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全球化(文化周末 | 好书共享:什么是全球化?)

2020-07-23 16:59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什么是全球化?

全球主义的曲解——应对全球化

作者

乌尔里希.贝克

德国著名社会学家,慕尼黑大学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社会学教授

推荐人

孙阳博士

香港大学哲学博士

上海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师资博士后

乌托邦抑或现实主义?

——关于乌尔里希·贝克全球化应对的一个简单评论

孙阳

不管我们是否愿意承认,全球化早已深刻影响了这个星球上每一个人的生活。在中国,每个人在过去三十年都亲眼见证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工厂的诞生;在大洋彼岸,美国铁锈地带的产业工人却早已不见了那个战后的黄金时代。与他们的失落产生鲜明对比的,则是华尔街的纸醉金迷以及硅谷精英们的意气风发。正如贝克所言,在全球化的进程中,所有个人、团体和国家的利益都无可避免的受到了触动。而这种触动的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正日益塑造着一个暗藏危机“风险社会”。贝克的《什么是全球化》一书发表于1997年——但20多年后的今天,这个讨论依然尚未过时;甚至蔓延全球的新冠疫情以及世界范围内各类医疗物资的短缺,正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对全球化的新一轮恐慌。

在当今世界,关于如何应对全球化,存在很多超越传统左右政治图谱的争论。显而易见的是众多反对全球化的保守派主张。欧洲难民危机、英国脱欧、川普上台乃至于桑德斯的“社会主义革命”,背后都或多或少隐含着这种逆全球化的保守思潮。隐藏在保守派民粹主张叙事背后的,是欧美国家普遍的不平等加剧、就业问题以及社会分化,而他们的核心主张,则是通过经济层面的“去/逆全球化”解决这些问题。与之相对的,则是欧美传统主流建制派所持有的新自由主义思想,其在某种程度上成为支撑当前经济全球化的核心意识形态。而英美主流建制派对于全球化危机的应对,往往更多倾向于一种改良主义的策略。在中国,关于全球化同样存在不同的叙事。全球化作为过去数十年来中国经济腾飞的重要推动力,在官方主流叙事中常常被视为是“机遇和挑战并存”;但另一方面,人们也常常对新自由主义所隐含的西方主导的不平等分配体系表示忧虑。

和这些主张不同,贝克在《什么是全球化》一书中对于全球化危机应对的论述,主要是依据他对全球化危机本质的分析展开的。他关于全球化的本质的分析,是基于对两种“现代化模式”的划分。第一种现代化模式是基于传统民族国家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以及与之相伴的各种经济、政治、文化及个人生活的社会制度结构;第二种现代化模式则是构建在伴随经济全球化而产生的一种“超国家”的资本主义之上(“全球主义”,集中体现着跨国公司这一资本主义形式上)。贝克认为,当前全球化危机的实质,实际是虽然第二种现代化模式的经济结构已经出现并在社会众多领域产生了广泛影响,但当前世界各国并没有构建出一套能够与之适应的、跨国家的经济、政策、文化以及生活的社会制度结构。这种结构性的不匹配(“全球主义”VS全球性)必然会产生各种社会危机。这也便是所谓全球化危机的实质。

基于这种对于全球化危机本质的分析,贝克所提出的全球化应对策略既不同于我们当前所见的各类保守主义逆全球化主张,也不等同于基于新自由主义的改良主义。贝克提出了一个相对激进的、以“跨国国家”为核心主张的解决方案。在贝克看来,虽然经济全球化带来了种种社会问题,但在某种程度上,基于资本主义的特性以及其他诸多原因,这种经济全球化以及各个层面的“全球性”是不可逆的,并在某种程度上为新的社会经济、政治、文化以及生活结构的调整提供了基础。与此同时,由于新自由主义主要侧重于一些自由贸易方面的经济主张,也不可能提供解决全球化危机的系统策略,并在全球化进程的各个领域产生了各种曲解及相悖的主张(见第三部分,全球主义的曲解)。在他眼中,唯一的出路只能是对依托于传统民族国家的一些经济、政治、文化以及社会生活的社会制度结构进行系统化的调整,亦即他某种具有世界主义色彩的“跨国国家”解决方案。

在《什么是全球化》的第四部分,贝克从十个方面论述了他的这些“跨国国家”的主张,例如强调基于约束跨国企业和差异化竞争的国际合作,相容主权,按资分配(GNP),改善教育政策,强调跨国企业的民主和社会责任,公民劳动同盟,新的市场模式,文化价值重塑,新型劳资关系以及社会福利政策。贝克强调说,他的这些主张并非是空中楼阁抑或是乌托邦,而是基于现实主义的选择。为此,他列举了欧盟作为范例。他认为欧盟是当今世界唯一能够体现他这种“跨国国家”主张的一种政治形式。欧盟的产生并非是基于理念先行的,恰恰相反,他认为欧盟的产生是欧洲国家在新的经济环境下,所进行的某种现实选择。他最后警示到,假如没有这种跨国国家的存在,某种类似于“巴西”的无政府状态将成为欧洲或者人类社会的命运。在这种状况下,传统基于民族国家的社会政治结构将逐渐瓦解,而人类社会也将步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混乱时代。

贝克的主张无疑具有启发性。他的贡献在于,他为当前世界所存在的全球化危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解释框架。我在很大程度上认同贝克对于当前全球化危机的分析。当前全球化危机的实质在于经济全球化(“全球主义”)、各类全球性问题与民族国家为主导的社会结构之间的不匹配。与此同时,我们也在最近二十年看到,贝克关于全球化应对的具体主张也正逐步被很多政治人士或组织所接纳。例如当今世界范围内存在众多关于跨国公司法律地位的讨论以及如何通过国际法约束跨国公司的讨论;针对跨国公司的“按资分配”,也在最近奥巴马的海外利润征税、欧盟的数字税以及杨安泽(Andrew Yang)的无条件基本收入等政见中体现;再如苹果等跨国巨擘,如今在公关表述上,也更加强调社会责任和环境保护等观念。而在教育领域,贝克所赞同的以素养、能力和全球视野为核心的教育理念,在近20年也逐渐成为OECD等国际组织以及很多国家在文本层面的教育主张。

我毫不否认全球性问题的普遍性和紧迫性。在诸如气候变化这样的全球性问题面前,人类社会的命运正在迈向一个十字路口。除了超越民族国家的全球治理外,人类社会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这也使得贝克的主张在应然性层面,具有极强的吸引力。但我对于贝克的主要质疑,也恰恰源于这种极其富有理想主义色彩的论证模式。在贝克提出的“跨国国家”国际协作方案中,不同民族国家基于相互协商的“一致性”是这种国际协作能够实现的前提。这种一致性既意味着不同民族国家能够意识到自身面临着相同的全球性危机,也意味着它们能够基于理性的相互协商,实现整体利益最大化的合作博弈。

然而在现实层面,这种对于全球性危机的一致性判断,远没有在世界乃至国别范围内取得共识。在贝克的叙述中,德国作为一个高端产业输出国家在全球化的特殊位置,似乎是他思考的一个基点。但即便在欧美内部,也存在产业结构的巨大差异。我们很难设想,身处国际金融体系中心的一些区域、资源输出国、欠发达国家以及一些拥有特殊税收优惠政策的国家,会和德国在跨国企业管控的立场上取得一致。此外,在很多国家内部,我们似乎也正在见证着一个前所未有的社会割裂状态。由于很多国家必须依靠代议制对国家的国际行为进行授权,这使得这种基于文化精英共识的一致性判断越来越容易受到民粹主义的干扰。

即便大多数国家能够在诸多全球性危机的认知上达成一致,也并不意味着他们能够必然实现基于理性的合作博弈。即便是被贝克视为是解决全球化危机可能的欧盟模式,在诸多问题上也显示了其脆弱性。我们看到,尽管欧盟在统一货币、集体身份认同、自由市场等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展,但这种弱政治联盟在多大程度上体现了经济层面的新自由主义思想抑或贝克所言的“跨国国家”理念,还有待讨论。在诸如统一财税政策、难民危机等核心议题上,欧盟依然举步维艰,各个民族国家依然占据绝对主导。这使得我们很难想象爱尔兰——一个兼具欧盟成员国身份和跨国公司避税港的国家,在多大程度上能够体现贝克的理念。在世界的其他地方,面对全球性问题,反而我们在近年来看到的,是一个更加简单粗暴的逆全球化模式的盛行。在这种逆全球化的保守主义思潮下,贸易保护主义重新取得上风;对于全球化危机的表述,被一种简单粗暴的“不公正贸易论”的叙事所取代,从而转化为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矛盾,而非针对新型全球资本主义模式的审视;我们也依然不同忘记,在不同国家之间,政治体制、文化、身份认同以及意识形态之间存在的巨大隔阂,超越国民的世界公民的身份构建更加困难。

因而,一个可能是事实是,全球化危机的解决,远比贝克所设想的要更加复杂。本质上,全球化过程中涉及的最根本问题似乎依然是利益分配和权力结构的问题——而任何触动这些问题的改变,都将是无比艰辛和痛苦的。贝克在他的著作中,虽然强调了解决全球化危机的必要性,但在民族国家主导的世界体系中,他没有系统评估他所提出的“跨国国家”策略的可行性,以及为他的策略提供一个完整的线路图。在这个意义上,贝克所提出的设想,更像是一个难于实现的乌托邦。

然而,我丝毫没有任何指责贝克的意味。不管人类是否愿意面对,诸如气候变化这样的全球性危机始终存在,并且谁也不能置身事外于这个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也赞同贝克的论断,如今人类的生产活动和市场行为不可能再局限于民族国家的范畴。在这个全球化进程曲折的年代,乌尔里希·贝克为人们展现了另一种全球化的可能,这也正是他所设想的“乌托邦”的现实意义。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663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