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窗幽记txt_围炉夜话txt

2019-07-05 18:59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小窗幽记txt小窗幽记txt

小窗幽记的好段

问题补充:不知,说说。
●香令人幽,酒令人远,茶令人爽,琴令人寂,棋令人闲,剑令人侠,杖令人轻,麈令人雅,月令人清,竹令人冷,花令人韵,石令人隽,雪令人旷,僧令人淡,蒲团令人野,美人令人怜,山水令人奇,书史令人博,金石鼎彝令人古。  吾斋之中,不尚虚礼,凡入此斋,均为知己。随分款留,忘形笑语,不言是非,不侈荣利,闲谈古今,静玩山水,清茶好酒,以适幽趣,臭味之交,如斯而已。  窗宜竹雨声,亭宜松风声,几宜洗砚声,榻宜翻书声,月宜琴声,雪宜茶声,春宜筝声,秋宜笛声,夜宜碪声。  翻经如壁观僧,饮酒如醉道士,横琴如黄葛野人,肃客如碧桃渔父。  竹径款扉,柳阴班席。每当雄才之处,明月停辉,浮云驻影。退而与诸俊髦西湖靓媚,赖此英雄,一洗粉泽。  云林性嗜茶,在惠山中,用核桃、松子肉和白糖,成小块,如石子,置茶中,出以啖客,名曰清泉白石。  有花皆刺眼,无月便攒眉,当场得无妒我;花归三寸管,月代五更灯,此事何可语人?  求校书于女史,论慷慨于青搂。  填不满贪海,攻不破疑城。  机息便有月到,风来不必苦海。人世心远,自无车尘马迹,何须痼疾丘山?  郊中野坐,固可班荆;径里闲谈,最宜拂石。  侵云烟而独冷,移开清笑胡床,借竹木以成幽,撤去庄严莲坐。  幽心人似梅花,韵心士同杨柳。  情因年少,酒因境多。  看书筑得村楼,空山曲抱,趺坐扫来花径,乱水斜穿。  倦时呼鹤舞,醉后倩僧扶。  鸟衔幽梦远,只在数尺窗纱,蛩递秋声悄,无言一龛灯火。  借草班荆,安稳林泉之窔;披裘拾穗,逍遥草泽之臞。  万绿阴中,小亭避暑,八闼洞开,几簟皆绿。  雨过蝉声来,花气令人醉。  剸犀截雁之舌锋,逐日追风之脚力。  瘦影疏而漏月,香阴气而堕风。  修竹到门云里寺,流泉入袖水中人。  诗题半作逃禅偈,酒价都为买药钱。  扫石月盈帚,滤泉花满筛。  流水有方能出世,名山如药可轻身。  与梅同瘦,与竹同清,与柳同眠,与桃李同笑,居然花里神仙;与莺同声,与燕同语,与鹤同唳,与鹦鹉同言,如此话中知己。  栽花种竹,全凭诗格取裁;听鸟观鱼,要在酒情打点。  登山遇厉瘴,放艇遇腥风,抹竹遇缪丝,修花遇酲雾,欢场遇害马,吟席遇伧夫,若斯不遇,甚于泥涂。偶集逢好花,踏歌逢明月,席地逢软草,攀磴逢疏藤,展卷逢静云,战茗逢新雨,如此相逢,逾于知己。  草色遍溪桥,醉得蜻蜓春翅软;花风通驿路,迷来蝴蝶晓魂香。  田舍儿强作馨语,博得俗因;风月场插入伧父,便成恶趣。  诗瘦到门邻,病鹤清影颇嘉;书贫经座并,寒蝉雄风顿挫。  梅花入夜影萧疏,顿令月瘦,柳絮当空晴恍忽,偏惹风狂。  花阴流影,散为半院舞衣;水响飞音,听来一溪歌板。  萍花香里风清,几度渔歌;杨柳影中月冷,数声牛笛。  谢将缥缈无归处,断浦沉云;行到纷纭不系时,空山挂雨。  浑如花醉,潦倒何妨,绝胜柳狂,风流自赏。  春光浓似酒,花故醉人,夜色澄如水,月来洗俗。  雨打梨花深闭门,怎生消遣;分忖梅花自主张,着甚牢骚?  对酒当歌,四座好风随月到;脱巾露顶,一楼新雨带云来。  浣花溪内,洗十年游子衣尘;修木林中,定四海良朋交籍。  人语亦语,诋其昧于钳口;人默亦默,訾其短于雌黄。  艳阳天气,是花皆堪酿酒,绿阴深处,凡叶尽可题诗。  香侵月,未许鱼窥;幽关松冷巢云,不劳鹤伴。  篇诗斗酒,何殊太白之丹丘,扣舷吹箫,好继东坡之赤壁。  获佳文易,获文友难;获文友易,获文姬难。  茶中着料,碗中着果,譬如玉貌加脂,蛾眉着黛,翻累本色。煎茶非漫浪,要须人品与茶相得,故其法往往传于高流隐逸,有烟霞泉石磊落胸次者。  楼前桐叶,散为一院清阴,枕上鸟声,唤起半窗红日。  天然文锦,浪吹花港之鱼;自在笙簧,风戛园林之竹。  高士流连,花木添清疏之致:幽人剥啄,莓苔生淡冶之光。  松涧边携杖独往,立处云生破衲;竹窗下枕书高卧,觉时月浸寒毡。  散履闲行,野鸟忘机时作伴;披襟兀坐,白云无语漫相留。  客到茶烟起竹下,何嫌展破苍苔;诗成笔影弄花间,且喜歌飞《白雪》。  月有意而入窗,云无心而出岫。  屏绝外慕,偃息长林,置理乱于不闻,托清闲而自佚。松轩竹坞,酒瓮茶铛,山月溪云,农蓑渔罟。  怪石为实友,名琴为和友,好书为益友,奇画为观友,法帖为范友,良砚为砺友,宝镜为明友,净几为方友,古磁为虚友,旧炉为熏友,纸帐为素友,拂麈为静友。  扫径迎清风,登台邀明月。琴觞之余,间以歌咏,止许鸟语花香,来吾几榻耳。  风波尘俗,不到意中,云水淡情,常来想外。  纸帐梅花,休惊他三春清梦,笔床茶灶,可了我半日浮生。  酒浇清苦月,诗慰寂寥花。  好梦乍回,沉心未烬,风雨如晦,竹响入床,此时兴复不浅。  山非高峻不佳,不远城市不佳,不近林木不佳,无流泉不佳,无寺观不佳,无云雾不佳,无樵牧不佳。  一室十圭,寒蛩声暗,折脚铛边,敲石无火,水月在轩,灯魂未灭,揽衣独坐,如游皇古意思。  遇月夜,露坐中庭,心爇香一住,可号伴月香。  襟韵洒落如晴雪,秋月尘埃不可犯。  峰峦窈窕,一拳便是名山,花竹扶疏,半亩如同金谷。  观山水亦如读书,随其见趣高下。  深山高居,炉香不可缺,取老松柏之根枝实叶,共捣治之,研风昉羼和之,每焚一丸,亦足助清苦。  白日羲皇世,青山绮皜心。  松声,涧声,山禽声,夜虫声,鹤声,琴声,棋子落声,雨滴阶声,雪洒窗声,煎茶声,皆声之至清,而读书声为最。  晓起入山,新流没岸;棋声未尽,石磬依然。  松声竹韵,不浓不淡。  何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  世路中人,或图功名,或治生产,尽自正经。争奈大地间好风月、好山水、好书籍,了不相涉,岂非枉却一生!  李岩老好睡。众人食罢下棋,岩老辄就枕,阅数局乃一展转,云:『我始一局,君几局矣?』  晚登秀江亭,澄波古木,使人得意于尘埃之外,盖人闲景幽,两相奇绝耳。  笔砚精良,人生一乐,徒设只觉村妆;琴瑟在御,莫不静好,才陈便得天趣。  蔡中郎传,情思逶迤;北西厢记,兴致流丽。学他描神写景,必先细味沉吟,如曰寄趣本头,空博风流种子。  夜长无赖,徘徊蕉雨半窗,日永多闲,打叠桐阴一院。  雨穿寒砌,夜来滴破愁心;雪洒虚窗,晓去散开清影。  春夜宜苦吟,宜焚香读书,宜与老僧说法,以销艳思。夏夜宜闲谈,宜临水枯坐,宜听松声冷韵,以涤烦襟。秋夜宜豪游,宜访快士,宜谈兵说剑,以除萧瑟。冬夜宜茗战,宜酌酒说《三国》、《水浒》、《金瓶梅》诸集,宜箸竹肉,以破孤岑。  玉之在璞,追琢则珪璋;水之发源,疏浚则川沼。  山以虚而受,水以实而流,读书当作如是观。  古之君子,行无友,则友松竹;居无友,则友云山。余无友,则友古之友松竹、友云山者。  买舟载书,作无名钓徒。每当草蓑月冷,铁笛风清,觉张志和、陆天随去人未远。  『今日鬓丝禅榻畔,茶烟轻扬落花风。』此趣惟白香山得之。  清姿如卧云餐雪,天地尽愧其尘污;雅致如蕴玉含珠,日月转嫌其泄露。  焚香啜茗,自是吴中习气,雨窗却不可少。  茶取色臭俱佳,行家偏嫌味苦;香须冲淡为雅,幽人最忌烟浓。  朱明之候,绿阴满林,科头散发,箕踞白眼,坐长松下,萧骚流觞,正是宜人疏散之常读书夜坐,钟声远闻,梵响相和,从林端来,洒洒窗几上,化作天籁虚无矣。  夏日蝉声太烦,则弄萧随其韵转,秋冬夜声寥飒,则操琴一曲咻之。  心清鉴底潇湘月,骨冷禅中太华秋。  语鸟名花,供四时之吟啸,清泉白石,成一世之幽怀。  扫石烹泉,舌底朝朝茶味,开窗染翰,眼前处处诗题。  权轻势去,何妨张雀罗于门前;位高金多,自当效蛇行于郊外。盖炎凉世态,本是常情,故人所浩叹,惟宜付之冷笑耳。  溪畔轻风,沙汀印月,独往闲行,尝喜见渔家笑傲;松花酿酒,春水煎茶,甘心藏拙,不复问人世兴衰。  手抚长松,仰视白云,庭空鸟语,悠然自欣。  或夕阳篱落,或明月帘栊,或雨夜联榻,或竹下传觞,或青山当户,或白云可庭,于斯时也,把臂促膝,相知几人,谑语雄谈,快心千古。  疏帘清簟,销白昼惟有棋声;幽径柴门,印苍苔只容屐齿。  落花慵扫,留衬苍苔,村酿新刍,取烧红叶。  幽径苍苔,杜门谢客,绿阴清昼,脱帽观诗。  烟萝挂月,静听猿啼,瀑布飞虹,闲观鹤裕帘卷八窗,面面云峰送碧,塘开半亩,潇潇烟水涵清。  云衲高僧,泛水登山,或可藉以点缀;如必莲座说法,则诗酒之间,自有禅趣,不敢学苦行头陀,以作死灰。  遨游仙子,寒云几片束行妆,高卧幽人,明月半床供枕簦落落者难合,一合便不可分,欣欣者易亲,乍亲忽然成怨。故君子之处世也,宁风霜自挟,无鱼鸟亲人。  海内殷勤,但读停云之赋,目中寥廓,徒歌明月之诗。  生平愿无恙者四:一曰青山,一曰故人,一曰藏书,一曰名草。  闻暖语如挟纩,闻冷语如饮冰,闻重语如负山,闻危语如压卵,闻温语如佩玉,闻益语如赠金。  旦起理花,午窗剪茶,或截草作字,夜卧忏罪,令一日风流萧散之过,不致堕落。  快欲之事,无如饥餐;适情之时,莫过甘寝。求多于清欲,即侈汰亦茫然也。  云随羽客,在琼台双关之间;  小窗幽记----卷八 集奇  我辈寂处窗下,视一切人世,俱若蠛蠓婴愧,不堪寓目。而有一奇文怪说,目数行下,便狂呼叫绝,令人喜,令人怒,更令人悲,低徊数过,床头短剑亦呜呜作龙虎吟,便觉人世一切不平,俱付烟水,集奇第八。  吕圣公之不问朝士名,张师高之不发窃器奴,韩稚圭之不易持烛兵,不独雅量过人,正是用世高手。  花看水影,竹看月影,美人看帘影。  佞佛若可忏罪,则刑官无权;寻仙若可延年,则上帝无主。达士尽其在我,至诚贵于自然。  以货财害子孙,不必操戈入室;以学校杀后世,有如按剑伏兵。  君子不傲人以不如,不疑人以不肖。  读诸葛武侯《出师表》而不堕泪者,其人必不忠;读韩退之《祭十二郎文》而不堕泪者,其人必不友。  世味非不浓艳,可以淡然处之。独天下之伟人与奇物,幸一见之,自不觉魄动心惊。  道上红尘,江中白浪,饶他南面百城;花间明月,松下凉风,输我北窗一枕。  立言亦何容易,必有包天包地、包千古、包来今之识;必有惊天惊地、惊千古、惊来今之才;必有破天破地、破千古、破来今之胆。  圣贤为骨,英雄为胆,日月为目,霹雳为舌。  瀑布天落,其喷也珠,其泻也练,其响也琴。  平易近人,会见神仙济度;瞒心昧己,便有邪祟出来。  佳人飞去还奔月,骚客狂来欲上天。  涯如沙聚,响若潮吞。  诗书乃圣贤之供案,妻妾乃屋漏之史官。  强项者未必为穷之路,屈膝者未必为通之媒。故铜头铁面,君子落得做个君子;奴颜婢膝,小人枉自做了小人。  有仙骨者,月亦能飞;无真气者,形终如槁。  一世穷根,种在一捻傲骨;千古笑端,伏于几个残牙。  石怪常疑虎,云闲却类僧。  大豪杰,舍己为人,小丈夫,因人利己。  一段世情,全凭冷眼觑破;几番幽趣,半从热肠换来。  识尽世间好人,读尽世间好书,看尽世间好山水。  舌头无骨,得言句之总持;眼里有筋,具游戏之三昧。  群居闭口,独坐防心。  当场傀儡,还我为之;大地众生,任渠笑骂。  三徙成名,笑范蠡碌碌浮生,纵扁舟忘却五湖风月;一朝解绶,羡渊明飘飘遗世,命巾车归来满室琴书。  人生不得行胸怀,虽寿百岁,犹夭也。  棋能避世,睡能忘世。棋类耦耕之沮溺,去一不可;睡同御风之列子,独往独来。  以一石一树与人者,非佳子弟。  一勺水,便具四海水味,世法不必尽尝;千江月,总是一轮月光,心珠宜当独朗。  面上扫开十层甲,眉目才无可憎;胸中涤去数斗尘,语言方觉有味。  愁非一种,春愁则天愁地愁;怨有千般,闺怨则人怨鬼怨。天懒云沉,雨昏花蹙,法界岂少愁云;石颓山瘦,水枯木落,大地觉多窘况。  笋含禅味,喜坡仙玉版之参;石结清盟,受米颠袍笏之辱。文如临画,曾致诮于昔人;诗类书抄,竟沿流于今日。  缃绨递满而改头换面,兹律既湮;缥帙动盈而活剥生吞,斯风亦坠。  先读经,后可读史;非作文,未可作诗。  俗气入骨,即吞刀刮肠,饮灰洗胃,觉俗态之益呈;正气效灵,即刀锯在前,鼎镬具后,见英风之益露。  于琴得道机,于棋得兵机,于卦得神机,于兰得仙机。  相禅遐思唐虞,战争大笑楚汉,梦中蕉鹿犹真,觉后莼鲈一幻。  世界极于大千,不知大千之外更有何物;天宫极于非想,不知非想之上毕竟何穷。  千载奇逢,无如好书良友;一生清福,只在茗碗炉烟。  作梦则天地亦不醒,何论文章;为客则洪蒙无主人,何有章句?  艳出浦之轻莲,丽穿波之半月。  云气恍堆窗里岫,绝胜看山;泉声疑泻竹间樽,贤于对酒。杖底唯云,囊中唯月,不劳关市之讥;石笥藏书,池塘洗墨,岂供山泽之税。  有此世界,必不可无此传奇;有此传奇,乃可维此世界,则传奇所关非小,正可借《西厢》一卷,以为风流谈资。  非穷愁不能着书,当孤愤不宜说剑。  湖山之佳,无如清晓春时。当乘月至馆,景生残夜,水映岑楼,而翠黛临阶,吹流衣袂,莺声鸟韵,催起哄然。披衣步林中,则曙光薄户,明霞射几,轻风微散,海旭乍来。见沿堤春草霏霏,明媚如织,远岫朗润出林,长江浩渺无涯,岚光晴气,舒展不一,大是奇绝。  心无机事,案有好书,饱食晏眠,时清体健,此是上界真人。  读《春秋》,在人事上见天理;读《周易》,在天理上见人事。  则何益矣,茗战有如酒兵;试妄言之,谈空不若说鬼。  镜花水月,若使慧眼看透;笔彩剑光,肯教壮志销磨。  委形无寄,但教鹿豕为群;壮志有怀,莫遣草木同朽。  哄日吐霞,吞河漱月,气开地震,声动天发。  议论先辈,毕竟没学问之人;奖惜后生,定然关世道之寄。  贫富之交,可以情谅,鲍子所以让金;贵贱之间,易以势移,管宁所以割席。  论名节,则缓急之事小;较生死,则名节之论微。但知为饿夫以采南山之薇,不必为枯鱼以需西江之水。  儒有一寸之宫,自不妨草茅下贱;士无三寸之舌,何用此土木形骸。  鹏为羽杰,鲲称介豪,翼遮半天,背负重霄。  怜之一字,吾不乐受,盖有才而徒受人怜,无用可知;傲之一字,吾不敢矜,盖有才而徒以资傲,无用可知。  问近日讲章孰佳,坐一块蒲团自佳;问吾济严师孰尊,对一枝红烛自尊。  点破无稽不根之论,只须冷语半言;看透阴阳颠倒之行,惟此冷眼一只。  古之钓也,以圣贤为竿,道德为纶,仁义为钩,利禄为饵,四海为池,万民为鱼。钓道微矣,非圣人其孰能之。  既稍云于清汉,亦倒影于华池。  浮云回度,开月影而弯环;骤雨横飞,挟星精而摇动。  天台杰起,绕之以赤霞;赤城孤峙,覆之以莲花。  金河别雁,铜柱辞鸢,关山天骨,霜木凋年。  翻飞倒影,擢菡萏于湖中;舒艳腾辉,攒螮蝀于天畔。  照万象于晴初,散寥天于日余。  小窗幽记----卷九 集绮  朱楼绿幕,笑语勾别座之春,越舞吴歌,巧舌吐莲花之艳。此身如在怨脸愁眉、红妆翠袖之间,若远若近,为之黯然。嗟乎!又何怪乎身当其际者,拥玉床之翠而心迷,听伶人之奏而陨涕乎?集绮第九。  天台花好,阮郎却无计再来;巫峡云深,宋玉只有情空赋。瞻碧云之黯黯,觅神女其何踪;睹明月之娟娟,问嫦娥而不应。  妆楼正对书楼,隔池有影;绣户相通绮户,望眼多情。  莲开并蒂,影怜池上鸳鸯;缕结同心,日丽屏间孔雀。  堂上鸣琴,操久弹乎孤凤;邑中制锦,纹重织于双鸾。  镜想分鸾,琴悲别鹤。  春透水波明,寒峭花枝瘦。极目烟中百尺楼,人在楼中否?  明月当搂,高眠如避,惜哉夜光暗投;芳树交窗,把玩无主,嗟矣红颜薄命。  鸟语听其涩时,怜娇情之未啭;蝉声听已断处,愁孤节之渐消。  断雨断云,惊魄三春蝶梦;花开花落,悲歌一夜鹃啼。  衲子飞觞历乱,解脱于樽斝之间;钗行挥翰淋漓,风神在笔墨之外。  养纸芙蓉粉,熏衣豆蔻香。  流苏帐底,披之而夜月窥人;玉镜台前,讽之而朝烟萦树。风流夸坠髻,时世闻啼眉。  新垒桃花红粉薄,隔楼芳草雪衣凉。  李后主宫人秋水,喜簪异花,芳拂髻鬓,尝有粉蝶聚其间,扑之不去。  耀足清流,芹香飞涧;涴花新水,蝶粉迷波。  昔人有花中十友:桂为仙友,莲为净友,梅为清友,菊为逸友,海棠名友,荼蘼韵友,瑞香殊友,芝兰芳友,腊梅奇友,栀子禅友。昔人有禽中五客:鸥为闲客,鹤为仙客,鹭为雪客,孔雀南客,鹦鹉陇客。会花鸟之情,真是天趣活泼。  风笙龙管,蜀锦齐纨。  木香盛开,把杯独坐其下,遥令青奴吹笛,止留一小奚侍酒,才少斟酌便退,立迎春架后。花看半开,酒饮微醉。  夜来月下卧醒,花影零乱,满人襟袖,疑如濯魄于冰壶。  看花步男子当作女人,寻花步女子当作男人。  窗前俊石冷然,可代高人把臂,槛外名花绰约,无烦美女分香。  新调初裁,歌儿持板待拍;阄题方启,佳人捧砚濡毫。绝世风流,当场豪举。  野花艳目,不必牡丹;村酒醉人,何须绿蚁。  石鼓池边,小单无名可斗;板桥柳外,飞花有阵堪题。  桃红李白,疏篱细雨初来;燕紫莺黄,老树斜风乍透。  窗外梅开,喜有骚人弄笛;石边雪积,还须小妓烹茶。  高搂对月,邻女秋砧;古寺闻钟,山僧晓梵。  佳人病怯,不耐春寒;豪客多情,犹怜夜饮。李太白之宝花宜障,孟光祖之狗窦堪呼。  古人养笔,以硫黄酒;养纸,以芙蓉粉;养砚,以文绫盖;养墨,以豹皮囊。小斋何暇及此!惟有时书以养笔,时磨以养墨,时洗以养砚,时舒卷以养纸。  芭蕉,近日则易枯,迎风则易破。小院背阴,半掩竹窗,分外青翠。  欧公香饼,吾其熟火无烟;颜氏隐囊,我则斗花以布。  梅额生香,已堪饮爵;草堂飞雪,更可题诗。七种之羹,呼起袁生之卧;六生之饼,敢迎王子之舟。豪饮竟日,赋诗而散。佳人半醉,美女新妆。月下弹琴,石边侍酒。烹雪之茶,果然剩有寒香;争春之馆,自是堪来花叹。  黄鸟让其声歌,青山学其眉黛。  浅翠娇青,笼烟惹湿。清可漱齿,曲可流觞。  风开柳眼,露浥桃腮,黄鹂呼春,青鸟送雨,海棠嫩紫,芍药嫣红,宜其春也。碧荷铸钱,绿柳缫丝,龙孙脱壳,鸠妇唤晴,雨骤黄梅,日蒸绿李,宜其夏也。槐阴未断,雁信初来,秋英无言,晓露欲结,蓐收避席,青女办妆,宜其秋也。桂子风高,芦花月老,溪毛碧瘦,山骨苍寒,千岩见梅,一雪欲腊,宜其冬也。  风翻贝叶,绝胜北阙除书;水滴莲花,何似华清宫漏。  画屋曲房,拥炉列坐;鞭车行酒,分队征歌;一笑千金,樗蒲百万;名妓持笺,玉儿捧砚;淋漓挥洒,水月流虹;我醉欲眠,鼠奔鸟窜;罗襦轻解,鼻息如雷。此一境界,亦足赏心。  清文满筐,非惟芍药之花;新制连篇,宁止葡萄之树。  梅花舒两岁之装,柏叶泛三光之酒。飘飖余雪,入箫管以成歌;皎洁轻冰,对蟾光而写镜。  鹤有累心犹被斥,梅无高韵也遭删。  分果车中,毕竟借人家面孔;捉刀床侧,终须露自己心胸。  雪滚飞花,缭绕歌楼,飘扑僧舍,点点共酒旆悠扬,阵阵追燕莺飞舞。沾泥逐水,岂特可入诗料,要知色身幻影,是即风里杨花、浮生燕垒。  水绿霞红处,仙犬忽惊人,吠入桃花去。  九重仙诏,休教丹凤衔来;一片野心,已被白云留住。  香吹梅渚千峰雪,清映冰壶百尺帘。  避客偶然抛竹屦,邀僧时一上花船。  到来都是泪,过去即成尘。  秋色生鸿雁,江声冷白苹。

1979对越战争亲历记全集(王志军).txt

●有这样一个版本。不知道是否满足你的要求。WORD文件90页,你需要哪段就复制哪一段走。 这个应该是比较全的版本。

请问谁有《钱宝珠嫁人记》TXT

问题补充:都市小说
●我这里有个PDF格式的,太大了不好上传,你给我个邮箱吧
●cyldw2007@ 谢谢

《幽闺记》故事以什么为背景?

●《幽闺记》原名《拜月亭记》,四大南戏之一。相传是元代的施惠和范居中、黄天泽、沈洪等一起合作撰写的杂剧剧本。明朝时期有些人说是施惠一个人的创作。该剧改编自关汉卿的同名杂剧,人物、情节、主题思想都与关汉卿的作品大致相同。《幽闺记》故事以“天翻地覆、黎民遭残”的时代为背景,讲述了主人公在逃亡的过程中相遇、相知、相恋到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战火纷飞,百姓纷纷逃亡,王尚书出使在外,王夫人携女儿瑞兰也离家避难,同时,秀才蒋世隆与妹妹瑞莲也一起逃难。中途两家被乱军冲散,蒋世隆寻妹,却巧与王瑞兰邂逅,两人结伴而行,瑞莲寻兄,却路遇王夫人,被认为义女,一同行走。瑞兰和世隆一路上同甘共苦,互生情愫,并在一家酒店结为夫妇。不幸的是世隆病倒在店中,适逢王尚书平番得胜回朝,途经此地,与女儿瑞兰相遇。瑞兰请求父亲同意她嫁给蒋世隆,然而王尚书认为二人门不当、户不对,强行带着瑞兰离去。后又在驿站上遇见了王夫人和瑞莲,几人一同进京。后来王尚书做了宰相,想把自己的女儿瑞兰嫁给新科状元,然而却遭到瑞兰和新科状元两人的拒绝。正左右为难之际,义女蒋瑞莲认出新科状元就是自己的哥哥蒋世隆,于是顾虑全消,有情人喜结连理。作品在悲剧的气氛当中却处处充满着乐观、积极向上的喜剧色彩,深得读者好评。

《幽闺记》的语言有什么特色?

●《幽闺记》的语言往往在平易自然中显露出文采,历来受到人们的赞赏。该剧本在关汉卿原作的基础上,增添了许多生动的细节描写,使故事内容 更加真实生动。剧本描写细致,抒情委婉,情节发展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这 正是它的成功之处。在戏剧情调方面,此剧本在悲剧性的事件中巧妙插入巧合、误会的环节与机智风趣的对话,使故事增添了许多喜剧成分,因而该剧本 更具有幽默性和娱乐性,具有很强的可读性。

《幽闺记》讲的是什么?

《幽闺记》又名《拜月亭》,是“荆、刘、 拜、杀”四大南戏之一。相传是元代施惠和

范居中、黄天泽、沈洪等一起合写的,明朝 时期有些人说是施惠一个人的创作。这本戏 的故事流传较早,在元朝杂剧里也有过关汉 卿的《幽闺佳人拜月亭》和王实甫的《才子 佳人拜月亭》等作品。

《幽闺记》被列为中国古典十大喜剧 之_,而《琵琶记》被列为中国古典十大 悲剧之一。虽说戏剧风格不同,但二者都 是高度发达的中国抒情文学与戏剧艺术的 结合。

金朝受到北番侵略,战事逼近中都,朝 廷南迁,王尚书出使在外,他的夫人和女儿 瑞兰也仓皇地离开中都,同百姓们在一起逃 难。途中母女失散,瑞兰路遇穷秀才蒋世隆, 不得已结伴同行。

蒋世隆是和妹妹瑞莲一起逃难的,兄妹 二人也在路上失散;瑞莲却路遇王夫人,被 认为义女,一起同走。

瑞莲和世隆一路上经过忧患生活,发生 了爱情,在招商店结成夫妻。不幸世隆病倒 在店里,这时候王尚书平番得胜回朝,路过 这店,看见女儿瑞兰,才知道母女逃难途中 失散,和蒋世隆结伴经过。瑞兰要求父亲同 意她嫁给蒋世隆,王尚书认为门第不当,撇 下害病的蒋世隆,带着女儿去了。在驿站上 遇见了王夫人和瑞莲,一同进京。

后来王尚书做了宰相,看中了新科状 元,一心要把女儿瑞兰嫁给他,瑞兰不愿意, 新科状元也当面拒绝。他正在为难的时候, 义女蒋瑞莲却认出新科状元就是自己的哥哥 蒋世隆,于是各人的忧患全消,有情人终成 眷属。 .

《幽闺记》是南戏中的一部重要作品。 明代何良俊、王世贞等人曾把《琵琶记》与

它比较,对这两部作品思想、艺术成就的高 低发表了各自不同的看法,成为明代戏曲评 论中一个颇为集中的论题。李贽把它与《西 厢记》并列,认为达到了“化工”的境界, 吕天成《曲品》中虽将它列在《琵琶记》之 后,也说它是“元人词手,制为南词,天然 本色之句,往往见宝,遂开临川玉茗之派”。

本文地址:https://www.linweis.com/lin/109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