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有之乡最新文章(伟大与糊涂 ——读无乌有之乡《吴铭:一个伟大的小结》有感)

2020-09-07 21:26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乌有之乡,2020年5月18日刊发了《吴铭:一个伟大的小结》,5月19日刊发了肖明题为《胡总编最近又犯糊涂了》的文章,晓芝将对此2文将进行重点学习。
这回终于知道火车是推的,牛皮是吹的了。

一 伟大还是渺小

茅于轼,被很多人骂得不行了,无论声讨还有是公诉,都进行了一段时间,但是茅于轼照样位列著名经济学家学家之列,现在百度上面连几张当时情景的照片也难以找到。八十八大寿时,部分人喜欢的反转斗士崔永元还不忘献上生日祝福。没关系,如吴铭所说:“等待他们的,就是接受人民的审判。”什么时候呢?吴铭没有说,给世人留下了一串小朋友头上的问号。

方方,现在被一部分人声讨、斗争、深挖,甚至让方方变成了“汪汪”或者“圆圆”,我们又问问方方等待到什么时候“接受人民的审判”呢?小朋友头上又是一串问号。既然一个“伟大的小结”,这种伟大看来只能吴铭先生能够理解,小朋友是不能够理解的。

茅于轼八十八大寿已经过去了两年,今年又该九十岁了,深怕他等不起哟,不过方方还可以等。

虽然吴铭先生多次提到毛主席的总结,特别想赋予“一个小结”伟大的意义。又将“这次围绕中国人民伟大抗疫行动而展开的中国人民反击帝国主义及其豢养的官僚买办资本走狗知识精英之间的舆论战”描述成为“对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封建主义几十年来散布的荒谬思想的一场清洗行动。”人民又“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在思想文化领域打了一场漂亮的阻止战、翻身仗。”

人民又不知不觉的被指导被代表了,不知道那些在工地上没有时间玩手机的工人算不算人民,或者那些根本没时间听人瞎扯的无产者算不算人民,他们又是如何在马列毛的思想指导下,在思想文化领域打了一个漂亮的组织战、翻身仗呢?我们不得而知,吴铭先生的小结里面是知道这一点的。

在吴铭先生看来,思想文化领域的这场战争已经胜利了,但是我们怎么又在网上看到一个英语老师在法院起诉美国的相关部门,又遭到封杀呢?如果已经胜利,在吴铭先生反对的方方是不是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或者相应的道歉,哪怕是茅于轼那样在舆论圈消声一段时间也可以。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在吴铭先生看来胜利的时刻,方方、胡锡进、何老新、新华裔、张伯礼都做出了自己的总结,当然吴铭先生支持了中纪委点赞的张伯礼先生的观点,而逐个批驳了其余等人的观点。

除了空口赞美这场漂亮仗之外,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实质性的小结事实,连被揍倒的太极拳大师要去揍方方这样一个伟大的功劳,吴铭也吝啬他华美的文字,不想让这位太极拳分享伟大的喜悦。

“这样一个即将迎来胜利的伟大时刻,是需要这次战役的指挥员,为人民立下大功的功勋人物,出来做一个小结的。 ”

但是,这并不是说吴铭为了自己一个人吝啬赞美,而是吴铭先生主动把这个总结的光荣(指挥员)让给了张伯礼先生“5月12日,张伯礼院士为全国大中小学学生,讲授了“抗疫第一课”,既总结了抗疫情况,更重要的是,批判了汪主席之流。”

我们到这里去掉了一个疑问,那就是吴铭先生和张伯礼先生,是“这次战役的指挥员”。

“先贤云,‘大医治国’。是的,人民的医护战士,在危急关头,不仅从医疗卫生的角度保护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也从政治上、思想上、文化上保护了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这里的人民的医护战士,请问指挥员们,包不包括咸阳妇幼保健医院的医护人员,以及安康一线的那些医护人员呢?如果包括,他们为什么又受到了一些特殊待遇?如果不包括,她们又在一线干什么呢?

细细学习起来,不能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的小结”,恰恰显得渺小。

吴铭先生说得是冠冕堂皇,打着官腔,代表这、指挥那,不正是方方反对胡锡进所说的:“不会认同胡先生居高临下的恩赐式的包容。你以为你是谁?”吴铭先生的这篇文章不就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恩赐”。而可笑的是,吴铭先生竟然把这句话当作嘲讽胡锡进的好材料。

在这样的漂亮胜仗下,劳动者的尊严,以及劳动者说话的权利,丝毫没有得到改善,反而会在更加无话可说。既然自封为伟大时刻的指挥员,为什么不敢收获荣誉,偏偏要让张伯礼先生代替你领奖,还是说原本的指挥者就是张伯礼先生。

这样一来,这次战役就更令人要去深思了。到底谁在引导民众,到底谁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人民被代表。这部分人民,“以为自己反对了方方,就能够展现爱国精神和维护毛泽东思想,好像就能够将卖国贼全部揪出来,震慑住那些真正卖国的人。打得好一手如意算盘。”

二 谁在犯糊涂?

肖明先生认为持“中美两国唯有合作,和则两利,斗则俱伤”观点的是洋奴专家,而胡锡进申明对美斗争是爱国者。这是肖明犯糊涂的第一点。

“中美之间现在的较量,就在于美国撤资还是不撤资。如果美国撤资,那么美国带领的外资大部分也会随着他们的将军离开中国;如果不撤,那么在华外资妥妥的继续留住。从发言人看去,中国肯定不希望外资撤出,“救中国就是救美国”以及‘我们有一千条理由吧中美关系搞好。’这就是高层对外资的态度,也是目前中国经济继续稳定,外资不可少的一个‘理由’。”

资本家眼里就没有祖国,只有买卖和利益。也就不存在卖国与不卖国之说了。至于把胡锡进评为爱国者,不知道这个标准难道就是因为胡锡进申明要“对美斗争”吗?这种标准,可能在胡锡进看来是对他的一种侮辱。胡锡进对美斗争倒不如说是为了维护他所代表的资产阶级利益集团的利益。世界上的资产阶级之间,是不会停止斗争的,当然也不会停止合作的,不然谁又能解释“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几乎都是出自上梁媒体之口呢?

肖明先生,不去分析国后面的原因,一上来就骂人家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为“洋奴专家”,这种思想还是在义和团时期的残余。

与其说是美国的价值观联盟,不如说是美国资产阶级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使用的一切手段。应该明白,资产阶级思想(价值观)随着资本的脚步就蔓延到全世界。而美国的价值观联盟对付中国,也就表现为一般的资本家集团之间的竞争。

美帝敌视社会主义不假,就像它敌视朝鲜一样,但是朝鲜从没说:救美国就是救朝鲜。就连毛主席时代,虽然尼克松访华期间,横幅标语上还是: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

但是肖明先生不但糊涂,而且还撒谎。

“中国是社会主义发展中大国,虽然资本主义成分基本上在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领域已经占据很大成分甚至占有主导地位,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基本上与美西方国家差不多,但是共 产 党领导的形式还在,一些国有企业还在,而且中国的统一版图主体还在,这让企图长期独霸世界的美帝国主义无法容忍。”

让我们用同样发表在乌有之乡网站上的白钢先生的文章来反对肖明先生吧。

“今天的中国,非公有制经济成分在整体经济之比例已接近七成,这让许多人对于国家的社会主义性质产生质疑。而国有企业特别是垄断央企的效率低下、奢靡之风与强大的部门利益(在承认这一现象的同时,也应指出,这样的表述很多情况下也确有夸大之处,以此来评判作为整体的国有企业有很重大的问题),同样让人对其代表全体人民行使资产管理权的能力、意愿及其代表的有效性心生忧虑。”

虽然白先生及其他的名校教授们,想方设法的要告诉中国是社会主义,其实就像他在乌有之乡这4篇文章一样,只能欺骗那些无知可怜人。

因而,中国共产党要实现对于资本逻辑及资产阶级法权的有效驾驭,必须重温在领导中国革命过程中党建的宝贵经验并赋予其适应新的历史阶段与复杂因缘的现实性:在革命时代,通过充分体现政治主体性的党的思想建设,可以使党员构成以非无产阶级为主的中国共产党体现出高度的无产阶级政党性质,则在社会主义建设时代,为什么不能通过充分体现政治主体性的党的经济建设,让以非公有制成分为主的中国经济体现出高度的社会主义性质?进而,通过充分体现政治主体性的党的全面建设,使中国社会体现高度的社会主义性质?

这真是白先生主奴辩证法的绝妙运用啊。不让无产阶级参加自己的党,而让主人辛劳“为人民服务”,请问白先生,该怎么做到“高度的无产阶级政党性质”呢?这种鬼话,真的只有对智障说。白先生在这里,完全颠倒了推翻了自己所说的“列宁主义是颠倒的主奴辩证法,中国是师生辩证法”。

要实现这一通过党的建设推动社会全面建设的目标,要求党必须旗帜鲜明的将自己区别于遵循工具理性、科层制结构进行治理的技术官僚体制代表,更不能自降为代表特定阶层与集团之私利的、以利益交换和博弈为追求的“执政党”,而要始终保持为具有高度的政治敏感与政治觉悟的政治主体,在长期执政的过程中始终不能遗忘、偏离、背弃革命的理想与信念!

这种主人式的,救世主式的党将承担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使命。资产阶级法权也不知道在哪里去了。革命的理想和信念不是应该在白先生的后革命时代消失了吗?怎么在这里又冒出来了,难道中国的师生辩证法有如此魔力?”现在的肖明先生又运用“一些国有企业还在,而且中国的统一版图主体还在”来发挥魔术了。

中美两方的矛盾是你死我活的矛盾,但是在目前一个阶段内,是资本家之间的矛盾,是资本家为了争夺对劳动者的控制权之间的你死我活的矛盾,并不是拉动这与资本家之间的你死我活的矛盾。这又是肖明先生糊涂的一点。

至于肖明先生所举的一些美帝对中国制造的一系列事件,这是事实。这种事实恰恰证明了一个问题,资本家之间经常为了自己的利益大打出手,丝毫不顾及平民百姓和他国人民的利益。在社会主义的朝鲜,或者中国的有段时间里,发生过几次炸大使馆的事情呢?
将国家当作绝对精神一样看待,是绝对不可能达到胡锡进和“洋奴专家”的清醒认识的。
肖明先生好心的提示到“首先政治上要清醒过来,绝不能对美国再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再去哀求‘唯有合作,别无它途’只能自取其辱,步步被动。”这跟白钢先生好心的破除资产阶级法权又有什么区别呢?“通过充分体现政治主体性的党的思想建设,可以使党员构成以非无产阶级为主的中国体现出高度的无产阶级政 党性质。”肖明先生不也是再三申明政治主体性吗?
肖明先生不无担心的说“但是,四十年来的实践中,多少共产党的干部成了资本家或为资本家服务的小兄弟,多少资本家进入了共产党甚至还担任党组织的领导职务,广大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失去了公有制基础上的当家做主地位和就业、住房、医疗、养老、养小、教育方面的基本福利,公有制主体地位名存实亡,共同富裕被两极分化的现实所代替,使得社会主义优越性大部分失掉了。这造成了政治混乱、社会对立、国家分裂的极大危险。共产党不可能同时代表资产阶级利益和无产阶级利益,社会主义不可能建立在私有制的经济基础上。”肖明先生忘记了马云的身份是党 员是人 大代表,不知道肖明先生这种如果拿一点点功夫搜搜百度就能解决的忧虑,为什么还要这样告诫到:“企图获得马云们和抵制996的雇佣劳动者的一致赞扬支持是不可能的”。
由于批评方方的指挥员张伯礼先生已经做了一个伟大的小结,所以肖明先生的被劝告方,已经获得了自己想要的。这是肖明先生糊涂的第三个点。
肖明先生似乎又代表了大家,他说:“大家都清楚,关键是实际上掌权者究竟站在哪一边,持什么态度,获得哪些人心拥护。”我就不清楚,到底是掌权者是什么人就为什么人说话,就代表谁呢?还是说掌权者站在哪一边,持什么态度,就获得谁的拥护呢?我看我还是赞同是什么人就为什么说话,就代表谁。不能赞同什么“站在哪一边,持什么态度”。农民拥护皇帝,皇帝也为农民说话,但是皇帝真心为了农民吗?代表农民的利益吗?清官为一些人说话,站在冤民的一边,持着为民请愿的态度,冤民拥护他们。但是这样就对吗?千万不要忘记《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方方在这里说的好:“不会认同胡先生居高临下的恩赐式的包容。你以为你是谁?”
至于肖明先生文章最后对世界的分析,虽然借用了毛主席对第三世界的分析,但是只是学了表面,从毛主席为世界无产阶级解放的国际路线,滑到了肖明先生狭隘的资产阶级国家路线上去了。这就是肖明先生整个文章最大的一点糊涂,这个糊涂指挥着肖明先生前面几个小糊涂以及那些不必要的担心。
三 读点历史
马克思说“无产阶级中有一部分人醉心于教条的实验,醉心于成立交换银行和工人团体,换句话说,醉心于这样一些形式的运动,即放弃利用旧世界本身内的一切强大手段来变革旧世界的思想,却企图躲在社会背后,用私人的办法,在自身生存的有限条件的范围内实现自身的解放,因此必然是要失败的。”
现在有一部分人就醉心于教条的实验,将40多年前的方式拿来实验,企图通过这样省力而又安全的方式召唤回社会主义。吴铭先生这些指挥员指挥下,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看似伟大的小结。
还有一部分人,舍弃掉旧世界本身内的强大手段变革旧世界的思想,却说什么闻不得血腥味。还说什么历史上的经验在今天已经不适用了。
我们今天到底应该怎么做,应该要有历史经验,还要有理论知识,还要有社会实践。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699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