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诗社 II大洋洲总社020期 铿锵三人行 张立君 叶虻 天路客

2020-10-01 16:53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目录
无题........张立君(美 国)
硝烟........叶 虻 (加拿大)
净土........天路客 (美 国)
注:
所有版权归凤凰诗社所有;
所有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Copy right?reserved to Phonex Poetry Group.

无题
文/張立君(美國) 看人生平仄 平平仄仄过 落故事于纸上 我提笔案边卧 清酒一杯怀仙妥 此生戏墨 抛开世间繁琐 心知恶浊 却不忍道破 借酒装冷漠 收藏玻璃心 狂草 泼墨 挥毫 寄托 论是非者是非人 莫于耳畔啰嗦 赏星稀月明 良辰别错过 此生我只爱清酒浓墨 落款洒脱
Poem: [no title] Translated by-Li Jun (立君) Watch the fluctuating life, live a fluctuating life Write the story on the paper I lift my pen and lie aside the desk Take a glass of fine rice wine Describe the dramatic life on papers Throw away the tedious things in life I am aware of its filthy smell, but I can’t endure to point out frankly Pretend to be cool with the wine Enshrine glass heart, wild scribble, splash ink, brush wielding, sustenance Those discussing right or wrong are not the right person Nothing is more than verbose language in my ears Appreciating the few stars and bright moon Do not miss the propitious time I love fine rice wine and thick ink only in my life Free and easy inscription
【賞讀】潮流由我創,我手寫我心 立君的這首詩,我一口氣讀完,更是迫不及待地去讀她的英文翻譯。讀到她: 'ptetend to be cool, enshrine glass heart..' 真心地讚! 一首诗的灵魂呼之欲出。 對一個土生土長的海外華裔,從小接受的西方教育的人,能寫出如此純正,自成一格的古風詩詞,由衷地佩服。 對於平仄押韻,連從小接受中文教育的我,也是花了一番力氣去破的,年輕漂亮的立君是如何做到兼收並蓄的?這是個謎,或許,世上真有“天賦”這個字吧。 立君是紐約畫院的院長,文風,畫風,衣著品味自成一格。她又是一位著名的建築師。 在這首詩里,我只見一個灑脫,獨立,為文學藝術傾心的女子,柔情似水: “賞月明星稀,良辰別錯過。。愛清酒濃墨”。 一開始,當我要求立君翻譯成英文的時候,她不大願意。說,中英互譯,會喪失中文的韻味。可我一再堅持。假如立君此等華裔精英都不做此事,誰來做?我非常懂,當一個人對文學藝術的造詣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她們(他們)對藝術有誠惶誠恐之心,怕自己把一座完美的雕塑打破,或再塑後有瑕疵。 藝術是神聖的,如他們眼耳鼻舌身意的延伸,成身體的一部分,是藝術家們與世界接觸的觸鬚,承載著他們的靈魂,意念和信仰。 有人說藝術家“癡”,不食人間煙火。立君卻完全不同,“拋開世間繁瑣,卻不忍道破”。她是入世的,也是出世的。心懷慈悲,與這個世界調和不可調和的碰撞,在紅塵阡陌里,芊芊而行。 正所謂,小隱隱于山林,大隱隱于鬧市。我一點也不出奇,一位美麗的女子,身兼數職,在文學藝術,建築,商界,長袖善舞,自成一派。 “看人生平仄,平平仄仄過”, “提筆案邊臥”。 一個灑脫自在的麗人,躍然紙上。 誰說魚和熊掌不可兼得? 我手寫我心,我心說世情。潮流由我創。 愛你,立君,且行且珍惜。 佩英,臨屏新西蘭,奧克蘭。 07/08/2018
【作者简介】张立君,被喻为再世林徽因。她是美籍华人,是个画家,作家,诗人,雕塑家、景观设计大师,其绘画作品多次获得国际大奖并被联合国、白宫、美国世界艺术中心、美国自由女神博物馆、哈佛大学等机构收藏。立君同时又是美国爱墨AM现代景观设计公司总裁兼首席设计师、纽约画院院长、美国景观建筑设计师协会(ASLA)会员、中国福州立君现代景观工程设计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硝烟
文/叶虻(加拿大) 我想对你说无垠 我想对你说你的嘴唇就是吹拂 我会迎合你我要在水里种下脚步 等待月光穿越 我不再错过那些丰盈的事物 比如你的前胸谷物 农具 还有那些再简单不过的吟唱 我是不完全的无从查考的 情绪动物 被你眼神擦拭过的 顺从的皮毛 偶尔的文字 会让我张显出一点野性 但多数时间我如一沓乖巧的纸张 收容谎言矫情戾气和宣泄 其实这个过程就是黑色的弹药 压榨的铜管锃亮的弹头 在一个瞬间击发点燃炸裂 你看我的那一缕硝烟多么的生动 你所有的抵挡我所有的势如破竹
【賞讀】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心
初讀這首詩,感覺在讀馮唐的【詩百首未刪版】,真實的,性感的,毫無遮掩的情感和慾望在流淌,一如月下波濤洶湧的大海,因了夜的薄紗,恣意而大膽。 這首詩,借了賦比興,懂的人,讀出了昭然若揭的情景。一如木心的文字,大家只記得他的“从前,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其實,在“慢”的背後,有“認真的勾引”,有“認真的失身”。 這是一首愛情詩,也是一首慾望的詩,因情生愛,種種意像,直指愛的根,如“嘴唇吹拂的。。迎合”,“不再錯過豐盈的事物”,如“你的前胸,谷物,農具”。這一切如電影的外景,音色,只為烘托出最後一刻的制高點: “這個過程,就是黑色彈藥壓榨銅管”,為了終極的情感與慾望的迸發,所有都不過是硝煙,抵不過我最後的“勢如破竹”。。酣暢淋漓之至。 詩三百,思無邪。 文字是載體,當人的心思是純淨的時候,表達的東西也是乾淨的,一如裸體。在米開朗基羅的雕塑里,在大衛強壯赤裸的身體前,在維納斯豐腴的胴體前,人的眼中看到的是生命的勃勃生機,生命生生不息的源動力。 喜歡這首詩描寫的生命蘊藏的如火藥般的蓬勃能量。心花不見天日,何來怒放? 顏色的極致是光,味道的極致是鹽,語言的極致是詩,讓淚水瞬間變成酒水,讓地獄變成天堂,讓石頭瞬間變成星星,讓無意義瞬間變成“雖千萬人無往矣”。(馮唐)。 瞬間,我感覺到詩中的情侶在人間天上,他們體驗著幸福的極致。 此詩含蓄,又直白的不能更白。 都說世風日下,人心不古。那,古人的心思如何? -是“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好逑?”; -是“有女懷春,吉士誘之?” -是“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二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顧延年。西漢) 賞花宜對佳人,醉月宜對韻人,眏雪宜對高人。(张潮)。假若我們讀者達到如斯境界,自然能欣賞詩中的山川溝壑,迤邐曼妙。。
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心。 蓮本就出於大自然里最真實的淤泥沼澤,在自然里吸取生命的養分與能量,綻放出乾淨脫俗的花。 所以,此詩一開篇,就直奔主题,說: “我想對你說無垠”。妳,一如這大自然,這mother nature,我生命的“根”之所在。 讓讀者去發揮你無窮無盡的想象吧! 佩英,臨屏新西蘭,奧克蘭 06/08/2018
【作者简介】叶虻,北京人。凤凰诗社入驻诗人。诗歌和散文散见 《南方文学》《贵阳晚报》《诗歌周刊》《中国校外教育》《东方文学》《北美清风文萃》《佛州经济导报》《蒙特利尔华人报》台湾《南华报》等报纸和杂志期刊;诗歌作品曾多次获得网络文学优秀奖,作品入选《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北大百年新诗选》等多种诗歌合集。作品多半以上为爱情题材,有情歌诗人的美誉。

净土
文/天路客(美國) 守一方净土 深院豪宅不是我的梦 粉墙黛瓦 绿竹猗猗 曲水亭榭 花开如幻 那一夜阑珊的灯火 点亮了谁的梦? 守一方净土 不在深深几许的宫帏 巧石玲珑 屋檐雨轩 石径通幽 厢房花木 富辱浮沉 悲欢如梦 人生不是一场深宫大戏!
Translated by Tian luke
Defend one piece of pure land Deep courtyard and luxury house are not my dream White wall and black titles Flourishing green bamboos Crooked river and tower pavilion Fantasy flower blossom The waning lights that night Whose dreams are lightened Defend one piece of pure land not in the deep palace chambers Exquisite artful stones Eaves and pavilions Deep and serene intermountain stone road Wing rooms and flowering woods Drifting wealth and insulting, dreamlike sadness and happiness life is not a full-scale drama in palace
【賞讀】雲水間,尋一片桃源淨土 初識天路客,是在讀他的一組關於閩南的組詩,寫的情深意切。非一般的鄉愁作品,沒有切膚之痛的人是寫不出其中的苦澀的。後來得知,他的家族在1949年時,親人有些來得及坐船去寶島的,全部在基隆上岸,來不及的全部留在大陸閩南,從此天各一方,天涯兩茫茫。 在二十多歲的年紀,天路客负笈美國,獲神學學士學位。我們談論最多的依舊是詩詞。愛寫組詩的他,常常發給我流水賬一樣長的詩。我匆匆掃過。內容最多的仍舊是鄉情,和對歷史的回顧,反思。我感歎他對中華文化的了如指掌,也因他的緣故,鳳凰大洋洲三次詩會,一次【一方水土】,以他的鄉愁組詩為藍本,一次是【回望唐朝】,以他的歷史詩歌為原型。以及新近推出的【七夕】 专题 “飞星传恨,惟爱永恒“”的情诗笔会。 唯一,我們最少提及的反而是“神”。當他把這首【淨土】(又是長長的組詩!這裡只擇錄第一首。),我忽然明白了,他為何極少提及他修學的“上帝” ,雖然在我們熟悉之後,他也經常祝福我,以“神”的名義。 讀這首詩,第一跳入腦海的是聯想起唐朝·常建【題破山寺後禪院】: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磬音。 這是一首經典的禪詩。一位神学院的基督徒,寫的却是經典的禪意。不覺中,他把儒釋道與西方的“上帝”揉合在一起了,西方與東方水乳交融成一體。我好像忽然間 “懂” 他了。 “粉墻黛瓦,綠竹猗猗”,“深院豪宅不是我的夢。” 一開篇,他已表明心迹。可何處是“淨土”,何處是“我的夢”之所在? 我只知在十年前,天路客重歸故土常住。他輾轉于各國之間,每次與他聯繫,他似乎都在世界各地旅行。 我不知道最終他是否找到了那片“淨土”,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他知道哪裡不是“淨土”: “不在深深幾許的宮帏” ; “人生不是一場深宮大戲”。 應該說,這首詩的意境取自常建的詩,並無太驚人之筆。讓我驚艷的反而是他的英文翻譯。他一如那些對文學藝術頗有造詣的人,一直不願意搞翻譯,也是在我的长期坚持下,大筆一揮,譯文清丽脱俗。 淨土在哪裡,在天上?在地上?在海峽的這邊,或海峽那邊?在太平洋的南岸?或在大西洋的那頭? 太多的疑問。我將追隨他的文字,尋找人生的答案。或許,需要很長的時間,甚至一輩子來找尋心中的桃花源。
注:
天路客刚刚发来一首【净土】续诗,细细读来,好像回答了一些疑问,又好像不是。。 佩英,臨屏新西蘭,奧克蘭
07/08/2018
【作者简介】 林敏苏,笔名天路客。福建长乐人氏。1996年旅居美国,2007年获美国神学院神学士。讫今发表诗歌数百首,获奖屡次。新闻网专访,冠“天涯诗人”现任大洋洲《凤凰诗刊》副社长。
附:
净土(续诗) 文/林敏苏 如果不曾相逢 就不会纠结牵绊 你还是你 岁月静好 我还是我 步履匆匆 淡看浮华的你 一如那汪静静江流 红尘无边的我 漂泊是一生难逃宿命 寻一个斑驳陆离的驿站 在荒芜中独守一方净土 穿梭在云烟的时光里 我凄美的诗词比月光苍白 是怎样的一次 不经意的回眸 一曲执念 便在花期摇曳中诞生 所谓天涯 原来也有一种情分 山河飘絮 驿站不老 转身相逢 原来都是缘份 即使山重水复 岁月苍茫 那朵莲花 依在清清湖畔。。
诗评人:佩英
祖籍广东惠州。年少出国留学,定居。理工学士,新西兰工商管理硕士。新西兰国学诗词艺术协会主编,凤凰大洋洲荣誉顾问,执行主编。
深受中英文化熏陶,热爱中英诗词创作,朗诵。酷爱游泳,徒步。对素描,钢琴略有心得。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801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