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文翻译_文言文翻译器在线翻译

2019-07-08 17:23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白话文翻译白话文翻译

谁有《地藏菩萨本愿经》的白话文翻译?

问题补充:都是古文,看不懂
●去这个网页净空法师影音详解 比光看文字好多了
●般若文海
●这里有简体字版本的[地藏经]

把白话文翻译成文言文 生日祝福(长辈)带翻译内容就是普普通通的祝福语 但要不俗...

问题补充:把白话文翻译成文言文 生日祝福(长辈)带翻译内容就是普普通通的祝福语 但要不俗有韵味
●注:生我者父母,人生在世“安安乐乐就是福,平平淡淡才是真”,本文谨献给辛勤育我之父母,恭祝老人们身体安康,福寿双全.近日提及,不胜唏嘘.掐指算来,始察椿萱不惑之年又过二;还记孟东野游子诗云:“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慈母依堂前,不见萱草花.”情之所及,潸然泪下.圣人训,尤在耳:父母在,不远游.今日虽未远隔千里,却也城分东西,恐不得忠孝两全,承欢膝下,效彩斑衣.父母华发已升,然家中大小诸事,皆躬亲之,儿竟不能分担些许,实愧不能语.所幸父母身体康健,和睦安乐,儿或可放心一二,聊以自慰.桃觞之上,不见儿踪;寿城之前,诚恳互敬.身虽两地,只得各自平安;思属一脉,寄予北雁啼去.十余载匆匆,儿将及笄;匆匆十余载,母却杖家;青丝白发,流年偷换.重读“胡茄”,哀感同如身受;又闻“三迁”,叹用心皆良苦.父母育我,十余载如一日,教理习诗,舐犊情深.悔当日顽劣,有负双慈.大恩未酬,中兴再造,如履薄冰;乌鸦反哺,羊羔跪乳,且待他日.前次一别,寥寥数日,数日虽短,分秒如年;梦牵魂系,音容历历.所捎物品,莫不珍惜;万望珍重,任君快乐.

求《聊斋志异·婴宁》翻译成白话文

问题补充:谢~
●王子服,莒县罗店人。幼年丧父,他非常聪明,十四岁考取秀才,入泮宫读书。母亲最钟爱他,平常不让他到郊野游玩。聘定萧氏为妻,还没嫁过来就死去,所以王子服求偶未成。 恰逢正月十五上元节,舅舅的儿子吴生,邀王子服同去游玩。刚刚到村外,舅舅家有仆人来,把吴生叫走了。王生见游女多得像天上的云彩,于是乘着兴致一个人到处游玩。有个女郎带着婢女,手拿一枝梅花,容貌绝美,笑容可掬。王生目不转睛地看着女郎,竟然忘记了顾忌。女郎走过去几步,看着婢女笑着说:“这个年青人目光灼灼像贼!”把花丢在地上,说说笑笑地离开了。王生拾起花来神情惆怅,像是神魂都丢掉了,于是怏怏地回家。到了家里,把拾来的花藏到枕头底下,倒头就睡,不说话也不吃东西。母亲为他担忧,请和尚道士施法以消灾祛(发“曲”)邪,病情反而加剧。身体很快消瘦下去。医师来诊视,让他吃药发散体内的邪火,王生更恍恍忽忽,像是被什么逮住了。母亲细细地问王生得病的来由,他默默地不作答。恰好吴生来,王母嘱咐他细细盘问王生。吴生到王生榻前,王生见到他就流下泪来。吴生靠近床榻劝解安慰王生,渐渐开始细问。王生把实情全说出来,而且求吴生代为谋划。吴生笑着说:“你的心意也太痴了,这个愿望有什么难以实现?我将代你访求她。在郊野徒步行走一定不是显贵家族。假如她尚未许配人家,事情就一定成功;不然的话,拼着拿出众多的财物,估计一定会答应。只要你病愈,成事包在我身上。”王生听了这番话,不觉开颜欢笑。吴生出去告诉王母,寻找那女子居住的地方,但探访穷尽,一点踪迹也没有。王母十分忧虑,拿不出什么主意。但是自吴生离开后,王生的愁容顿开,吃饭也略有长进。几天之后,吴生又来了。王生问谋划的事办得如何,吴生欺骗王生说:“已经找到了。我以为是什么人,原来是我姑姑的女儿,就是你的姨表妹,现在还在等人聘定。虽然是家中亲戚婚姻有些隔碍,但以实情告诉他们,一定会成功。”王生高兴的神色充满眉宇间,问吴生说:“住在什么地方?”吴生哄骗说:“住在西南山中,距这里大约三十余里。”王生又再三再四嘱托吴生,吴生自告奋勇地承担了下来。 王生从此之后饮食渐渐增加,身体一天一天地恢复。看看枕头底下,花虽然干枯了,还没有凋落,细细地拿在手上赏玩,如同见到了那个人。吴生不来他感到奇怪,写信叫吴生来。吴生支吾推托不肯赴召。王生因怒恨而生气,心情悒郁,很不高兴。王母担心他又生病,急着为他选择女子作妻,稍微和他一商量,他总是摇头不答应。只是每天盼着吴生。吴生最终没有消息,王生更加怨恨他。转而又想,三十里地并不遥远,为什么一定要仰仗别人?于是把梅花放在袖中,赌气自己去西南山中寻找,家中人却不知道。王生孤零零地一个人走,没有人可以问路,只是朝着南山走去。大约走了三十余里,群山重叠聚集,满山绿树,空气新鲜,感觉特别清爽,四周安静,一个行人也没有,只有险峻狭窄的山路。远远望见谷底,在丛花群树中,隐隐约约有小的村落。走下山进入树林,见到房屋不多,都是茅屋,而环境十分幽雅。向北的一家,门前都种着柳树,院墙内桃花杏花还开得很繁茂,夹杂着几株美竹,野鸟在其中鸣叫。猜想是人家园房,不敢贸然进去。回头看着,对着门有块石头平滑而光洁,就坐在石头稍事休息。不久听见墙内有女子高声叫“小荣”,声音娇细。正在静心听的时候,有一女子由东向西,手执一朵杏花,低着头自己想把花簪在头上;抬头看见王生,于是就不再簪花,含笑拿着花走进门去。王生仔细一看,这女子就是上元节时在途中遇见的。心中非常高兴,但是考虑找不到进去与婴宁攀谈的理由;想喊姨,只是从来没有来往,害怕有讹误。门内又无人可问,坐立不安,来回徘徊,从早晨直到太阳偏西,眼光顾盼,几乎要望穿,连饥渴都忘了。时时望见女子露出半个面孔来窥看他,似乎是惊讶他久不离去。忽然一位老妇扶着拐杖出来,看看王生说:“你是哪里的年青人,听说你从早上辰时就来了,直到现在,你想要干什么?不会肚子饿吗?”王生赶忙起来行揖礼,回答说:“将在这儿等亲戚。”老妇人耳聋没听见。王生又大声说了一遍。老妇人于是问:“你的亲戚姓什么?”王生回答不出来。老妇人笑着说:“奇怪啊!姓名尚且不知道,怎么能探亲?我看你这年青人,只不过是书痴罢了。不如跟我来,吃点粗米饭,家里有短榻可以睡,到明天早上回去,问清楚姓名,再来探访,也不晚。”王生正肚子饿,想吃饭,又因为从这以后便可渐渐接近那美丽女子,非常高兴。跟从老妇人进去,见到门内白石铺成的路,路两边树上开着红花,一片一片坠落在台阶上。顺着路曲折转朝西边,又打开一扇门,豆棚花架布满庭中。老妇人恭敬地请客人进入房舍,四壁泛白,光亮如镜;窗外海棠树,枝条带花伸入屋内;垫褥坐席,茶几坐榻,样样都非常洁净光亮。刚刚坐下,就有人从窗外隐约窥看。老妇人叫道:“小荣,赶快做饭。”外面有婢女高声答应。坐着的时候,详细介绍家族门第。老妇人说:“你的外祖父,是不是姓吴?”王生说:“是的。”老妇人吃惊地说:“你是我的外甥!你母亲,是我妹妹。近年来因为家境贫寒,又没男孩子,于是致使相互之间消息阻隔。外甥长成这么大,还不认识。”王生说:“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找姨,匆忙当中忘了姓名。”老妇人说:“我姓秦,没有生育,只有一个小女儿,也是妾所生。她的母亲改嫁了,留下来给我抚养,人也不算愚钝;只是教育太少,喜嬉闹,不知道忧愁。过一会儿,叫她来拜见你认识你。”没有多久,婢女准备好了饭,鸡鸭又肥又大。老妇人不断地劝王生多吃,吃完饭后,婢女来收拾餐具。老妇人说:“叫宁姑来。”婢女答应着离开。过了不久,听到门外隐隐约约有笑声。老女人又唤道:“婴宁!你的姨表兄在这里。”门外嗤嗤的笑声不止。婢女推着婴宁进门,婴宁还掩住自己的口,笑声不能遏止。老妇人瞪着眼睛说:“有客人在,嘻嘻哈哈,成什么样子!”婴宁忍住笑站着,王生向婴宁行揖礼。老妇人说:“这是王生,是你姨的儿子。一家人尚且互不相识,真是让人好笑。”王生问:“妹子有多大年纪?”老妇人没有听清,王生又说了一遍。婴宁又笑起来,笑得俯下身子,头都没法抬起来。老妇人对王生说:“我说教育太少,由此可见了。年纪已经十六岁,呆呆傻傻像个婴儿。”王生说:“比我小一岁。”老妇人说;“外甥已经十七岁了,莫非是庚年子出生,属马的?”王生点头说是。又问:“外甥熄妇是谁?”王生回答说:“还没有。”老妇人说:“像外甥这样的才貌,怎么十七岁还没有聘定妻室呢?婴宁也还没有婆家,你两人非常相匹配,可惜因为是内亲有隔碍。”王生没作声,眼睛注视着婴宁,一动也不动,根本无暇看别的地方。婢女向婴宁小声说:“眼光灼灼,贼的样子没有改变。”婴宁又大笑,回过头对婢女说:“去看看碧桃花开了没有?”赶快站起来,用袖子掩住口,用细碎急促的步子走出门。到了门外,才纵声大笑。老妇人也起身,叫女仆铺设被褥,为王生安排住的地方,说:“外甥来这儿不容易,应当留住三五天,慢慢再送你回去。如果嫌幽闷,房屋后面有小园可供你消遣,也有书可供长读。” 饭刚吃完,王生家中人牵了两头驴来找王生。这以前,王母等王生很久不回家,开始怀疑。到村中寻找,竟然没有一定踪迹,就去询问吴生。吴生记起以前说的假话,就让王母到西南山中去寻找。一头经历几个村庄,才到这地方。王生出门,恰好遇见找自己的人。于是就进去告知老妇人,并且请让婴宁和自已一同回去。老妇人高兴地说:“我有这个愿望,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只是我老弱的身躯不能去远处,外甥能带妹子去,认识阿姨,非常好。”就呼叫婴宁,婴宁笑着来了。老妇人说:“有什么喜事,笑起来就不停?你假若不笑,将会成为一个完好的人。”婴宁就故意鼓起眼睛。老妇人就说道:“大哥想要同你一起离开,你可以就去整理行装。”又用酒食招待王生家中人,才送他们出门,说:“你姨家田产丰裕,能养很多人。到了他们那儿将不要回来,稍微学些诗,学些礼,也好将来事奉公公婆婆。就烦阿姨为你选择一个好的配偶。”王生等人于是出发。走到山坳回头看,还隐约看见老妇人靠着门朝北望。回到家中,王母看见婴宁非常漂亮,惊奇地问是什么人。王生回答是姨表妹。王母说:“以前吴生和你说的,是哄骗你。我没有妹妹,从哪里得到外甥女?”于是问婴宁,婴宁回答说:“我不是这个母亲生的。父亲姓秦,死的时候,我还在襁褓中,记不起那时的事。”王母说:“我有一个姐姐嫁给姓秦的人,倒是确实的。但她死了很久,怎么能又活过来?”于是细问老妇人的面目特征和脸上的黑痣,都完全和那姐姐的特征符合。王母又疑惑地说:“这倒是我姐姐,但是已死多年,怎么能又活过来?”正在疑惑的时候,吴生来了,婴宁回避进入内室。吴生询问知道了情况,迷迷惑惑地想了很久。忽然说:“这个女子名叫婴宁吗?”王生肯定了,吴生急忙说是怪事。问他怎么知道婴宁的名字,吴生说:“嫁到秦家的姑姑去世后,姑夫一个人独居,被狐妖所迷惑,害虚症而死。狐妖生下个女儿,名叫婴宁,用襁褓裹着卧放在床上,家中人都见过她。姑夫死后,狐妖通时常来。后来家中求得道士的符咒贴在壁上,狐妖才带着女儿离去。莫非这就是那个女儿吗?”大家正在疑信参半的时候,忽然只听到室内传出哧哧的声音,都是婴宁的笑声。王母说:“这女子也太娇痴了。”吴生请求和她见面。王母进入内室,婴宁笑声正浓不顾母命。王母催促她出去见吴生,她才极力忍住笑,又面对墙壁呆了一会,才从内室出来。刚刚行完拜礼,又转身急忙进入内室,放声大笑。在屋子里的妇女,都被她逗笑了。 吴生请求让自己去婴宁家看看有什么奇异的地方,顺便为王生、婴宁作媒。找到那村庄所在的地方,全无房屋,只有零落的山花而已。吴生记起姑姑埋葬的地方,好像离这儿不远,但是坟墓已经被荒草埋没,没有根据可以辨认,于是诧异惊叹地返回去。王母怀疑婴宁是鬼,进去把吴生看到的情况告诉婴宁,婴宁一点儿也不害怕;王母又体恤婴宁没有家,婴宁也一点儿没有悲伤的意思,嗤嗤地憨笑而已。没有人能猜到她的心意。王母叫小女儿和婴宁同起同住,清晨婴宁就来请安。婴宁会操持女工,手艺精巧,无人能比。只是喜欢笑,即使禁止她笑也不能止住。但她笑起来非常好看,虽然有些随意但不损害她容貌的美好,人们都乐于见到她笑。邻人家的女孩、年青的妇人,争着和她来往。王母挑选吉日将为她和王生举办婚礼,但终究害怕她是鬼。暗中在太阳底下察看,她的身影又和常人没什么两样。 到行婚礼的这一天,人们让婴宁穿上华丽的服装行新嫁妇的礼仪,婴宁笑得非常厉害,以致不能抬头弯腰,于是只好作罢。王生因为她娇痴,担心她泄漏房中隐秘的事情,但婴宁却深藏这秘密,不肯说一句。每次遇上王母忧愁或是发怒,婴宁来了,笑一笑就会解忧息怒。奴婢有小的过错,害怕遭到鞭打,往往求婴宁到王母处去和王母说话,有罪的奴蜱这时来求见,常常得以免罚。而婴宁爱花成癖,在亲戚中到处寻找好花来栽种,并且私下典支金钗,重价购求纯种来种植,几个月后,台阶路旁藩篱旁边,处处都种了花。 王家庭后有木香一株,攀援满架,与两边邻家相近。婴宁常常攀登架上,摘花赏玩,或是簪在头发上。王母有时遇见,就会呵斥她,婴宁最终还是没有改掉这爱好。有一天,西邻的青年看见她,注视出神,心驰神往,婴宁不躲开,只是笑。西邻的青年人认为此女已有意于自己,心意更加没有约束。婴宁指着墙底,笑着从架上下来。两邻的青年人认为她是指示约会的地方,非常高兴。到晚上赶过去,婴宁果然在那儿。于是靠过去就行淫乱,而自己的下身像是受到锥子刺,痛彻于心,大叫着倒了下来。仔细一看,并不婴宁,原来是一段枯木倒卧在墙边,他交接的地方是枯木上水滴出来的一个洞。西邻老父听到叫声,急忙跑过来细问,西邻青年只是呻吟而不说话。妻子来,才把实情告诉妻子。点着火把照看那个水淋洞,看到洞中有个巨大的蝎子,像小的螃蟹那么大。西邻老父砍碎枯木,捉住蝎子杀死了。把儿子背回家半夜就死了。西邻老父就把王生告到官府,告发婴宁的妖异行为。县官一向仰慕王生的才气,熟知王生是笃行正道的士人,说西邻老父是诬告,将要杖责西邻老父。王生代他乞求才免于受杖责,于是把他放回去。王母对婴宁说:“憨狂到这样子,早知道过于高兴就隐伏着忧虑。县官神明,幸好不牵累我们;假如碰上糊涂官,一定传唤妇女到公堂对质,我儿还有什么面目见家乡的人?”婴宁脸色严肃,发誓不再笑。王母说:“没有人不笑,只是应当有一定的时候。”但婴宁从此竟然不再笑,即使故意逗她,也终不会笑;但是整天未曾看到她有忧戚的神色。 有一天晚上,婴宁对着王生落泪。王生对此感到奇怪。婴宁哽咽着说:“以前因为跟从你的日子短,说出来怕引起你们害怕惊异;现在看婆母和你,都十分关爱我,没有异心,把实情告诉你恐怕无妨吧。我本来是狐生的。母亲临离开的时候,把我托给鬼母,我和鬼父相依十余年,才有今天。我又没有兄弟,依靠的只有你。老母在山坳里孤寂独处,没有人同情她让她和丈夫合葬,在九泉之下常常为此伤心怨恨。你假如不怕麻烦不惜资费给她改葬,使地下的人消除这怨痛,也希望以后生养女儿的人不忍心溺死或遗弃。”王生答应了她,但是担心坟墓被荒草遮掩。婴宁只说:“不用担忧。”夫妻二人选定日子,用舆装着棺材去山中。婴宁在荒草杂木中,指示墓的位置,果然从中找到老妇人的尸身,皮肉还留存。婴宁拍着尸身哀痛地哭。装入棺材抬回来,找到秦氏姨父的墓合葬。这天夜晚,王生梦见老妇人来道谢,醒过来向婴宁陈述这事。婴宁说:“我夜晚见到了鬼母,她嘱咐我不要惊吓了你。”王生怪她不挽留鬼母,婴宁说:“她是鬼,活人多,阳气盛,她哪里能久留?”王生问小荣,婴宁说:“这也是狐,最狡黠。狐母把她留下来照看我。常常取来果饵喂着我,所以非常感激她,对她的思念常常记挂在心中。昨天问鬼母,说她已经嫁了人。”从此,每年寒食节,夫妻二人到秦氏姨父墓地拜扫,从不间断。过了一年,婴宁生了一个儿子,在襁褓中,就不畏惧生人,见人就笑,也大有母亲的风范。 异史氏曰:“看她嗤嗤憨笑,好像是全无心肝的人;但是那墙下的恶作剧,她的狡黠又有谁比得上!至于她凄告地眷恋鬼母,笑改变为哭,我们的婴宁恐怕是用笑隐藏真实情感的人啊。我听说山中有种草,叫做‘笑矣乎’,嗅嗅这种草,就会笑而不止。房中种有一株‘笑矣乎’,那么合欢草、忘忧草就都没有价值,相形逊色了;至于像杨贵妃那样的‘解语花’,就要嫌她扭捏作态了。”

聊斋志异白话文绿衣女的翻译

问题补充:聊斋志异白话文绿衣女的翻译
●绿衣女 蒲松龄 [清] 著 关圣力 译 有一个书生姓于,名璟,字小宋,青州益都(注1)人,住在长白山中的醴泉寺(注2)里读书。有一天夜里,他点好火烛,刚刚开始认真看书,忽然听到窗外有一年轻女子的赞叹声:“于公子,你在勤奋读书呀!”于璟想:这深山古寺之中,哪里来得女人呢?他正在疑惑不解的时候,年轻女子已推开屋门,面带笑容走了进来。女子对于璟说:“公子,你读书很用功啊!” 于璟很惊讶,赶紧站起来,仔细观看面前的女子。年轻女子身穿绿色长衣裙,婀娜多姿,美妙极了。 于璟已经猜到她不可能是人,一定是个灵怪,便故意盘问她在哪里住家。女子轻轻说道:“公子,你看我这柔软的样子,会有咬人、吃人的能力吗?何劳公子如此苦苦地追问呢”?于璟听闻女子言语,感觉好些,心中不免高兴,也就有些情动,从心里产生了一种对她的喜爱之心。便与女子一起来到寝室。女子轻轻解开自己的衣服,纤细的腰身竟不满一握,体态窈窕。夜快尽,天将亮的时候,女子起身飘然离开。从那天开始,女子每天晚上都要来这里与书生相会。 有一天晚上,书生与女子一起吃酒,聊天的时候,于璟感觉女子说话的声音,竟如美妙的音乐一般。便说:“你的声音很甜美,如果能够唱上一曲助兴,一定会让我有消魂一样的感受。”女子笑着说:“要是这样的话,我可不敢唱啊,怕是真的消了公子的魂呢。” 于璟坚持让女子唱一曲。女子说:“不是我不愿意唱给公子听,实在是怕有外人听到。公子你一定要我唱的话,那我就献丑了。但是我只能轻轻地唱,有个意境就可以了,好么?”说完话,她便以自己纤巧的小脚,轻轻地磕打着床腿,唱了起来:“树上乌臼鸟,赚奴中夜散。不怨绣鞋湿,只恐郎无伴。”她歌唱的声音,轻细得如同昆虫发出的声音一般,非得仔细听,才能分辨出音乐的旋律。当于璟仔细听女子唱歌的时候,却听到音律婉转、圆滑、轻快,不仅很好听,还能使心灵感动。 女子唱完歌,立刻去打开房门,向外探看,她说:“怕是窗外有人偷听呢。”然后她又绕着屋子查看了一圈,才重新回到屋子里。于璟问她:“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疑虑和惧怕呢?女子笑着说:“有俗语说:‘偷生鬼子常畏人。’这就是我惧怕的原因呀。” 当俩人上床休息的时候,女子面露小心谨慎的神情,非常不高兴地说:“我和你此生的缘分,可能到此为止了。”于璟不解,赶紧问女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女子说:“我心跳得厉害,神情很不安,感觉我的福分到头了呢。” 于璟忙安慰女子:“心动眼跳,都是很平常的现象,你怎么能有这样的说法呢?”女子听了于璟的话,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便与于璟重新相拥相抱。天快亮的时候,女子起床穿好衣服。刚要去开门离开,又犹豫着返回来说:“不知道因为什么,我心里感觉忐忑不安,有点害怕。求公子送我到门外吧。”于璟立刻起身,将女子送到门外。女子又说:“公子,你要看着我离去,等我走到墙那边时,你再回好么?”于璟说:“好的。” 于璟站在屋门外,看着女子穿过房子的走廊,直到看不见女子的身影,才准备回房间重新去休息。这时,忽然听到女子急急求救的声音。于璟急忙寻着声音跑过去,但四周看看,根本没有任何踪迹。仔细地听,声音从房檐那里传出来。他抬头仔细查看,看到一只大如弹丸的蜘蛛,奋力地捕捉到一只什么昆虫。被捉到的东西正在蜘蛛网里全力挣扎,并发出悲哀的叫声。于璟赶忙扯开蜘蛛网,把被网住的东西挑救出来,并为它清理束缚缠绕在身体上的蜘蛛丝。他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绿色的小蜂,此刻已经奄奄一息,将要死了。于璟将其带回屋子,放在他读书的桌子上。过了一段时间,那绿色的小蜂苏醒缓解过来,能够慢慢地移动了。它慢慢地爬到砚台上,用身体沾满墨汁,然后又回到桌子上,慢慢地在桌面上爬行。它爬行的轨迹呈现出一个“谢”字。然后,它展开翅膀,连续扇动了多次后,从窗户飞出去了。 从那天以后,绿衣女子再也没到于璟读书的地方来过。

谁能把屈原的《九歌》中《东皇太一》、《云中君》、《大司命》、《少司命》翻译成白话文?要求每句话都翻译

问题补充:(一)九歌·东皇太一 吉日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瑶席兮玉瑱,盍将把兮琼芳;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扬枹兮拊鼓,疏缓节兮安歌;陈竽瑟兮浩倡;灵偃蹇兮姣服,芳菲菲兮满堂;五音兮繁会,君欣欣兮乐康。(二)九歌·云中君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謇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龙驾兮帝服,聊翱游兮周章;灵皇皇兮既降,猋远举兮云中;览冀洲兮有余,横四海兮焉穷;思夫君兮太息,极劳心兮忡忡;(五)九歌·大司命 广开兮天门,纷吾乘兮玄云;令飘风兮先驱,使涷雨兮洒尘;君回翔兮以下,逾空桑兮从女;纷总总兮九州,何寿夭兮在予;高飞兮安翔,乘清气兮御阴阳;吾与君兮齐速,导帝之兮九坑;灵衣兮被被,玉佩兮陆离;一阴兮一阳,众莫知兮余所为;折疏麻兮瑶华,将以遗兮离居;老冉冉兮既极,不寖近兮愈疏;乘龙兮辚辚,高驰兮冲天;结桂枝兮延伫,羌愈思兮愁人;愁人兮奈何,愿若今兮无亏;固人命兮有当,孰离合兮何为?(六)九歌·少司命 秋兰兮麋芜,罗生兮堂下;绿叶兮素华,芳菲菲兮袭予;夫人兮自有美子,荪何以兮愁苦;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满堂兮美人,忽独与余兮目成;入不言兮出不辞,乘回风兮载云旗;悲莫愁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荷衣兮蕙带,儵而来兮忽而逝;夕宿兮帝郊,君谁须兮云之际;与女沐兮咸池,曦女发兮阳之阿;望美人兮未来,临风怳兮好歌;孔盖兮翠旌,登九天兮抚彗星;竦长剑兮拥幼艾,荪独宜兮为民正。
●1991年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楚辞全译》就很好,淘宝上应该有卖的

第一位翻译莎士比亚作品白话文的是梁启超吗

问题补充:第一位翻译莎士比亚作品白话文的是梁启超吗
●盘点翻译莎士比亚作品的中国牛人时间:2014-04-15 05:23来源:半壁江中文网 作者:杨全红 点击: 40093 次 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是英国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的戏剧家和诗人,除了早期创作一些诗歌外,主要作品是戏剧。一段时间里,学界认为莎剧共有37部,后经考证新增3部(《两个高贵的亲戚》《爱德华三世》《一错再错》)。就艺术形式而言,莎剧主要是诗剧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是英国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的戏剧家和诗人,除了早期创作一些诗歌外,主要作品是戏剧。一段时间里,学界认为莎剧共有37部,后经考证新增3部(《两个高贵的亲戚》《爱德华三世》《一错再错》)。就艺术形式而言,莎剧主要是诗剧,台词主要用无韵诗行写就,同时兼用散文,剧中夹有短歌、小曲及剧中剧的韵文。莎士比亚是杰出的戏剧家和诗人,但首先是独步千古的语言大师。换句话说,是高超的语言艺术赋予了莎剧不朽的生命力。有论者指出:“任何人想在翻译上达到顶峰,准想翻译几个莎剧。”此说不免绝对,但不论在中国还是其他国家,“想翻译几个莎剧”者从来不乏。在莎翁诞辰450周年之际,特对其戏剧之部分中国译者及相关译作简作钩沉。   自20世纪初以降,翻译一直是莎士比亚戏剧进入中国的主要途径。早在1903年,上海达文社即曾出版《英国索士比亚澥外奇谭》(下文简称《澥外奇谭》),译出莎剧故事10个;1904年,林纾与魏易合作译出《英国诗人吟边燕语》(下文简称《吟边燕语》),包括《肉卷》《铸情》等莎剧故事20个。上述二译本皆为兰姆姐弟(Charles and Mary Lamb)所着《莎士比亚故事集》(Tales from Shakespeare)之故事梗概。《澥外奇谭》译者不详,其影响也有限。《吟边燕语》在莎士比亚中译史上的作用当不可小觑。在该译本序言中,林纾对莎士比亚及其作品等进行过言简意赅的描述,他说:“英文家之哈葛得,诗家之莎士比,非文明大国英特之士耶?”“莎氏之诗,直抗吾国之杜甫”;“然证以吾之见闻,彼中名辈,耽莎氏之诗者,家弦户诵,而又不已”;“余老矣,既无哈、莎之通涉,特喜译哈、莎之书。”《吟边燕语》出版后,学界嘉评不少。郭沫若赞其为“童话式的译述”,并让他既感到“亲切”又“感受着无上的兴趣”。王佐良更指出:“许多人是通过这个译本首先接触到莎士比亚的艺术的,而且长远保持了深刻印象。”值得补充的是,林纾说自己“特喜译哈、莎之书”,除了《吟边燕语》,他与陈家麟还曾于1916年联手译出好几个莎剧,包括《雷差德记》《凯彻遗事》《亨利第四纪》《亨利第五纪》及《亨利第六遗事》,译文同样是相关原着的故事梗概。   林纾对莎剧的翻译不无开创之功,但其笔下的莎士比亚还仅是“西方大陆上一位神奇超凡的故事大王”,真正意义上的剧作家莎士比亚在中国的出现尚待田汉、梁实秋和朱生豪等人的跟进。“五四”运动之后,白话文学成为我国文艺的主流,莎剧的介绍与翻译于是进入一个新阶段,出现了直接根据莎剧用白话翻译的散文体译本。这方面,田汉可谓第一个吃螃蟹者,分别于1921年和1924年译出《哈孟雷特》和《罗密欧与朱丽叶》。田氏说自己志愿选译莎剧,其根由如下:“莎翁的人物远观之则风貌宛然,近视之则笔痕狼藉,好像油画一样。”   梁实秋是我国声名远播的莎士比亚翻译大家之一。梁氏曾这样“总结”《莎士比亚全集》译者所需条件:“一是其人不才气,有才气即从事创作,不屑为此。二是其人无学问,有学问即走上研究考证之路,亦不屑为此。三是其人必寿长,否则不得竣其全工。”这一说法自有几分调侃意味,因为梁实秋本人即“才学两优,译作兼行”。至于“必长寿”云云,读来更有几分不尽之思,因为梁氏1930年着手翻译莎剧,而一直到1967年方译竣并出版《莎士比亚全集》(戏剧37卷,诗歌3卷)。梁实秋翻译莎剧主要遵循以下原则:“忠于原文,虽不能逐字翻译,至少尽可能逐句翻译,绝不删略原文如某些时人之所为,同时尽可能保留莎氏的标点。”对于梁译,余光中有过评价如下:“梁氏的译本有两种读法,一是只读译本,代替原文,一是与原文参照并读。我因授课,曾采后一读法,以解疑惑,每有所获。”还有一点也值得指出,即迄今为止,梁实秋是我国以一己之力译毕《莎士比亚全集》的唯一人。对此,李奭学慨叹道:“他独力撑起《莎士比亚全集》的中译,那份豪情与毅力,大概只有莎翁本人可以等量齐观,而梁译所处的社会与环境,其实又远逊莎翁创作时的从容。”   朱生豪是我国翻译莎士比亚戏剧的又一巨擘。1935年春,他开始收集莎剧各种版本、诸家注释和有关资料,同时研究表演艺术,为翻译莎剧做足了功夫。自那以后直到他生命终结的1944年底,虽然时运多艰而又命运多舛,他以一殉道者之精神译出莎剧31部半。对此,苏福忠不无唏嘘:“朱生豪在翻译莎士比亚戏剧的时候,消耗的是他22岁到32岁这样充满才情、诗意、热情、血气方刚而义无反顾的精华年龄段!”朱生豪翻译莎剧所遵原则如下:“第一在求于最大可能之范围内,保持原作之神韵;必不得已而求其次,亦必以明白晓畅之字句,忠实传达原文之意趣;而于逐字逐句对照式之硬译,则未敢赞同。”朱译面世后,好评如潮,王元化即曾说:“朱译在传神达旨上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的,……不仅优美流畅,而且在韵味、音调、气势、节奏种种行文微妙处,莫不令人击节赞赏,是我读到莎剧中译得最好的译文,迄今尚无出其右者。”有意思的是,朱生豪本人对其好多译文也有过评说,主要见诸他写给宋清如的信件之中,此不妨摘引些许:“担心没法子保持原来的对白的机警漂亮”(谈《无事烦恼》《如君所欲》《第十二夜》等“三部曲”之翻译);“《仲夏夜之梦》比《暴风雨》容易译,我不曾打草稿,‘葛搭’(这两个字我记不起怎么写)的地方比较少,但不知你会不会骂我译得不太像样”;“其中用诗体翻成的部分不知道你能不能承认像诗,凑韵、限字数,可真是麻烦”(谈《暴风雨》之翻译);“《皆大欢喜》至今搁着未抄,因为对译文不太满意”;“比起梁实秋来,我的译文是要漂亮得多”(谈《威尼斯商人》之翻译);“《风流娘儿们》进行得出乎意外地顺利……似乎我在描摹市井口吻上,比之诗意的篇节更拿手一些”;“莎士比亚能译到这样,尤其难得,那样俏皮,那样幽默,我相信你一定没有见到过”(谈《威尼斯商人》之翻译)。综而观之,朱生豪对迻译莎剧是自信的,对自己的译文也是满意的。关于朱译莎剧,还有一点也值得指出,即人们往往将其统称为散文体,事实上其中有着大量经典的诗歌翻译。   从上文不难见出,不论是梁实秋还是朱生豪,其在莎剧译介上的成就皆有目共睹,但在不少人看来,他们的译本也还存在着不足,最为要者,是它们都采用了“降格以求”的散文体。相关论者以为,莎剧既是以素体诗为主的诗剧,理想的译本自然应该是诗体。为着“必也正名乎”之理想,不少译家纷纷一试身手:1929年,朱维基以诗体翻译了《乌赛罗》片段;1934年,孙大雨提出以“音组”移植五音步的素体诗理论并付诸《黎琊王》之翻译实践;1944年,曹禺为成都的剧团上演而用诗的语言译出《柔蜜欧与幽丽叶》;上个世纪50年代,卞之琳、吴兴华、方平等也推出过部分莎剧的诗体译本。据我们观察,以诗体形式翻译莎剧可谓人心所向。朱生豪虽曾明确反对“逐字逐句”地翻译,但他对每个莎剧中的诗歌却尽量采用诗体试译。对于以诗体形式传译莎剧,梁实秋虽不能至但心向往之,用他自己的话说便是:“我的译文完全是散文……如果能有人把原文的无韵诗译成中文的无韵诗,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我们应当馨香以求。”   在对莎剧诗体译本的鼓与呼中,方平可谓不遗余力。他曾说过这么一句话:“没有经过名师的指导,课堂的训练,这文学翻译的路子全凭自己的摸索。”而在多年译莎的摸索中,方氏渐渐酝酿出如下翻译思想:“越是经典名着,它的艺术形式越是应该受到尊重。尤其是戏剧,属于时间艺术,词序和句列,很有讲究,在翻译过程中不必要给移位了(变动了艺术形式),原来的语气往往因之而变形了。”相信正是因为此,方平这才力主以诗体形式翻译莎士比亚戏剧。难能可贵的是,他不仅鼓与呼而且起而行。在他辛勤主译主编之下,一套集数人诗体翻译成果的《新莎士比亚全集》最终于2000年诞生。对于书名中的“新”字,方平有说明如下:“这‘新’就是重新认识莎士比亚”;“以更接近于原着风格的译文,以新的戏剧样式,结合着现代莎学研究成果的新的理解和阐释——争取做到给读者以耳目一新的感受。”实践证明,《新莎士比亚全集》确实带给人们不一样的感受。   说到莎士比亚戏剧在中国的翻译,还有一个人也不能不提,他便是苏福忠。苏氏曾供职于人民文学出版社,对该社所出朱生豪莎剧译本(《莎士比亚戏剧集》)始终看重,认为其在中国近代英译汉的历史上“是划时代的”。因为喜欢朱译至极,在竭力呵护与弘扬之余,苏氏还对其进行力所能及的完善,恰如他在给朋友的邮件中所述:“其实从九十年代起,我就在逐步改造人文社那套全集。应该说,那套全集还是有水准的,但是历史剧和诗歌,请了七八个译者翻译,是大跃进的做派,译风不统一是自然的,主要是压制了个体行为,和朱生豪一个人翻译那么多剧本,形成很大讽刺。……其他出版社的版本也是大杂凑,所以我想出一个译者集中一点的版本。”这个“译者集中一点的版本”不久前业已问世,取名《莎士比亚全集经典插图本》(新星出版社,2014)。该“全集”可谓名副其实,因为本文开首提到的三部莎剧新着皆已纳入其中。至于“全集”的译者,署名为“朱生豪 苏福忠等”,但总共也就三人,苏氏在其中的角色及贡献由此可见。   纪德(André Paul Guillaume Gide)据说是最理解莎士比亚的法国作家之一,在他看来,“没有任何作家比莎士比亚更值得翻译”。在中国,莎士比亚显然也魅力难挡,不妨再来看看本文所涉翻译家对莎翁“爱”的表白。林纾自称:“特喜译哈、莎之书”;朱生豪说:“余笃嗜莎剧,尝首尾研诵全集至十余遍”;梁实秋讲:“我没有忘记翻译莎氏戏剧,我伏在案头辄不知时刻”;方平回忆道:“每天早上坐到我的书桌前,就像赴亲人的约”;苏福忠则别有意味地指出:“莎翁的东西,出多少也不多,好差都可以出,总比现代人的写作高明得多多多多多多……”正是因着有这等人醉心于莎剧并各显神通地将其译作中文,国人这才有机会亲近莎士比亚并领略其戏剧作品的五彩斑斓。  (注:本文在写作过程中得到西南大学罗益民教授帮助与指正良多,特致谢意。)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118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