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运荣:三伏忆事

2020-12-18 12:08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欢迎点击上方↑↑↑心海慈航一键关注!
分 享 美 好 · 传 递 温 暖
作者朱运荣老师,奉行真善,慎行谨言,喜欢游历,手不释卷,现任教于兴化市楚水实验学校。
三 伏 忆 事朱运荣你或许听过日本人松尾芭蕉的这句话吧:“四时的变化,是风雅的种子。”
我有时想,既然是种子,就会萌芽生长进而翠绿浓荫,乃至参天而起不可遏止。这萌发的力量一定不全是来自季节本身,更还有与个体的生命相融的人事物。而这些人事物恰巧就镶嵌在季节的衣角里。你偶尔翻开,发现它们还兀自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比如这样的三伏天里,我就会想起老家盘伏的习俗。
老家在安徽寿春,地处江淮之间,有悠久的历史文化,也有闷热潮湿的梅雨季。每年此时,蝉鸣不绝于耳,天气湿热黏腻。空气湿度大,谷物、衣物等就容易发霉。梅雨过后,响晴干热,晾晒遍地而行,这便是盘伏了。
盘伏作为一种实际生活的需要,家家如此,幼时并不觉得特异,只是在经历了生活的变迁之后,回首往昔,才发现它不知何时脱胎换骨,已经有了一种仪式感,甚至庄严感。
那时,并不知道父母为什么总能准确地预知盘伏的时间,寻找到一段高温晴热的好天气。只是忽然间就发现在某一个大早,母亲和姐姐们已经把平房顶和庭院打扫一番,抬出几张简易木板床,支好,拿出草席,铺上,准备妥当后,就把家里一年四季所穿、戴、盖的衣物、鞋帽、棉被、家什用品等一并搬出来。我喜欢参与到她们的行列中,衣物被一件件的抖开,或平铺,或悬挂,见光见风。衣物多是旧件,换个时间看到,却让人莫名欣喜,忍不住摸索把玩一番,甚至当时就穿穿秋冬的衣服。打开箱子准会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惊喜,羡慕于姐姐们的压箱衣物饰品,这时把装饰品穿戴在身上比划比划,那颇能满足一个小女生的爱美之心。
刺眼的太阳光从东边照过来时,父亲会把家里的粮食圈里存留的麦子装袋(殷实的年份还会有上年的稻谷),扛上平房顶,倒出,摊平,那些藏在粮食里的小黑虫(应该是麦牛子麦蛾子吧)就会慢慢的随着太阳的炙烤很快遁逃的无影无踪。期间还要翻晒一两次,一直晒到谷物咬在嘴里发出清脆的微响,装进蛇皮袋里,麻绳扎紧存储,有时还罩一层塑料薄膜隔住潮气,一般到年底都不会再生虫子。大人们觉得这个时候才是一个耕种季的结束,口粮才是自己的,心便会安下来。
我更喜欢帮哥哥搬运他的书籍、磁带、玩具等。那时家中经济不能算十分的富裕,但是父亲对哥哥和我的学习是倾囊支持与保障,哥哥在学习上也是十分努力优秀,每每奖状证书往家里拿,累累叠叠。那时的学生往往珍爱书本,从一年级的课本到高中的习题资料都不忍弃之,十年下来,加之所购课外读物,自视已具气魄,抱将出来,一排排,一列列,一眼扫去,颇有“晒书”的味道。经过太阳的爆晒,干燥收湿,便于继续堆叠。当时的我并不能明白“晒书秋日晚,洗药石泉香”的雅趣,只觉得跟着哥哥胡乱翻书,有东西玩,也是当时极快乐的事情。
伏天不全是用来盘伏,还有制作和享用这个季节才会有的美食。我特别喜欢母亲做的一款小吃——米酒。酿制和等待的过程至今还历历在目,仿佛曲香未散。
母亲先将糯米洗净放在大锅里蒸煮到八成熟,盛出放凉,然后将从集市上买来的酒曲碾碎研磨成粉状,在按照一定的比例将酒曲粉和糯米饭尽可能均匀的拌好,放在洗净的陶瓷盆里,用手踏实压平,中间留出一个洞,供发酵时膨胀。之后放在阴凉处让其自然发酵,这几天的我会像馋猫一样会隔三差五的揭开盖在盆上的布,看着糯米发酵的程度,慢慢散发出香味。等香味渐浓,母亲在用开水兑一些白糖(如果用冰糖感觉更清甜),这时盛上一碗散发着酒香的米色家酿,添上糖水,大口吃几块,平复一下焦急等待的情绪,然后再细细品尝。这种家酿是超市里那种看似精致实则烂软寡味的酒酿无法比拟的。母亲朴素的手艺给家人带来一刻的美味和香甜,也安抚着一个孩童对美食的期盼与等待。
如今,蜗居小城的格子间里,晾晒空间并不大,又有收纳袋、真空袋等收藏衣物更显科技方便的工具,盘伏已成可有可无之事,可是每年伏天来临时,总会有大收大放的冲动。似乎在那一件件衣物的翻晒中,还可以看到久违的微光,一种淡淡的喜悦从未离开过我。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1105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