孔的。
在这乍暖还寒的春天,远远望去泛起绿意的大山,当你真的走进时,却还是瞧不出春的端倪。厚厚的枯叶,东一处、西一处消融得软塌塌的积雪,让人怀疑是不是那些绿意都不过是错觉,其实春天还没有来呢!可是,一抹鹅黄突然点亮了枯叶,娇嫩的、柔弱地自那残雪下探出头来,几粒雪屑兀自沾在花瓣上。哦,冰凌花,那是冰凌花!你再细细寻找,杨树下,雪窝里,草丛间,那一朵朵冰凌花,正展开娇羞的笑容,报告着春的消息。还有几朵淘气的冰凌花,它就躲在一片枯叶下,好像在和人们捉迷藏!原来,春就在那不经意的某个角落静静地看着你呢!
冰凌花,这可爱的小精灵,吸引了许多人去观赏,如同久别的老友,想要早点瞧一瞧春的模样;还有很多人去采撷,这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它开得最早,还因为它是一种药材,对于治疗心脏病和风湿病都有特别的疗效呢!
映山红也不甘示弱,在山坡上,在峭壁上,成片成片地怒放,就好像漫天的云霞落在了山的衣襟上,粉的娇媚,红的艳丽,把大山搅动得热闹起来!蝴蝶来了,蜜蜂来了,姑娘们也来了,闹做一团,沉睡的大山彻底醒来,焕发着盎然生机。
山里的春天是比别处晚一些的,等到绿意泼洒了群山时,已是五月了。这个季节对于采山人来说,是最忙碌、最辛苦、最开心的时候。
我也曾跟着家人们去采过几次山,辛苦肯定是有的,但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是快乐。所以,一说到上山,我总是会欢呼雀跃,兴奋不已,就仿佛去赴一个期待已久的约会。
山中那些奇丽的迷人美景,那些诱人垂涎的野味,那些新奇有趣的动物们,无一不让我着迷,让我神往,让我流连。
终于又到了采山的季节,大山,我来啦!
令人垂涎的山野菜
山菜对于家乡的人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就连许多小孩子都会认识一些常见的山菜。每年的五月,就会开始采集山野菜,大量的采集会持续大约二十天至一个月,待到草木繁茂时,就会告一段落。
山野菜的品种有很多,比较常见的就是薇菜、刺嫩芽、蕨菜、猴腿、黄瓜香,还有山葱、山芹菜、山韭菜等。采山其实真的很辛苦。采山的人通常会在天还没有亮时就出发,到天色放亮时,就已经到达大山里,开始采集了。这样做既可以为采山回去之后的山菜加工留出时间,也可以避免太阳高照时的炎热,有利于节省体力。
临出发时,总会在身上喷洒一些药水来驱虫。有一种讨厌的蜱虫,俗称“草爬子”,一旦让它叮上会不停地吸血,将原本芝麻大小的肚子,涨得比黄豆粒还大。“草爬子”很奇怪,它只吃不排泄,所以人们有时对那些比较抠门小气的人,会戏谑“真是属草爬子的!”“草爬子”的可怕之处是因为它有的有毒,是那种致命的毒,所以采山的人们都很注意用打预防针或喷药来防范。
没有在清晨进过山的人,一定不会想象得到,清晨的山里是怎样一番景象。
来到山脚下时,天色已然放亮,淡灰泛蓝的天空,偶尔还有几颗星星困倦地眨着眼睛,天幕上那抹淡淡的弯月牙即将隐去,迎面吹来的微风,带着些昨夜林间的湿润和林木散发的特有的大山的味道,趟过林间那些或新鲜或枯黄的草,被打湿的鞋子,在草地上留下一道道湿漉漉的印记,让我想起蜗牛爬行过留下的痕迹。
当太阳探出头来,将阳光洒向山林时,那些草叶上、树叶上,便焕发出神采,亮晶晶的,仿佛最璀璨的星辰点缀其间,让人不忍触碰,又是那般晶莹剔透,纯净清亮,使人想要啜饮。
阳光透过树梢,林间光影氤氲,有不知名的鸟雀,“咯咯咯”“呕奥呕奥”地相互应答,不时有布谷鸟“布谷布谷”地清脆地高声叫着,还会有一些鸟儿刚从睡眠中醒来,在枝头“叽叽喳喳”地互道早安,听着这些鸟鸣,人们就会自然地一扫早起的困倦,神清气爽,精神为之一振。采山人相互呼唤的应答声,就穿插在这阵阵的鸟鸣中。
薇菜是采山人最主要采集的山菜。家乡的人大规模采集薇菜是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的。
同样是去采山,有的人只能采到为数不多的山菜,而有的人却会满载而归。其中除了运气,当然和经验是分不开的。
黄瓜香(作者供图)
记得我头一次去采薇菜时,到了山上,四处一看,除了野草还是野草,根本没有看见一根薇菜。心里很是怀疑这片山里是否真的有薇菜生长?
看见别人一会儿就哈下腰来采几下,一会儿又哈下腰来采几下,不一会儿,围裙里就已经满满一兜兜了。我不由得有些心急。姐姐看出了我的窘迫,告诉我要细心,只要看见一根,就会有第二根、第三根,因为薇菜也是喜欢“群居”的。
我耐下心来,在草丛里细细观察,终于发现了薇菜,就躲在几株野草旁,毛绒绒的,三两棵拥在一起。啊哈,可算找到你们了!我兴奋地采下来,循着这一撮向四周辐射,果然隔了不远还有,感觉这些薇菜就像是突然从地底冒出来的,真纳闷先前自己怎么会看不见?
在一些林间空地上,通常会生长着成片的薇菜,而且会很多,很密集,就好像菜园里种植的成片的菜一般,有采山人戏称之为“菜地”。我就有幸遇到过一次。
那一次采山,走了很远都没有采到多少,越是采不到就越觉得累。就在我灰心丧气地迈着沉重的步子,想要到林间空地上的一个木桩上歇一歇时,却意外地发现,这一片大约四五十平米空地上,密集地长着薇菜!一撮挨着一撮的,绿茸茸、肥嘟嘟、壮敦敦的。一片呀,就好像韭菜地,这不正是传说中的“菜地”吗?
我被这意外的惊喜惊呆了,心跳顿时加速了,随即不由惊喜地欢呼起来:“啊!菜地!菜地!”。说罢一扫刚才的疲惫,往地上一跪,俩只手左右开弓,飞快地采撷起来。此时我的眼里、心里都只有这一片薇菜,眼到手到,手到时,眼已瞄向另一撮,就好像一个饥饿的人贪婪地扑向面包。转眼的功夫,我就已是收获颇丰了。当这一阵疯狂的采集结束后,我意犹未尽地四处看了看,却再也没有这样的“菜地”了。多么希望再遇见“菜地”呀,可是老采山人都知道,“菜地”是可遇不可求的。
那一次,是我为数不多的采山经历中最过瘾的一次。
薇菜一般喜欢生长在半阴或背阴坡,尤其是一些洼塘子,水源充足的地方,其中塔头墩子处长出的薇菜,一撮一撮的又高又粗,有的犹如一根根筷子,那采起来才叫一个爽呢。采过塔头墩子里的菜,对阳坡上那些细小的弱弱的菜就再也看不上眼了。
在采山的过程中,一边背负着重重的采集成果,四处奔波,甚至是跋山涉水,一边还要不断寻觅、采集,也真的是很辛苦呀!但是这些负重也许正是心里萌动的那一点小小的期待和憧憬呢!当春天还在大山中孕育,采山的人们就在心里盘算着,如何用一季的劳作,为年迈的老人添置几身衣衫,为年幼的孩子购置期盼已久的自行车,当然也要给自己拿下那件惦念已久,却不舍得购买的花裙子……这些小小的愿望都指望在这采山中实现呢!
人们喜爱采山,很大程度上还因为那些独特的山野风味。采山人喜欢用各种烹调的方法来炮制野菜,以慰劳采山的辛劳,即用它热炒,也用它凉拌,当然还可以用它包饺子。
说到用山野菜包饺子,就不得不说一说黄瓜香了。顾名思义,黄瓜香闻起来有一种黄瓜的清香。和薇菜不同,它的茎上没有绒毛,幼小时对称的叶没有放开,蜷曲成小耳朵状;长成后叶子完全展开,犹如羽毛一般。它喜欢生长在针阔混交林下、灌木丛中,以及河边的湿地上。人们通常采食它的嫩梗嫩叶。这黄瓜香不但美味,而且也同样是有药用价值,和蕨类一样,可以清热解毒,凉血止血,还能驱虫。用黄瓜香包的饺子,翠绿的馅伴随着特殊的鲜香,让人迫不及待扑上去品尝,那还顾得上打点自己的吃相,环顾四座也都是吃着嘴里看着碗里,不吃得心满意足是决不会罢休的。
猴腿(作者供图)
大山里的山野菜中猴腿也是大家喜爱的。猴腿的样子就像猴子的腿一样,细细的,长满毛,有的棕色,有的紫红,也有的是绿色,这名字起的真的很贴切呢。猴腿很好吃,通常都是热炒和凉拌,采山的吃货们也会用它包包子呢。
至于那些蕨菜、山芹菜、山葱什么的,大山贡献给人们的美味就太多了,说也说不完。就这么说吧,大山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只要你肯进山,大山就绝不会让你失望。
多年来采山已成为家乡的一个商机,每年都有大量山野菜通过收购商走出大山,走向山外的餐桌。勤劳的家乡采山人,在这个季节都会不遗余力地去采山,往往一家人老老少少都动员起来,如火如荼的劳动场面,让人感受到了他们对生活热切的爱,以及对幸福的渴望,还有的就是一份深深的感动。
作者简介
钱建明,笔名冰凌,曾在《大森林文学》杂志发表多篇诗歌。执着于文字编织的多彩世界,喜用朴实的笔墨表达生命历程的感悟,在日常生活的琐碎中,坚守自己的文学梦想
请点击标题阅读钱建明老师的精彩文字1、哲思美文‖尘世有美
2、连载‖亲爱的猫猫和狗狗(一)
3、连载‖亲爱的猫猫和狗狗(二)
4、推荐散文‖邂逅
5、白日不到处 青春恰自来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02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