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雨的文章_关于写雨的散文

2019-06-14 04:48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写雨的文章写雨的文章

文章写“雨打红莲,荷叶护莲”运用了什么.七年级上册第4课的

问题补充:文章写“雨打红莲,荷叶护莲”运用了什么.七年级上册第4课的
●雨滴轻打在伞上,高跟鞋在青石板上响起的时候,一丝潮湿温柔的感觉于心间微澜。一连几天,淫雨霏霏,游人很少。细雨似梦,点点滴滴,带着一种温情,些许凉意。走在堤边,垂柳轻拂,如伊

文章写“雨打红莲,荷叶护莲”运用了什么表达方式?写我的感动则采用了什么和什么表达方式?

问题补充:文章写“雨打红莲,荷叶护莲”运用了什么表达方式?写我的感动则采用了什么和什么表达方式?
●我不知道你说的哪篇文章文章写“雨打红莲,荷叶护莲”运用了什么表达方式?借物抒情“雨打红莲,荷叶护莲”源于《荷叶母亲》荷叶母亲冰心父亲的朋友送给我们两缸莲花,一缸是红的,一缸是白的,都摆在院子里。八年之久,我没有在院子里看莲花了———但故乡的园院里,却有许多;不但有并蒂的,还有三蒂的,四蒂的,都是红莲。九年前的一个月夜,祖父和我在园里乘凉。祖父笑着对我说:“我们园里最初开三蒂莲的时候,正好我们大家庭里添了你们三姊妹。大家都欢喜,说是应了花瑞。”半夜里听见繁杂的雨声,早起是浓郁的天,我觉着有些烦闷。从窗内往外看时,那一朵白莲已经凋谢了,白辨小船般散漂在水里。梗上只留下小小的莲蒂,和几根淡黄色的花须。那一朵红莲,昨夜还是菡萏的,今晨却开满了,亭亭地在绿叶中间立着。仍是不适意———徘徊了一会了,窗外雨声作了,大雨接着就来,愈下愈大。那朵红莲,被那繁密的雨点,打得左右欹斜。在无遮蔽的天空之下,我不敢下阶去,也无法可想。对屋里的母亲唤着,我连忙走过去,坐在母亲旁边———一回头忽然看见红莲旁边的一个大荷叶,慢慢地倾斜过来,正覆盖在红莲上面……我不宁的心绪散尽了!雨势并不减退,红莲也不摇动了。雨声不住的打着,只能在那勇敢慈怜的荷叶上面,聚了些流转不力的水珠。我心中深深地受了感动———母亲啊!你是荷叶,我是红莲,心中的雨点来了,除了你,谁是我在无遮盖天空下的隐蔽?评析〕这是一篇借景写人,托荷赞母的散文。文章从自家院子里的莲花写起,重点写雨中的莲花,在雨中作者发现荷叶掩盖起莲花,触动了自己,于是产生了联想,想起了母亲,想起了母亲爱护儿女的情景,于是借此景抒发自己对母亲保护儿女成长的感情。这样写荷花是为了写“我”,写荷叶是为了写母亲,达到“我”是雨打风摆的荷花,而母亲则是替荷花抵挡风雨的荷叶的境界。是啊,连荷叶都会自觉地保护荷花,何况母亲爱护自己的子女。于是在结尾处写道:“母亲啊!你是荷叶,我是红莲,心中的雨点来了,除了你,谁是我在无遮拦天空下的荫蔽?”简单几笔点明了主旨,深化了中心。“心中的雨”暗指人生路上的风风雨雨,坎坷磨难,只有母亲是保护自己度过人生路上坎坷与磨难的人。

写一遍关于雨的文章散文400字写一遍关于雨的散文,最多400字,不要长的抒情散文...

问题补充:写一遍关于雨的文章散文400字写一遍关于雨的散文,最多400字,不要长的抒情散文,也不要太短了啊,最少300字
●(一)听雨  文 / 刺猥  细细密密洒落在玻璃窗上,连一声轻微的滴答也没有.这是夜雨,深夜的静雨.一个人站在窗前,窗外已是天上人间,细雨模糊了城市的风景.却有雨在心里清淅的滴答.古筝的悠扬如泣如诉,涤荡着小城的浮躁.  喜 欢小雨如斯,泣诉亘古的温柔.心事凝噎,万水千山,都不能遥寄,青灯素笺却难以成行,远了又近,近了又远,已不在眉头和心间,与我平行的始终在河的对岸,而河上没有桥,干涸了的是我等待的眼眸.  窗外的雨声渐渐大了,我听见脚下黑色的泥土轻微的迸裂,有一颗野生的种子正在疯狂地生长,似乎已等不到天明就要结果.突然害怕听到这响声,额头上轮回的四季似乎害怕再看浮云的的追逐,一个人漠然着,感受生命以静态的方式存在.  是夜,听雨,往事就着涛声起落,我听见黎明的声音悄然而至,清早的万物一切归于平静,露珠在干净地诉说着自己的纯洁.  一切,都好像都没有发生过.  (二)乎乎的云越来越厚,越来越沉,阵阵狂风卷起地上的尘土、纸屑和杂物呼啸着、翻腾着.突然,一声炸雷猛的撕裂穹苍,漫天的雨水霎时间顺势而下.  好大的雨哟……  这场雨实在来得急、来得猛,让人们没有一点准备.刚刚还是喧闹嘈杂、车来人往的街面,一下子变得的静谧、空旷.此时,风借着雨势上下翻卷,雨仗着风势横冲直撞,雨里裹着风,风中挟着雨,雨和风紧紧纠缠在一起,卷绕成一股股庞大粗壮的雨柱,无情地击打着街道两边的大厦、店铺……  大雨畅快淋漓地下啊下,大地雾气蒸腾四处迷漫,路边的国槐、白杨、柳树以及隔离带上的草丛花卉被雨水拂去了尘埃,更显得晶莹剔透,绿意葱茏.每一扇窗户上,都挂起了雨丝织成的帘栊,每一处屋檐上,都跌泻着道道雨的瀑布,氤氲的街巷里,纵横决荡着雨的溪涧,雨的山洪,雨的江河……整个街道披上了湿漉漉的黛色,似一幅润过笔的水墨画,潺潺流淌着朦胧的美.  我伫立在商厦的平台上,呼吸着沁人心脾的空气,沐浴着水意浓浓的雾气,心境渐渐平静下来.久久地凝望着雨,我在慢慢地静静地感受着雨,感受雨的如珠帘般的婉约含蓄,感受雨的似羊毛般的单纯温柔,感受雨的像星星般的深邃透彻,感受雨的犹青雾般的洒脱奔放……  是雨,让我走过的时光长出了茎叶花朵,是雨,让我干渴的心灵涌出了汩汩清泉;雨,是一条银光闪亮的线,轻盈、飘逸、空灵地系在我生命的每一寸光阴里.如果说这个世界真的没了雨,那日子该是多么的干涩、凝重!多么的枯燥、乏味!  也许,观雨是一种欣赏,一种领悟,那么听雨便是一种情绪,一种意象了.下雨的声音是大自然里最美妙的声音,闭上眼睛细细的品味,似乎有喜悦和舒畅,似乎有哀伤和苦闷,似乎有憧憬和惆怅.那雨声,时而如“大弦嘈嘈”,“铁骑突击”;时而又如“小弦切切”,“轻拢慢捻”.有时像一首委婉悠扬的小夜曲,诉说着一段浪漫的爱情、动人的故事,有时又像是一台管弦齐奏的交响曲,诠释着命运的抗争、英雄的内涵.  我不是诗人.可我知道,从雨的灵性中诗人定会找回自己的童年,找回心中的闲适,找回创作的灵感;于是诗人的思绪在雨中自由驰骋,思乡、怀远、憧憬、感悟,各种情怀萦绕于心间.  我不是诗人.可我知道,在诗人的眼里,雨是圣洁的象征,美是使者;雨是禅悟的诱导,生命的孕育;雨是命运的哀叹,别离的怨曲.于是,诗人的笔下,雨变成了诗、变成了歌、变成了散文、变成了童话……  雨,继续下着,哗啦啦,淅沥沥;雨,渐渐地小了,小的再听不到声音.躲避雨的人们开始从四面八方涌向街头,抛了锚的汽车闪起耀眼的车灯开始穿梭在马路上;刹时间人声、笛声、音乐声像是一曲和谐的交响乐从铺满水花的大地上飞起来,飞到云层愈来愈明朗的天空.  轻轻抖去衣服上的水渍,款款擦去裤角上的泥点,望着被雨水洗过的街市,我久久不愿离去;刚刚经历了沐雨、观雨和听雨,雨中的遐思让我意犹未尽.  我期待着下一个雨天.  也许我会点起一盏橘黄色的灯,冲一杯浓浓的咖啡,翻开案头飘香的书卷,与圣哲先贤对话……  也许我会撑一把小伞,独自漫步于雨中,听小鸟在雨中鸣啭、寻觅归巢;静静地等待那位头上插着丁香花的姑娘……  也许我会赤身站在雨中,让雨水尽情地冲刷,伴着路上跳动的千万颗晶莹剔透的珠玑和溅起的千万缕细细的水雾,或高歌,或呐喊,或浅唱,或低吟,尽情地抒发胸臆……  雨之歌  ([黎巴嫩]纪伯伦)  我们是上帝从天上撒下的银线;大自然将我们接住,用我们来美化山川.  我们是从阿斯塔特女神王冠上落下的美丽的珍珠,早晨的女儿抢走了我们,将我们撒遍大地.  我在哭,一个个小山丘却在笑;我往下掉,花儿们却高高的昂起了头.  乌云和大地是一对恋人,我同情他们,并为他们传递书信.我倾注着冲淡了他们俩中间的这一个强烈欲念,抚慰了另一个受创心灵.  雷声和闪电预示着我的到来,天空的彩虹宣布了我的终结.生活就是这样,他从愤怒的雷电脚下开始,然后在安谧的死亡的怀抱里结束.  我从海里升起,在太空的羽翼上翱翔.看到美丽的花园,我就下降,我去亲吻鲜花的嘴唇,拥抱树木的枝条.  万籁俱寂,我用纤细的手指敲着窗上的水晶玻璃,这声音组成了歌曲,使多愁善感的心灵沉醉.  大气的炎热生育了我,我却要趋散这炎热的大气,正象女人一样,她们总是从男人那里取得了征服他们的力量.  我是海洋的叹息,是苍穹的眼泪,也是大地的微笑.爱情也是这样,它是感情的海洋里发出的叹息,是沉思的天空滴下的泪水,是心田里浮出的微笑.雨说  最爱梅雨时的江南,听着雨点淅淅沥沥地打在窗子上、屋檐上、房顶上,那种感觉让人难忘,仿佛又回到了童年.  幼时的我住在江南的小城,古老的砖瓦房伴随我长大.老屋年久失修常常在梅雨时和自然合而为一,屋里屋外都在下着雨.都说孩子无忧,不错的,那时侯的我,总是开心地听着雨声,数着雨点,看着床上摆上了木桶、瓦盆,别是一番趣味.感觉和自然贴得特别的近,在雨里我恍然闻到了来自天幕的清新气息.忘不了童年的老屋,忘不了那时的梅雨.  真的,不同的人对雨的情感不同.住在城里的孩子盼着下雨,乡间的孩子爱天晴.农时的需要,老农渴望及时雨;生活的便利,上班族期望干干净净地走在马路上,而不需要施蛰存笔下朦胧的梅雨.

你好,我看了你写的关于栀子花味道香水的文章,我想请教下你里面提到的安霓克古特尔的雨后晨曦

问题补充:我在淘宝上看到很多店里的安霓克古特尔标有两种价格,问店家说是味道不一样的,但是具体怎么不一样她们也说不出来,请问下这款香水是有两种味道的吗?要是有的话哪个栀子花味道好呢?
●我说的雨后晨曦指的是Un Matin d'Orage,据我所知这个系列目前是只有EDT的。至于你说的两种味道 我猜指的应该是两种香水吧..另一种是不是Gardenia Passion? 如果是的话,Gardenia Passion要更栀子一些,味道更接近真实花香,白花感很明显。 而Un Matin d'Orage相对之下更新鲜,带点小清新,栀子花一开始是有的,但是慢慢的就变得没那么明显了,后面夹点木兰的桃香成分似乎会更多些。 至于哪种味道更好,这个要见仁见智了,我个人比较倾向Un Matin d'Orage(俺对华丽丽的白花有点恐惧..囧)不过若论馥郁灿烂,Gardenia Passion是要略胜一筹的~

描写雨的文章怎么写?

问题补充:描写雨的文章怎么写?
●雨     雨(rain)是从云中降落的水滴,陆地和海洋表面的水蒸发变成水蒸气,水蒸气上升到一定高度后遇冷变成小水滴,这些小水滴组成了云,它们在云里互相碰撞,合并成大水滴,当它大到空气托不住的时候,就从云中落了下来,形成了雨。雨的成因多种多样,它的表现形态也各具特色,有毛毛细雨,有连绵不断的阴雨,还有倾盆而下的阵雨。雨水是人类生活中最重要的淡水资源,植物也要靠雨露的滋润而茁壮成长。但暴雨造成的洪水也会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  地球上的水受到太阳光的照射后,就变成水蒸气被蒸发到空气中去了。水汽在高空遇到冷空气便凝聚成小水滴。这些小水滴都很小,直径只有0.01~0.02毫米,最大也只有0.2毫米。它们又小又轻,被空气中的上升气流托在空中。就是这些小水滴在空中聚成了云。这些小水滴要变成雨滴降到地面,它的体积大约要增大100多万倍。这些小水滴是怎样使自己的体积增长到100多万倍的呢?它主要依靠两个手段,其一是凝结和凝华增大。其二是依靠云滴的碰并增大。在雨滴形成的初期,云滴主要依靠不断吸收云体四周的水气来使自己凝结和凝华。如果云体内的水气能源源不断得到供应和补充,使云滴表面经常处于过饱和状态,那么,这种凝结过程将会继续下去,使云滴不断增大,成为雨滴。但有时云内的水气含量有限,在同一块云里,水气往往供不应求,这样就不可能使每个云滴都增大为较大的雨滴,有些较小的云滴只好归并到较大的云滴中去。 如果云内出现水滴和冰晶共存的情况,那么,这种凝结和凝华增大过程将大大加快。当云中的云滴增大到一定程度时,由于大云滴的体积和重量不断增加,它们在下降过程中不仅能赶上那些速度较慢的小云滴,而且还会“吞并”更多的小云滴而使自己壮大起来。当大云滴越长越大,最后大到空气再也托不住它时,便从云中直落到地面,成为我们常见的雨水。   雨的种类很多,除了酸雨,有颜色的雨外,还有许多有趣的雨,比如蛙雨,铁雨,金雨,甚至钱雨.它们都是龙卷风的杰作。  雨的分类首先要看以什么为标准进行划分的:   1.按照降水的成因分:   对流雨、锋面雨、地形雨、台风雨(气旋雨)   2.按照降水量的大小:   小雨、中雨、大雨、暴雨   3.按照降水的形式:   降雪、降雨、冰雹...  雨量等级划分标准是:日降水量在0-10毫米之间为小雨;在10-25毫米之间为中雨;在25-50毫米之间为大雨;在50-100毫米之间为暴雨;100-200毫米之间为大暴雨、大于200毫米的为特大暴雨。
●秋雨 雨,像银灰色黏湿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网住了整个秋的世界。天也是暗沉沉的,像古老的住宅里缠满着蛛丝网的屋顶。那堆在天上的灰白色的云片,就像屋顶上剥落的白粉。在这古旧的屋顶的笼罩下,一切都是异常的沉闷。园子里绿翳翳的石榴、桑树、葡萄藤,都不过代表着过去盛夏的繁荣,现在已成了古罗马建筑的遗迹一样,在萧萧的雨声中瑟缩不宁,回忆着光荣的过去。草色已经转入忧郁的苍黄,地下找不出一点新鲜的花朵;宿舍墙外一带种的娇嫩的洋水仙,垂了头,含着满眼的泪珠,在那里叹息它们的薄命,才过了两天的晴美的好日子又遇到这样霉气薰薰的雨天。只有墙角的桂花,枝头已经缀着几个黄金一样宝贵的嫩蕊,小心地隐藏在绿油油椭圆形的叶瓣下,透露出一点新生命萌芽的希望。 雨静悄悄地下着,只有一点细细的淅沥沥的声音。桔红色的房屋,像披着鲜艳的袈裟的老僧,垂头合目,受着雨底洗礼。那潮湿的红砖,发出有刺激性的猪血的颜色和墙下绿油油的桂叶成为强烈的对照。灰色的癞蛤蟆,在湿烂发霉的泥地里跳跃着;在秋雨的沉闷的网底,只有它是唯一的充满愉快的生气的东西。它背上灰黄斑驳的花纹,跟沉闷的天空遥遥相应,造成和谐的色调。它噗通噗通地跳着,从草窠里,跳到泥里,溅出深绿的水花。 秋雨 炎热的夏天过去了,太阳公公不在火辣辣地烤着大地。天气渐渐转凉,一片片枯黄的叶子轻轻地从树上飘落下来,小孩子也换上了毛衣。 早上醒来,听到叮叮咚咚的雨声,仿佛是一曲轻松活泼的乐曲,绵绵秋雨不紧不慢地落到地上,在水坑中溅起一个个想糖球大小的圆圆的水珠,于是我想,这秋雨也许是甜的吧?家旁边高大的树木,被雨水冲洗地干干净净,颜色翠绿翠绿,叶片上挂着晶莹的雨,显得那样娇美。那车来车往的马路上也被雨冲刷的干干净净,车子从上面开过,水花四溅,深的地方溅起来就像一块毛玻璃。 雨不停的下着,在窗外织成了一幅透明的珠帘。大街上,人们打着花花绿绿的伞,就像一朵朵花在走动,这雨使城市变的更美了。 雨 闷热的天气踏着沉重的步伐悄然离去。秋天正向我们走来。秋天。便少不了蒙蒙的如烟细雨。秋季的雨。不像夏天那样热情奔放。也不像春天那样充满生机,而是如针似的细。轻…… 金秋时节。野果飘香。夜香缭绕。微风中。飘撒着那带着凉意的雨丝。更显出秋天别具一格的韵味。细细的雨点落在身上。顿时的凉爽吹散了心中的浮躁。使人融入意境一般。独自走在窈窕小道上。深切地感受秋天的蕴意。一滴滴细腻的秋雨洒落在树上。大地上。使眼前的一切构成了一幅纯静的画面。秋雨是滋润万物而又清新的。它及时的唤醒沉睡的大地。使我们这座城市焕然一新。仿佛一尘不染。 雨静悄悄地下着,只有一点点淅沥沥的声音。雨丝密密斜斜的飘在空中。犹如笼罩了一层薄雾。草黄了。梧桐树的叶子纷纷飘落在大街上。只有零零碎碎几片叶子依然还保持着往日的生机。顷刻间。使人感到几分凄凉。心中不免产生遐想。思忖;雁过秋空夜正央。回塘风起是清狂。岁华如箭几多事。秋月秋宵秋日长。每每读起这首诗,总是会被浓浓的悲秋情绪紧紧包裹,希望我能从悲宁的秋雨中解脱。去感受那喧嚣夏日后的清新宁静。多去体会“秋风秋雨之刚烈”的豪迈,少去喟叹“秋风秋雨愁煞人”的无奈。 我欣赏秋天的风高云淡。我沉醉于她的清雅脱俗。这种灿烂,忽然给了我一种坚强的感觉。
●雨,不管一年四季都可以看到它的踪迹。 春天的雨,是最柔和的。如果春雨来了,你试着让雨水拂拭自己的脸,那种感觉是温柔的,就像妈妈轻轻地摸着你的脸,非常舒适。而小草们、鲜花们有了春雨的滋润,一定会更加鲜艳了。春雨,是它们的营养品。 夏天的雨,是最激情的。雨打在屋檐上,玻璃上发出‘哗啦啦“的声音,让人不禁认为夏雨就像一只发了疯的蜜蜂,不停在鸣叫。被夏雨打到脸上的滋味可不好尝,它像一块小石头扔到脸上,很疼的。 秋天的雨,是春天的雨和夏雨的结合。有时秋雨细细绵绵的飘扫在大地,有时却像发哮似的降散。不过,秋雨是丰收果实的使者。下了秋雨,农民伯伯心里也轻松多了,因为丰收的日子到了。 冬天的雨,像一位古时候的女子,很少露面的。如果说冬天的雨,恐怕是雪了吧。它絮絮扬扬地飞舞在天空中。这时候,孩子们可高兴着呢,又可以痛痛快快地玩一把了。 雨给我们这个世界带来了清新,每次下完雨,大地就像过滤般的清新。 所以,雨——我们需要你
●一般下雨天容易伤感

诸位谁觉得写雨最美的文章是哪篇?能写出来吗?

问题补充:谢了
●听听那冷雨 作者: 余光中 惊蛰一过,春寒加剧。先是料料峭峭,继而雨季开始,时而淋淋漓漓,时而淅淅沥沥,天潮潮地湿湿,即连在梦里,也似乎有把伞撑着。而就凭一把伞,躲过一阵潇潇的冷雨,也躲不过整个雨季。连思想也都是潮润润的。每天回家,曲折穿过金门街到厦门街迷宫式的长巷短巷,雨里风里,走入霏霏令人更想入非非。想这样子的台北凄凄切切完全是黑白片的味道,想整个中国整部中国的历史无非是一张黑白片子,片头到片尾,一直是这样下着雨的。这种感觉,不知道是不是从安东尼奥尼那里来的。不过那—块土地是久违了,二十五年,四分之一的世纪,即使有雨,也隔着千山万山,千伞万伞。十五年,一切都断了,只有气候,只有气象报告还牵连在一起,大寒流从那块土地上弥天卷来,这种酷冷吾与古大陆分担。不能扑进她怀里,被她的裙边扫一扫也算是安慰孺慕之情吧。 这样想时,严寒里竟有一点温暖的感觉了。这样想时,他希望这些狭长的巷子永远延伸下去,他的思路也可以延伸下去,不是金门街到厦门街,而是金门到厦门。他是厦门人,至少是广义的厦门人,二十年来,不住在厦门,住在厦门街,算是嘲弄吧,也算是安慰。不过说到广义,他同样也是广义的江南人,常州人,南京人,川娃儿,五陵少年。杏花春雨江南,那是他的少年时代了。再过半个月就是清明。安东尼奥尼的镜头摇过去,摇过去又摇过来。残山剩水犹如是,皇天后土犹如是。纭纭黔首、纷纷黎民从北到南犹如是。那里面是中国吗?那里面当然还是中国永远是中国。只是杏花春雨已不再,牧童遥指已不再,剑门细雨渭城轻尘也都已不再。然则他日思夜梦的那片土地,究竟在哪里呢? 在报纸的头条标题里吗?还是香港的谣言里?还是傅聪的黑键白键马恩聪的跳弓拨弦?还是安东尼奥尼的镜底勒马洲的望中?还是呢,故宫博物院的壁头和玻璃柜内,京戏的锣鼓声中太白和东坡的韵里? 杏花,春雨,江南。六个方块字,或许那片土就在那里面。而无论赤县也好神州也好中国也好,变来变去,只要仓颉的灵感不灭,美丽的中文不老,那形象那磁石一般的向心力当必然长在。因为一个方块字是一个天地。太初有字,于是汉族的心灵他祖先的回忆和希望便有了寄托。譬如凭空写一个“雨”字,点点滴滴,滂滂沱沱,淅淅沥沥,一切云情雨意,就宛然其中了。视觉上的这种美感,岂是什么rain也好pluie也好所能满足?翻开一部《辞源》或《辞海》,金木水火土,各成世界,而一入“雨”部,古神州的天颜千变万化,便悉在望中,美丽的霜雪云霞,骇人的雷电霹雹,展露的无非是神的好脾气与坏脾气,气象台百读不厌门外汉百思不解的百科全书。 听听,那冷雨。看看,那冷雨。嗅嗅闻闻,那冷雨,舔舔吧,那冷雨。雨在他的伞上这城市百万人的伞上雨衣上屋上天线上,雨下在基隆港在防波堤海峡的船上,清明这季雨。雨是女性,应该最富于感性。雨气空而迷幻,细细嗅嗅,清清爽爽新新,有一点点薄荷的香味,浓的时候,竟发出草和树林之后特有的淡淡土腥气,也许那竟是蚯蚓的蜗牛的腥气吧,毕竟是惊蛰了啊。也许地上的地下的生命也许古中国层层叠叠的记忆皆蠢蠢而蠕,也许是植物的潜意识和梦紧,那腥气。 第三次去美国,在高高的丹佛他山居住了两年。美国的西部,多山多沙漠,千里干旱,天,蓝似安格罗萨克逊人的眼睛,地,红如印第安人的肌肤,云,却是罕见的白鸟,落基山簇簇耀目的雪峰上,很少飘云牵雾。一来高,二来干,三来森林线以上,杉柏也止步,中国诗词里“荡胸生层云”或是“商略黄昏雨”的意趣,是落基山上难睹的景象。落基山岭之胜,在石,在雪。那些奇岩怪石,相叠互倚,砌一场惊心动魄的雕塑展览,给太阳和千里的风看。那雪,白得虚虚幻幻,冷得清清醒醒,那股皑皑不绝一仰难尽的气势,压得人呼吸困难,心寒眸酸。不过要领略“白云回望合,青露入看无”的境界,仍须来中国。台湾湿度很高,最饶云气氛题雨意迷离的情调。两度夜宿溪头,树香沁鼻,宵寒袭肘,枕着润碧湿翠苍苍交叠的山影和万缀都歇的俱寂,仙人一样睡去。山中一夜饱雨,次晨醒来,在旭日未升的原始幽静中,冲着隔夜的寒气,踏着满地的断柯折枝和仍在流泻的细股雨水,一径探入森林的秘密,曲曲弯弯,步上山去。溪头的山,树密雾浓,蓊郁的水气从谷底冉冉升起,时稠时稀,蒸腾多姿,幻化无定,只能从雾破云开的空处,窥见乍现即隐的一峰半堑,要纵览全貌,几乎是不可能的。至少上山两次,只能在白茫茫里和溪头诸峰玩捉迷藏的游戏。回到台北,世人问起,除了笑而不答心自问,故作神秘之外,实际的印象,也无非山在虚无之间罢了。云绦烟绕,山隐水迢的中国风景,由来予人宋画的韵味。那天下也许是赵家的天下,那山水却是米家的山水。而究竟,是米氏父子下笔像中国的山水,还是中国的山水上只像宋画,恐怕是谁也说不清楚了吧? 雨不但可嗅,可亲,更可以听。听听那冷雨。听雨,只要不是石破天惊的台风暴雨,在听觉上总是一种美感。大陆上的秋天,无论是疏雨滴梧桐,或是骤雨打荷叶,听去总有一点凄凉,凄清,凄楚,于今在岛上回味,则在凄楚之外,再笼上一层凄迷了,饶你多少豪情侠气,怕也经不起三番五次的风吹雨打。一打少年听雨,红烛昏沉。再打中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三打白头听雨的僧庐下,这更是亡宋之痛,一颗敏感心灵的一生:楼上,江上,庙里,用冷冷的雨珠子串成。十年前,他曾在一场摧心折骨的鬼雨中迷失了自己。雨,该是一滴湿漓漓的灵魂,窗外在喊谁。 雨打在树上和瓦上,韵律都清脆可听。尤其是铿铿敲在屋瓦上,那古老的音乐,属于中国。王禹的黄冈,破如椽的大竹为屋瓦。据说住在竹楼上面,急雨声如瀑布,密雪声比碎玉,而无论鼓琴,咏诗,下棋,投壶,共鸣的效果都特别好。这样岂不像住在竹和筒里面,任何细脆的声响,怕都会加倍夸大,反而令人耳朵过敏吧。 雨天的屋瓦,浮漾湿湿的流光,灰而温柔,迎光则微明,背光则幽黯,对于视觉,是一种低沉的安慰。至于雨敲在鳞鳞千瓣的瓦上,由远而近,轻轻重重轻轻,夹着一股股的细流沿瓦槽与屋檐潺潺泻下,各种敲击音与滑音密织成网,谁的千指百指在按摩耳轮。“下雨了”,温柔的灰美人来了,她冰冰的纤手在屋顶拂弄着无数的黑键啊灰键,把晌午一下子奏成了黄昏。 在古老的大陆上,千屋万户是如此。二十多年前,初来这岛上,日式的瓦屋亦是如此。先是天黯了下来,城市像罩在一块巨幅的毛玻璃里,阴影在户内延长复加深。然后凉凉的水意弥漫在空间,风自每一个角落里旋起,感觉得到,每一个屋顶上呼吸沉重都覆着灰云。雨来了,最轻的敲打乐敲打这城市。苍茫的屋顶,远远近近,一张张敲过去,古老的琴,那细细密密的节奏,单调里自有一种柔婉与亲切,滴滴点点滴滴,似幻似真,若孩时在摇篮里,一曲耳熟的童谣摇摇欲睡,母亲吟哦鼻音与喉音。或是在江南的泽国水乡,一大筐绿油油的桑叶被啮于千百头蚕,细细琐琐屑屑,口器与口器咀咀嚼嚼。雨来了,雨来的时候瓦这幺说,一片瓦说千亿片瓦说,说轻轻地奏吧沉沉地弹,徐徐地叩吧挞挞地打,间间歇歇敲一个雨季,即兴演奏从惊蛰到清明,在零落的坟上冷冷奏挽歌,一片瓦吟千亿片瓦吟。 在旧式的古屋里听雨,听四月,霏霏不绝的黄梅雨,朝夕不断,旬月绵延,湿黏黏的苔藓从石阶下一直侵到舌底,心底。到七月,听台风台雨在古屋顶上一夜盲奏,千层海底的热浪沸沸被狂风挟挟,掀翻整个太平洋只为向他的矮屋檐重重压下,整个海在他的蝎壳上哗哗泻过。不然便是雷雨夜,白烟一般的纱帐里听羯鼓一通又一通,滔天的暴雨滂滂沛沛扑来,强劲的电琵琶忐忐忑忑忐忐忑忑,弹动屋瓦的惊悸腾腾欲掀起。不然便是斜斜的西北雨斜斜刷在窗玻璃上,鞭在墙上打在阔大的芭蕉叶上,一阵寒潮泻过,秋意便弥湿旧式的庭院了。 在旧式的古屋里听雨,春雨绵绵听到秋雨潇潇,从少年听到中年,听听那冷雨。雨是一种单调而耐听的音乐是室内乐是室外乐,户内听听,户外听听,冷冷,那音乐。雨是一种回忆的音乐,听听那冷雨,回忆江南的雨下得满地是江湖下在桥上和船上,也下在四川在秧田和蛙塘,—下肥了嘉陵江下湿布谷咕咕的啼声,雨是潮潮润润的音乐下在渴望的唇上,舔舔那冷雨。 因为雨是最最原始的敲打乐从记忆的彼端敲起。瓦是最最低沉的乐器灰蒙蒙的温柔覆盖着听雨的人,瓦是音乐的雨伞撑起。但不久公寓的时代来临,台北你怎么一下子长高了,瓦的音乐竟成了绝响。千片万片的瓦翩翩,美丽的灰蝴蝶纷纷飞走,飞入历史的记忆。现在雨下下来下在水泥的屋顶和墙上,没有音韵的雨季。树也砍光了,那月桂,那枫树,柳树和擎天的巨椰,雨来的时候不再有丛叶嘈嘈切切,闪动湿湿的绿光迎接。鸟声减了啾啾,蛙声沉了咯咯,秋天的虫吟也减了唧唧。七十年代的台北不需要这些,一个乐队接一个乐队便遣散尽了。要听鸡叫,只有去诗经的韵里找。现在只剩下一张黑白片,黑白的默片。 正如马车的时代去后,三轮车的夫工也去了。曾经在雨夜,三轮车的油布篷挂起,送她回家的途中,篷里的世界小得多可爱,而且躲在警察的辖区以外,雨衣的口袋越大越好,盛得下他的一只手里握一只纤纤的手。台湾的雨季这么长,该有人发明一种宽宽的双人雨衣,一人分穿一只袖子此外的部分就不必分得太苛。而无论工业如何发达,一时似乎还废不了雨伞。只要雨不倾盆,风不横吹,撑一把伞在雨中仍不失古典的韵味。任雨点敲在黑布伞或是透明的塑胶伞上,将骨柄一旋,雨珠向四方喷溅,伞缘便旋成了一圈飞檐。跟女友共一把雨伞,该是一种美丽的合作吧。最好是初恋,有点兴奋,更有点不好意思,若即若离之间,雨不妨下大一点。真正初恋,恐怕是兴奋得不需要伞的,手牵手在雨中狂奔而去,把年轻的长发的肌肤交给漫天的淋淋漓漓,然后向对方的唇上颊上尝凉凉甜甜的雨水。不过那要非常年轻且激情,同时,也只能发生在法国的新潮片里吧。 大多数的雨伞想不会为约会张开。上班下班,上学放学,菜市来回的途中。现实的伞,灰色的星期三。握着雨伞。他听那冷雨打在伞上。索性更冷一些就好了,他想。索性把湿湿的灰雨冻成干干爽爽的白雨,六角形的结晶体在无风的空中回回旋旋地降下来。等须眉和肩头白尽时,伸手一拂就落了。二十五年,没有受故乡白雨的祝福,或许发上下一点白霜是一种变相的自我补偿吧。一位英雄,经得起多少次雨季?他的额头是水成岩削成还是火成岩?他的心底究竟有多厚的苔藓?厦门街的雨巷走了二十年与记忆等长,—座无瓦的公寓在巷底等他,一盏灯在楼上的雨窗子里,等他回去,向晚餐后的沉思冥想去整理青苔深深的记忆。 前尘隔海。古屋不再。听听那冷雨。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64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