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卡续写400字_续写凡卡300字左右

2019-07-25 11:20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凡卡续写400字凡卡续写400字

求凡卡这篇课文续写400字差不多6年级水平

●虽然太多,请考虑采纳 凡卡 九岁的凡卡·茹科夫,三个月前给送到鞋匠阿里亚希涅那儿做学徒。圣诞节前夜,他没躺下睡觉。他等老板、老板娘和几个伙计到教堂做礼拜去了,就从老板的立柜里拿出一小瓶墨水,一支笔尖生了锈的钢笔,摩平一张揉皱了的白纸,写起信来。 在写第一个字以前,他担心地朝门口和窗户看了几眼,又斜着眼看了一下那个昏暗的神像,神像两边是两排架子,架子上摆满了楦头。他叹了一口气,跪在作台前边,把那张纸铺在作台上。 “亲爱的爷爷康司坦丁·玛卡里奇,”他写道,“我在给您写信。祝您过一个快乐的圣诞节,求上帝保佑您。我没爹没娘,只有您一个亲人了。” 凡卡朝黑糊糊的窗户看看,玻璃窗上映出蜡烛的模糊的影子;他想象着他爷爷康司坦丁·玛卡里奇,好像爷爷就在眼前。——爷爷是日发略维夫老爷家里的守夜人。他是个非常有趣的瘦小的老头儿,65岁,老是笑眯眯地眨着眼睛。白天,他总是在大厨房里睡觉。到晚上,他就穿上宽大的羊皮袄,敲着梆子,在别墅的周围走来走去。老母狗卡希旦卡和公狗泥鳅低着头跟在他后头。泥鳅是一条非常听话非常讨人喜欢的狗。它身子是黑的,像黄鼠狼那样长长的,所以叫它泥鳅。 现在,爷爷一定站在大门口,眯缝着眼睛看那乡村教堂的红亮的窗户。他一定在跺着穿着高筒毡靴的脚,他的梆子挂在腰带上,他冻得缩成一团,耸着肩膀…… 天气真好,晴朗,一丝风也没有,干冷干冷的。那是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可是整个村子——白房顶啦,烟囱里冒出来的一缕缕的烟啦,披着浓霜一身银白的树木啦,雪堆啦,全看得见。天空撒满了快活地眨着眼的星星,天河显得很清楚,仿佛为了过节,有人拿雪把它擦亮了似的…… 凡卡叹了口气,蘸了蘸笔尖,接着写下去。 “昨天晚上我挨了一顿打,因为我给他们的小崽子摇摇篮的时候,不知不觉睡着了。老板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拖到院子里,拿皮带揍了我一顿。这个礼拜,老板娘叫我收拾一条青鱼,我从尾巴上弄起,她就捞起那条青鱼,拿鱼嘴直戳我的脸。伙计们捉弄我,他们打发我上酒店去打酒,他们叫我偷老板的黄瓜,老板随手捞起个家伙就打我。吃的呢,简直没有。早晨吃一点儿面包,午饭是稀粥,晚上又是一点儿面包;至于菜啦,茶啦,只有老板自己才大吃大喝。他们叫我睡在过道里,他们的小崽子一哭,我就别想睡觉,只好摇那个摇篮。亲爱的爷爷,发发慈悲吧,带我离开这儿回家,回到我们村子里去吧!我再也受不住了!……我给您跪下了,我会永远为您祷告上帝。带我离开这儿吧,要不,我就要死了!……” 凡卡撇撇嘴,拿脏手背揉揉眼睛,抽噎了一下。 “我会替您搓烟叶,“他继续写道,“我会为您祷告上帝。要是我做错了事,您就结结实实地打我一顿好了。要是您怕我找不着活儿,我可以去求那位管家的,看在上帝面上,让我擦皮鞋;要不,我去求菲吉卡答应我帮他放羊。亲爱的爷爷,我再也受不住了,只有死路一条了!……我原想跑回我们村子去,可是我没有鞋,又怕冷。等我长大了,我会照应您,谁也不敢来欺负您。 “讲到莫斯科,这是个大城市,房子全是老爷们的,有很多马,没有羊,狗一点儿也不凶。圣诞节,这里的小孩子并不举着星星灯走来走去,教堂里的唱诗台不准人随便上去唱诗。有一回,我在一家铺子的橱窗里看见跟钓竿钓丝一块出卖的钓钩,能钓各种各样的鱼,很贵。有一种甚至约得起一普特重的大鲇鱼呢。我还看见有些铺子卖各种抢,跟我们老板的枪一样,我想一杆枪要卖一百个卢布吧。肉店里有山鹬啊,鹧鸪啊,野兔啊……可是那些东西哪儿打来的,店里的伙计不肯说。 “亲爱的爷爷,老爷在圣诞树上挂上糖果的时候,请您摘一颗金胡桃,藏在我的绿匣子里头。” 凡卡伤心地叹口气,又呆呆地望着窗口。他想起到树林里去砍圣诞树的总是爷爷,爷爷总是带着他去。多么快乐的日子呀!冻了的山林喳喳地响,爷爷冷得吭吭地咳,他也跟着吭吭地咳……要砍圣诞树了,爷爷先抽一斗烟,再吸一阵子鼻烟,还跟冻僵的小凡卡逗笑一会儿。……许多小枞树披着浓霜,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等着看哪一棵该死。忽然不知从什么地方跳出一只野兔来,箭一样地窜过雪堆。爷爷不由得叫起来,“逮住它,逮住它,逮住它!嘿,短尾巴鬼!” 爷爷把砍下来的树拖回老爷家里,大家就动手打扮那棵树。 “快来吧,亲爱的爷爷,”凡卡接着写道,“我求您看在基督的面上,带我离开这儿。可怜可怜我这个不幸的孤儿吧。这儿的人都打我。我饿得要命,又孤零零的,难受得没法说。我老是哭。有一天,老板拿楦头打我的脑袋,我昏倒了,好容易才醒过来。我的生活没有指望了,连狗都不如!……我问候阿辽娜,问候独眼的艾果尔,问候马车夫。别让旁人拿我的小风琴。您的孙子伊凡·茹科夫。亲爱的爷爷,来吧!” 凡卡把那张写满字的纸折成四折,装进一个信封里,那个信封是前一天晚上花一个戈比买的。他想了一想,蘸一蘸墨水,写上地址。 “乡下 爷爷收” 然后他抓抓脑袋,再想一想,添上几个字。 “康司坦丁·玛卡里奇” 他很满意没人打搅他写信,就戴上帽子,连破皮袄都没披,只穿着衬衫,跑到街上去了……前一天晚上他问过肉店的伙计,伙计告诉他,信应该丢在邮筒里,从那儿用邮车分送到各地去。邮车上还套着三匹马,响着铃铛,坐着醉醺醺的邮差。凡卡跑到第一个邮筒那儿,把他那宝贵的信塞了进去。 过了一个钟头,他怀着甜蜜的希望睡熟了。他在梦里看见一铺暖炕,炕上坐着他的爷爷,搭拉着两条腿,正在念他的信……泥鳅在炕边走来走去,摇着尾巴…… 可是梦毕竟是要醒的。圣诞节的大街上,偶尔会穿过一辆马车,那是贵族家的少爷小姐们去卖礼物,或是到贵族学校去聚会吧。一辆马车缓缓朝店门口驶来,那匹马不像市长大人家的马车那样,凡卡见过市长大人家的马。那是前年,沙皇路过这座城市,冬天里,人们大部分还穿不暖衣服,可在警察的胁迫下,不得不光着脚板拿着发给的花束和彩带到街上去,去在寒风刺骨中欢迎他们伟大的沙皇。 沙皇和皇后穿着从西伯利亚猎来的北极熊做成的绒袍,皇后脖颈上还围着用北极狐的皮毛做成的围脖。老卡加的店里卖的围巾于这个比起来可是差远了,不过他还是捋捋自己满是油污且皱皱褶褶的衬衣领子,硬是把第二个扣子及到第一个扣眼里——第一个扣子实在和小琳娜她妈吵架的时候被撕掉的——然后他用沾满钞票味的手抹了抹自己的脸。他不明白沙皇和皇后为什么这么早来,害的他早起未洗脸就得起来迎接。不过老卡家还是挺激动的,因为那毕竟是沙皇呀,他特希望沙皇或是皇后能看他一眼,就像希望城里人都到他店里来买东西那样渴望。 对了,该说说市长大人的马了,它紧紧跟着沙皇坐的福特轿车——俄国尽管有工厂,可造的轿车就是不如美国的好,有人说皇后带的首饰就是用造轿车的钱买来的——那是一匹白马,浑身上下都是肉——凡卡不知道“丰满“这个词,所以只能用这个句子来形容——它身上的毛白的像雪,相凡卡家乡的雪,鬃毛和尾毛大概是马浮早上刚刷的吧,被风一吹,从那马身上飘来阵阵熟悉的香味,哦,那是老板娘用的洗发水的味道——她经常说那洗发水是最好的最贵的,至少在城里是这样的,不知她闻见马身上的味道会怎么说——在马那顿涅茨的草原一样宽广的肚皮上,从上到下都为着中国产的丝绸——这是他从一个进过圆明园的英国上尉那里高价买来的——而这都是为的是它的马显得更高贵,更有身份,可是他大可不必,因为这城里有多少人有马呢? 凡卡伺候的老板家恰好有一匹,它不如市长大人家的马肥,也不如那马香,更不如那马高贵,可老板认为他的马还是不错的,就像他的人品一样。那匹瘦骨嶙峋的马,用它那像凡卡的爷爷拐杖一样的腿把老板坐的车拉到了店门口。 凡卡醒了,他醒的很及时,因为老板回来了。他透过窗子看到那马的尾巴——尾巴是这马最显眼的位置,正所谓“马瘦毛长”——被编成了一条美丽的花辫子,还夹着一条彩绳。这当然是对花辫子的形容,可是如果这花辫子是马尾巴,而且是老板家马的尾巴,那就大事不妙了。这就像邻家小琳娜妈妈那小山似的身体穿上紧身衣,就是芭蕾舞演员穿的那种,那是什么样子就可想而知了。可门前这马就是这样,但以老板的审美观来看——他经常把老板娘比作蒙娜丽莎——是非常好看的。那尾巴是老板为了在圣诞前夜去教堂做礼拜而特地占用他平常点钱的时间亲手编的。因为他认为,虽然自己的店小了一点,虽然自己的马差了一点,但为了面子还是要尽力呀,就譬如说把马尾巴编成花辫子,这样就可以在老爷太太们面前夸耀了——不过如果让没上过多少学的凡卡听见老板以自己的马的尾巴发表的演讲(其实是在那些少有修养的人眼里,那其实是一篇错别字连篇但又可以得奖的大笑话),凡卡会认为那比谈论猪屁股还恶心。 老板蠕动着自己的身体——他平时不是这样蠕动,而是扭动——走过来走进店里。终于凡卡知道为什么老板会这样异常,当店门被推开时,一股烈性伏尔加的味道扑面而来,老板摇摇晃晃差点倒在凡卡身上,可是看来卧室对他的吸引力更大些,一个身影就这样扑通一声倒了下去,到在床上。这时门又开了,是老板娘,一股龙舌兰的味道扑面而来,她也差点到在凡卡身上,可最后她还是倒在了床上。就这样,一阵脚步声后,店里又恢复了寂静。凡卡在一阵提心吊胆之后也又平静下来,本该在这时忙着擦地的他现在这坐着不动,这若在平常可是找死的呀。 现在,凡卡心想,自己坐着也没事了,又没人知道,而这地板擦不擦都一个样。他渐渐放松起来,又想起给爷爷的那封信了。正当凡卡倚着台子想爷爷时,一双眼睛盯上了凡卡,这双眼睛的主人不算是成人,可他却以一颗成人的心想着一件罪恶的事。 伙计也回来了,他本想把老爷太太附近屋里,可没成想他们比兔子还快,根本不用伙计扶,自己就像苹果落地似的朝着床走了过去。看老板和老板娘都走了,睡觉去了,伙计自己也深感疲乏,昨天在第三大街弗拉基米尔家的聚会真是闹腾极了,现在一想起来就头疼,所以伙计决定自己还是去睡觉吧。正当他把马安顿好,从后门进屋准备去睡觉时,他从过道里却看见一个人,那是凡卡。尽管同样是从异乡来的,同样都还不是大人,可伙计却对凡卡没有一点好印象。因为在他那颗虽然只有十六七岁的心上,却已生出许多心眼,这使他提前成了一个虚伪,充满欺诈与嫉妒的人。伙计不允许店里出老板及其家人以外有任何人敢违抗他,凡卡就这样成了他暴政下一个不受欢迎的人。是的,作为学徒的凡卡尽管不被老板喜欢,可他的聪明与灵巧却让伙计耿耿于怀。伙计一直把凡卡当作眼中钉肉中刺,生怕凡卡哪一天取代了他的位置。这也就是伙计心里生成罪恶计划的原因——他想除掉竞争对手。 老板和老板娘虽然喝多了,可毕竟还好好的,他们到下午就醒了过来。当老板从房里出来,伸伸胳膊,抽抽裤腰然后又打个哈嘁,最后终于清醒过来后,发现店里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便去点钱了,而老板娘则不像老板那样有那么多坏毛病,刚从床上起来便一溜烟冲出店门,出去了。凡卡呢?他正擦地板呢,来回来去的脚步声并没有扰乱他的心,他心中依然想着爷爷。 伙计终于开始他的计划了。老板点钱时的神情专注的很,就是此时此刻天塌下来也不能使他挪挪地方。伙计进来了,他是来帮忙记账的。于是,钞票过手的声音与笔尖滑动的声音此起彼伏。老板果然是老手,他的工作尤其是与钱有关的,绝对是速度加质量。老板靠在椅子上,发现今天伙计干活认真许多,还为自己沏好了茶。这小子今天不错呀,老板心想,于是对伙计说,你今天和我们一起来吃饭吧,随后自己便出去了。而伙计呢,也正暗自心喜,他终于获得一个想老板和老板娘进言的机会了。 毕竟是圣诞节,老板似乎也松了许多。只要凡卡不停的干活,老伴也就不搭理他,也就不像以往那样鸡蛋里头挑骨头了。这使凡卡轻松许多,他虽然坐了不少事,但对于平常来说,这实在是太轻松了。终于熬到晚上了,凡卡不盼着老板价会给他什么好吃的,不过睡觉时就可以梦见爷爷了。他依然对它的信充满希望。凡卡喝着稀粥,啃着面包,而在里过道不远的餐厅里,老板,老板娘还有伙计正大鱼大肉的吃呢。就在这当儿,伙计开口了,把他看见凡卡偷懒不干活再加上许多醋啊油啊,一块儿回了一锅,给了老板和老板娘。后果可想而知,老板和老板娘哪里还吃饭呀,火气顿时冲天,老板娘会屋去拿鞭子,而老板更是从桌子上抄起一把叉子就冲了出去。伙计自然很高兴,只挽挽袖子便跟了出去,因为他并不想一下之凡卡于死地。 在昏暗的灯光下,凡卡因为身上正挨着鞭打而嚎叫,而他心中却纳闷为什么当时醉醺醺的老板和老板娘会知道他偷懒,而他决没想到会是伙计告的密。老板一边抽打着一边穿着粗气,还骂凡卡:“叫你个狗崽子偷懒,不干活,还敢偷面包,真是反了你了。”对于偷懒凡卡无法否认,但哪来的偷面包,凡卡真是觉得自己冤枉。他忍住疼,说:“老—老板,我—没有偷—偷面包。”老板一听,停下手中的鞭子,“真的没偷?““真的。就是您给我是个胆子我也不敢偷面包去呀。”老板听后,气喘的越来越粗了,凡卡以为老板累了,可老板突然挥起手臂,照着凡卡腿上就是一下,凡卡开始还以为是给了他一拳,没想到一拳下去,凡卡感到揪心的疼,鲜血一下子沁透了凡卡的单裤。原来老板把叉子刺进了凡卡的肉里,“真是反了,还敢狡辩......"老板有点累了,他也不管凡卡的伤口,对伙计说:“把他关进马棚里。”伙计假装关心凡卡的样子,说:“老板,你看,凡卡这个样子,外面有这么冷,您看......""叫你怎么办,你就怎么办!”老板依旧很生气但也很累,于是就回屋去了。 老板走了,伙计回过头来看凡卡,好像昏过去了,看着凡卡鲜血淋淋的腿,伙计露出一丝*笑。心想:凡卡再见了,谁叫你这么倒霉呢?说完,他拖着凡卡,走了。并不是走去马棚的后门,而是去前门,去大街上。 伙计是这样打算的,凡卡身上有伤,外面又这么冷,把他仍到外面去,也活不成了。要是老板过问起来,就说他逃走了,自己冻死在大街上了。于是凡卡被伙计扔在几个街区外的一个垃圾箱旁。看着凡卡虚弱的身影,伙计又笑了,他没想到他的计划这么快就成功了。 而凡卡,他只有九岁的生命正一步步地走向死神。在他颤抖的小嘴中,吐露着两个字——爷爷。 天渐渐亮了,凡卡也慢慢地睁开了他那疲倦的双眼。可他还不知道,老板和老板娘已经全副武装地等他醒来呢。凡卡一睁开双眼,老板便怒气冲冲地对凡卡吼道:“小子!你竟敢偷懒不做工了!想造反吗?今天我非抽死你不可!” 老板这边开始“地震”了,老板娘那边的“火山”也爆发了。这一对恶夫妇一齐上前打那毫无抵抗能力的凡卡,直到把他打得遍体鳞伤,皮开肉绽为止方才罢休。 被打后的凡卡心里非常悲愤,他想:“我不能在这里再呆下去了,爷爷可能一时半刻还收不到我的信,我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回村子里去了……好!明天晚上就走!” 第二天晚上,凡卡做完工,他看店里的老板、老板娘、伙计熟睡以后,悄悄地拿了店里一双鞋,赶紧逃出了莫斯科。 他走了整整三天,离村子已经不远了,可他又冷又饿,在离村子还有一公里的地方,他终于倒下了。 说来也巧,这时泥鳅刚好出来觅食,它看见了阔别已久的小主人,马上把他拖回了家里,让爷爷照料小凡卡,想让小主人快点好起来。 凡卡回到了自己的家,心里激动不已,因为,他又可以和爷爷在一起生活了。 过了两个钟头,凡卡醒了,老板和老板粮怒气冲冲地看着他,老板操着一根木棒就打起来,打得凡卡皮开肉绽,嘴里还不住地骂着:“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在睡觉。不错啊,知道偷懒了,敢戏弄我了,开始学坏了啊。”老板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顿时,老板娘的“火山”也喷发了,揪着凡卡的头发,拿皮带揍着骨瘦如柴、弱不禁风的凡卡,凡卡昏倒了。 他好不容易才醒过来,拿脏手背揉揉伤口,伤口像刀割了一样。凡卡伤心地哭了,哭得那么伤心,就是石头也会被他感动的。 他的眼泪哭干了,他决心逃出去。他快速地奔出店门,直往村子赶。正当他跑到离村子不远的地方时,忽然,看见一张非常面熟凶神恶煞的脸。啊!是老板!老板揪着他的头发回到店里,把弱小的凡卡绑在一根树枝上使劲地抽打,凡卡怎么忍受得了如此的虐待呢?他的眼睛模糊了,泪水涌了出来,哭得那么伤心,哭得那么悲痛。这时,他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只看见爷爷——康司坦丁·玛卡里奇带着公狗泥鳅和老母狗卡希旦卡来救他了,爷爷一纸诉状将阿里亚希涅告上法庭,阿里亚希涅这个恶魔被当场绞死,让被他欺凌的人来找他报仇…… 凡卡多么希望回到爷爷的身边,他盼啊,吩啊…… “砰——”老板把门踢开,看到凡卡躲在一个角落里,正在睡觉,顿时火冒三丈,拿起一桶水往凡卡身上泼。凡卡睁开蒙朦胧胧的睡眼,他还以为是爷爷来接他来了,便大叫道:“爷爷!”“爷爷?谁是你爷爷,臭小子!趁我出门,到睡起觉来了,翅膀长硬了是吧,想飞出去了!老子今天非好好教训教训你!”凡卡这才知道,是狠毒的老板回来了。老板大喝:“伙计,拿我的皮带来。今天我真得好好教训这臭小子!”伙计们立刻呈上一条硬硬的皮带,老板双手紧紧捏住这条皮带,眼睛里充满了愤怒,他一步一步地向凡卡走来,凡卡的危险也将一步一步地逼近。凶神恶煞的老板一把将小凡卡按倒在地,剥下了他的裤子,用皮带狠狠地抽凡卡的屁股。凡卡一阵剧痛,但他没有哭,因为他知道,一旦他哭起来,老板下手会更重的,一旁的伙计非但不来帮帮凡卡,还嘲笑可怜的小凡卡:“瞧他那样儿,真是乡巴佬,不知天高地厚!” 接着,凡卡还得忍着被皮带鞭打的剧烈疼痛,又干起活来:擦地板、擦玻璃、收拾青鱼……身子本来就虚的凡卡哪儿经得住这番折腾,差一点儿,凡卡就累得趴下去了…… 到吃午饭的时候了,凡卡揉了揉被老板用皮带鞭打的屁股,捶了捶累得发疼的腰,端起一碗稀得见低的粥,咕咚咕咚直往喉咙里倒。而老板和老板娘呢!则在客厅里大吃大喝,餐桌上的丰盛的午餐,香气四溢,一看就让人流口水。看,就连老板养的狗都吃上了香喷喷的大鲇鱼呢!凡卡看看老板那儿,又瞧瞧自己的午餐:那碗一口就能喝得精光的粥,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他又回想起了以前在乡下和爷爷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 “臭小子,吃完饭还楞着,是不是想找打,死性不改!还不给我去干活!”怒气冲冲的老板破口大骂,又一次扬起了皮带…… 凡卡又忙碌起来了,他不断地想:爷爷,你怎么还不来接我? 夜幕降临了,凡卡摸了摸饿得饥肠辘辘的肚子,寒颤颤地望着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出神。 “哇,哇,哇……”小崽子的哭声使凡卡清醒过来,老板闻声而来:“你这臭小子,偷懒是吧!把我的小崽子弄哭了,高兴了是吧!”“没有,没有……”老板不容小凡卡分辨,如同疯狗似的,用皮带无情地拍打在凡卡虚弱的身体上。 再一次被狠心的老板毒打,使凡卡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能再呆在鞋匠铺里受苦了,要不,总有一天,会被老板打死的!他想到了逃!他毅然起身,冲进了茫茫大雪之中。 寒风呼呼地刮着,大街上的人都裹着厚厚的棉袄,而凡卡呢,穿着一件单薄,有5、6个补丁的破衣裳;裤子呢,只有半条。因为,老板觉得凡卡有时太不听话了,打他也不能消气,便叫他心爱的狗来扯凡卡的裤子,久而久之,凡卡的裤子就被扯得只剩下半条了;凡卡没有袜子、鞋子,他只能赤着一双被大雪冻得通红的脚走在冷冰冰的大街上。时不时,凡卡还得紧一紧腰带…… 突然,凡卡对面飞来一辆马车,凡卡没注意,顿时倒在了血泊之中。“吁——”马车停了下来。原来是喝得醉醺醺的邮差驾着马车撞到了凡卡,邮差非但不下马车救凡卡,而是轻蔑地对凡卡说:“穷小子,撞死活该!写封信——不贴邮票,不写收信人地址,谁给你寄!”说完,便用手一撕,再一撕,再撕,再撕……手一扬,风一吹,凡卡给爷爷写的信变成千万只蝴蝶,漫天飞舞……凡卡用剩下的最后一口气,轻轻地叫了一声:“爷——爷……”用剩下的最后一点力气,捡了一张碎片,放在胸前,慢慢地死去了…… 太阳升起来了,柔和的阳光照在凡卡瘦小的身子上,他嘴唇发白,嘴角却挂着一丝微笑:他可能在想,爷爷一定会来接他脱离苦海的……

续写《凡卡》 600字以上

问题补充:把《凡卡》这篇作文续写,要写凡卡这个人他以后会怎样,日子怎样过。(提示:按他爷爷不来接他这方面写)
●凡卡这一睡就睡了两个钟头。他刚刚醒来,就被发现他睡觉的老板娘毒打了一顿。 为了赚更多的钱,老板娘把凡卡关进屋子里,叫凡卡修理别人送来的坏皮鞋,一刻也不准休息。就这样,一晃过了三年。这三年里,凡卡长高了,长得也结实了许多,他的工钱从以前的两个卢布长到了八个卢布。这三年里,凡卡一直都没忘记给爷爷寄信的事,一直都盼望着爷爷的的回信,可是,爷爷却始终都没有一点音讯。 这天,凡卡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溜,去乡下找爷爷!于是,在一个星期五的下午,趁老板一家和伙计们去教堂祷告上帝的机会,他偷偷地用事先早已准备好的细铁丝把锁打开,跑了出去。一出修鞋铺,他一路光着脚,直奔市中心的鞋店跟衣店,用这三年来的工钱买了一双鞋,一件羊皮袄穿上,接着,他就顺着记忆中乡下的路拼命地跑去。一路上,凡卡不敢停下,生怕老板发现把他逮了回去。看见过路的人,他更是快马加鞭地跑,生怕他们和老板是一伙的把他抓回去。可毕竟凡卡还是个孩子,再加上他已经两天两夜没吃东西了,终于因为体力透支昏倒在了路上。 当凡卡睁开疲倦的双眼,竟发现自己躺在军车上。原来,他昏倒后,布什维克党的部队路过这里,发现了他就把他抬上了车并拉到了司令部。在司令部,凡卡参军入了伍,成为了一名正式的陆军炮兵。在参军的这几年里,凡卡吃苦耐劳、干事机灵,再加上伏尔拉斯基中尉教他写了一手好字,第六年,凡卡就升到了少校。在参军的这几年中,凡卡始终没有忘记寻找爷爷,他经常派兵到乡下打听康司坦丁·玛卡里奇这个人。 一天,那是凡卡盼望已久的一天!一个士兵报告说,在伏尔加河边的一个乡下的村庄里找到了一个叫康司坦丁·玛卡里奇的老人并把他带了回来。凡卡听后急忙跑出来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老人,天哪!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爷爷,这唯一的亲人!爷爷显然比以前苍老了许多,他没有认出眼前的凡卡,毕竟凡卡已经不是那个弱不经风的小孩子了。凡卡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喜悦,一下子扑到爷爷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爷……爷,我……我是凡……凡卡……呀!”爷爷愣住了,惊呆了,好半天才恍过神来,他一把紧紧地搂住凡卡,不觉老泪纵横,“我……可怜的孩子,没想……到哇,我……们还……能有重逢的一天!感谢……上……帝!”凡卡派人给爷爷找了一间房安顿了下来,并派了几个士兵专门服侍他老人家。 直到三年后,孟什维克党被布什维克党推翻了,凡卡在列宁格勒的市中心买了两套房,其中一间用来他和爷爷居住,另一间用来当酒店。就这样,凡卡和爷爷开始了新的生活。 凡卡的信寄出以后 凡卡把信塞进邮箱后,不久就有邮递员来拿信了。 “咦?”这个有一撮小胡子的邮递员看到这封没有地址和邮票的信很吃惊。“莫明其妙”,邮递员自言自语,随后毫不留情地把信扔到了附近的垃圾箱里。 小凡卡每天怀着甜蜜的希望入睡,他以为自己悲惨的生活不久就要结束了。每当凡卡被老板打骂的时候,他都会想起自己甜蜜的希望。 一星期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小凡卡却还是天真地坚信爷爷会来接自己回家,他盼望着,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 终于,小凡卡因为被伙计诬陷,说他偷了老板的一个很珍贵的玉器拿出去卖了。老板很轻易地相信了伙计的话,因为那个玉器的确不见了。 老板不顾凡卡的辩解,抓起一个铁棍就要打。凡卡害怕极了,赤着脚跑出了鞋铺。“你这个小兔崽子,看我不杀了你!”老板追了过来。凡卡闪到了一棵大树后面,才避免被老板打死。 凡卡不敢回鞋铺,老呆在这儿也不是办法,于是,他决定自己回乡下去。 小凡卡不顾一切地跑着,脚底被地上的碎玻璃割得鲜血直流,而且摔了好几跤,手臂也摔伤了。凡卡饿了吃别人丢掉的东西,这些东西大都是发了霉、被虫蛀的。他睡觉睡在小角落里,晚上刺骨的寒风吹得他瑟瑟发抖。 一个月后…… “老康司坦丁•玛卡里奇,那不是你小孙子吗?”艾果尔指着一个躺在街上的面色苍白的男孩说道。康司坦丁忙跑上去看。他顿时惊呆了,那不是小凡卡吗?只见他的衣服破烂不堪,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手上跟脚上满是伤口,他已经死了,眼睛还睁着,他心不甘啊!凡卡,这个可怜的小男孩,在快要到家时,饿死了。 “凡卡,你在天堂还好吗?爷爷好想你啊。爷爷对不起你,让你受了这么多苦。爷爷真想像从前一样,和你一起去砍圣诞树。圣诞节就要到了,真希望你能再陪爷爷过一个快乐的圣诞节……”爷爷的头发又白了许多,他脸上还挂着泪痕。 爷爷轻轻地把信塞进邮箱,地址是,天堂……砰——”老板把门踢开,看到凡卡躲在一个角落里,正在睡觉,顿时火冒三丈,拿起一桶水往凡卡身上泼。凡卡睁开蒙朦胧胧的睡眼,他还以为是爷爷来接他来了,便大叫道:“爷爷!”“爷爷?谁是你爷爷,臭小子!趁我出门,到睡起觉来了,翅膀长硬了是吧,想飞出去了!老子今天非好好教训教训你!”凡卡这才知道,是狠毒的老板回来了。老板大喝:“伙计,拿我的皮带来。今天我真得好好教训这臭小子!”伙计们立刻呈上一条硬硬的皮带,老板双手紧紧捏住这条皮带,眼睛里充满了愤怒,他一步一步地向凡卡走来,凡卡的危险也将一步一步地逼近。凶神恶煞的老板一把将小凡卡按倒在地,剥下了他的裤子,用皮带狠狠地抽凡卡的屁股。凡卡一阵剧痛,但他没有哭,因为他知道,一旦他哭起来,老板下手会更重的,一旁的伙计非但不来帮帮凡卡,还嘲笑可怜的小凡卡:“瞧他那样儿,真是乡巴佬,不知天高地厚!” 接着,凡卡还得忍着被皮带鞭打的剧烈疼痛,又干起活来:擦地板、擦玻璃、收拾青鱼……身子本来就虚的凡卡哪儿经得住这番折腾,差一点儿,凡卡就累得趴下去了…… 到吃午饭的时候了,凡卡揉了揉被老板用皮带鞭打的屁股,捶了捶累得发疼的腰,端起一碗稀得见低的粥,咕咚咕咚直往喉咙里倒。而老板和老板娘呢!则在客厅里大吃大喝,餐桌上的丰盛的午餐,香气四溢,一看就让人流口水。看,就连老板养的狗都吃上了香喷喷的大鲇鱼呢!凡卡看看老板那儿,又瞧瞧自己的午餐:那碗一口就能喝得精光的粥,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他又回想起了以前在乡下和爷爷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 “臭小子,吃完饭还楞着,是不是想找打,死性不改!还不给我去干活!”怒气冲冲的老板破口大骂,又一次扬起了皮带…… 凡卡又忙碌起来了,他不断地想:爷爷,你怎么还不来接我? 夜幕降临了,凡卡摸了摸饿得饥肠辘辘的肚子,寒颤颤地望着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出神。 “哇,哇,哇……”小崽子的哭声使凡卡清醒过来,老板闻声而来:“你这臭小子,偷懒是吧!把我的小崽子弄哭了,高兴了是吧!”“没有,没有……”老板不容小凡卡分辨,如同疯狗似的,用皮带无情地拍打在凡卡虚弱的身体上。 再一次被狠心的老板毒打,使凡卡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能再呆在鞋匠铺里受苦了,要不,总有一天,会被老板打死的!他想到了逃!他毅然起身,冲进了茫茫大雪之中。 寒风呼呼地刮着,大街上的人都裹着厚厚的棉袄,而凡卡呢,穿着一件单薄,有5、6个补丁的破衣裳;裤子呢,只有半条。因为,老板觉得凡卡有时太不听话了,打他也不能消气,便叫他心爱的狗来扯凡卡的裤子,久而久之,凡卡的裤子就被扯得只剩下半条了;凡卡没有袜子、鞋子,他只能赤着一双被大雪冻得通红的脚走在冷冰冰的大街上。时不时,凡卡还得紧一紧腰带…… 突然,凡卡对面飞来一辆马车,凡卡没注意,顿时倒在了血泊之中。“吁——”马车停了下来。原来是喝得醉醺醺的邮差驾着马车撞到了凡卡,邮差非但不下马车救凡卡,而是轻蔑地对凡卡说:“穷小子,撞死活该!写封信——不贴邮票,不写收信人地址,谁给你寄!”说完,便用手一撕,再一撕,再撕,再撕……手一扬,风一吹,凡卡给爷爷写的信变成千万只蝴蝶,漫天飞舞……凡卡用剩下的最后一口气,轻轻地叫了一声:“爷——爷……”用剩下的最后一点力气,捡了一张碎片,放在胸前,慢慢地死去了…… 太阳升起来了,柔和的阳光照在凡卡瘦小的身子上,他嘴唇发白,嘴角却挂着一丝微笑:他可能在想,爷爷一定会来接他脱离苦海的……

凡卡续写450字

●凡卡这一睡就睡了两个钟头。他刚刚醒来,就被发现他睡觉的老板娘毒打了一顿。 为了赚更多的钱,老板娘把凡卡关进屋子里,叫凡卡修理别人送来的坏皮鞋,一刻也不准休息。就这样,一晃过了三年。这三年里,凡卡长高了,长得也结实了许多,他的工钱从以前的两个卢布长到了八个卢布。这三年里,凡卡一直都没忘记给爷爷寄信的事,一直都盼望着爷爷的的回信,可是,爷爷却始终都没有一点音讯。 这天,凡卡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溜,去乡下找爷爷!于是,在一个星期五的下午,趁老板一家和伙计们去教堂祷告上帝的机会,他偷偷地用事先早已准备好的细铁丝把锁打开,跑了出去。一出修鞋铺,他一路光着脚,直奔市中心的鞋店跟衣店,用这三年来的工钱买了一双鞋,一件羊皮袄穿上,接着,他就顺着记忆中乡下的路拼命地跑去。一路上,凡卡不敢停下,生怕老板发现把他逮了回去。看见过路的人,他更是快马加鞭地跑,生怕他们和老板是一伙的把他抓回去。可毕竟凡卡还是个孩子,再加上他已经两天两夜没吃东西了,终于因为体力透支昏倒在了路上。 当凡卡睁开疲倦的双眼,竟发现自己躺在军车上。原来,他昏倒后,布什维克党的部队路过这里,发现了他就把他抬上了车并拉到了司令部。在司令部,凡卡参军入了伍,成为了一名正式的陆军炮兵。在参军的这几年里,凡卡吃苦耐劳、干事机灵,再加上伏尔拉斯基中尉教他写了一手好字,第六年,凡卡就升到了少校。在参军的这几年中,凡卡始终没有忘记寻找爷爷,他经常派兵到乡下打听康司坦丁·玛卡里奇这个人。 一天,那是凡卡盼望已久的一天!一个士兵报告说,在伏尔加河边的一个乡下的村庄里找到了一个叫康司坦丁·玛卡里奇的老人并把他带了回来。凡卡听后急忙跑出来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老人,天哪!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爷爷,这唯一的亲人!爷爷显然比以前苍老了许多,他没有认出眼前的凡卡,毕竟凡卡已经不是那个弱不经风的小孩子了。凡卡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喜悦,一下子扑到爷爷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爷……爷,我……我是凡……凡卡……呀!”爷爷愣住了,惊呆了,好半天才恍过神来,他一把紧紧地搂住凡卡,不觉老泪纵横,“我……可怜的孩子,没想……到哇,我……们还……能有重逢的一天!感谢……上……帝!”凡卡派人给爷爷找了一间房安顿了下来,并派了几个士兵专门服侍他老人家。 直到三年后,孟什维克党被布什维克党推翻了,凡卡在列宁格勒的市中心买了两套房,其中一间用来他和爷爷居住,另一间用来当酒店。就这样,凡卡和爷爷开始了新的生活。 续写《凡卡》 天空下着鹅毛般大雪,非常寒冷,凡卡缩在单薄的被子里睡着。突然门敲着咚咚地响,老板大声叫到:“快点起来!赶快买一些菜回来,再把地拖一下,把这些衣服洗干净!”凡卡揉着眼睛走出来,“老板我好冷,可以给我一件棉袄吗?”啪地一声,老板打了小凡卡一巴掌,“滚!”小凡卡连忙提起菜蓝往外走,在门口碰见胖厨娘,她好心塞给了一块面包。小凡卡拿着面包,向集贸市场跑去…… 天气太冷了,小凡卡都快冻僵了,他捧起面包正想吃,他看见一位年轻母亲抱着一个小孩,牵着一个小女孩正在卖花,怀中的孩子看见小凡卡的面包,大声叫:“我要面包!”母亲不停拍着孩子的头,不停大声叫:“卖鲜花,一元一枝!真漂亮了鲜花!”过路的人都匆匆而过,并不理会。小凡卡看看面包跑过去送给小孩,孩子高兴地笑了,年轻的母亲送给小凡卡一枝鲜花,说道:“谢谢!好心的人”。小凡卡拿起鲜花闻闻,好香呀!他笑着跑开了。 小凡卡买好菜,往回走,发见一个老人,总跟着他,小凡卡随手把鲜花送给了他,跑进屋子。没过几天,这老人竟然找到了这屋子,向老板要学徒工小凡卡,原来这位老人十分有钱,但他没有后代,他一直寻找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培养出来接替他经营企业,他发现小凡卡正是他需要的人。小凡卡很高兴,他终于能离开狠心的老板。他告诉老人在乡下他还有一个爷爷,他非常想念爷爷,希望能与爷爷一起生活。老人十分同情凡卡,对凡卡非常友善,派人到乡下接回凡卡的爷爷,并把凡卡送到学校,学习识字,受到良好的教育。几年过去了,凡卡长大了,他已变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绅士……

凡卡续写,要450字左右

●凡卡这一睡就睡了两个钟头。他刚刚醒来,就被发现他睡觉的老板娘毒打了一顿。 为了赚更多的钱,老板娘把凡卡关进屋子里,叫凡卡修理别人送来的坏皮鞋,一刻也不准休息。就这样,一晃过了三年。这三年里,凡卡长高了,长得也结实了许多,他的工钱从以前的两个卢布长到了八个卢布。这三年里,凡卡一直都没忘记给爷爷寄信的事,一直都盼望着爷爷的的回信,可是,爷爷却始终都没有一点音讯。 这天,凡卡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溜,去乡下找爷爷!于是,在一个星期五的下午,趁老板一家和伙计们去教堂祷告上帝的机会,他偷偷地用事先早已准备好的细铁丝把锁打开,跑了出去。一出修鞋铺,他一路光着脚,直奔市中心的鞋店跟衣店,用这三年来的工钱买了一双鞋,一件羊皮袄穿上,接着,他就顺着记忆中乡下的路拼命地跑去。一路上,凡卡不敢停下,生怕老板发现把他逮了回去。看见过路的人,他更是快马加鞭地跑,生怕他们和老板是一伙的把他抓回去。可毕竟凡卡还是个孩子,再加上他已经两天两夜没吃东西了,终于因为体力透支昏倒在了路上。 当凡卡睁开疲倦的双眼,竟发现自己躺在军车上。原来,他昏倒后,布什维克党的部队路过这里,发现了他就把他抬上了车并拉到了司令部。在司令部,凡卡参军入了伍,成为了一名正式的陆军炮兵。在参军的这几年里,凡卡吃苦耐劳、干事机灵,再加上伏尔拉斯基中尉教他写了一手好字,第六年,凡卡就升到了少校。在参军的这几年中,凡卡始终没有忘记寻找爷爷,他经常派兵到乡下打听康司坦丁·玛卡里奇这个人。 一天,那是凡卡盼望已久的一天!一个士兵报告说,在伏尔加河边的一个乡下的村庄里找到了一个叫康司坦丁·玛卡里奇的老人并把他带了回来。凡卡听后急忙跑出来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老人,天哪!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爷爷,这唯一的亲人!爷爷显然比以前苍老了许多,他没有认出眼前的凡卡,毕竟凡卡已经不是那个弱不经风的小孩子了。凡卡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喜悦,一下子扑到爷爷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爷……爷,我……我是凡……凡卡……呀!”爷爷愣住了,惊呆了,好半天才恍过神来,他一把紧紧地搂住凡卡,不觉老泪纵横,“我……可怜的孩子,没想……到哇,我……们还……能有重逢的一天!感谢……上……帝!”凡卡派人给爷爷找了一间房安顿了下来,并派了几个士兵专门服侍他老人家。 直到三年后,孟什维克党被布什维克党推翻了,凡卡在列宁格勒的市中心买了两套房,其中一间用来他和爷爷居住,另一间用来当酒店。就这样,凡卡和爷爷开始了新的生活。 续写《凡卡》 天空下着鹅毛般大雪,非常寒冷,凡卡缩在单薄的被子里睡着。突然门敲着咚咚地响,老板大声叫到:“快点起来!赶快买一些菜回来,再把地拖一下,把这些衣服洗干净!”凡卡揉着眼睛走出来,“老板我好冷,可以给我一件棉袄吗?”啪地一声,老板打了小凡卡一巴掌,“滚!”小凡卡连忙提起菜蓝往外走,在门口碰见胖厨娘,她好心塞给了一块面包。小凡卡拿着面包,向集贸市场跑去…… 天气太冷了,小凡卡都快冻僵了,他捧起面包正想吃,他看见一位年轻母亲抱着一个小孩,牵着一个小女孩正在卖花,怀中的孩子看见小凡卡的面包,大声叫:“我要面包!”母亲不停拍着孩子的头,不停大声叫:“卖鲜花,一元一枝!真漂亮了鲜花!”过路的人都匆匆而过,并不理会。小凡卡看看面包跑过去送给小孩,孩子高兴地笑了,年轻的母亲送给小凡卡一枝鲜花,说道:“谢谢!好心的人”。小凡卡拿起鲜花闻闻,好香呀!他笑着跑开了。 小凡卡买好菜,往回走,发见一个老人,总跟着他,小凡卡随手把鲜花送给了他,跑进屋子。没过几天,这老人竟然找到了这屋子,向老板要学徒工小凡卡,原来这位老人十分有钱,但他没有后代,他一直寻找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培养出来接替他经营企业,他发现小凡卡正是他需要的人。小凡卡很高兴,他终于能离开狠心的老板。他告诉老人在乡下他还有一个爷爷,他非常想念爷爷,希望能与爷爷一起生活。老人十分同情凡卡,对凡卡非常友善,派人到乡下接回凡卡的爷爷,并把凡卡送到学校,学习识字,受到良好的教育。几年过去了,凡卡长大了,他已变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绅士……
●沸腾鱼是什么

●凡卡这一睡就睡了两个钟头。他刚刚醒来,就被发现他睡觉的老板娘毒打了一顿。 为了赚更多的钱,老板娘把凡卡关进屋子里,叫凡卡修理别人送来的坏皮鞋,一刻也不准休息。就这样,一晃过了三年。这三年里,凡卡长高了,长得也结实了许多,他的工钱从以前的两个卢布长到了八个卢布。这三年里,凡卡一直都没忘记给爷爷寄信的事,一直都盼望着爷爷的的回信,可是,爷爷却始终都没有一点音讯。 这天,凡卡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溜,去乡下找爷爷!于是,在一个星期五的下午,趁老板一家和伙计们去教堂祷告上帝的机会,他偷偷地用事先早已准备好的细铁丝把锁打开,跑了出去。一出修鞋铺,他一路光着脚,直奔市中心的鞋店跟衣店,用这三年来的工钱买了一双鞋,一件羊皮袄穿上,接着,他就顺着记忆中乡下的路拼命地跑去。一路上,凡卡不敢停下,生怕老板发现把他逮了回去。看见过路的人,他更是快马加鞭地跑,生怕他们和老板是一伙的把他抓回去。可毕竟凡卡还是个孩子,再加上他已经两天两夜没吃东西了,终于因为体力透支昏倒在了路上。 当凡卡睁开疲倦的双眼,竟发现自己躺在军车上。原来,他昏倒后,布什维克党的部队路过这里,发现了他就把他抬上了车并拉到了司令部。在司令部,凡卡参军入了伍,成为了一名正式的陆军炮兵。在参军的这几年里,凡卡吃苦耐劳、干事机灵,再加上伏尔拉斯基中尉教他写了一手好字,第六年,凡卡就升到了少校。在参军的这几年中,凡卡始终没有忘记寻找爷爷,他经常派兵到乡下打听康司坦丁·玛卡里奇这个人。 一天,那是凡卡盼望已久的一天!一个士兵报告说,在伏尔加河边的一个乡下的村庄里找到了一个叫康司坦丁·玛卡里奇的老人并把他带了回来。凡卡听后急忙跑出来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老人,天哪!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爷爷,这唯一的亲人!爷爷显然比以前苍老了许多,他没有认出眼前的凡卡,毕竟凡卡已经不是那个弱不经风的小孩子了。凡卡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喜悦,一下子扑到爷爷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爷……爷,我……我是凡……凡卡……呀!”爷爷愣住了,惊呆了,好半天才恍过神来,他一把紧紧地搂住凡卡,不觉老泪纵横,“我……可怜的孩子,没想……到哇,我……们还……能有重逢的一天!感谢……上……帝!”凡卡派人给爷爷找了一间房安顿了下来,并派了几个士兵专门服侍他老人家。 直到三年后,孟什维克党被布什维克党推翻了,凡卡在列宁格勒的市中心买了两套房,其中一间用来他和爷爷居住,另一间用来当酒店。就这样,凡卡和爷爷开始了新的生活。 续写《凡卡》 天空下着鹅毛般大雪,非常寒冷,凡卡缩在单薄的被子里睡着。突然门敲着咚咚地响,老板大声叫到:“快点起来!赶快买一些菜回来,再把地拖一下,把这些衣服洗干净!”凡卡揉着眼睛走出来,“老板我好冷,可以给我一件棉袄吗?”啪地一声,老板打了小凡卡一巴掌,“滚!”小凡卡连忙提起菜蓝往外走,在门口碰见胖厨娘,她好心塞给了一块面包。小凡卡拿着面包,向集贸市场跑去…… 天气太冷了,小凡卡都快冻僵了,他捧起面包正想吃,他看见一位年轻母亲抱着一个小孩,牵着一个小女孩正在卖花,怀中的孩子看见小凡卡的面包,大声叫:“我要面包!”母亲不停拍着孩子的头,不停大声叫:“卖鲜花,一元一枝!真漂亮了鲜花!”过路的人都匆匆而过,并不理会。小凡卡看看面包跑过去送给小孩,孩子高兴地笑了,年轻的母亲送给小凡卡一枝鲜花,说道:“谢谢!好心的人”。小凡卡拿起鲜花闻闻,好香呀!他笑着跑开了。 小凡卡买好菜,往回走,发见一个老人,总跟着他,小凡卡随手把鲜花送给了他,跑进屋子。没过几天,这老人竟然找到了这屋子,向老板要学徒工小凡卡,原来这位老人十分有钱,但他没有后代,他一直寻找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培养出来接替他经营企业,他发现小凡卡正是他需要的人。小凡卡很高兴,他终于能离开狠心的老板。他告诉老人在乡下他还有一个爷爷,他非常想念爷爷,希望能与爷爷一起生活。老人十分同情凡卡,对凡卡非常友善,派人到乡下接回凡卡的爷爷,并把凡卡送到学校,学习识字,受到良好的教育。几年过去了,凡卡长大了,他已变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绅士……

●第二天早上,老板看见迟迟未起床的凡卡,用手把他的头发一抓,用力一扯,凡卡惊叫着,醒了。老板狠狠地瞪着凡卡,凡卡既害怕又担心,今天老板并没有打他,但他今天的三餐被取消了,凡卡双眼含着泪水,无奈地开始工作,饿了一天的小凡卡,好容易才熬到夜晚,凡卡回到过道里,心想:邮差应该把信送给爷爷了吧!天很冷,凡卡冻得直打哆嗦,可他一想到不久之后他就可以回到村子去,就觉得凛冽的寒风仿佛在微笑,唱歌。一个月过去了,圣诞节又到了,爷爷并没有来接凡卡,凡卡在老板的毒打下,身上又添了无数条鞭痕。那天晚上,凡卡坐在过道里,全身发疼,他听到了寒风的哭声,他想逃跑了。凡卡趁老板熟睡时偷了一双鞋、一件皮袄还有厨房的干粮。凡卡穿上皮鞋,连夜逃跑。在半路上,凡卡偷来的干粮已经吃光了,他顶着寒风前进,为了赶路,凡卡夜里只睡一小会儿就马上启程了。一天,凡卡在某个地方似乎看见一群人嘻嘻哈哈地在围观,好奇心驱驶凡卡走过去,他走近一看,那个地方是“断头台”凡卡不明白人们在笑什么,便走开了。凡卡身后的那帮人似乎在缩小,缩小,缩小,最后成了一颗尘粒。又走了不知多远,凡卡颤抖着,嘴唇发白,脸冻得发紫,他脑子里只有一种东西-----爷爷的笑脸。想到乡下快乐的日子就快回来了,就快回到爷爷身边了,凡卡嘴角浮起一丝微笑,在寒风的高歌中凡卡倒下了,在黑暗中凡卡似乎是光明的……

伊朗电影《小鞋子》续写文章(不少于400字)

问题补充:伊朗电影《小鞋子》续写文章(不少于400字)
●《小鞋子》续写 阿里突然想起来,“我可以把我的奖杯卖出去呀!就可以把那些钱帮萨拉买一双新的鞋子了。”他兴奋地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萨拉,萨拉默默地流下泪,哥哥连奖杯都不要了,还要帮我买鞋子。 第二天放学后,阿里领着萨拉去商店买鞋子,萨拉把目光投向上一次看到的白鞋子,心想:“我如果能拥有这双鞋子那该多好呀!可是哥哥那么辛苦得来的奖杯,自己又不忍心让哥哥把奖杯卖掉,为自己买鞋,心里好矛盾哦!”萨拉又忍不住流下泪…… 这时,店主看到兄妹俩总在看那双鞋子,可又不买,手里还拿着一个奖杯,店主好像看出了其中的原因,就主动向前跟兄妹俩说:“你们是不是喜欢这双鞋子呢?”阿里说:“是,我妹妹很喜欢,但我们没有钱,只有一个奖杯,能把这个奖杯换这双鞋子吗?”店主微笑着点了点头说:“要不这样吧!这双鞋子你们先拿回去,奖杯放到我这里保管,等你们有钱了,再把奖杯赎回去好吗”萨拉听到店主的话高兴极了。兄妹俩把奖杯交给店主,拿起鞋子,连蹦带跳地回家了……

续写小抄写员(不少于400字)

问题补充:续写小抄写员(不少于400字)
●叙利奥是一名贫苦人家的小学生,全家好几人口,都指望着父亲那点微薄的工资生活。父亲很爱孩子们,更喜爱叙利奥。为了一家人的生活,父亲白天在铁路上工作,也来替一家公司抄写签条。  叙利奥想替父亲抄写签条,克父亲为了孩子的学习没有答应,而要他读书。  看着父亲越来越虚弱的身体,叙利奥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决定等父亲水下后在起来替他抄写签条。这样过了一段时间,父亲的收入渐渐增加,心里很高兴。不过,当他了解叙利奥的成绩下降后而感到伤心。父亲督促叙利奥搞好学习。叙利奥也下决心既要暗心抄下去,又要搞好学习。  这样过了两个月,叙利奥的成绩越来越糟糕,他遭到父亲更严厉的责骂,但他还是瞒着大家继续抄写签条。又过了两个月,父亲干脆不理他,可他继续抄写。  后来,叙利奥身体越来越弱,脸色越来越难看,父亲说他是“自作自受”,并不再管他了。  直到一天晚上,父亲终于发现,原来自己的宝贝儿子竟然是再深夜替自己抄写签条,他终于明白一切……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156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