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从票房毒药到戛纳红毯,我走了15年

2019-05-01 19:26 
衡水金卷2021答案 衡水金卷2021答案

01

4月18日,刁亦男导演的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正式入围72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将与其他18部来自全球各地的影片角逐今年的金棕榈奖。
胡歌将作为主演之一,首次走进戛纳。无论是否得奖,作为唯一进入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片,这部电影都已经获得了极大的肯定。
而这还不是胡歌今年唯一的电影资源。目前,他已经确认会出演陈可辛导演《李娜传》的男主角,李娜的丈夫姜山。
他与章子怡、吴京、井柏然等人共同主演的电影《攀登者》已经杀青,定档今年9月。
摘掉“视帝”和“票房毒药”的标签,打破电视剧和电影的壁垒,成为一名真正的电影咖,胡歌花了整整15年。

02

其实胡歌人生的前半,完全称得上顺风顺水。
幼儿园的时候,他从3万个孩子里被选入仅收60人的上海电视台小荧星艺术团;
14岁,成为《阳光少年》节目主持人。而且演艺事业从未影响胡歌的学业。他的成绩始终保持在重点中学的班级前五名,还担任学校文艺部部长和广播台台长。
胡歌的中学班主任评价他,“就算不当演员,在别的领域一样能成功。”
他曾经的志向是成为导演。参加中戏导演系考试,成绩全国第二;又参加了上戏表演系考试,拿了全国第三。
考虑到身体状况欠佳的母亲,胡歌还是留在了上海。
唐人在胡歌大一的时候就签下了他,大二出演电视剧《蒲公英》男一号,大三在横店被导演相中,担任《仙剑奇侠传1》男主李逍遥。正是那个意气风发,仗剑走天涯的逍遥哥哥,让他瞬间红遍了全国。

03

自从《仙1》大火之后,胡歌的古装剧部部爆红。
《倩女幽魂》里的宁采臣,《天外飞仙》里的董永,以及那部《射雕英雄传》。胡歌饰演的宁采臣
与之前一样,《射雕》的拍摄进行得愉快又顺利,直到2006年8月29日。
那一天成为了胡歌和他的所有粉丝都不愿意回忆的日子。
在那一天,命运女神似乎忽然开了个玩笑,想要收回之前对这个大男孩的垂青。
忙于拍摄和宣传的胡歌和助理,在高速上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
等后座的胡歌惊醒时,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他的大动脉差1毫米破裂,右眼几乎失明;坐在副驾驶的助理不幸去世。
住院一段时间后,第一次照镜子,胡歌就崩溃了。
镜子里那个人,像被草草缝起来的破布娃娃,像刚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鬼,偏偏就是不像他最熟悉的那个踌躇满志的胡歌。
“胡歌已经毁了。”这样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多。
也不是没有道理,胡歌所有的角色几乎都是一身少年气,神采飞扬的俊俏少年,而现在,即使修复了伤口,谁还能保证他能重回之前的状态?
就连胡歌自己都这么认为。他想让公司把自己从《射雕》演员里换掉,想转型幕后,避开镜头。
世上再无李逍遥。

04

别人也许会怀疑胡歌还能不能再站起来,但唐人的总裁蔡艺侬永远不会,了解胡歌的所有人都不会。
胡歌温润随和的气质之下,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坚忍和勇敢。
《射雕》剧组停工,等胡歌回归。因为超期违约,蔡艺侬瞒着胡歌自掏腰包赔了电视台1000万。
他终究还是没有辜负任何人的等待。
经历了十几次大大小小的手术,他的脸几乎完全看不出受伤的痕迹,只剩右眼上一道清晰可见的疤痕,又重新回到了镜头前。
公司在他的所有合约里加了一条:胡歌所有角色必须有刘海,挡住右眼的疤痕。拍摄的时候,胡歌明知道导演和摄像偷偷摸摸地商量什么角度拍摄才能避开他的伤疤,也只能佯装不知。
最后,这条合约被他亲手打破。
2009年,他接下《神话》电视剧中的蒙毅大将军一角。有一天在化妆时,他否掉了造型师精心设计的造型:“把刘海拿掉吧。哪个秦朝人会有这样的刘海?”从此之后,他再也没有用刘海和故意挑选的角度来掩饰过脸上的伤疤。
胡歌说,“要想观众接受这道疤,我自己必须先接受它。”
2010年,《神话》创下了央视八套的收视纪录。

05

胡歌凭借作品重新回到了巅峰。
他用实力告诉我们,除了逍遥哥哥,他身上还有更多的可能。
片约、剧本,又重新雪片似的飞来,就跟四年前一样。
也正是在这时,胡歌发现了自己真正的困境。
他回看自己自己的电视剧,惊觉第一部到现在,演技毫无进步。是的,就跟四年前一样。
再回想自己曾经参与的电影,2016年《第601个电话》,票房1053万,2012年的《华丽之后》,票房仅有惨淡的168万。
他决定停一下。
为了提升演技,他接触话剧表演,接连出演赖声川的《如梦之梦》,徐俊的《永远的尹雪艳》。
一场话剧只挣1000多块,但胡歌完全沉浸其中。“演话剧是提升演技的一个有效途径。拍电视剧可以出错,然后再来一次。但话剧不行,观众就在台下坐着,你必须把每个表情都一次性做到位。”
从养伤的时候开始,他就如饥似渴地大量阅读,问不少人都要过推荐书目。
他说,“既然皮囊难以修复,就用思想去填满它。”

06

以前的胡歌,虽然功成名就,但大多数时候只是听从命运的安排。
因为先天条件优越,所以只要等着好机会排着队找上门,然后再任选一个。
但车祸之后,他内心的意愿和想法开始变得愈来愈明晰。他终于知道自己想要去哪。
他要拿出能打动人、影响人的好作品,而不是多拍戏、挣快钱;他要成为一个好演员,而不是只演偶像剧的当红小生。
2015年,孔笙和李雪两位导演找到胡歌,请他出演《琅琊榜》,他们看过胡歌的话剧,确认除他以外,没有人更适合饰演梅长苏。
那一年,他还出演了《伪装者》和《大好时光》,每一部都叫好又叫座,奖项不断。
胡歌只说是因为自己幸运。
看到老戏骨李雪健只带一位随行人员而自己带了三个,他感到惭愧;林依晨当年告诉他的那句“用生命在演戏”,他始终铭记;看到年近七旬的郑佩佩拍戏依旧亲力亲为,他满怀敬意。
从生死边缘回归的胡歌,洗去轻率浮华,淬炼出了一身淡然洒脱和敬畏之心。
在电视剧《琅琊榜》里,梅长苏敛目低眉,淡然而肃穆地说:“我既然活了下来,便不会白白地活着。”了解胡歌的人,不可能不被那个场景打动。那不仅仅是历劫归来的麒麟才子梅长苏,也是胡歌自己的内心独白。

07

出道二十多年,胡歌从不收礼物,也一直拒绝粉丝的应援。
车祸后的12年,他从不主动提及,却悄悄地用逝去的助理张冕的名字,捐助了30多所希望小学。
他坚持继续聘用车祸时的司机小凯,因为“如果我也放弃他,他就完了。”
他鼓励患白血病的孩子,主动请对方来看自己的话剧,还说,“我妈妈与癌症斗争了30年,你一定也可以”。胡歌与罹患白血病的粉丝聊天记录
唐人在最难的时候没有放弃过自己,于是别家公司即使开出天价,他也毫不犹豫拒绝,决意留在唐人。
总有人问,胡歌为什么那么好?这无常的命运,曾经将他善待,又将他从悬崖狠狠推落。
但跌到谷底的他,心中仍然充满了对他人和世界的感谢和理解,看不到一点怨怼和狠厉。
在《朗读者》里,他平静地说:“我此生最大的理想,就是想变成郭靖这样的人,胸怀天下,奉献自己。”

— End —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前半生到处浪荡 后半生为你煲汤