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语兰心】宽厚仁爱重情义 好学善行励晚辈—怀念我的二舅父马西芳║银社会

2020-10-01 05:23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第1153期宽厚仁爱重情义 好学善行励晚辈---怀念我的二舅父马西芳
"十月一,送棉衣",这老祖宗遗传下来的旧习俗,在今天这文明社会仍流行着。每年的阴历"十月一曰"来临前,城市的主街道十字口,到了晚上,三三两两的人蹲下划圈为故去亲人烧纸票和纸作的衣服,成了流行。人们都清楚这是活人哄死人,但都乐意去做。这也许能寄托活着的人对故去亲人的哀思。我不信这些,但看到此情此景,由不得想起逝去的亲人。晚上,亲人们的音容笑貌不时地出现在我的梦中。加之近期又多次拜读乡友华民兄撰写的回忆我二舅马西芳的文章——《思绪绵长》,使我感触颇深,好象有一股无形的亲情力量,催促作为舅父长外甥的我,再讲二舅的一些经历故事。
我明知自已才短识浅,这个故事不一定能讲好,内心却还要坚持,只想把二舅真实的生活点滴,毫无粉饰地书写出来,变为对亲人的怀念和激励晚辈积极进取的动力。
二舅马西芳一九二七年八月二十三日,生于蔺店镇金马村农商之家。年及启蒙,即在我外爷坐馆的私熟中就读。听上辈亲戚讲,二舅幼即聪敏,记忆超群,一直是本村同龄小学生中的佼佼者。他对所学文章熟记最快,背过的古诗文最多。即使晚年,二舅和我闲聊起读书学习之事,对《古文观止》中的《陈情表》《李陵答苏武书》及清史中《史可法答多尔衮书》都能琅琅上口地背下来。二舅先在景贤小学读高小,接着在今"下邦中学"读初中。上学期间,成绩始终名列前茅。若论语文单科的水平,曾被誉为渭南县工交系统才子,二舅的学友李志成(我妻子的姑父,年已九十四岁仍健在)老人,常在我面前提起他老同学(我二舅)说:“你二舅一生饱学,可惜放在乡间,默默无闻,若当年走出农门,绝对是一个有作为的人。当初在学校,班上语文成绩没人能超过你二舅的,可惜啊!"据母亲说,二舅处事大方有才干,十三岁时,他爷爷便培养其管家事(领伙计下地干活)。
年龄稍长后,二舅想到外边去闯,在外爷的支持下,到蒲城八路军办事处已报名参军,第二天出发行至北边五里外的殿王韩家,硬被爷爷追上,带回家中,从此严加管束。后来,外爷给二舅找个去孝通庄教学的差事。他爷爷知道后,又拦住,坚决不许二舅到外边谋事。七十年代末,我在公路总段油库上班时,认识当时张段长的夫人李干群阿姨,她谈到土改时曾在我外家住过,当时和我二姨马淑凤年龄相仿,同住一室关系较好。土改工作队为了打开局面,她们当年选定我二舅帮忙查田定产协助工作。发现你二舅"人有魄力,能力很强"。土改完毕,工作队曾动员我二舅到外边去干事,我二舅借故家庭拖累太重,婉言谢绝了。
二舅自幼喜欢读书,年长更崇尚文化,嗜书如命。应该说,从我记事,就看到二舅手不释卷。有一回,随母亲到外家。会料理家务,瘦个儿利气得象沙家浜上阿庆嫂般的二妗子,满脸堆笑,在门口迎接我们。二妗子热情好客,饭做得好,把屋内拾掇得井井有条,与二舅是夫唱妇和,对二舅生活照顾得十分周到,对亲戚朋友心诚热情人皆夸。但人无完人,二妗子心直口快,有点得理不饶人。和谁走得近了,可以每顿端着饭碗到那里去串门,谁得罪下她,便象豫剧《朝阳沟》中的银环妈,火气上来可大吵一场。但她对二舅很尊重,为和人吵架没少受二舅批评。当我们走进门,母亲问到我二舅时,妗子声音低了点告诉母亲:“你知道你小哥(母亲姊妹自幼称大舅叫大哥,称二舅为小哥)爱看书,一有空就抱书看哩!”母亲与二妗子说着话,不着意间已走到二舅看书的地方。前庭房一个空间,放着一张旧式八仙桌,两边各放一个太师椅,靠一边墙有一方形无盖的半截柜,里边全放着书。用今天的文明话说,这应该是二舅家的客厅兼书房。我们三人走到他面前,二妗子拍了二舅肩部说:"来客人了,还用功哩!"二舅这才放下书,边卸眼镜边和母亲打招呼。
这时,我会走近二舅的书柜,翻腾起来。二舅不但不制止,反而笑眯眯的,带着慈善温和的口气说:"会娃,你能看懂可以带回去看,别弄丢了。"二舅这一说,我再也不胆怯了。学会自行车后常骑车子去二舅家借书读。这期间,我读了《鲁迅文集》《欧阳海之歌》《永不消逝的电波》《踏平东海万倾浪》等作品。此时,正是文革停课闹革命阶段,我上到四五年级就不上学了,帮大人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空闲了看从二舅那里借来的书,竟然感到生活充实很有意思。
在二舅处借书中,还发生过一回叫人吃惊的事。我和二舅次子玉顺哥小时候玩得最好。他性格很诚实,外表憨厚,体健力壮。我给他要什么,他只要有都会满足。一次在玉顺哥他们住的房子里,西墙上木楼板(外家过去算财东,顶棚都是木楼板做的)下,有一条书架,上边放的书刊已被烟尘熏得发黄。出于好奇,一心想看看里边有没有我能读的书。我试探着叫表哥给我取下来,他有点为难说:"你二舅给我们叮咛过,这些旧书不准动!”我数次央求表哥,又到门外前后瞧了瞧对表哥说:“这阵我二舅不在,你快帮我把那些书取下来!"表哥拗不过我,嘴里嘟囔着:”你二舅回来,就说你要看,要不,我就挨嚷哩。"说着把架子上的书刊全取下来,摆在炕上,任我翻看。我一本一本逐个过目,看到自己不喜欢的书,便快速挪到一边。记得当时那些过时的宣传刊,最主要是农技方面的杂志。唯一留下印象的是一九五O年西北局刊发一小薄本宣传册,当时翻开扉页,第一张是西北局第一书记彭德怀、第二书记习仲勋丶第三书记马明芳的照片。当时,我幼小的心灵已能分辨好坏,知道正闹"文革",这仨人已被揪出批斗。这本册子让红卫兵见了,二舅该遭殃了!心里一紧张,便吩咐表哥将我翻过的书快往书架上放。并顺手把那本小册子夹在中间。我们将书放上快一半时,房子门响了,二舅站在门口,我顺便叫声二舅,并解释说我想看书架上面的书。二舅环视了房内说:”你慢慢看,看完叫你顺哥把书放好。"说着,二舅转身出去了。这时,表哥早吓得面红耳赤,虚汗直流。我瞧二舅平和的口气,也未在意。却为看到彭德怀丶习仲勋等人的照片,心里留下后怕的阴影。担心红卫兵搜出那本册子,会给二舅带来灾祸。他本来属社教下台干部(村大队长),家庭又漏划为富农,一旦遇事,对他将是雪上加霜。这件事在我心中埋葬了好长时间,未告知任何人,起初常做恶梦,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淡漠,我才放下心。
记得我小时完灯,最想得到的礼物就是文具类。春节去外家出门,二舅的三女儿秋英妹悄悄告诉我说:”你二舅给你买了一个硬皮日记本。"听到这消息,我十分高兴,盼着请客那天能见到这心爱之物。正月初八,家里设宴,二舅送来日记本。手捧着日记本一瞧,大红颜色封皮印着”北京"两个字,打开本子,里面的插图全是首都的名胜彩照:天安门丶人民英雄纪念碑、人民大会堂丶北京火车站等。当时,我很兴奋,好长时间见同学就想提二舅送我日记本这件事。我进入高小后,二舅曾叮咛我:"首先学好文化课,再多看一些课外好书,有些精彩词语要抄录下来,以后上中学读古诗文一定要背下来,这样可终生受用无穷……"
由于二舅好学,年逾七旬,仍才思敏捷。二0O三年春天,给小孙子百乐结婚,他拟了一幅对联:百乐久慕兰田玉,小玲独钟相马才。由于当时百乐的对象是兰田山区一位女孩,名叫"小玲"。二舅巧妙地把两人名字嵌入联内,深受亲朋赞誉。二oo二年夏天,我二儿子银晓考上大学,在欢送孩子上学的宴会上,二舅硬是把三百元钱塞到我手中,说:"这是我和你大舅丶三舅三个人的一点心意。"我说:“二舅,你没工资,怎能要你的钱?"二舅笑了笑说:“现今日子好,吃穿不愁,平时你们晚辈给的零钱,花不了,二舅爱学习,看重读书人,咱娃金榜题名是大喜事么!"我坚决不接,二舅硬塞进我口袋。
二舅一生性格豁达,很重情义,亲戚朋友称赞不已。他从小受传统教育,接人待物很讲礼节。就是到了中年,在外爷面前仍毕恭毕敬,让人感到父子情深。有回,我到二舅家,看见外爷背着手进来,我叫了声外爷。正在看书的二舅放下书本,迎上前去叫声"大,你过来了",就给外爷让座、沏茶嘘寒问暖。然后,父子二人谈论最近所读之书,以及汉赋丶唐诗丶宋词之类的古典文学。临走时,外爷让二舅找出《宋词一百首》带回去看看。二舅陪外爷边说话边将外爷送到大门外边。二舅对外爷的尊重,给我上了一堂尊敬长辈的生动课。
外婆英年早逝,陈家庄老外家人对二舅兄弟姊妹关照多,二舅对外家恩情铭记在心,感激不已。三个舅舅,只有他去外家走动多(大舅,三舅在外工作)。记得给英民表弟结婚时,他和三舅商量,用小车将年迈行动不便的三个老舅接来坐席,当长辈们看到这热闹场面,平时孤独的老人们脸上露出难得的微笑。有一年初冬,二舅和老甘妗子去看老舅,这时二舅已七旬有余,妗子腿脚麻利骑在前边,二舅骑自行车跟在后面。谁知,妗子已进大老舅的门,却不见二舅的面,回头去找,二舅连车带人跌进斗渠旁的取土壕里。这壕地是一片绿油油的麦田,二舅这时正好已穿上棉衣,虽然摔跌但无大碍。事后二舅和我谈起这件事说:”那几天在屋里很想你老舅,心慌得不行,才和你妗子骑自行车去的,还是眼睛不好出的事,要说人还结实着哩!"
二舅对几位姑姑家也走得很近。尤其是小郭村老姑每年过生日,二舅必去贺寿,直至老姑八十三岁谢世。老姑最爱熬娘家,年轻时为二舅这几个没娘孩子操心最多。二舅常记四姑(小郭村老姑在姊妹内排行为四)的恩情,对小郭村事关照最多。再说小郭村老姑只有小郭村姨一个独苗女儿。每临大事必和我二舅商量。若有需要帮忙的,二舅去不了,一定安排我顺哥去,从不怠慢。因此小郭村姨将金马外家一直当作至亲的娘家。小郭村老姑生前常夸他娘家人,尤其提起她几个侄子眉飞眼笑,常说:"你二舅是他爷看上的接班人,当时家业哪么大,不选个好掌柜的怎行哩!所以你二舅一辈子只好待在农村,装了一肚子书,没用上!"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在县上工作的三舅,突然患病吐血,生命垂危。当时医院血库空虚,无三舅所需血型。万分焦急时,二舅急冲冲赶来了。他望见休克中的三舅急需输血,马上挽起衣袖,让医生快抽他的血。医生弄清是同胞兄弟,也是同一血型时,立即抽出二舅鲜血,给三舅输进去。一会儿,昏迷中的三舅慢慢睁开双眼。二舅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下。这么大的事,二舅从未给我说过。九十年代末,三舅让我给二舅捎钱,给我说:"把这二百元(当时三舅月工资三百伍拾元)给你二舅捎回去,听说你二舅关节炎犯了,叫他用这钱看病,当年你二舅救过我的命。”我才知道了二舅输血救三舅之事。
建国后三年自然灾害时,二舅孩子六个,八口之家,是个大家庭。这时,大舅大妗子因工作忙,无暇管孩子。把幼小的表弟建存送回老家叫二舅抚养。本来吃粮就紧张,可又添了一口人,但二舅毫无为难之情,他和妗子爱建存胜过爱自已的孩子。妗子千方百计做好的给表弟吃,他们吃糠咽菜,给表弟都要吃上馍馍,甚至白一点的麦面馍。几位表哥表姐更是把这个小弟弟爱得不得了,常常抱着背着逗小弟弟玩。这个阶段应是表弟最幸福的一段生活,后来大舅要接表弟去城里上学,他竟然不想离开老家,可见表弟和我二舅、二妗子感情之深。
七十年代后期,三姨盖房子,因家寒,工程中途缺梁少柱。二舅得知实情,将自己院子里拆下的马房(解放前财东家喂牲口和磨面的地方)木料,指给姨母姨夫说:"就这一堆,你们需要啥拉啥。"姨父姨母用架子车拉回木料,感激万分。二舅真为他们解决了燃眉之急。
我三舅的大女儿全英姐,曾回忆二舅说,你二舅人确实好,重亲情!说她十五六岁时,队里分红苕,装了一老笼。眼看别人推车装满红苕一辆辆过去,就是没人给她捎这笼红苕。当时着急难受得想哭。突然,二舅推车停到全英姐面前,说:"来,二大给你捎回去。"到了家门口,二妗子出来看见,脸变了,嘴里嘀咕着,满面不高兴。二舅发脾气了:“几十岁的人了,心怎那么短,给娃捎个红苕是举手之劳么,碍着啥事了。"二妗子再不言语了。原来,三妗子不知怎样得罪了二妗子,二妗子火上来,要断绝了两家来往,不愿意二舅帮三舅家。可二舅为人处事,才不会那般小气。
晚年,最让二舅悲痛的事,是六十九岁的三舅二000年春患脑溢血去世。处理完三舅的后事,二舅对我说:"你三舅一走,我心里空虚得很!马上腿都没劲了。"可见他们兄弟感情是何等之深,这时侯二舅已七十四岁,本来很刚强,遭此打击,精神萎靡不振。为了帮助二舅走出痛苦的阴影,我常去看望他,每次去都带一本书放下让他阅读。二舅见我带书来了,脸上露出微笑说:“这晌发愁没书看哩,你正好送来了。"此后,我又陪二舅到黄帝陵丶延安丶壶口旅游了两天,到外边散散心。当时,二舅一定要付旅游费,我坚决不要,我告诉他,能叫你旅游,费用由我全部包了,老人家再也未争究。
八九十年代,故市有一位二舅的文友,家庭成份高,在阶级斗争年代连个媳妇都未娶上,到中年一直光棍。他每来二舅家,二舅都留他住好些天。他俩谈古论今,很是聊得来。当朋友不好意思再住,提出回家时,二舅仍挽留。朋友告辞临行,他让我妗子给装上鼓鼓的一布袋馍,让朋友带回去。朋友频频点头,道谢不止。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一天,我和弟弟都在家休息,母亲捎话叫来二舅商量分家之事。当时我兄弟俩觉得一家人过得好好的,暂不分家。二舅坐定后说:"树大分枝是正常事,再说咱普通家庭也无啥可分,几间旧房拆下就散伙了,给你们也不一定要。就是明确一下责任,那个老人晚年归谁管,现在说清,到时候也不乱场。"我们表示就按二舅说的办,没啥意见。二舅补充说:"过去人讲好儿不在家当,人生贵在自立,盯住父母留下的那点财产争来争去,日子永远过不好,记住美好生活是勤劳奋斗得来的!"正由于二舅的启发勉励,过数年后,我和弟弟凭自已的努力盖起新房,也没有向父母亲要一分钱。
一九七八年秋,二妗子因患不治之症去逝,中年丧妻,对二舅无疑是一沉重打击。在亲朋劝说下,二舅和后来的妗子甘玉琴结婚,组成新家庭。老甘妗子生性直爽豁达,不计小节,对待二舅的儿女如同亲生。至今二舅的儿女提到老甘妗子无不动情。她对我二舅关心备至,两人相伴终生使好多同龄人羡慕。二舅待老甘妗子子女也如己出。尤其是老甘妗子的小儿子英民表弟,在二舅爱心呵护倾心教育下,成家立业事事顺利。英民懂事聪明,再经二舅耐心指点出息大,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英明心底善良勤快能干。在生活光景好了后,不忘养育之恩,对二舅真正做到尽孝至终。二舅生前常常欣慰地夸赞说:"没想到我晚年竟然享上我英民的福了!从心底感到很满足。"
二舅的宽仁厚爱之心,始终把家庭经营得和睦平安。他一生有两次婚姻,但能使两家儿女像一家亲弟兄亲姊妹一样,几十年竟无矛盾间隙,这一点让乡邻亲戚赞不绝口。
二舅一生身体健康刚强,活到八十岁还未住院看过病。2007年开春,二舅感觉吞咽困难,到渭南一院检查为"食道肿瘤"晚期。老人家是个明白人,不叫儿女给他出钱看病了,坚持回家静养。他知道自己将不久人世,为了不叫亲人瞧见难受,始终保持乐观态度。亲朋探望他时,总是谈笑风生脸无愁容。我每次去看他,老人家都叮咛:”你回来就来。"我答应他每回礼拜都来看他。有回我去看二舅,他高兴地告诉我:"昨天王华民来看我了。我俩是几十年的忘年交,华民人忠厚诚实,按身份算乡长级别的干部,可他很谦虚没一点架子。他好学多才懂得多,跟我交谈起来推心置腹,有说不完的话。我俩聊了半天,就是舍不得他离开,硬留他吃过饭才回家。"我借二舅神志清醒时,征求他个人意见后,让老师赵静铭先生为二舅拟了一副挽联。上联:才可许国,运也命也,叹长困草泽,昼耕夜读,神交古人,羡季高名杨海内;下联:德堪济世,时哉势哉,惜久居田舍,修仁施义,情结今贤,效渊明声播乡里。当我将挽联带回让二舅过目时,他连声赞叹,拟得好真功夫,就是有点过奖。二舅说:“虽然与你老师未见过面,但人家把我一生总结概括得真是很到位,佩服佩服!"二舅与我论到联中"季高"二字,说"季高"是左宗棠的字,还说他一生推崇左宗棠的文才武略。梁启超曾将左誉为"五百年来第一人"。确实不为过,晚清中兴三大臣曾国潘文武皆不及左宗棠,镇压太平天国手段残忍;李鸿章无论文武与左宗棠不是一个档次,崇洋卖国晚节不保;唯有左宗棠真才实学,本人自诩"今亮"没夸张。起初他的污点参于镇压太平天国后期运动。但他最大功劳是为中华民族挽回六分之一国土,其功有益后人,彪炳青史,真乃民族英雄!
二舅病倒之后,金马村四个组户户来人探望了老人家。乡亲们当着我的面不时评说,你二舅为人忠厚,德高望重,两任大队长竟然无一户对立面。在公社化时为队上作务成百亩果园,使金马二队在周围劳动价值最高,生活得益改善。改革开放初,主持金马大队工作,为许多居住紧张群众,解决庄基问题。重建金马小学造福后人,真是两袖清风,一尘不染的好干部。卸任后,村里过红白大事都必请他坐礼桌写对联,没弯过一家。在他的主持下金马村过事的风气正,在附近首屈一指,口碑较好。
二0O七年五月一日,二舅在与病魔抗争了半年之久,终于走完他八十一年人生历程。一辈子争强好胜凡事都不想麻烦谁,去世时也选择了”五一"长假。他在人生最后一刻,也不愿意影响亲朋中的上班族,使大家在休闲中为他送行。
二舅离开我们已经十二年,但他老人家那种宽仁厚爱、慈心善行的美德,勤奋好学、崇尚文化的精神,将不断激励着我们积极进取拼博奋斗!
亲爱的二舅,我们永远怀念您!
精彩链接
思绪绵长---忆忘年交马西芳先生║王华民
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田
任何平台网站,不经过本平台主编和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此文。
银社会,临渭区蔺店镇红池村银家二组人。生于一九五五年,一九七一年七月毕业于高庙七年制初中。曾在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渭南分公司临渭支公司丶营销部等单位,供职三十余年。担任公司新闻报导员达十多年,属原渭南日报通讯员。曾有数十篇文章在《渭南日报》《西部法制报》《中国人寿杂志》《陕西人寿杂志》上刊登。
主 编:刘莉萍
副主编:陈剑波
投稿邮箱:499918885@qq.com
图片来源:网络搜索
投稿方式:稿件(原创首发)+简介+照片
您看此文用
·秒,转发只需1秒呦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796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