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议论文_议论文800字作文高中

2019-07-23 12:56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优秀议论文优秀议论文

以《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幼儿教师》为题的议论文不少于800字

问题补充:以《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幼儿教师》为题的议论文不少于800字
●以《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幼儿教师》为题的议论文简简单单的就行,原创,我行.

求一篇优秀的议论文赏析

问题补充:如题,文章不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重要的是赏析。分结构的赏析,标出总论点,分论点,引论,引论手法,结论等等。。总之就是高中生应该掌握的。。一定要把文章和赏析都发上来哦。。时间有限,急急急!!!
●说“安”   古来有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可见,古时之人就把修身放在了   第一位。我也认为:安家、安国、安邦,必先安心。   志者,必先安心。有志之士,必先有心。确定心之所向,志向也将势如破竹地冲破一切阻碍,成就一番事业。诸葛孔明忠义乾坤世人皆知,一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便把“伏龙”这个名字照得亮堂堂的,孔明将心安在了汉室统一上,最后虽然出师未捷身先死,可后人永远将佳话围绕在了他身边。元帅岳飞将心安在大宋,一首《满江红》,歌出了“精忠报国”的英雄气概,志者,   安心,心如磐石。   治者,必先安心。冰心诗中写道:“心若冰清,天塌不惊”。治国之人,必先做到天塌不惊。心安得稳,国安得就稳。勾践卧薪尝胆终报国耻的故事再次证明了治者安心。记得从书上看过这么一句话“不可忘,不可念”,用在这里正合适,所谓国仇不可忘,天塌不可惊;家耻不可念,心应若冰清。治者,   安心。心若冰清。   智者,必先安心。曾经疑惑,曾经迷茫,将心放平,你便是智者。做得到宠辱不惊任庭前花开花乱,做得到去留无心,看天上云卷云舒,这才是将心放平,一朝不得志便抑郁而终的人,也许是诗人,也许是文学家;也许是富五车,也许家财万贯,但不懂得笑看风云,不懂得安心的人,决不是智者。智者,是一份潇洒、一份幽默、一份认真、一份玩笑、一份勇敢,五份安心。智者,安心。心比镜湖。   知者,必先安心。佛曰:“渡人自渡。”也许这就是安心的最高境界。与人争名逐利,不如守掘归园田的恬淡轻松;与人比权量力,不如渡人自渡的豁达明朗。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只有懂得宽宏,懂得不把世界看得太清楚,懂得笑看得失,淡观荣辱的人,才是知者,才懂得笑看得失。知者,安心。心似苍穹。   安家,安国,安邦之人,必先安心。将心安如磐石的人是“志者”;将心置若冰清的为“治者”;将心比作镜湖的必为“智者”;将心看似苍穹的实作“知者”。   安心、安家、安邦,之后安天下。   【精彩点击】   好一篇说理层层递进的考场佳作,好一篇语言如行云流水的满分作文。该考生打破了议论文板着面孔说理的板滞,写出了有散文诗般韵味的灵动美文。文章开合得当,收放自如。   美文开篇从“修身”切入,引出本文中心:“安家、安国、安邦,必先安心。” 接着又分段提出“志者,必先安心。”、“治者,必先安心。”、“智者,必先安心。”、“知者,必先安心。” 四个分论点,说理层层递进。在每段说理中,又抒写“心如磐石”、“心若冰清”、“心比镜湖”、“心似苍穹”的“安心四境”,使文章情理融合,语言颇有韵味。   卒章总括全文,升华中心:由“安心”扩展至“安天下”。如水之归海,令人拍案叫绝。(陈中复 评点)

优秀高中议论文+独特点评(点评多点)

问题补充:如题!在线等!!!要质量!!!!
●2007年北京高考满分作文---- 细雨闲花皆寂寞,文人英雄应如是 寂寞是一根断了的红线,有心人紧紧抓着它,默默等待另一头的牵线人,即使那人早已远去。 “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每每读起这句,不禁感叹细雨与闲花的寂寞。当那迷蒙的小雨,一点一滴打落在罗衫之上,谁说这感情不滂沱?不然怎的浸湿了整件衣裳?当那柔美的花朵,飞舞旋转飘落在青石路上,谁说这感情不壮烈?不然怎的铺满了整条幽径?然而它们却是“看不见”“听无声”。 每个人都在心灵深处有一处花冢,埋藏那些滂沱凄美却不为外人道的情感。而这座花冢,被寂寞上了一道锁。 纳兰是寂寞的。他的好友曾叹:“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无疑,他是相国公子,御前侍卫,人人歆羡。然而,在他的内心深处,却埋着深深寂寞。他在小院中拾得翠翘,却“何恨不能言”,只能叹一声“已经十年踪迹十年心”。他向往平淡与朴实,然而这愿望在世人眼中便如那细雨,任是将自己打得全身冰冷,也只是无声而已矣。纳兰的寂寞是一个人的悲伤。 李煜也是寂寞的。王国维说他“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那些打小便坐在龙椅上的孩子们,往往是没有朋友的。即使生身纸醉金迷,终日灯红酒绿,也抵不过夜深人静时无人诉衷肠的寂寞。尤是南唐灭亡之后,家国之恨降临在这个还不成熟的皇帝身上,更是加了一抹寂寞的灰色在他心头。他的寂寞也是无声的,但却不是无形的。他以自己的真性将那一片片寂寞的花瓣铺在宣纸之上,将其化为“一江春水”,化为“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人间词话》中有批语:“词至李后主,遂变伶工之词为士大夫之词。”李煜的寂寞是那个动荡年代的悲伤,但却开启了词的新时代。 陆游在沈园写下“红酥手,黄縢酒……”将寂寞定格在唐婉的记忆之中。王维在叹“遍插茱萸少一人”时,将寂寞注入知音好友心中。元稹以阳刚之手书下“白头宫女在,闲坐话玄宗。”道出了那红墙深院里,一个个寂寞灵魂的心声。诗人手中那根红线,另一端系着笔。巨大的情感沉淀后,化为无声,也化为挥笔的动力,让细雨的闲花,变得铿锵有力,永不磨灭。 其实,还有一些人的寂寞,甚至不止于文学上的作用。林则徐被贬伊犁,他的寂寞岂是常人能及,但他却高唱“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造福了一方百姓。韩愈被发配潮州,爱女死于途中。他的寂寞悲叹却化为了治国的动力,他在那个边远小城兴教育,修水利,受到所有百姓的拥戴,那潮州的山水竟尽姓了韩。 他们的细雨不止于沾湿了衣裳,更落在了厚重的土地,滋润了一方水土;他们的闲花也不止于铺满路面,更深嵌土地,“化作春泥更护花。”他们的红线那端,是苍生百姓!他们将寂寞化为动力,去“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一个人的寂寞可以被印在书上,刻在碑上,这寂寞是美丽的,是供人欣赏的。但没有哪一座碑可以永恒过山水,韩愈的故事告诉我们,那些英雄的寂寞是奉献,我们应该恭敬地去仰望。 【阅卷老师点评】 在一个“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龄,在一个“嘻哈”盈耳、“娱乐至死”的年代,在一个决定前途命运、两个半小时完成所有试题的场合,一个中学生会怎样完成一篇高考作文? 于是阅卷中我们看到,更多的考生选择了谈“恬淡”,不约而同地让伟大的古人李白、陶渊明、苏轼佐证自己的观点,尽管不知何为真正的恬淡;更多的考生选择了写“春天美好的品格”,让华益慰、王顺友、“微尘”等“感动中国”的人物作为事实的论据。正当大家慨叹让最不懂寂寞的学生写一篇“何谓寂寞”的文章有多么不容易的时候,这样的一篇文章出现了。于是阅卷六组的全体老师兴奋起来,奇文共赏,一人点评一句——— 这篇文章最突出的特点是立意深刻,脉络清晰。文章开篇点题,由诗句感叹寂寞,把“细雨闲花”的“迷蒙”“柔美”拓深为情感的滂沱壮烈,即“每个人都在心灵深处有一处花冢”,“而这座花冢,被寂寞上了一道锁”。接着以纳兰性德和李煜为点例,来阐释寂寞为何,即“寂寞的意义”。第六段列举陆游、王维、元稹,将寂寞升华为“巨大的情感沉淀后,化为无声,也化为挥笔的动力,让细雨的闲花,变得铿锵有力,永不磨灭”。第七段内容上又进了一层,由“一个人的寂寞可以被印在书上,刻在碑上,这寂寞是美丽的,是供人欣赏的‘拓展为’林则徐、韩愈式的寂寞是奉献,让人仰望”。 这篇文章可以看出作者丰厚的材料积累和深厚的思想沉淀,是一篇颇有韵味的考场作文。

描写李白的散文 杂文 议论文?优秀词句?

问题补充:描写李白的散文 杂文 议论文?优秀词句?
●李白乐府的类型化与个别化 李白乐府点化旧作而自出新貌的方式可以归纳为三种情况:一是通过塑造人物形象、间接抒情和穿插议论,使题旨不变而寄寓个人情志;二是题旨不变而转换感情基调,以表现特殊的态度、作风和趣味;三是改造诗篇的程式,使传统场景得以保留而改变其功能。借助这些手段,李白乐府既充分显示了乐府诗的"类型化"体制特征,又是高度体现了作者个性和艺术创造才能的"个别化"作品。以酒论诗——对李白诗风的解析诗与酒,可以说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最具民族特色的孪生子。盛唐时期,中国更是诗酒结合的狂热世界。酒因其口感热辣、味道醇厚、令人迷狂的特性而成为一代诗豪的兴奋剂,催生了无数脍炙人口的酒诗。李白则更将酒与诗的关系演绎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其诗风也因酒的参与而显得更为豪放、悲壮与飘逸 李白卒年史料新证李白卒年史料新证〔摘要〕唐李士训《记异》记载,“大历初”李白仍然在世间传布《古文孝经》,说明李白的生活下限至迟在大历元年(766)。本文对该则史料的真实性进行了系统考证,并用之与传世的李白生平资料互相比堪,认为李白并不卒于传统所说的宝应元年(762),而应卒于大历元年(766),享年62岁,其生当在神龙元年(705)。〔关键词〕李白 生卒年 李士训 记异关于李白生卒年,自宋以来历代学人都是依据李阳冰《草堂集序》所作的推论。序说宝应元年(762)李白“疾亟”,论者遂谓李白卒于当年。李华《故翰林学士李君(白)墓志铭》说李白“年六十有二……而卒”〔1〕,遂从宝应元年逆推李白生年为武则天长安元年(701)〔2〕。根据此说,李白在其父李客“神龙之始潜归于蜀”之前就已经出生了,于是李白的出生地和籍贯都出现了问题(不是蜀中而是西域,即中亚碎叶或条支) 〔3〕;李白集中宝应元年以后诗文的真伪也有了疑问〔4〕。但是此说又与李阳冰《序》以及其他唐人(诸如魏颢、刘传白、范传正等)所作碑序的记载不相吻合,难成定论。古今学人对此也深表怀疑,又提出了各种“新说”。或相信李白生于武则天圣历二年(699)、卒于宝应元年(762),终年64岁;或以为生于长安元年(701)、卒于广德二年(764),享年64岁;或以为生于长安元年(701)、卒于广德元年(763),享年63岁;或以为生于神龙二年(706)、卒于大历二年(767),享年62岁等等〔5〕。可惜诸人由于占有史料不充分,为了证成新说,都或多或少地疑误或篡改唐人文献,如谓李华《墓志铭》为伪托,说李白“年六十有二而卒”的记载不可信;又如谓李白《为宋中丞自荐表》为伪作,因其中说至德二载(清人误定)李白“年五十有七”不可靠。虽然花样翻新,新论日出,但却谬误丛生,此牵彼掣,往往难以自圆其说。因此,李白生卒年(包括出生地和籍贯以及许多诗文的系年和真伪问题),自今悬而未决,仍有探讨的必要。笔者近从五代、宋初文献中所得资料,表明李白并不卒于宝应元年,也不卒于广德元年或二年,因为新出资料记载李白至迟在大历初年仍然活在人世。由于本则史料反映了李白生活的时间下限,对重新认识李白生卒大有裨益,这里谨将其原文先披露出来,并对其可信度略作考证,以为引玉之砖。一、文献所录李白生活下限史料综述郭忠恕《汗简》引唐李士训《记异》曰:大历初,予带经鉏瓜于灞水之上,得石函,中有绢素《古文孝经》一部,二十二章,壹仟捌佰桼拾贰言。初传与李太白,白授当涂令李阳冰,阳冰尽通其法,上皇太子焉。〔6〕如果本则史料所言不诬,就表明李白迟至“大历初”尚与李士训、李阳冰等人传诵《古文孝经》,从前说他卒于宝应元年(或广德元年或二年)当然都是错误的。李士训的事迹无考,《记异》一书的详情也不可详知。《太平广记》载“高嶷”、“天后”二条,一记渤海高嶷惑于“鸡魅”之事,一记“唐文明以后天下进雌鸡变雄”预兆武则天“正位”之事,其出处俱谓“出《纪异》”〔7〕,不知即其书否?如果为同一部书,则其书至北宋尚存,故郭忠恕、李(日方)等得以称引。根据《广记》所录,其书内容乃杂记异闻,有些流于志怪小说,故为“专记异事” (郑樵《通志》卷71)的《太平广记》采录。虽然如此,引录李士训《记异》的郭忠恕《汗简》却是一部严肃可信的学术著作,它的作者历史上也实有其人。郭忠恕(730---977)本末见苏轼《郭忠恕画赞并叙》、郭若虚《图画见闻志》卷3和《宋史》卷442。轼《叙》略谓:忠恕字恕先,……洛阳人。少善属文及史书、小学,通九经。七岁举童子。汉湘阴公辟从事,与记室董裔争事谢去。周祖召为《周易》博士。国初,与监察御史符昭文争忿朝堂,贬乾州司户。秩满遂不仕,放旷岐、雍、陕、洛间。……遇佳山水辄留旬日,或绝粒不食,……尤善画,妙于山水、屋木,有求者必怒而去,意欲画,即自为之。……太宗闻其名,召赴阙,馆于内侍省押班窦神兴舍。……除国子监主簿,出馆于太学。益纵酒,肆言时政,颇有谤讟。语闻,决杖配流登州。至齐州临清……而卒。〔8〕郭若虚《见闻志》和《宋史》本传所言并同。郭忠恕是五代、北宋间人,曾仕后汉,并历后周,终于北宋。郭《志》传注:“忠恕尤精字学,宋元宪尝手校忠恕《佩觽》三篇,宝玩之。”〔9〕《宋史》本传称:忠恕“尤工篆、籀”,“所定《古今尚书》并《释文》并行于世。”《艺文志》著录:“郭忠恕《佩觹》三卷,又《汗简集》七卷。”〔10〕其人精通群经,崇尚古学,尤善古文字,《汗简》、《佩觹》皆其代表作。《汗简集》即《汗简》,以其集先秦以下古文篆隶字形而成,故称《汗简集》。《汗简》一书初传时并无作者姓名,五代末蜀人李建中据徐铉所云定为郭忠恕作。李又题其卷首:“郭忠恕仕周朝为朝散大夫、宗正丞,兼国子书学博士。”(见该书卷首)视忠恕为五代后周大臣。《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反驳说:“宋太宗时召忠恕为国子监主簿,后流登州道卒,则不得为周人;又陶岳《五代史补》载周祖入京师,时忠恕为湘阴公推官,面责冯道之卖国。则先已仕汉,题周更误矣。”〔11〕李建中(945---1013)亦自后蜀入宋,《宋史》卷441本传:“好古勤学,多藏古器名画”,“建中善书札,行笔尤工,多构新体。草、隶、篆、籀、八分亦妙,人多摹习,争取以为楷法。尝手写郭忠恕《汗简集》以献,皆科斗文字。”可见《汗简》之传入北宋乃李建中之力。建中既精研其书,又亲传其学,非孤陋寡闻,不知其人者可比。此外,北宋人夏竦《古文四声韵序》亦称“周之宗正丞郭忠恕首编《汗简》”,也将郭忠恕定位于后周。他们或称郭忠恕为“周朝散大夫、宗正丞、国子书学博士”,或称“周宗正丞”,盖因书成于忠恕任后周“国子书学博士”之时。馆臣所驳,未必知人之言。《宋史》忠恕本传:“弱冠,汉湘阴公召之,忠恕拂衣遽辞去。周广顺中,召为宗正丞兼国子书学博士,改《周易》博士。”据陶岳《新五代史补》湘阴公(刘赟)辟召忠恕在“乾佑中”(948---950),忠恕年方20(弱冠),则其生约当930年;广顺为周太祖郭威年号(951---953),凡三年。忠恕仕周,初作国子书学博士,后乃转《周易》博士,以一任(三年)秩满转官计,其作书学博士正是广顺时期,《汗简》之作亦在此二三年间即952年左右。《汗简》乃现存唐宋最早的古文字形工具书,“其分部从《说文》之旧,所征引古文凡七十一家,前列其目,字下各分注之”。由于其书“所征七十一家存于今者不及二十分之一,后来谈古文者,辗转援据,大抵从此书相贩鬻”。郭书是宋以来谈古文字形之“根柢” (《四库提要》语)。今传《汗简》有两种版本:一本三卷,卷各分上下,另有《目录》一卷〔12〕;一本七卷,正文六卷,第七卷即《目录叙略》,郑珍《笺证》本即此。《目录略叙》历叙其所依据的“古文”、“篆”、“籀”资料71家,李士训发现的“绢素《古文孝经》”即其一种。《汗简》将其作为“古文”著录,凡录七字,出处皆注为“古孝经”。一个以征引“古文”字形以求存真的学术著作,其所引资料自然是信而有征的;何况“广顺中”去“大历初”发现《古文孝经》仅190余年,去“贞元中”李服之传《科斗孝经》与韩愈(详下)仅150余年,故物相传是极有可能的,故郭氏所言并非拘虚之语。李士训这段文字,除了郭氏《汗简》首次引录外,还分见于北宋至清历代学人的有关著述。与郭忠恕同时的句中正《三字孝经序》也有称引:臣耽玩篆隶,习以性成。(略)乃得旧传《古文孝经》(自注:陆氏《释文》云:‘旧有《古文孝经》’;《开元实录》:刘子玄云:‘《古孝经》出孔壁,其语详正,无俟商榷。’又李士训《记异》曰:‘大历初,霸上耕,得石函绢素《古文孝经》。初传李白,受李阳冰,尽通其法。’皆二十二章,今本亦如之。与今文小异,旨义无别),以诸家所传古文,比类会同。依开元中刘子玄、司马贞考详今文十八章,小有异同,亦以不取。约秦、许(慎)、斯(李斯)、蔡(邕)篆文及汉、魏刻石隶字,相配而成(按,谓《三字孝经》—引者)。〔13〕句中正(929—1002)字坦然,益州华阳(今四川双流)人,自孟蜀归宋。精字学,太宗时献八体书,授著作佐郎直史馆,与徐铉等“重修许慎《说文》”,《宋史》与李建中同卷。传称其“(咸平) 五年卒,年七十四。”咸平五年即1002年,其生当为929年。句作《三字孝经》即据22章“旧传《古文孝经》”与其他篆、隶“相配而成”,他是见到过《古文孝经》实物的。清人郑珍《汗简笺证》说句氏《三字孝经》乃“中正自集奇古文为之,在郭氏后,又非渭上(当为“灞上”——引者,详下)本。”这一怀疑是没有必要的。《宋史》本传:句中正“尝以大小篆、八分三体书《孝经》,摹石,咸平三年表上之。真宗召见便殿,赐坐。问所书几许时,曰:‘臣写此书,十五年方成。’”即从刻成“表上之”的咸平三年(1000)逆数15年,其始书《三字孝经》也在985年。虽“在郭氏后”,但距郭氏卒只“后”了7年。况其生年(929)与忠恕生年(约930)同时(甚或稍早),他完全有可能与郭氏一样见到李士训大历初所发现的《古文孝经》。句氏《自序》也引用李氏《记异》,惜过于简略,特别是将后半段缩略为“初传李白,受李阳冰,尽通其法”(“受”即“授”,古字通用),容易歧解为“李白从李阳冰处接受《古文孝经》并尽通其学”,后来有人将这段引文标点为“初传李白受李阳冰”(中华书局本王琦《李太白全集》附录)即作此理解。尽管如此,他是与郭忠恕同时引用《记异》的学者,足证郭氏所引非出虚构。清朱彝尊《经义考》:李士训曰:大历初,予带经鉏瓜于灞水之上,得石函,中有绢素《古文孝经》一部,二十二章,一千八百七十二言。〔14〕此处所言得《古文孝经》情形与《汗简》引录之前半段完全相同(唯“壹仟捌百桼拾贰言”改作小写“一千八百七十二言”)。但却省略了关键性的后半段:“初传与李太白,白授当涂令李阳冰,阳冰尽通其法,上皇太子焉。”因《经义考》旨在对经典文献作目录学考察,而对诸经传授多所省略。此外,清人倪涛《六艺之一录》的引录则比较全面:李士训《记异》曰:大历初,予带经鉏瓜于灞水之上,得石函,中有绢素《古文孝经》一部,二十二章,壹阡捌伯桼十二言。初传与李太白,白授当涂令李阳冰。阳冰尽通其法,上皇太子焉。〔15〕倪涛所录内容与《汗简》完全一致,盖即《汗简》叙略的原录照搬,唯“仟”作阡、“佰”作伯,“拾贰”作小写“十二”而已,余无所异。旧时研究李白的学者对此也曾予以关注,清王琦校注《李太白全集》时亦附录其文:李士训《纪异》曰:大历初,霸上耕,得石函绢素《古文孝经》。初传李白,受李阳冰。尽通其法。皆(三)〔二〕十二章,今本亦如之。〔16〕王琦自注出《墨池编》,亦即上文所揭句中正《三字孝经序》。其文将《记异》作《纪异》(古文“记”、“纪”常通用),将二十二章误为“三十二章”。特别是将“皆二十二章,今本亦如之”一语作为李士训《记异》原文引录,是极不妥当的。所谓“皆二十二章”者,乃概指陆德明、刘知几、李士训三家所说《古文孝经》而言;所谓“今本亦如之”,乃句氏将自己所获“旧传《古文孝经》”与前三人所载者比较而言。王氏不知,一概当作《记异》摘抄,有失考校。由上可知,李士训《记异》关于“大历初”于灞上“得石函绢素《古文孝经》,初传李白,白授李阳冰”的事,广为五代、宋初及后世法书、经籍著录之家所称引。其中清人所言皆转录宋人语,固无足多;而五代、宋初郭忠恕、句中正、李建中所言,则可能实见其书,凡所称言无异精金美玉,洵可宝贵。这些引录或全引,或节录;其文字或有省减、缺失,或有讹误、增衍。但是在“大历初”、“灞上得《古文孝经》”、“初传李太白”等时间、地点和人物、事件诸要素上,却一律相同(唯《经义考》省略后半段)。这明白告诉我们:李白“大历初”(766)尚从李士训处得新出土的“绢素《古文孝经》”,并将其传授给了李阳冰。李白不卒于四年前的宝应元年(抑或两、三年前的广德元年和二年)的事实,就不言自明了。二、《记异》所载大历出土《古文孝经》之审察李士训《记异》所载《古文孝经》的发现,是经学史十分重大的事件,可惜未获得历代学人应有的重视。我们通过审察此一事件的真实与否,即可考见《记异》记事是否准确,亦可旁证其“初传李太白”的记载是否可信。《记异》说:“绢素《古文孝经》一部,二十二章,壹仟捌佰桼拾贰言。”与汉儒刘向、桓谭、班固等人所言《古文孝经》情形吻合:《汉书·艺文志》:“《孝经古孔氏》一篇,二十二章。”颜师古注:“刘向云:古文字也。《庶人章》分为二也,《曾子敢问章》为三,又多一章 ,凡二十二章。”又于《孝经类小序》注引桓谭《新语》:“《古孝经》千八百七十二字,今异者四百余字。”〔17〕只不过,班氏、桓氏等人所言乃“孔壁古文”,其书已随“孔安国《传》”的失传而亡于梁末;隋世新出本又疑为刘炫伪造(隋时“诸儒”及唐代学者司马贞俱疑之)〔18〕。22章的《古文孝经》之以古文字形行于世者,实有赖于大历初年的这次重要发现。除李士训《记异》有载外,北宋古文字学家夏竦《古文四声韵序》也记载了这次发现,并说是出自项羽妾墓:“又有自项羽妾墓中得《古文孝经》,亦云渭上(当为灞上---引者)耕者所获。”〔19〕夏竦所言当与李士训所记同为一事。合两事观之,李士训所获“绢素《古文孝经》”乃出于灞上项羽妾墓之中,为秦汉之间旧物,非常可贵,所以当时就引起了李白、李阳冰等人的高度重视,转相传授和研习。李阳冰从李白处接受了《古文孝经》,经过研习,“尽通其法”,一方面将其书“上皇太子”(当时的皇太子即后来的唐德宗);另一方面,又成为李氏家传鸿宝,传与其子服之。贞元中,服之又传给韩愈等人。愈《科斗书后记》有载:贞元中,愈事董丞相幕府于汴州,识开封令服之。服之者,阳冰子,授予以其家科斗书《孝经》、卫宏《官书》,两部合一卷。愈宝畜之,而不暇学。后来京师,为四门博士,识归公。归公好古书,能通合之。(略)因进其所有书属归氏。元和末,(略)因从归公乞观二部书,得之留月余。张籍令进士贺拔恕写以留,盖十得四五,而归其书于归氏。〔20〕王应麟《玉海》对此事也有所知:“李阳冰子服之,贞元中授韩愈,以其家《科斗孝经》、卫宏《官书》,两部合一卷。后以归归登。其后以凡为文辞,宜略识字,再乞观之。张籍令贺拔恕写之。又渭上耕者亦得《古文孝经》。”〔21〕可见在大历、贞元之间,《古文孝经》被李士训发现后,经历了初传李白,白传李阳冰,阳冰上皇太子;阳冰又传其子服之,服之传韩愈,愈传归公(即归登),又传张籍、贺拔恕等人这一过程。这些都载在信史,记入方策,不应有丝毫造伪。只因其详情无人发覆,故对其所传《科斗孝经》与大历出土“绢素《古文孝经》”之间的因袭关系,每每讲不清楚,最为可惜。如前所述,此本科斗《古文孝经》在五代、北宋都有传授,郭忠恕首次将其字形编入《汗简》(凡七例);句中正又据“旧传《古文孝经》”造《三字孝经》;李建中亦“尝得《古文孝经》,研玩临学,遂尽其势”〔22〕。夏竦称赞说:“周之宗正丞郭忠恕首编《汗简》,究古文之根本;文馆学士句中正刻《孝经》,字体精博;西台李建中总贯此学,颇为该洽。”(《古文四声韵序》)并据郭氏《汗简》和句氏《三字孝经》,将《古孝经》字形一一著录于《古文四声韵》达404例。这些也都章章在目,有案可考。特别是夏书所录404例《古孝经》字形,与桓谭所谓《古孝经》与《今孝经》“异者四百余字”的说法前后印证,若非出自真品不能如此巧合。宋仁宗时,司马光从秘府发现科斗文《古文孝经》,并据之作《古文孝经指解》;范祖禹复作《古文孝经说》〔23〕,还手书其文刻于大足北山石刻之中〔24〕。其书旧时尚以为是汉代出于孔子壁中的《古文孝经》,但历考其分章起迄、文字今古、经文内容以及与今文《孝经》异同之处,都与刘向、班固、陆德明、司马贞所言“孔壁古文”并不一致,应该在孔壁以外另寻渊源。经考证,该本疑即大历出土《古文孝经》在禁中秘府的收藏,或许就是当年李阳冰所“上皇太子”之本的异代流传。看来中唐以下直至北宋时期所传科斗《古文孝经》,有可能都渊源于大历初年的这次发现〔25〕。既然李士训《记异》所载“大历初”发现《古文孝经》实有其事,而且《古文孝经》在后代的流传授受过程又那样地清晰无隐,这说明《记异》所记“异事”也有真实的历史内容,那么它同时所载“初传李太白、白传李阳冰”的传授序列也不应有问题。三、《记异》与其他唐人碑序可以互证李士训《记异》为我们昭示了李白生活的时间下限,按理,研究李白的生卒年就应以此为基础,结合其他文献进行综合考察。可惜前人或以李士训《记异》是小说志怪不足征信,忽略其中反映的历史事实,王琦《李太白集注》将其归入《附录•外纪》“书法类”,而在《李太白年谱》中只字不提,即是证明。可是当我们将李士训《记异》所言李白生活下限,与其他唐人记载李白生平的历史文献相对照,就会发现彼此实可互相吻合,毫无矛盾扞格之处。据陈振孙、赵希弁等人书录所载,李白集自北宋以来就载有唐人所作的“两序”、“四碑”:李阳冰《草堂集序》、魏颢《李翰林集序》,李华《故翰林学士李君墓志并序》、刘全白《唐故翰林学士李君碣记》、范传正《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并序》、裴敬《翰林学士李公墓碑》〔26〕。李阳冰《序》作于宝应元年李白“疾亟”之时,资料得之李白“枕上授简”。李华与李白同时,互有诗文赠答〔27〕,其作《墓志》当受托于李白子伯禽。范传正虽与李白“甲子相悬”,但其父范伦与李白“有《浔阳夜宴》诗”唱和,范、李二氏有“通家之旧”。刘全白年辈稍晚,自谓“幼则以诗为君(李白)所知”,李白生平亦得之亲闻。魏颢与李白同时,曾于“广陵见之(李白)”,与“白相见泯合,有赠之作”,李白曾“尽出其文,命颢为集”。裴敬乃李白师从学剑之“裴将军”(裴旻)的族曾孙,敬“尝过当涂,访翰林旧宅”,“四过青山,两发涂口”,得李白诗文多篇,裕闻李白故实〔28〕。这些作者所作的碑、序本该是考证李白生平及生卒年的第一手资料(其中裴敬撰《墓碑》未言李白生卒及籍贯,是个例外),可惜前人却一意曲解、怀疑原文,反而从中引出了错误的结论。李华《李君墓志铭》序说:李白“年六十有二不偶,赋《临(路)〔终〕歌》而卒。悲夫!”根据李华提供的李白享年,再结合李士训《记异》所载李白生活下限,从大历初年(766)上推62年,则得李白的生年即唐中宗神龙元年(705)。这与李阳冰、范传正所言完全吻合:(李白先世)中叶非罪,谪居条支,易姓与名。然自穷蝉至舜,五世为庶,亦可叹焉。神龙之始,逃归于蜀,复指李树,而生伯阳(指李白----引者)。惊姜之夕,长庚入梦,故生而名白,以太白字之。(李阳冰《草堂集序》)隋末多难,一房被窜于碎叶,流离散落,隐易姓名。故国朝以来,漏于属籍。神龙初,潜还广汉,因侨为郡人。父客以逋其邑,遂以“客”为号。高卧云林,不求禄仕。公之生也,先府君指天枝(即李树---引者)以复姓,先夫人梦长庚告祥,名之与字,咸所取象。受五行之刚气,叔夜心高;挺三蜀之雄才,相如文逸。(范传正《李公新墓碑》)李阳冰、范传正俱说李白之父(即李客)“神龙之始”(或“神龙初”,公元705)从远窜之地“条支”(或“碎叶”)潜逃回来,客居蜀中(或称“广汉”,唐时彰明县属广汉郡),恢复李姓,才生李白。假令李白生于神龙初其父归蜀之时,下数62年,也正好是大历元年(766)。李阳冰《集序》、李华《墓志》、范传正《新墓碑》与李士训《记异》四条材料如此契合,当然不是偶然的。因为李阳冰《草堂集序》得于李白的枕上口授,自然真实可信;李华《墓志铭》又系当时人记当时事,当然不会有误;李士训《记异》所录更是当事人记亲历事,也是道地的实录;范传正撰《新墓碑》系李白孙女“搜于箧中得公(李白)之亡子伯禽手疏十数行”改撰而成,亦非耳食传闻者可比!四者都是原始材料,没有造伪嫌疑,因此才能如此互相印证,彼此契合。因此我们说,李白的正确生卒年应该据此定为705---766年,而不是其他。李白既然生于李客“神龙初”归蜀之后,其出生地和籍贯自然就非蜀中莫属了。正因为如此,魏颢作《李翰林集序》明确地说:“白本陇西,乃放形因家于绵,身既生蜀,则江山英秀。”又说:“蜀之人无闻则已,闻则杰出。是生相如、君平、王褒、扬雄,降有陈子昂、李白。”刘全白作《李君碣记》亦直称:“君名白,广汉人。”都视李白为“蜀人”(或“广汉人”),将其出生地点毫不含糊地定在蜀中。易言之,既然李白一家定居于蜀是在其父“神龙初”从流放地逃归以后,则李白之生不得早于神龙元年亦可知矣。由于李阳冰以一代书法大家为世人所重,他那篇一唱三叹、情辞并茂的为李白所作的《草堂集序》也随《李白集》而广为天下所传诵。李士训则名不见经传,他关于大历初从项羽妾墓得《古文孝经》以传李白的记载,又有些神神怪怪富有传奇色彩,除了搞古文字学的人对此略有所闻外,搞文学甚至搞历史的都对其比较忽略。故世人徒知李白有宝应元年“疾亟”之事,却不知有“大历初”与李士训、李阳冰传诵《古文孝经》的事。李阳冰所记“宝应元年十一月”成了人们习见的李白生活之下限。人们错误理解李阳冰《序》所说宝应元年李白“疾亟”为死卒,将李阳冰作序之年当成李白的逝世之年。以此误解为基础,再根据李华“年六十有二”之说,将李白生年定在神龙前五年即长安元年(701)。这就是传统所谓“李白生于长安元年,卒于宝应元年”一说的由来。可是,此说与李阳冰《草堂集序》、范传正《新墓碑》所载李客“神龙之始,潜归于蜀,复指李树,而生伯阳(李白)”的事实明显矛盾,于是王琦将两处的“神龙”都改为“神功”(697)〔29〕,不惜擅改古文以从己说,当然自不可取的。有人又依据李白生于长安元年立论,认为李客归蜀时李白已经五岁,于是又弄出李白不生于蜀而生于“西域”(或“中亚碎叶”、“条支”)等说。又有人因相信李白宝应元年已卒,遂谓李白宝应以后诗文为伪托(如《草书歌行》等)。由于传统所定李白生卒年有误,李白许多自叙其年的诗文(如《为宋中丞自荐表》等),也统统被系错了年代。至于因此而将李白诗文的创作背景、作品本事、主题思想弄错了的,更是不在少数。林林总总,不一而足,皆因李白生卒年之误定,遂使有关李白行止事迹之研究通通都出了问题!结 论我们认为,李士训《记异》关于“大历初”得《古文孝经》史有其事;所载“初传李太白,白传李阳冰”的也真实可信。这则史料非同于一般志怪小说,它真实反映了大历年间《古文孝经》出土和传授的历史,既是我们研究经学史的枕中鸿宝,也是我们考证李白生平特别是生卒年的重要资料。它关于李白“大历初”(766)仍在人世的真切记录,为我们印证和坐实李阳冰《草堂集序》和范传正《新墓碑》关于李客“神龙之始”归蜀后而生李白、李华《墓志铭》说李白享年“六十有二”、魏颢《翰林集序》称李白“身既生蜀”等一系列重大问题,提供了可靠而重要的证据。据此,我们可以纠正前人以篡改、误解古书来推定李白生卒年的错误做法,通过它与传世文献的互相印证,考证出李白准确的生卒年代(即705---766)。沿着这个思路,我们还可以对李白出生地即籍贯、诗文系年、诗文背景及本事、交游及履历,甚至李白宝应以后诗文的真伪问题,等等,重新通盘进行思考,以开创李白研究之新局面。

小学生看的优秀书籍推荐

问题补充:小学生看的优秀书籍推荐
●中国少年儿童百科全书,有四本。关于动物,天文,地理,科学,社会,历史。《名人小时候》《唐诗.宋词.元曲》《百科全书》 报刊类:《课堂内外》《中国少年报》《小爱迪生》《素质教育》《故事大王》 淘气包马小跳系列

初中高中优秀清明节黑板报的网址

问题补充:除了百度和谷歌网站,急急急!!!!!!
●清明节的由来与传说 我国传统的清明节大约始于周代,已有二千五百多年的历史。清明最开始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气,清明一到,气温升高,正是春耕春种的大好时节,故有“清明前后,种瓜种豆”。“植树造林,莫过清明”的农谚。后来,由于清明与寒食的日子接近,而寒食是民间禁火扫墓的日子,渐渐的,寒食与清明就合二为一了,而寒食既成为清明的别称,也变成为清明时节的一个习俗,清明之日不动烟火,只吃凉的食品。 关于寒食,有这样一个传说: 相传春秋战国时代,晋献公的妃子骊姬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奚齐继位,就设毒计谋害太子申生,申生被逼自杀。申生的弟弟重耳,为了躲避祸害,流亡出走。在流亡期间,重耳受尽了屈辱。原来跟着他一道出奔的臣子,大多陆陆续续地各奔出路去了。只剩下少数几个忠心耿耿的人,一直追随着他。其中一人叫介子推。有一次,重耳饿晕了过去。介子推为了救重耳,从自己腿上割下了一块肉,用火烤熟了就送给重耳吃。十九年后,重耳回国做了君主,就是著名春秋五霸之一晋文公。 晋文公执政后,对那些和他同甘共苦的臣子大加封赏,唯独忘了介子推。有人在晋文公面前为介子推叫屈。晋文公猛然忆起旧事,心中有愧,马上差人去请介子推上朝受赏封官。可是,差人去了几趟,介子推不来。晋文公只好亲去请。可是,当晋文公来到介子推家时,只见大门紧闭。介子推不愿见他,已经背着老母躲进了绵山(今山西介休县东南)。晋文公便让他的御林军上绵山搜索,没有找到。于是,有人出了个主意说,不如放火烧山,三面点火,留下一方,大火起时介子推会自己走出来的。晋文公乃下令举火烧山,孰料大火烧了三天三夜,大火熄灭后,终究不见介子推出来。上山一看,介子推母子俩抱着一棵烧焦的大柳树已经死了。晋文公望着介子推的尸体哭拜一阵,然后安葬遗体,发现介子推脊梁堵着个柳树树洞,洞里好象有什么东西。掏出一看,原来是片衣襟,上面题了一首血诗: 割肉奉君尽丹心,但愿主公常清明。 柳下作鬼终不见,强似伴君作谏臣。 倘若主公心有我,忆我之时常自省。 臣在九泉心无愧,勤政清明复清明。 晋文公将血书藏入袖中。然后把介子推和他的母亲分别安葬在那棵烧焦的大柳树下。为了纪念介子推,晋文公下令把绵山改为“介山”,在山上建立祠堂,并把放火烧山的这一天定为寒食节,晓谕全国,每年这天禁忌烟火,只吃寒食。 走时,他伐了一段烧焦的柳木,到宫中做了双木屐,每天望着它叹道:“悲哉足下。”“足下”是古人下级对上级或同辈之间相互尊敬的称呼,据说就是来源于此。 第二年,晋文公领着群臣,素服徒步登山祭奠,表示哀悼。行至坟前,只见那棵老柳树死树复活,绿枝千条,随风飘舞。晋文公望着复活的老柳树,像看见了介子推一样。他敬重地走到跟前,珍爱地掐了一下枝,编了一个圈儿戴在头上。祭扫后,晋文公把复活的老柳树赐名为“清明柳”,又把这天定为清明节。 以后,晋文公常把血书袖在身边,作为鞭策自己执政的座佑铭。他勤政清明,励精图治,把国家治理得很好。 此后,晋国的百姓得以安居乐业,对有功不居、不图富贵的介子推非常怀念。每逢他死的那天,大家禁止烟火来表示纪念。还用面粉和着枣泥,捏成燕子的模样,用杨柳条串起来,插在门上,召唤他的灵魂,这东西叫“之推燕”(介子推亦作介之推)。此后,寒食、清明成了全国百姓的隆重节日。每逢寒食,人们即不生火做饭,只吃冷食。在北方,老百姓只吃事先做好的冷食如枣饼、麦糕等;在南方,则多为青团和糯米糖藕。每届清明,人们把柳条编成圈儿戴在头上,把柳条枝插在房前屋后,以示怀念。 在春光明媚,桃红柳绿的三四月间,中国传统习俗中最重视的其一节日就是清明节了。清明节就是现在的民族埽墓节。按主日说,约在四月五日前后,按农历,则是在三月上半月。古人把一年分为二十四节气,以这种岁时历法来播种、收成,清明便是二十四节气之一,时在春分后十五天,按“岁时百问”的说法:“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故谓之清明。”所以,“清明”本为节气名,后来加了寒食禁火及埽墓的习俗才形成清明节的。 本来,寒食节与清明节是两个不同的节日,到了唐朝,将拜拜扫墓的日子定为寒食节。寒食节正碓的日子是在冬至后一百零五天,约在清明前后,因此便将清明与寒食合并为一了! 在墓前祭祖埽墓,这个习俗在中国起源甚早。早在西周时对墓葬就十分重视。东周战国时代孟子的齐人篇也曾提及一个为人所耻笑的齐国人,常到东郭坟墓同乞食祭墓的祭品,可兄战国时代埽墓之风气十分盛行。到了唐玄宗时,下韶定寒食埽墓为当时“五礼”之一,因此每逢清明节来到,“田野道路,士女遍满,皂隶佣丐,皆得父母丘墓。”(柳宗元《与许京兆书》)扫墓遂成为社会重要风俗。 而在寒冷的冬天,又要禁火吃冷食,怕有些老弱妇孺耐不住寒冷,也为了防止寒食冷餐伤身,於是就定了踏青、郊游、荡秋千,踢足球、打马球、插柳,拔河,斗鸡等户外活动,让大家出来晒晒太扬,活动活动筋骨,增加抵抗力。 因此,清明节除了祭祖扫墓之外,还有各项野外健身活动,使这个节日,除了有慎终追远的感伤,还融合了欢乐赏春的气氛;既有生离死别的悲酸泪,又到处是一派清新明丽的生动景象。真是一个极富特色,非常特别的节日。 是我国的二十四节气之一。由于二十四节气比较客观地反映了一年四季气温、降雨、物候等方面的变化,所以古代劳动人民用它安排农事活动。《淮南子?天文训》云:“春分后十五日,斗指乙,则清明风至。”按《岁时百问》的说法:“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故谓之清明。”清明一到,气温升高,雨量增多,正是春耕春种的大好时节。故有“清明前后,点瓜种豆”、“植树造林,莫过清明”的农谚。可见这个节气与农业生产有着密切的关系。 但是,清明作为节日,与纯粹的节气又有所不同。节气是我国物候变化、时令顺序的标志,而节日则包含着一定的风俗活动和某种纪念意义。 清明节是我国传统节日,也是最重要的祭祀节日,是祭祖和扫墓的日子。扫墓俗称上坟,祭祀死者的一种活动。汉族和一些少数民族大多都是在清明节扫墓。 按照旧的习俗,扫墓时,人们要携带酒食果品、纸钱等物品到墓地,将食物供祭在亲人墓前,再将纸钱焚化,为坟墓培上新土,折几枝嫩绿的新枝插在坟上,然后叩头行礼祭拜,最后吃掉酒食回家。唐代诗人杜牧的诗《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写出了清明节的特殊气氛。 清明节,又叫踏青节,按阳历来说,它是在每年的4月4日至6日之间,正是春光明媚草木吐绿的时节,也正是人们春游(古代叫踏青)的好时候,所以古人有清明踏青,并开展一系列体育活动的的习俗。 直到今天,清明节祭拜祖先,悼念已逝的亲人的习俗仍很盛行。 清明祭扫坟茔是和丧葬礼俗有关的节俗。据载,古代“墓而不坟”,就是说只打墓坑,不筑坟丘,所以祭扫就不见于载籍。后来墓而且坟,祭扫之俗便有了依托。秦汉时代,墓祭已成为不可或缺的礼俗活动。 《汉书.严延年传》载,严氏即使离京千里也要在清明“还归东海扫墓地”。就中国人祖先崇拜和亲族意识的发达、强固来看,严延年的举动是合情合理的。因此后世把上古没有纳入规范的墓祭也归入五礼之中:“士庶之家,宜许上墓,编入五礼,永为常式。”得到的肯定,墓祭之风必然大盛。 清明节是一个纪念祖先的节日。主要的纪念仪式是扫墓,扫墓是慎终追远、敦亲睦族及行孝的具体表现,基于上述意义,清明节因此成为华人的重要节日。 清明节是在仲春与暮春之交,也就是冬至后的106天。扫墓活动通常是在清明节的前10天或后10天。有些籍贯人士的扫墓活动长达一个月。 来源 谈到清明节,有点历史知识的人,都会联想到历史人物介子推。据历史记载,在两千多年以前的春秋时代,晋国公子重耳逃亡在外,生活艰苦,跟随他的介子推不惜从自己的腿上割下一块肉让他充饥。后来,重耳回到晋国,做了国君(即晋文公,春秋五霸之一〕,大事封赏所有跟随他流亡在外的随从,惟独介子推拒绝接受封赏,他带了母亲隐居绵山,不肯出来, 晋文公无计可施,只好放火烧山,他想,介子推孝顺母亲,一定会带着老母出来。谁知这场大火却把介子推母子烧死了。为了纪念介子推,晋文公下令每年的这一天,禁止生火,家家户户只能吃生冷的食物,这就是寒食节的来源。 寒食节是在清明节的前一天,古人常把寒食节的活动延续到清明,久而久之,人们便将寒食与清明合而为一。现在,清明节取代了寒食节,拜介子推的习俗,也变成清明扫墓的习俗了。 纪念方式 清明节纪念祖先有多种形式: 扫墓是清明节最早的一种习俗,这种习俗延续到今天,已随着社会的进步而逐渐简化。扫墓当天,子孙们先将先人的坟墓及周围的杂草修整和清理,然后供上食品鲜花等。 由于火化遗体越来越普遍,其结果是,前往骨灰置放所拜祭先人的方式逐渐取代扫墓的习俗。 新加坡华人也在庙宇里为死者立神主牌,庙宇因此也成了清明祭祖的地方。 清明节当天有些人家也在家里拜祭祖先。 在清明节这一天,可到先人坟地、骨灰放置所或寺庙的灵位前静默鞠躬。 不论以何种形式纪念,清明节最基本的仪式是到坟前、骨灰放置处或灵位前追念祖先。为了使纪念祖先的仪式更有意义,我们应让年轻一代的家庭成员了解先人过去的奋斗历史。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150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